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汶川灾区捐款的好心人被610绑架勒索(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满头白发的徐建新女士,是一位年过六旬、很朴实的老实人,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大概早五六点,被山东省潍坊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从家中绑架到隐蔽在新华路“工业管理干部中等专业学校”院内的所谓“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班。此洗脑班高额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

徐建新是山东潍坊纸箱厂职员,按照法轮功讲的“真善忍”做好人。零八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好心的徐建新,在自己并不富裕的情况下,主动捐款援助灾区同胞。可是这样的一个好人,却被迫害。她曾在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左右,二次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二次被绑架到潍坊驻京办,还被纸箱厂的人绑架到厂里,被非法关押在厂里好几天,警察和纸箱厂领导,不顾当时她还有孩子还没成家,勒索了她一万元左右。

断电敲诈勒索

徐建新的丈夫原来不是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理解不深,也许是由于对恶警迫害自己的妻子很悲愤,才去街上贴了一张真相,仅仅是因为一张真相,就在零八年春,被恶警绑架并闯到家中,抢走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恶警将他非法劳教,听说把他送到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经过绑架、劳教的折腾,徐建新的老伴受到很大刺激、惊吓,吓得出现脑出血,经常昏倒,手脚不灵,走不了路,住了好几次院,花了几万元医药费,还要孩子上医院日夜陪护,全家都跟着受折腾。

恶警这还不算完,还向大队居委会敲诈勒索了约二万元钱财,这些钱都要落在徐建新头上。徐建新拒绝交钱,大队居委会就拿出“村委”对付“村民”的那套违法的“土手段”,停了徐建新家的电,逼她交钱,要不就搬走,徐建新被逼得到处打听房子。徐建新曾为断电一事,向大队居委会劝善、讲真相,可是仍被断电数月之久,每天生活在漆黑的屋子里。直到徐建新未修炼的孩子,拿上钱,才恢复供电。

再次绑架

二零一一年六月初,潍坊市“六一零”召集全市居委会开会,下令各居委会上报法轮功学员名单。早在零九、一零年,就有诸城、潍坊等地“六一零”利用居委会,威逼、哄骗善良的、不知防备人的法轮功学员“签字”、“照像”、“按手印”、“填表”,掌握法轮功学员住址、电话等私人情况,再由公安局偷偷绑架人。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清晨,潍坊市“六一零”就按照名单绑架人。徐建新被绑架,并不是因为她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她不幸在“黑名单”上。当然,就算法轮功学员做了什么,例如:讲出真相,向人劝善,也是合法、合理的,不但无罪,反而应像九九年“七•二零”前那样得到中国政府的奖状。

徐建新的老伴出院后,靠昂贵的药片维持身体,由妻子全天陪护、搀扶,一刻都离不了妻子,一看不见妻子的身影就哭。徐建新家里还有一个大概八十多了的老父亲,老得不能自己料理生活,需要徐建新伺候、赡养。现在徐建新被绑架,对整个家庭是一场灾难。

所谓“法制培训中心”非法关押勒索钱财

洗脑班位置、内部结构、周边环境
洗脑班位置、内部结构、周边环境
洗脑班远景
洗脑班远景

工业干校大门挂着奎文区教育培训学校的牌子——进出洗脑班必经之地
工业干校大门挂着奎文区教育培训学校的牌子——进出洗脑班必经之地
工业干校大门和院子——进出洗脑班必经之地
工业干校大门和院子——进出洗脑班必经之地

潍坊市所谓“法制培训中心”(下称“洗脑班”)除了用于对法轮功学员精神洗脑,主要用途是“敛财”。洗脑班关的,一般是“有单位、六一零认为能威胁单位配合交钱”的法轮功学员;或者,“被绑架到看守所、恶警要钱没要到手”的法轮功学员,就会被从看守所转到这个洗脑班,恶警再借口索要“数千、至数万”的高额“洗脑费”、“生活费”。对人实施精神洗脑折磨,还要收取“洗脑费”,可见其流氓程度。强制精神洗脑的重要一项,就是达到对“被讹钱的认可”。被洗脑后的法轮功学员,要对“中共索要自己的钱”感恩戴德,心甘情愿地拿出钱来供洗脑班的“六一零”人员非法关押、迫害自己与亲友。

洗脑班配备有手铐等刑具,这些警具由市公安局提供。抗议迫害、或被刑讯逼供的法轮功学员,就会被铐在暖气管上、椅子上,或铁栏杆上。

洗脑班位于当地老北宫街(卧龙街)与新华路交叉口南邻,新北宫街北邻,新华路北段,设立在一所学校院内。现在挂的牌子是“潍坊市工业管理干部中等专业学校”和“奎文区教育培训学校”两块牌子。前身是“工业干校”,后与福寿街“机械技术学校”合并,挂牌为“中共奎文区党校”,有完整的领导班子。可能因洗脑班被多次曝光,中共邪党摘掉了“中共奎文区党校”的牌子。此“中共奎文区党校”与潍坊市“六一零”合作,在院内盖了一处封闭的院落(即“院中院”),对外宣称所谓“法制培训中心”,掩人耳目。

洗脑班院内北边有一排平房,是私自囚禁法轮功学员的“黑监舍”。窗户上有像关动物的铁笼子那样的铁栏。每个房间都用第一道铁栅栏门锁着,几个房间共用一个过道通向屋外,外面再用第二道铁栅栏门锁上。院墙上密布带刺的铁丝网,院门口有看门人看守,院门用红色的第三道铁板门锁着。再外面,设有“潍坊市工业管理干部中等专业学校”的第四道铁门和门卫。十年来,进出洗脑班的人、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车辆,都通过“中共奎文区党校”的大门走,“中共奎文区党校”对洗脑班内发生的罪恶心知肚明。如果没有“中共奎文区党校”为“六一零”提供地盘盖监舍,很多发生在洗脑班里的罪恶就难以得逞。

洗脑班院内南边的一排平房,是潍坊市常驻专职“六一零”人员的办公室,和电视室,用来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像,进行洗脑。院西南角是卫生条件极差的露天厕所。

洗脑班西墙外、和北墙外,原是荒凉之地,近年来才发展成潍坊市劳动就业办公室(潍坊市人力资源管理中心)和新新家园小区。再往西是“生建”监狱的一大片高墙,不通车。“六一零”利用这一紧邻监狱的隐蔽地点囚禁法轮功学员,就是为了避开人们的视线,偷偷摸摸搞迫害。

由于“六一零”启用了南孙乡洗脑班,新华路洗脑班曾一度废弃,有时用来作为公安局临时秘密囚禁并刑讯逼供法轮功学员的一个临时据点,现在又启用,非法关着包括徐建新在内的、听说约十五名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