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恶警恶人恶报连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赤峰市是内蒙古自治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较严重的地区,然而,也是恶人遭恶报最多的地区。不管人们如何评论恶报者,但是“善恶有报”的天理是真实不虚的。

杨春悦,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对法轮功极为仇视,经他亲手签字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就有57个(不完全统计),曾经受到罗干的亲自接见并合影,之后很快被提为赤峰市610办公室副头目。然而,2005年8月28日,他的28岁的独生子杨志慧,突然死于车祸,当场脑盖骨被切开,其状很惨。而杨春悦也患有脑血栓、高血压、心脏病和手脚麻木等多种病,目光呆滞,行动迟缓。其妻也被他的恶行招来了一身病。可以说祸及全家。

张景文,赤峰市红山区交警大队领导,99年7月20日打压法轮功时,他用广播喇叭喊批判大法,表现的很是积极,并往大法书上撒尿。他是秘书出身,认为这是提升的机会。其同事和亲戚劝他别“过格”,政治上的事,悠着点儿。他就是不听。结果得了阴茎癌和肝癌,三个月后死亡,年仅42岁。

张英,原松山区公安国保大队队长,也是打压法轮功学员出手最狠的恶党打手。在他管辖的市区和东八乡,没有他去不到的地方。对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罚款和劳教等,从不手软。他用搜刮来的钱在新城区买了八亩地。2004年10月18日,他把绑架来的一个法轮功学员折磨了一夜,第2天早晨开着车去吃早点时,钻进了一辆大货车底下,当场死亡。

原公安局副局长翟大明,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卖命“有功”,和杨春悦一样,很快被提拔为市国安局局长。上任后,他让手下人利用特务手段监听、跟踪和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然而,上天对这个没心没肺人的恶报也很公平,先是得了肺癌,肺子被割掉一叶。这本是上天的警示,让他停止作恶,可是他权迷心窍,屡不思悔。从北京治疗回来后,到处张扬:“这回没事了,彻底好了。”重返前线后又接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很快就感到浑身乏力、厌食和迷糊。一检查:血癌!死前告诉家人:“不要告诉别人我死了。”至今,本栋楼的邻居还以为他出差了。

王德利,敖汉旗政法委副书记兼610办公室主任。绑架、劳教敖汉旗法轮功学员,都是他一手策划和指挥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多种方式给他讲真相都不听。2006年12月,他在做股骨头坏死手术时死亡,年仅40多岁。尽管当时的追悼会开的很隆重,悼词评价极高,可是下地狱还要受无尽苦。

宁城县大明镇城里村恶党书记张井和,自恶党打压法轮功以来,觉得这可是党的干部露脸的机会到了,积极配合上面行动,对村里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上报打压,并且在中央电视上恶毒诽谤辱骂法轮功。村里人嘲笑说:“他这回可是一张纸画个鼻子:露了大脸了”。结果,2000年的2月23日傍晚,突然被自家毛驴车顶死在大门框上。

张亚玲,松山区振兴办事处主任。上面一说打压法轮功,她首当其冲,并把鸭子河一带法轮功学员作为重点监视对象,谁还在炼?谁撒了资料?她费尽苦心抓落实,并配合公安恶警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2008年6月19日,她去鸭子河一带想再度抓点成绩时,不幸被飞来的摩托车当场撞死。

“善恶有报”是永恒的天理,从古至今,凡是迫害了好人,特别是迫害了修佛修道的人,没有一个逃出恶报的结果,而且还要祸及妻子儿女父母兄弟身上。在人世间,不管谁干了什么坏事,不仅人会记着,神也记着。不是你做了坏事就完了,总有算账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