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等邪党恶徒对重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薄熙来在辽宁就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重罪。薄熙来到重庆后,重庆又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薄熙来下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指使当地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

据悉薄熙来对中共邪党中央保证,他把所谓的“2010-2012年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这个所谓“三年计划”改为两年,策划要在两年之内对重庆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搜捕、洗脑,妄想加剧迫害,以捞取政治资本,实现其政治野心。

一、疯狂绑架和残酷迫害

从明慧网搜索到的二零零九年重庆地区就有一百八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十八人遭非法判刑,有七十六人遭非法劳教,有五人遭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零年重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有待统计。

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至八月十一日重庆地区被迫害的情况统计:有二百九十五人遭受迫害,其中有二百二十四人被绑架,有二十二人被非法劳教,有四十九人遭到骚扰、恐吓。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零年,据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有二百五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另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永川监狱,他们被非法判刑的情况尚待查明。

以上数据,是突破中共层层封锁报道出来的案例,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因在残酷迫害中,有些同修遭受迫害的情况还无法统计。其实遭邪党绑架、抄家、抢劫、罚款、开除公职、酷刑虐待、洗脑、野蛮灌食、强迫写不修炼“保证”等种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比比皆是,实际数据那是远远大于网上统计的已经很庞大的数字。

二、重庆市“六一零”非法组织办洗脑班劫持迫害善良民众

重庆市市区和各区县秘密私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从明慧网报道出来的就有十三个,大都设在公园、度假村、宾馆、农家乐里面。

重庆的恶警恶人,他们有薄熙来撑腰,目无法纪、如同虎狼,他们跟踪、蹲坑、窃听,监控并用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他们包围私人住宅,横行霸道,非法断电(拉闸)、断水(关闸阀)象走大路,没人敢管?大热天断绝人家的水和电,这伙形如虎狼的人,就用扼杀人的生存环境的手段逼法轮功学员开门。重庆沙坪坝区法轮功学员张优稿等人就是在断电断水的逼迫下开门遭绑架的。他们抓人,用尽了邪恶的伎俩,撒谎诱捕、撬门砸锁(甚至雇专门开锁的人开锁)等下三滥的手段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绑架迫害。

这伙暴徒在绑架重庆大学实验室七十三岁的退休工程师谷九寿老人时,大打出手,将老人腰部严重弄伤。现在老人一切行动都很艰难了,腰部疼痛难忍无法活动,吃饭都需别人帮助搀扶才能强弯着腰背痛苦的进食,他在洗脑班里遭受着邪党的进一步的迫害。

薄熙来疯狂迫害法轮功,在今年七个多月时间里,重庆法轮功学员就有二百九十五人遭受迫害,其中有二百二十四人被绑架,有二十二人被非法劳教,有四十九人遭到骚扰、恐吓,还有广大的法轮功学员亲人也遭受到邪党人员的伤害。

恶人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所谓悔过书等“三书”,什么卑鄙的手段都使出来了。洗脑班纯粹就是一座座非法私设的黑监狱。

暴力灌食几乎致死人命

七月二十四日,重庆市万州区洗脑班的恶人对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周开兰进行暴力灌食,造成她口吐白沫,昏死过去。虽经医生和专家抢救一天多,却仍未能脱离危险,于是医生们便撒手不管了。洗脑班的恶警一看人可能不行了,便在七月三十日偷偷摸摸把周开兰送回家,溜之大吉。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恶人在食物放毒害人

中共企图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后,“帮教”伪善地给法轮功学员倒开水,开水有一股怪味,由于是新塑料杯子,以为是杯子发出的味,未在意。喝后,肚子“咕咕”的响,晚上就开始做恶梦。饭是分成份数,端给每个人,每次吃完饭后,肚子就发出怪响声,肠胃功能紊乱,大便次数与大便量增多,感到气往下降。饭后一、二个小时,就感到头不舒服,反应迟钝,两手发麻。晚上睡觉经常被恶梦惊醒,身上皮肤燥热难受。心里有时感觉不舒服,口苦,血压不稳定。

在洗脑班医生天天或隔天给你量血压,询问你有哪些不舒服。几天后,症状越来越明显,才想到饭菜中有不明药物。

重庆万州区法轮功学员黄永桂女士被迫害的记忆力丧失,生命出现危险,而万州区公安分局(计4处)钟鼓楼派出所和白岩派出所的恶警却于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再次企图将其绑架进行迫害。

四月一日,两个派出所的恶警又闯进黄永桂的家里去了,搞了一个什么所谓的所外劳教一年,要她签字。现在人都成这样了,话都说不清楚,过去经历的啥事都记不得了,一个躺在家里床上神志不清,记忆力丧失,说话语无伦次的人,万州警察都不放过,还要迫害,这些人的良心何在?

重庆市潼南县太安中学教师陈庆,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她工作勤恳出色。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被恶警跟踪到学校绑架,劫持到所谓“法制学习班”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迫害,后来离开了洗脑班。但非法追捕使她无法回家正常生活;太安中学骗走工资卡,扣押奖金,导致陈母病亡、她本人患上恐惧症。

三、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亲人

邪党人员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得致伤、致残、致死,同时也株连了他们的亲人,使受害者的丈夫、妻子、父母、子女以及亲朋好友们心惊胆颤饱受痛苦的煎熬。这些事例很多:

◇重庆市江津区夏坝镇纸厂路法轮功学员张登会(女,四十多岁),由于修炼法轮功,遭夏坝镇街村主任胡文碧,夏坝派出所警察刘秀强等人的迫害,绑架到江津公安局、拘留所、看守所遭刑讯逼供、毒打、曝晒、不准上厕所、不准喝水、有时不准吃饭等折磨,致使她全身青紫、肿痛、小便失禁。

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登会的情况,给家人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张登会的儿子那时才六岁多点,他亲眼看见家里被非法抄家,母亲被戴上手铐被恶人押去坐牢,精神刺激太大,因此,他只要看见警察和警车就吓得赶快跑到没人的地方躲起来,生怕他被抓走了?张登会出狱后,恶人又多次闯入家中进行非法询问、搜查、蹲坑。还问小儿子有没有炼法轮功?扬言还要到小儿子所在的柏林小学去调查他,小儿子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他们连几岁的孩子也不放过。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重庆市江津区六一零头目刘真怀带两恶警上门恐吓法轮功学员吴宗荣、黄顺容夫妻及其家人,还扬言要抓他们去洗脑班。他们的儿子、儿媳不堪忍受恶人的骚扰恐吓,到外边租房居住。

◇重庆江津区法轮功学员李洪云被抄家十九次。李洪云,女,六十四岁,家住江津香街食品公司综合楼。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经常骚扰,经常抄家。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抄家一次,参加抄家的有八人。其中有派出所长,刑警队长胡亮,片警姓刘等八人。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到二零零二年元月,李洪云共遭邪党骚扰、抄家十七次。参加的有恶人刘增怀,杨某某,向某某等。

◇“六一零”头目刘真怀逼迫法轮功学员离婚。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重庆市江津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头目(兼江津区稳定办主任)刘真怀带两恶警上门恐吓吴宗荣、黄顺容夫妻俩及家人,还扬言要办洗脑班。刘真怀最近还到法轮功学员温清华家逼迫其丈夫与妻子温清华离婚。

四、警察将活人强行火化

江锡清,原重庆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因修炼法轮,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警察非法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每天残酷的迫害并没有使他动摇。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重庆市劳教局搞所谓“摸底考试”,当时二十几名法轮功人员全部填写了:“法轮功是正法”。恼羞成怒的警察开始了所谓“限期整改”,以更加残酷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初二下午,家人去劳教所见江锡清时,六十六岁身体健康的他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家人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称他突发“心肌梗塞”已死亡。

在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并放在殡仪馆的冰柜里七个多小时后,子女们在告别遗体时突然发现: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于是他们对现场的警察惊呼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儿女们想为父亲做人工呼吸,但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随后老人被活活火化了。

为了给父亲讨回公道,江锡清的儿子江洪斌,大女儿江宏,三女儿江平,四女儿江莉等人,持续不断地请律师上访,最后,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和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富,接受了江洪斌等儿女的委托,为其父被迫害致死一事提供法律服务。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两位律师在了解案情时,被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区公安局江津分局及油溪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非法拘禁,吊铐殴打审讯达五小时以上。这是严重违法侵害律师正当执业权利的极其恶劣的典型事件,受到很多正义律师的抗议。

为给父亲申冤,江家儿女们也遭受了很多不公待遇和非法虐待。江锡清儿子江洪斌的家中,一直受到六一零的骚扰,白天、晚上来电话、按门铃、敲门、暗中盯梢等,江洪斌的妻子不堪忍受压力,被迫与丈夫离婚,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

江锡清的四哥江德华、姐夫夏步初等亲人,也受到公安多次恐吓,逼迫他们放弃,但亲人们都坚持为死者讨回公道。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晚,江锡清的大女儿江宏和三女儿江平,再次被江津区及重庆市“六一零”绑架。后来江宏的临时工作也被“六一零”停止,被迫流落在外,家里孩子无人照顾。

江锡清的四女儿江莉原是上海航空公司的职工,象古代孝女窦娥一样,她坚持替父申冤。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她准备坐飞机去北京为父喊冤,被公安抓捕,当局还以死亡威胁,强迫她写保证不再上访。后来在公安“株连制”的迫害下,单位被迫辞退了她,丈夫也离了婚。

五、解体洗脑班

薄熙来大搞红色恐怖:耗资170亿在重庆安装50万个监控摄像头、建设世界上最大的监控系统。薄熙来通过播放“红歌”,通过警察、便衣、城管、“红袖标”,各种摄像头,利用各种邪恶手段迫害法轮功、迫害老百姓。

目前,法轮功学员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提告了五十多个诉讼案,以“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起诉迫害首恶江泽民等三十多名中共官员,成为21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

其中,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迫害首恶,被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阿根廷联邦法院刑事及惩治庭第九法庭下令逮捕江泽民、罗干。

薄熙来追随江鬼迫害法轮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大连,沈阳、辽宁及重庆,薄熙来双手都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背负着很多条人命,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