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成送水工 天津黄礼乔上诉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在一个水站,有一名送水工人,每天把一桶桶纯净水送入千家万户。他个子高瘦,少言寡语,但身上却透着一股正气,眼神中透着真诚、善良,心态平稳、纯净。在和他的交谈中知道,在他平凡的外表的背后却有着一段让人心酸的经历。

他叫黄礼乔,一九八八年大学毕业后,到天津无缝钢管公司,经过几年的辛勤工作,成为工程师,是单位的技术骨干。礼乔自小神经衰弱,睡眠不好,经常做噩梦,由于身体差,四十多岁还没成家,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才健康起来,对法轮功和师父深怀感激。在一九九九年,中共打压法轮功后,单位多次用优厚的待遇诱惑礼乔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都被他拒绝。后来,他被迫害离开原工作单位,做了一名送水工。

二零一零年四月黄礼乔走出劳教所后,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东丽法院立案后,延期一年之久,与政法委、钢管公司串通,不顾事实,枉判钢管公司胜诉。黄礼乔上诉,据悉将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开庭。

一、坚持讲真话,被折磨,一次瘫床,二次绝症

从二零零零年后,黄礼乔三次因坚持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累计达七年。在劳教所曾遭受电棍电、大木板毒打、抻床、吊铐、长期不让睡觉、野蛮灌食、打麻骨、冬天光着身子睡光床板、开窗户浇凉水、夏天盖棉被等酷刑虐待。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有个叫“一步登天”的酷刑(把左腿固定好,用绳子套在右脚上,用刑者站在头部,使劲把腿向头部拉直,双腿来回交换)曾不止一次用在他身上,使他瘫在床上二个多月,曾被两次折磨成尿毒症,国际医学都无法治疗。这样不死不休的酷刑折磨却被劳教委说成是“挽救”。

在死亡的边缘,是通过坚持炼法轮功一次次的挽救了他的生命,使他恢复了健康。

二、感动苍天,赐予他一个贤惠的好妻子

黄礼乔家中父母年迈,弟弟因肝病失去劳动能力,家庭生活十分困难。精神上的摧残、肉体上的折磨、经济上的压力,都没有使礼乔倒下,对佛法真理的信仰给了他超越世俗痛苦的力量。

正当全家生活穷困潦倒之际,二零零七年年初,一个叫小兰的姑娘被他的事迹感动,心想:一个被酷刑折磨几次面临死亡、历经魔难的人,依然精神不倒,笑对人生,这不是最可信赖的坚定依靠吗?为了和礼乔建立家庭,小兰(葛秀兰)向亲戚借了笔钱,在大胡同租了个摊位,经营婚庆用品。二人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结为伉俪。

礼乔乐观坚强,忠厚善良,小兰温柔贤淑,勤俭能干,一家人开始了夫唱妇随的幸福生活。

三、小家庭被摧毁,工程师再成送水工

可是好景不长,新婚才五个月,一个美好的家庭又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所拆散,黄礼乔再一次遭到非法劳教迫害,家里、店里的钱物被警察洗劫一空。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黄礼乔正在天津钢管集团公司能源部上班,天津钢管集团公司公安处恶警伙同天津市红桥区大胡同派出所恶警将黄礼乔绑架到天津市公安局红桥区分局,在没有任何证据和口供的情况下将黄礼乔绑架到双口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在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吴明星和专职迫害大法弟子的副大队长杨俊远为阻止黄礼乔炼功,就指派胡云峰和吸毒犯大伟做黄礼乔的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对大法弟子进行监视的劳教人员),除吃饭和洗漱外将黄礼乔每天捆绑在床上,长达一年之久,三伏天给他盖上棉被。

礼乔在劳教所受酷刑折磨二年,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回家时骨瘦如柴。同时被无辜绑架的小兰在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十八个月,警察不但体罚虐待她,还在她的食物中放毒,使她神经受损,精神失常,记忆减退,失眠无力,无法正常工作。

黄礼乔从劳教所回到家中才知道,单位诱骗弟弟代他签字解除了与单位的无限期劳务合同。当礼乔指出单位的违法行为,并要求回原单位工作时,单位拒不接见。无奈只好诉诸法律,东丽法院立案后,延期一年之久,与政法委、钢管公司串通,不顾事实,枉判钢管公司胜诉。

黄礼乔不服,依法上诉,东丽法院竟然百般刁难不予受理诉状,黄礼乔只得以邮件的方式投递上诉状,来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目前,上诉书已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不日开庭,希望法院公平判决,让黄礼乔回公司上班。

礼乔和小兰夫妻二人信仰真善忍,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益的,却遭到中共迫害,好好的一个家庭陷入困境,如今礼乔不得不再次做送水工。善良的一家人何时能过上安定的生活?何时能获得正当的权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