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崔小先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崔小先女士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人员的迫害。她曾于二零零九年九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崔小先在讲真相时,被国保王军昌、“六一零”张跃贤等十几人连推带踢推在车上带走。“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恶人抄家搜走MP4一个、录音磁带二十多盘(白盘)、《转法轮》书一本、小剪子一个、光盘二百五十个。

在蠡县看守所,警察让崔小先穿他们的号服。有一天,小仙没穿号服,被恶警蒋穷罚站一个上午,连上厕所都不让,憋的人们直哆嗦。中共操控下的公检法司,互相勾结,伪造证据,以权代法,使用造假手段,构陷小仙,勾结保定中级法院,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为借口,非法判崔小先三年,并扣发退休工资。

恶人把崔小先关在看守所的一年半,不让见家人一面。

到石家庄监狱迫害更惨,崔小先每天被迫看中共的造假电视,还有几个犹大陪着转化她,不放弃信仰不让打电话,不让接见家人,不让睡觉,一站就是一天一夜罚站。洗了衣服也不让去晒,不让购物,买卫生纸都不让。恶警孔翔飞皮笑肉不笑,日夜对付法轮功学员。

到了八监区,区长毕春梅手段更毒辣,她为了提干、发财,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小仙刚进八监区不配合她们的指使、命令,不听她们的摆布,毕春梅就不让小仙打电话,不让见家人。小仙找到她的办公室,毕对小仙恶狠狠的说:你骂大法吗?你骂(直呼师父的名字)。小仙正面回答她:我不会骂街,你们警察不都提倡文明吗?怎么还叫人骂街?她没话说了,气急败坏的嚷:你给我出去。毕叫犯人给小仙定奴工劳动的数量,每月的数量完不成,不让购物,停止打电话和接见家人。

在监狱里小仙整天以泪洗面,眼睛也花了,头发也白了,家人也想不起来了、腿也肿了,走几步路用手摸摸再走。整天坐一个塑料凳干活,一坐十二小时,有时到晚上十二点才收工。

崔小先两年见不到家人,小仙的丈夫见不到人,不知小仙是死是活,病倒了,高血压、糖尿病更重了,住医院花了五万元。小仙的丈夫是个老实本份的人,现在只要有人大声说话,吓得就哆嗦。

以前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崔小先去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真相,遭受蠡县“六一零”、环卫局多次骚扰。“六一零”指使环卫局局长何万里派人到崔小先家监视。环卫局局长何万里还到崔小先家进门就大嚷大叫:小仙你上访给我找了麻烦了,我何万里不能为了你炼法轮功,我这个局长就不当了。并恐吓要送崔小先劳教。当时环卫局的司机和另一名职工开始乱翻,拿走了六个炼功垫。

二零零零年正月,中共伪造天安门自焚,蠡县“六一零”到处抓小仙,扬言抓到小仙奖举报人五千元。小仙被迫流离失所了。小仙八十岁的姨妈没儿没女,全靠小仙照顾,她看到电视上对法轮功的抹黑,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把老人吓病了。嘴里直叨唠,抓住了,抓住就没命了,老人又惊又怕,担心外甥女的安全,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半年就去世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环卫局局长何万里让小仙在保证书上签字,小仙没签并把保证书烧了,被停发工资并办洗脑班七天,罚款一万元(后退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环卫局何万里、蠡县“六一零”陈贵星、牛海峰、纪检小杰还有一个姓胡的,骗小仙到纪检对照一个问题,刚到纪检就把她推上车送到蠡县招待所办的洗脑班迫害十四天。不准随便走动,上厕所有人跟、吃饭有人跟。昼夜派人看守。并强迫付招待所饭费五百多元(包括看守他的人的饭费)、住宿费合计三千六百元。罚款一万元(后又退回)。在这期间,小仙的女婿见“六一零”和环卫局没完没了的迫害小仙,就想和何万里谈谈,结果两个人争执起来,何万里诬陷小仙的女婿打了他,并到保定法医医院做鉴定,结果一切正常。何万里住在医院不出来,让小仙家付医药费、饭费、陪床费合计一万六千元。出院后让小仙的女婿送烟酒二千三百多元,才了此事。

二零零零年,陈贵星、牛海峰还有警察三天两头到小仙家骚扰。抓人、抄家,衣服、被子扔满地,风箱也砸烂了,锅炉也推倒了。家人看着也不敢吭声。小仙的老公整天愁眉苦脸,电话被监听了,门口每晚有人蹲坑,单位派人监视,简直没有办法正常的生活了,小仙的丈夫觉得没法活了,又给陈贵星送三千多元的烟酒。

二零零一年正月,恶人要抓小仙送劳教,小仙被迫流离失所,恶警每天晚上敲门要抄家,九十多岁的婆婆听见大门一响,就吓得尿裤子,大儿子从小胆子就小,身体又弱,见恶人进门乱翻乱抢,见什么拿什么,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吓得抽风,小仙又不在家,没人照料他,第二年正月离开了人世。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六,恶人没抓到小仙,段荣才派人把小仙的丈夫抓到了公安局进行迫害,扬言说:抓不到你老婆,你也别想回去。一夜不让他睡觉,审问他,恐吓他并罚站,老头子血压一高摔在地上,吓得恶人忙把他送回了家。

二零零一年城关派出所王海发领一帮人到小仙家,抄走衣服、打印纸、师父法像。香用脚踩烂,香炉砸烂。这次抄家不久,王海发便遭了恶报,他的儿子被车轧死。

二零零一年,崔小先在北大加油站帮忙,小陈派出所张根、城关派出所、蠡县“六一零”(其中有一个叫韩红宾)二十多人去抓崔小先,他们抄走电视机一台、录音机一台、录像机一台和部份大法书、师父法像,还有五百元钱。还妄想让加油站停止卖油。由于没有抓到崔小先,恶人把崔小先的妹妹和小姑(孩子的姑妈)分别抓到小陈派出所,后半夜把崔小先的妹妹转移到东环一个破房子里,不让去厕所,不让睡觉,不让吃喝。关了三天三夜才放回。加油站损失至少二千多元。

二零零一年八月,早晨天刚亮,有蠡县公安局、六一零、辛兴支队由陈某带领到东河去抓小仙,进了苹果园乱踩乱翻,几十个人把一家农民辛辛苦苦种的棉花都踩倒了。小仙的姨妈的儿媳妇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我们是抓杀人犯的,快起来,给你录像。后来恶人一看不对,不是他们要抓的人,回头到东河村里搜查。大人上班还没回家,只有两个孩子看家,大的才六岁,他们吓唬小孩:你妈呢?你们家来过人吗?要说实话,不说实话带你们走。把两个小孩子吓哭了,一个吓病了。之后小女孩只要看到穿“狗皮衣服”的吓得就跑。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阴历) 晚三点十五分,蠡县城关派出所十几人闯进崔小先家抄家并大骂崔小先的丈夫为什么不着急开门,蠡县电视台的一个人扛着录像机东张西望,其他恶人翻箱倒柜的大概搜了一个小时。抄家的人员中有一个是“六一零”的韩红宾、城关派出所有一个是南忠卫村的。抢走了镀金纪念章两枚,合款六百三十元。

二零零二年春天到麦收有三个月时间,小陈派出所张根,城关派出所赵军执行恶党命令,就在北大留路口设岗,每个路口站着一个警察,拿着小仙照片见人就问崔小先下落:见过崔小先吗?你认识照片上的人吗?如果你见到她告诉我们奖赏五千元。

有一天,小陈乡谷庆英见到一个孩子多生活困难的人,就说:如果你见到崔小先行踪,马上举报,小陈乡奖给你五千元钱,你又不费吹灰之力,得的多容易呀!当时这人把谷庆英大骂一顿:你谷庆英听着,我再穷也不干这伤天害理的事,我们北大留村这么多炼法轮功的,谁偷谁抢了,不都是一群好人吗?谁象你一个堂堂的乡书记,抓几只蝎子往法轮功学员脸上放。一番话说的谷庆英无地自容,灰溜溜的走了。

另外,国保王军昌扣着小仙的自行车不给。小仙的退休金四年来一直被扣发。

直接迫害人:吕坤力、宁洪茂、张跃贤、田立辉、王军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