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伊春市周秀丽在洗脑班受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黑龙江省伊春市南岔区法轮功学员周秀丽被南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王宇辉、姚凤军、何伟,伙同南岔区政法委书记马建林、社区书记刘景芬等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三天。期间,中共人员还两次胁迫其女儿住到洗脑班十天。

周秀丽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当地邪党警察迫害。她一直坚定自己的信仰,遭受了很多折磨。以下是周秀丽自述修炼法轮功的受益和所遭受的中共的迫害。

我叫周秀丽,今年四十四岁,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家住黑龙江省伊春市南岔区。

我在二十多岁时,曾被自行车撞坏。在医院被诊断为,前胸的胸骨骨膜和骨头分离。我的身体天天疼痛,晚上常常在睡梦中疼醒。家务活也干不了。一九九八年,我三十一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我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

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我被南岔联合派出所王军、詹红玉伙同南岔公安局政保科李学民等七八个恶警绑架到联合派出所,晚上八点左右,被劫持到公安局。我被酷刑折磨,强迫坐铁椅子,双手被铐在铁椅子上,长达两夜一天。在南岔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后,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判刑三年。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我获得自由后,南岔的不法之徒经常骚扰我正常的生活。一到所谓的“敏感日”,或逢年过节时,就来骚扰我。一次,伊春市“六一零”伙同南岔“六一零”何伟(女),和一名姓刘的女警察、片警刘颜龙到我妈家找我。我妈妈六十七岁,身体不太好,被他们惊吓后,竟得了心脏病。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我和往常一样,在我哥经营的肉店里卖肉。南岔“六一零”的王宇辉、姚凤军、何伟,伙同南岔区政法委书记马建林、社区书记刘景芬等,到肉店里来绑架我。我极力反抗,王宇辉和姚凤军,这两个人长得膀大腰圆,连拉带拽地将我绑架到车里。

我被劫持到伊春市“洗脑班”(原市政府大楼旧址)。在洗脑班,我每天被强迫看诋毁污蔑法轮大法的光碟;犹大王金凤(三十四岁,家住伊春市西林区)念诽谤法轮大法的书,强迫我听;王常华(男,教导员,五十岁左右)威胁我说:不写所谓的悔过书等“三书”,就判刑。

我常常拒绝看光碟,我说:“我不看,都是乱编乱造的!”王常华和洗脑班的头目梁某,连推带拽地强迫我去看。

我女儿刚刚高考结束,正值豆蔻年华,人生最好的时期。他们胁迫她来洗脑班,以达到“转化”我为目的。她两次来洗脑班,共被劫持了十天。我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三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0/黑龙江伊春市周秀丽在洗脑班受迫害经过-245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