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王炼杰等恶人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九九年七月,中共铺天盖地诽谤法轮大法,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善于投机、钻营的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井下作业二大队教导员王炼杰,误以为“文化大革命”又一次来临,他晋升的机会来了。从而,他积极配合采油厂邪党书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及家属去北京上访后,刚回到单位,王炼杰马上将其二人押送到孤东采油厂“转化班”,强制洗脑。迫害开始后,孤东采油厂邪党书记刁克福在采油厂先后组织了多起诬蔑法轮功的“转化班”,王炼杰把井下作业二大队的所有炼功者,如数送到“转化班”进行洗脑。采油厂的洗脑班一结束,王炼杰又主动在井下作业二大队继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停工、洗脑迫害,并扣发工资与奖金,以及其它个人应得收入。之后他又在大队召开党员大会搞所谓揭批,在全大队搞什么人人过关、写所谓“不炼功保证”以及在诽谤法轮功的横幅上签字等等,干了许许多多的邪恶之事。

王炼杰在单位非法关押、殴打法轮功学员卜庆金

九九年九月初,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工作劳累一天后,正准备下班回家,王炼杰指使防砂队队长曹继田,安排一帮人作为看守、监控,对卜庆金非法关押三天,一个基层队邪党干部竟敢明目张胆地私设监狱。

十月份,卜庆金夫妇再次去北京上访,王炼杰派大队保卫人员,去北京将其夫妇绑架回来,双双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满后,依然不让卜庆金回家,在单位利用废旧楼房非法将其关押两个月之久,组织不法人员进行看管,限制一切人身自由,两道门紧锁在房间里,多次极力殴打卜庆金,逼迫他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

酷刑演示:暴力殴打
酷刑演示:暴力殴打

长期非法拘禁无果,王炼杰又和工会主席苗金成合谋,对卜庆金采取无人道的肉体折磨。恶人利用下岗、工资及奖金胁迫四、五名职工充当打手,由苗金成亲自指挥与监督,掏心锤一个接一个,拳拳都正掏在心口上,每一拳就将卜庆金掏出去几米远摔在地上,爬起来之后又是一拳,拧住他的胳膊进行群殴,直到不能动时,仍不罢休。副大队长曹××,实在看不下去了,怕出大事,才阻止了他们的继续暴打。这种残酷的迫害经过多次,每次都打的卜庆金身上多处大面积淤血,长期胸部疼痛不敢咳嗽,腿疼得不敢走路。卜庆金告诉王炼杰:他们所干的这一切都是违法的!他根本不予理睬,说什么受上级委托的。其他法轮功学员知道后,找到采油厂评理,邪党办主任高月敏竟厚颜无耻地说:身上的伤都是他自己撞的。

王炼杰大肆聚敛钱财 在经济上迫害法轮功学员

仅对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在经济方面的迫害而言,九九年七二零至年底,扣发其工资、奖金三个多月,每月二千五百元计算,计七千五百元以上。并且还扣掉了卜庆金的年终承包奖一千三百元,沉没风险抵押金一千三百元,扣发一次性奖金一千元,建厂十五周年五百元,年终奖不详,包括其它奖项难以计算。在卜庆金的家属去济南看望不满周岁的外甥时,出门没走几步,就被大队跟踪监视的人押回,并被罚款一千五百元,计五千六百余元。

在二零零零年初起,在卜庆金一直正常上班的情况下,王炼杰又连续扣发卜庆金五个月的工资和奖金(每月约为二千五百元),计一万三千多元。他们把扣取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本钱,雇用人员残害法轮功学员,并用于吃喝玩乐、胡作非为、免费旅游等方面的费用。

在二零零一年初,采油厂恶人惠成龙伙同王炼杰,又连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卜庆金近四个月,在这期间所有工资、奖金分文皆无,这又是一万余元,不到两年的时间,据不完全统计,就扣罚卜庆金现金达三万六千余元。而且,这些钱都是以现金的形式在卜庆金工资帐号上,从银行里以卜庆金个人的名义提取的,也就是说,这些钱都变成了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心钱。

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二零零五年七月,卜庆金在被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教的三年半的时间里,同样是分文不得,工资、奖金,加上养老、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一次性奖金,年终奖等等,全部扣掉,给卜庆金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二十万元。卜庆金被非法关押的近三年半中,每个月份的工资照发,可是,分文也没有发到个人手中,这些钱都哪儿去了?所有这一切都是恶人王炼杰和李光民两人前后黑箱操作的。

王炼杰迫害法轮功学员 祸及单位职工

二零零零年底,王炼杰指使大队保卫干事蔡云山、防砂队队长曹继田,命令一大帮防砂队职工,前呼后拥,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卜庆金绑架,抓胳膊拽腿,从作业二大队防砂队抬到废旧的职工公寓楼房内,又一次进行非法关押,并派防砂队职工进行轮流看守。一段时间后,将卜庆金又送进了孤东采油厂自制“监狱”进行迫害。但随之也招来了恶的报应,没几天,作业二大队就出现了生产安全事故,砸死了一名职工。

王炼杰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恶劣,被采油厂邪党书记惠成龙看中。惠成龙在上任采油厂邪党书记后,在孤东油区内建起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用“监狱”,由王炼杰任采油厂监狱长。在二零零一年新年来临之际,在这所“监狱”里非法关押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窗户全部封死,大铁门上设有观察窗,只有大便时才能打开铁门,送饭时只开小铁窗。没有取暖设备,每人只有一床单薄被褥,衣着也很单薄,不让外来的人接触,更不让亲属见面。包夹、看守人员都被安置在安装了暖气的房间里,还有电暖气等设施。这样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进行了三、四个月,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又被辗转送去教育学院洗脑班、管理局黄河口宾馆洗脑班、以及仙河社区洗脑班等等地方,用尽了各种邪恶的迫害手段,对大法、法轮功学员造下了无数的罪恶。

王炼杰等恶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也给井下作业二大队带来了无数的灾难,其报应也相继而来。二零零零年中期,胜利油田纪委直接对作业二大队查找小金库,将查出的大量违纪违法和克扣职工工资等全部资金被管理局侵吞,并且对作业二大队进行经济处罚,职工遭受重大经济损失。

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同样出现了许多生产安全事故,每次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时候,就会造成安全事故,一次次的死人,生产任务难以完成,各种灾难接连不断。王炼杰为了改变其厄运,托人从外地请来了“风水”先生(巫婆),对作业二大队全方位的查看风水。从此,在作业二大队的大、小门前以及所有大队的出入口、丁字路口,全部都竖起了一道道的栏门墙,并在大队的两头竖立起两个又高又大的所谓“牌坊”,“牌坊”的上面还插上了一溜小彩旗。巫婆还说:机关大门口的两个石狮子放反了,应该将其公母调换。最后,在作业二大队东边的有一片家属区,常年住有近百户井下作业大队职工家属,为了不让其风水外漏,又将其全部拆除,夷为平地,把作业二大队去家属区的出口堵死,并在此处又立上了一个大牌子,拦路挡住。

但是,不管王炼杰采取什么手段,都无法改变其可悲的命运。二零零一年底,王炼杰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损德事干的太多,在迫害法轮功期间,因倒霉事接连不断,老婆长期和他闹离婚;官职被调任采油厂工会副主席,成为有职无权的空位;只落了心脏病等一系列的病痛,看病都不敢声张,怕别人知道了就会说他遭报应。为了减轻病痛,王炼杰打听到距离仙河镇七十多里的垦东地区,在黄河边上有家住户养有笨鸡,他跑到那儿找人去抓笨鸡,把鸡追得死去活来,然后一刀剁头,挖食鸡心,喝笨鸡的围心血。这就是王炼杰因迫害法轮功所得到的下场。

恶人李光民履前车之辙 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

王炼杰退位之后,井下作业二大队教导员的职务由原大队长李光民接任,李光民在担任大队长期间,虽然没有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事情,但也同样做了许多恶事,上任后,他非但没有吸取前任王炼杰的教训,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李光民上任不久,在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日,他与胜利油田海滨分局相勾结,将正在进行油井施工的法轮功学员卜庆金非法抓捕,进行非法抄家,抄走大批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微机、打印机、收录机等,一大宗私人物品。

将卜庆金关押进孤东“监狱”,坐进了铁椅子。卜庆金为抵制迫害,十九天不进食水,他们就采取用三角铁挤压腰部憋紧,再在角铁的两端锁上锁头,使他透不过气来,用锁头锁住双腿和双脚,在铁椅子后背的顶部拧上一个长铁棍,把两只胳膊缠在上面,绑紧胳膊,使他动弹不得。然后给他往身体里打针输液,并加进许多不明药物。一帮人逮着他用硬物撬嘴,往鼻孔中插入管子灌食及灌输许多不明药物,把他折腾得死去活来。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李光民仍不死心,以每月每人五千元的费用,从单位抽调了两个包夹人员和一个领队,将卜庆金送入王村的所谓“山东省法制教育中心”,与山东省第二劳教所进行联合迫害。每天强行把卜庆金带到劳教所医院里进行灌食,由两个年轻的包夹人员刘凯和邢世忠把他象别小鸡一样,将两手、两腿,全部别在折叠椅子下面,把人憋得无法喘息,胳膊、腿都象似要别断一样的疼痛,然后往鼻孔中插入皮管子进行灌食,有时插管插得从鼻孔往外冒血,有时插入肺中,再从新插入,最后把精疲力尽的卜庆金面部朝上,拽着胳膊拽到院子中间,再拖到车上。把裤子、袜子及脚后跟全都给磨破,然后再送去劳教所进行迫害。

 
 

在劳教所里,恶警挑选了一大帮最邪恶的犹大,对卜庆金一边灌输中共编造的邪恶谎言,一边进行残酷折磨,用硬棍棒砸头,猛打耳光,绳捆索绑,用凉水浇灌头顶,将棉衣都湿透。将卜庆金打得本来皮包骨的脸上,肿的象黑窝头一样,成了黑茄子脸,长脸型变成了大圆脸,恶警大队长有个叫张波的,看见卜庆金被打成那样,吓坏了,说:“你赶快把脸转过去,我害怕”。单位包夹人员邢世忠站在卜庆金的对面,认不出他是谁,邢世忠到处找卜庆金却没有找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被这些恶人迫害的脱了型、变了像,一米七几的个子,瘦的不过八、九十斤。这就是恶人李光民担任作业二大队教导员后首先做的一件恶事。

酷刑演示:绳捆索绑
酷刑演示:绳捆索绑

在绑架卜庆金的时候,当时他的家属回济宁老家给老母亲过生日,没有得逞。李光民带着大队保卫人员等一帮打手,又跑到卜庆金500公里以外的鲁西南老家,家里家外、亲戚邻人都翻了个底朝天,把他所有的亲戚都翻遍了,没有一家不翻的,也把他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吓晕了。这就是李光民干的伤天害理的缺德事。

二零零二年四月,因为把卜庆金送劳教找不到任何理由,李光民只好托熟人、拉关系,用重金向劳教局人员进行请客送礼,将卜庆金及家属付传美双双送进劳教所,各自被非法劳教三年。十五、六岁正在念初中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孤儿,无人照管。他时刻都在想念、牵挂着自己的父母,整日泪水洗面。虽然几个月就要参加中考了,可是他无心学习,并对他孩提时代的身心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付传美被非法劳教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突然间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症状,血压高达二百多,经医院观察,决定将其退回。

付传美被亲属接回后,李光民还不死心,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不让她回家,又把她送到胜采洗脑班,再次进行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在付传美的强烈抵制下,不得不把她送回。李光民仍贼心不死,三天两头的去堵着她的屋门象泼妇一样,破口大骂付传美,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最后,李光民与采油厂邪党书记惠成龙相互勾结,被邪恶的孤东治安办(挂名新城派出所),把付传美撵出了仙河镇地区,再也不让她回家。从此,付传美有家不能归,过起了流离失所、长期流浪的悲惨生活。

恶党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 作业二大队被解体

在李光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作业二大队也同样是灾难频频,报应接连不断,延续到二零零三年底,孤东作业二大队彻底解体。其中一部份职工被转岗去了孤东各采油队,另一部份人分流到孤东特车大队,还有一部份被合并到孤东作业一大队,改名为孤东井下作业大队。资金、财物大量流失,各种账目混乱并被大量销毁,各种财物被权势者大车小辆往家运,其剩余财产全部送入了井下作业一大队的库房。作业二大队机关办公楼、公寓楼及大队食堂等大量基础设施,全部由孤东采油厂采油四矿接管,原本拥有万贯家产、应有尽有、富丽堂皇的孤东采油厂最原始的一个井下作业大队,就这样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遽然消失了。

二零零四年,在孤东井下作业大队期间,原作业二大队的领导去了井下作业一大队楼房里办公,并且只是协助井下作业一大队工作,作业二大队的职工合并到井下作业一大队的食堂里去吃饭,时时受排挤,事事遭难堪,饱尝了没娘孩儿的痛苦,因为是外来户嘛,所以,在方方面面都明显的遭到不平等待遇。作业二大队职工、干部受了许多欺凌和侮辱,为此,两个大队的职工经常发生口角,出现群体殴斗事件,两个大队的领导也同样是争权夺利,战火接连不断。至二零零四年底,两个单位实在无法捏合在一起,从而,又把原作业二大队职工干部从井下作业大队分离出来,成为井下作业三公司孤东井下作业大队北区。

把原作业一大队早已废弃的破旧平房机关院,打扫了一下,从新利用起来,改装成了井下作业大队北区机关办公室,食堂又从采油四矿要回一部份,变成了北区食堂。各类财物也只是得到寥寥无几的一小部份。作业二大队职工也只能过起极为贫穷的日子,一切从零开始,再次白手起家,极其艰难的维持工作。人们难以想象到当时作业二大队的悲惨景象,职工们生活的是多么的艰难。正是因为这些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给作业二大队的干部职工带来极大的灾难。

在二零零三年底,随着井下作业三公司的成立,李光民也从此失去了他的权力与地位,调入采油厂挂职为纪委副书记,有名无实,权利尽失。而仅仅落下的是满身的病痛,心脏病及严重的腰椎盘突出时刻都在伴随着他,使他无法、也无心继续坚持上班,只好回家养病。

二零零五年,井下作业大队北区成立。长期频繁的分来合去,使职工情绪低落,职工罢工现象时有出现,大队领导也非常艰难的维持着现状。在零五年五月底,井下作业大队北区大批职工又一次闹罢工,职工端坐在更衣房中,连续几天不出工。这个时候,也正是卜庆金遭受非法劳教迫害,被抬回家的日子。至二零零五年底,又将井下作业大队北区,更名井下作业三公司井下作业六大队。

善待大法得福报 破坏大法遭天谴

至二零零七年上半年,中共持续迫害法轮功,已有了七、八年的时间,人们也逐渐的认识到了共产党是在污蔑、迫害法轮功,诬陷法轮功学员。此时《九评共产党》一书也已经问世,人们也已看到了共产邪党的末日即将来临,都在争先恐后的寻求声明退党、退团、退队的方法。绝大多数的人们都已明白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在这期间,井下作业大队北区的新任领导,经过反思以后,不愿再违着良心干迫害法轮功的事情,不愿继续给中共做替罪羊。在卜庆金被非法劳教回来后,不再继续强烈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这两年中,孤东作业大队北区各方面工作顺利,作业生产也一直在持续稳定中发展。

二零零七年八、九月份,井下作业六大队新上任的恶党教导员杨××,在井下作业三公司领导的指使下,再次掀起了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浪潮,对法轮功学员卜庆金夫妇大肆进行跟踪监视,并且派出多名职工,轮流跟踪看管,连夜值班把门“守护”,雇用小轿车,租用居民楼,安营扎寨,明目张胆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一天,卜庆金夫妇坐班车去单位找领导说理,他们租用的小轿车里坐满了跟踪监视者,在班车后面缓缓跟踪而行,卜庆金夫妇刚刚来到作业六大队维修队门口下车,大队教导员杨××等一帮人已在维修队等候了,卜庆金告诉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根本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在任何法律条文中都找不到法轮功三个字,杨××承认这是事实,说起他们迫害法轮功的问题,杨××哑口无言,理屈词穷。从而他暴跳如雷的进行疯狂发泄,一会儿就灰溜溜的走开了。但是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跟踪迫害并没有就此罢休。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对法轮功学员跟踪监视过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胜利石油管理局正式宣布,井下作业三公司解体,一切账目全部查封,进入托管阶段。所有人员、账目、财物等各方面进行登记造册,向相应各个采油厂交接,井下作业三公司在三、四年间亏损的十多个亿,由各采油厂进行分摊。托管至零八年四月,井下作业三公司井下作业六大队又从新又改回到孤东采油厂井下作业二大队。

在井下作业二大队交替变迁的过程中,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也同样没有逃脱善恶的报应。工会主席苗××,强行逼迫一帮看管人员往死里猛烈击打法轮功学员后,到北京住院两三年不治死亡,当年五十多岁。防砂队队长曹××,在王炼杰的指使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协助大队恶人大量扣发法轮功学员各种经济来源,用各种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也遭到恶报病死,时年五十多岁。大队保卫干事刘×,私自开车撞死一女大学生,赔款五十多万,老婆离婚了,因欠贷款工资卡都被银行扣押。包括为劳教法轮功学员,托同学关系向劳教局送礼的王××,也早已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前边已经谈到了,王炼杰、李光民也都变成了心脏病患者,且失去了他们自己认为最珍贵的治人的权力。

作业二大队恶人在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给孤东作业二大队带来了极大的灾难,给作业二大队职工造成极其痛苦的心灵创伤。这些苦难的根源,只是来源于作业二大队主要负责人对权力的奢求和金钱的欲望。在中共破坏大法的十二年里,中共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例,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邪恶势力遭到恶报的实例,数不胜数,罄竹难书。以上谈到的,也只是中共恶党在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过程中的冰山一角。在中共邪恶谎言的误导之下,使许多中国人已经失去了道德的良知,没有了好、坏、善、恶之分。可是,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多端的坏人必会遭到上天的惩罚,承担自己所干的一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9/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王炼杰等恶人恶行-243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