湖北宜昌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恶报实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宜昌市一些中共邪党的不法官员、恶警、恶人为了眼前利益,助纣为虐,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一年六月,宜昌市数百计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过绑架、非法关押、劫持劳教、劳改、绑架到转化班、骚扰恐吓、非法抄家、经济勒索等迫害。其中,宜昌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7人,被酷刑致伤、致残、致疯3人,被强行投入精神病院4人。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必报”这永恒不变的天理,制约着人类,任何人都无法逾越。无论是什么人,参与了迫害修炼佛法的人,不但自己会遭恶报天谴,甚至也会给家人带来余殃。以下是发生在宜昌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恶报的实例。

一、恶官遭恶报案例

◇郭汉普,男,五十多岁,原葛洲坝一公司中共前党委书记兼邪恶“六一零”书记,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任职期间,参与迫害公司职工家属,使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下岗、停发退休工资、被强迫洗脑等。二零零一年底,此人因贪污受贿被停职审查,不久其妻得精神病从六楼跳下死亡。二零零三年,其侄子(葛洲坝一公司职工)在一次车祸事故中离奇死亡。该公司老百姓都说,郭汉普为邪党干坏事都连累害死妻子和亲戚了。

◇丁仲安,男,六十一岁,原葛洲坝一公司保卫科科长兼邪恶“六一零”办主任。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丁仲安在任一公司保卫科科长期间,伙同该公司邪党党委、邪恶“六一零”不法人员多次参与迫害本公司修炼法轮功的职工和家属。对本公司的职工和家属进行绑架、抄家、非法巨额罚款、送洗脑班等手段残酷迫害,丁仲安还亲自参与殴打本公司法轮功学员雷勇,并亲自参与劫持法轮功学员赵国元,多次把赵国元送洗脑班迫害,最后导致赵国元精神失常,服毒自杀。丁仲安坏事做尽,退休仅一年,二零零四年春就在家突发脑溢血,暴病身亡。

◇刘开喜,男,五十岁出头,原葛洲坝自来水公司保卫科科长,二零零五年,葛洲坝自来水公司被葛洲坝一公司兼并,刘开喜任葛洲坝一公司保卫科科长。刘开喜在任葛洲坝自来水公司保卫科科长期间,就多次带人骚扰、恐吓、非法查抄自来水公司修炼法轮功的职工和家属。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告诉刘开喜“善恶有报”,刘根本不相信,并扬言自己就是为了钱,谁给钱就替谁卖命。二零零七年春,刘开喜突然患上淋巴癌,在痛苦中死亡,人财两空。

◇陈某某,男,四十二岁,名字待查,原是葛洲坝自来水公司保卫科副科长,二零零五年,葛洲坝自来水公司被葛洲坝一公司兼并,陈仍然任葛洲坝一公司保卫科副科长,期间多次参与迫害信仰法轮功的公司职工和家属,威胁、恐吓无所不用其极。二零零九年,陈××喝酒过量,年纪轻轻,突然死亡。

◇刘习武,男,葛洲坝电厂人武部部长兼公安处处长。刘习武长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肆意抄家、拘留、罚款。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将该厂职工赵凤菊、龚揽月、刘丹蕊、张延玲、杜菊英、刘泽魁、李玉爱、何从萍、姜木香和王汉友等法轮功学员先后非法送进拘留所、沙洋劳教所、省洗脑班等。由于他从来不信善恶有报,从而肆无忌惮的绑架法轮功学员,恶毒辱骂大法和大法创始人。二零零三年十月四日,刘习武遭遇车祸,于当日死亡。

◇刘方才,男,五十二岁,枝江市中共邪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邪党党组书记、局长。刘方才在任的七年里,幕后指挥、操纵对法轮功的迫害,不顾法轮功学员的多次善劝,一味行恶。刘方才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患胰腺癌死亡。

◇陈少岚,男,六十岁,原湖北大学中共邪党党委常委、副书记,二零零零年六月任三峡大学邪党书记兼校邪恶“六一零”头目。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在教育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校园签名活动,全校组织开展了十多场次所谓“反对邪教、崇尚文明”展览,参观人数达两万人次,毒害全校广大师生,并亲自参与迫害在校修炼法轮功的学生和教师。二零零六年七月陈少岚因贪污受贿被判刑六年。

◇李承,宜都市通用机械厂原董事长。李承在任职期间,对法轮功极端仇恨,是迫害本厂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因迫害大法卖力,被提拔为机械厂董事长。谁知在二零零二年大年正月十五厂里举办的宴会上,一职工到他的座位上邀请他跳舞时,突然发现李承已暴毙身亡,倒在桌子上。

◇周永凤,夷陵区原妇女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多次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要法轮功学员签字表态,二零零零年在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大约一、两个月后,其丈夫患急症(脑溢血)死亡。后来周被撤职。

◇王明社,男,秭归县水田坝乡卫生院院长。王明社听命于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强行将法轮功学员、骨科主任李知明停止工作,并且经常骚扰李知明,还配合恶警将李知明绑架到湖北省法教班洗脑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王明社遭了恶报,从卫生院三楼楼梯滚到二楼,成了植物人。

二、恶警遭恶报案例

◇黄定山,男,五十多岁,原宜昌市夷陵区看守所所长。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造下如山罪业,于二零零四年遭恶报,身患肝癌晚期,经手术和药物治疗无效,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底死于求医途中。黄某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四年,一直在夷陵区看守所死心塌地的帮助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受害人数达二三十人,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被其迫害长达近四年之久。他除抄监、抢大法书、毁大法书外,还使用酷刑折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如:给学员上手铐、脚镣、强行插胃管、野蛮灌食,对学员施以反吊、背轮胎等酷刑。(背轮胎就是把轮胎放倒在地上,将人五花大绑在轮胎上成凹形。此刑一般人半小时就承受不了了,而他对法轮功学员用此刑长达几十小时,甚至有的竟至五天五夜,导致受害人脊柱变形,用刑期间就连上厕所都不给松绑)他还积极配合邪恶“六一零”、国保大队恶人强行拆散法轮功学员家庭,在看守所或法院给法轮功学员办离婚手续,使在高压迫害下的法轮功学员被逼迫而无奈离婚。善恶有报是天理。黄某不听劝告,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苏小平,宜都市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长,苏小平曾多次伪造材料,将该市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去劳教。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全家食物中毒。真是一人行恶,殃及全家。

◇熊海琴,女,五十岁左右,原宜昌第一看守所看守警察。熊海琴在宜昌第一看守所任警察期间,完全充当中共的帮凶,疯狂迫害女法轮功学员。熊海琴多次指使吸毒犯殴打法轮功学员、把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绑在铁椅子上,指使犯人野蛮灌食,手段十分阴毒。二零零七年,熊海琴得了不治之症肝癌,据知情人说,熊海琴多次去北京求医,目前,身体十分虚弱,只剩下半条命了。

◇汪媛媛,女,二十多岁,宜昌市云集派出所警察。在监控法轮功学员方面非常卖力,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去骚扰,非法抄家时异常仔细,不放过每一个角落。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天,汪看见法轮功学员家门上贴有真相传单,伸手就把不干胶传单扯下来撕了。事隔一周,汪参加岗位考试,当时因成绩差三分而被迫下岗。

◇陈锐,女,四十岁左右,宜昌市西坝派出所副所长,其丈夫是宜昌市葛洲坝电厂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陈锐追随江氏邪恶集团非常卖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宜昌市西坝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过迫害,几年不到,陈锐因为参与迫害积极,从一名基层户籍警察升至副所长。西坝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她讲真相,告诉她善恶有报的道理,希望她善待法轮功学员。但是陈锐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叫嚣,不怕报应。二零零八年底,陈锐遭报得鼻癌住院,据说,陈锐对此非常恐慌,对外封锁消息,生怕别人知道。陈锐迫害善良的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应了古话“恶有恶报”。

◇帅王伟,男,四十多岁,宜昌市葛洲坝樵湖派出所恶警。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帅王伟和其派出所受江氏邪恶集团的毒害,大肆迫害骚扰辖区法轮功学员,听不进法轮功学员的善意劝告。二零零五年六月下旬在野外漂流时,平时身体很好且水性不错帅王伟突然溺水而死。其死后,遗下一个十余岁的孩子,甚是悲凉。

◇石绍茂,夷陵区看守所警察,石绍茂长期被邪恶利用在看守所、洗脑班(法制教育班)迫害夷陵区法轮功学员几十人。现已遭报,患肝病九个月,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死于家中。公安内部人说他死的很惨,整天在沙发上坐卧不安,翻来覆去。而且还说,他们近几年来走的(死去)都是“那个地方”的(指看守所)。石绍茂对于法轮功学员的劝善无动于衷,完全充当中共的帮凶,最终成为殉葬品。

◇徐斌,夷陵区鸦鹊岭派出所副所长。多年来,徐斌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五月中下旬,三十六岁的徐斌一家三口驾轿车外出,在将军岩附近超车时,车子先是撞在坝上,后又撞在一棵树上,险些翻到长江里,车子着火。其12岁的儿子当场死亡,徐斌夫妻重伤。

◇文克建,男,宜昌市公安局平湖分局恶警。二零零二年十月,文克建到宜昌市西坝法轮功学员王文林家里抄家,并企图把王文林劫持到宜昌洗脑班。王文林老人当时对文克建说,我们都是近六十岁的人了,都是善良守法的好公民,单位和邻居都可以作证。你不要善恶不分,迫害好人会遭报应的。文克建恶狠狠地说:我替共产党卖命,就是死了也值。我不相信善恶有报,就是挖地三尺,我也要把东西找出来。后来,文克建又充当帮凶,动手拉扯王文林老人。过了不久,文克建在一次车祸中被撞成重伤,不治身亡,死时三十多岁。在文克建的追悼会上,在场许多警察都叹息文克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语成谶,年纪轻轻遭恶报死亡。

三、被恶党欺骗的人行恶遭恶报案例

◇宋永章,夷陵区鄢家河村委会治保主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一直跟随恶党作恶,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宋某车祸身亡。

◇李云高,男,宜昌市夷陵区长江市场管委会职工。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晚八时,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范围内突降大暴雨,李云高于当晚疏通排洪沟时被洪水冲走,死于下水道。此人经常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毁大法书、骂大法等等,不听劝告做了很多的坏事,最终遭到天谴。

◇孙姓老板,宜昌市夷陵区长江市场商人,夫妇俩是做家电生意的。二零零四年一月,当地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出于一片善心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真相,他们却将其恶意举报给长江市场保卫部门,使得该学员被非法抓捕,后来遭受严重迫害。孙老板夫妇因此获得邪恶“六一零”给的六百元奖金。二零零四年四月,他们经营的商店失火,火势从一楼蔓延到二楼。孙某夫妇为贪图不义之财,用六百元奖金换来的是积累多年的家产毁于一旦。

◇王官桂,五十一岁,宜昌市城区中共邪党党员。长期以来她对在其附近居住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监视,而且十分卖力,她经常有事无事的就喜欢往法轮功学员家跑,干着伤天害理,出卖良知的坏事。就在她最后一次到法轮功学员家没几天,就突发脑溢血而亡。

◇王伟,男,七十多岁,宜昌市葛洲坝一公司退休职工,中共邪党党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王伟本人为了名利主动和葛洲坝一公司邪恶“六一零”和保卫部门配合,非法监视该厂修炼大法的学员,其人还多次骚扰威胁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王伟突然遭报中风,坐在轮椅上半死不活的。熟悉王伟的单位同事和邻居都十分鄙视他的为人,大家都认为他是缺德事做多了遭了恶报。

◇孔某某,男,六十多岁,宜昌市葛洲坝基础公司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也曾炼法轮功并亲身受过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孔听信了电视上的中共邪恶的谎言,开始反过来仇视大法(孔的儿子是葛洲坝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其人多次非法监视,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周围的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道理。孔不知醒悟,还继续举报法轮功学员。约二零零五年,孔得重病遭报死亡。此事在西坝传的很广。

◇李玫(化名),女,三十多岁,家住宜昌市葛洲坝某小区,长期失业。其父亲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修炼法轮功,有病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其全家有目共睹,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但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居委会不断到家骚扰,逼其父亲写“保证书”,其父亲不愿写,李玫每次都主动地替写“保证书”。不久她的视力就开始下降,模糊不清,后来左眼完全失明。本来大学毕业的她在单位里有一个非常好的工作,可是,偏偏单位让她下了岗。二零零六年八月份,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她讲真相,她才明白了自己的双眼与工作都是因为无知中配合邪恶遭了报应。最后她声明退了团,并保证一定要赎回在无知中对大法犯的罪,不再受中共邪党的蒙蔽。

◇胡丹娅,女,四十多岁,宜昌市葛洲坝基础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在基础公司保卫处工作时,积极表现自己,多次配合西坝派出所不法恶人骚扰、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为此还被邪党评为“先进分子”。当地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其讲真相,告诉她迫害好人必遭恶报,胡不相信。二零零五年公司内部改革,胡丹娅遭报被保卫处裁减下放,做了一名清洁工。

◇杨金民,夷陵区杨家场村委会主任。陈继才,夷陵区杨家场村中共邪党书记。陈、杨二人主动配合邪恶“六一零”,将本村的村委会出租给“六一零”办洗脑班。陈、杨二人对法轮功学员态度十分恶劣,曾经带领村民抓法轮功学员,使一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而后在村委会选举中,陈继才落选;杨金民则在一次车祸中丧生。

◇梁某某,六十多岁,宜昌市退休工人,长期非法监视、举报住在其对门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底,梁突然感觉人昏昏迷迷的,住在自己家里夫妻俩都感到莫名的害怕,后来不得不搬到别处去住。二零零三年五月,梁某下半身已瘫痪。

◇朱志香,女,六十多岁,宜昌市床单厂退休工人,家住宜昌市西陵区绿萝路。二零零二年左右,朱志香退休后,就听从绿萝路居委会安排,专门监视跟踪绿萝路社区的法轮功学员,据居委会一工作人员透露,朱因为举报卖力,至少有一次以上曾从居委会领走了五百元奖金。而法轮功学员曾经多次给朱志香当面讲真相,也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可朱表面应付后,却又将学员的善行举报到居委会。后来,朱志香病入膏肓,瘦成皮包骨,肚子却肿的很大,其家人抬着她急送医院,朱志香对当时周围的人说:我这是对法轮功干了坏事遭的报应呀,现在后悔也迟了呀。不久朱病死在医院。

◇屈志强,男,三十多岁,宜昌市葛洲坝电厂职工。其母杜菊英是该厂退休女职工,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获益无穷。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到江氏流氓集团无理镇压以后,杜菊英因为去北京给大法和师父讨回公道,被电厂邪恶“六一零”非法关押、勒索钱财。屈志强害怕自己受到牵连,多次打骂其母,扣押她的退休工资,还多次强行将杜菊英送到精神病医院摧残。周围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屈志强要善待自己的母亲,但是他根本不听。大约二零零七年,屈志强突然检查得了肝癌,不久就死亡。

以上这些人,他们既是害人者,也是中共邪党谎言欺骗、威逼利诱的受害者。如今,天灭中共在即,希望宜昌市各级参与迫害的人悬崖勒马,尽快良知发现,弃恶从善,以免重蹈覆辙,发生类似的悲剧。前车之鉴,望君三思!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