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法轮功学员在河北女监遭严重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监狱本是执行法律的机构,可是在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里,河北女子监狱在中共邪党的直接操纵下,怂恿恶警恶人一起灭绝人性的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法轮功学员,把监狱变成了人间地狱。最终导致监狱恶人猖狂行恶、暴行泛滥,恶警教唆人犯罪、纵容犯人专害好人,鼓励恶的,打击善的。监狱变成了制造流氓、下三烂坏人的地方。

河北省女子监狱位于石家庄周边的鹿泉市铜冶镇,亦称石家庄女子监狱,目前仍非法关押许多法轮功学员。监狱恶警对那些刚刚被非法关进去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企图逼迫她们放弃信仰;对那些拒绝放弃修炼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许她们与家人有任何联系,不许与其他人讲话、不许睡觉等,狱警还指使、纵容狱霸毒打法轮功学员。

河北女子监狱办公楼
河北女子监狱办公楼

下面的几则迫害案例只反映唐山法轮功学员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遭受严重迫害的冰山一角。希望更多知情者、受害者曝光河北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一、张月芹遭电击、针扎等酷刑

唐山法轮功学员张月芹,二零零八年七月被唐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目前在河北女子监狱遭到残酷折磨,恶警对她进行电击、针扎、逼她站在烧糊的板上、不准睡觉等酷刑折磨。

张月芹遭非法判刑后,被非法关押到河北省女子监狱十四监区(入监队),恶警用电棍电击她,电她下身、逼迫她站在烧糊的板子上面。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针扎
酷刑演示:针扎

后来恶警将张月芹转到六监区,当时的教导员吴红霞指使值班人员用针扎她,细针用完了用粗针,还打她耳光,直打到行恶者手腕疼的打不动了。后来恶警又令其它监区的邪悟者二十四小时轮番对张月芹洗脑,有时到夜间十二点,有时到凌晨四点。

三个月后,恶警看张月芹还不放弃信仰,又四天四夜不许她睡觉,直到她昏倒在地。之后又将她关进攻坚组,继续迫害数月,但还是无法“转化”她,又将她关回到六监区。

二零一一年六月,河北女监各监区又成立邪恶“转化”班,恶警又扬言要“转化”张月芹。

张月芹是唐山市肉联厂的退休职工,原来一身是病,最严重的是肾炎。为治病跑了好多医院,都没见效。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都好了,再没花一分钱医药费,而且脾气也变好了。老伴何益兴曾是唐山电厂多年的汽车队长,待人真诚,工作勤恳,是有口皆碑的好人。

法轮功学员张月芹和老伴何益兴
法轮功学员张月芹和老伴何益兴

目前,张月芹身体非常虚弱,胳膊上起一个碗口大的疙瘩。常常是一整天也不和人说话,也不喝水。

二、赵雅斌在河北女子监狱遭迫害

唐山法轮功学员赵雅斌,五十岁,被非法判刑七年,零九年四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遭受迫害。自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后,河北省女子监狱在各个监区办洗脑班,从精神和肉体上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有:威胁、恐吓、欺骗、打、踢、用手铐铐、罚站等。

赵雅斌与儿子在一起
赵雅斌与儿子在一起

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恶警指使两个犹大杨玉翠、赵雪颖企图“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赵雅斌,采取灌输歪理邪说、人格侮辱、恐吓等手段围攻。赵雅斌表示:“不转化。”二人用尽招数未能达到目的,叫来恶警吴亚琴用电棍击打她。十月二十八日,邪悟人员刘玉枝、杨树芳辱骂殴打赵雅斌。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杨玉翠向恶警尹金霞、陈宏伟诬告说赵赵雅斌炼功,恶人张彬彬把赵雅斌喊出监室,恶人袁美芬、马金素、王秀芬、张彬彬强行扭着赵的双臂,抬起双脚,强拉硬拽就把赵关入禁闭室,致使她的一只手臂至今不能正常向后回弯。随后的接见日,一恶警欺骗家属说:“赵雅斌偷了别人的东西,不让接见。”千里迢迢的家属来一趟是多么的不容易呀!就这样在恶警的欺骗下,家人未能见到赵雅斌。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赵雅斌伏在机台上写了几个字(《洪吟》中的词句),被恶警吴亚琴看见,叫到办公室训斥。然后,吴亚琴、彭坤把赵的机台前后左右翻了个遍。次日又是接见日,家属来接见,恶警又欺骗家属说:赵雅斌与别人打架不让接见。

三、老年法轮功学员岳春普在迫害中离世

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岳春普,家住唐山市路南区大业里。因向世人讲述大法真相,被中共多次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和折磨,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岳春普被文北派出所片警和其他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七月九日,被转到唐山市的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在此期间,因岳春普抵制干奴工,看守所恶警为了折磨她,每天由半夜一点半至早上六点,强迫值班四个半小时,持续了将近两个月时间。

二零零九年四月,岳春普被唐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到河北省女子监狱。当年秋天,岳春普被保外就医回家中,因长期遭受迫害,岳春普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岳春普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四、王素兰遭九年冤狱生命垂危

河北省唐山市现年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素兰,于二零零九年在北京被绑架,后被北京宣武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狱方以治病为由将其子宫切除,并向其家属索要了巨额医药费16000元,又向家属要钱20000元,声称是恶性肿瘤需再次手术。其家属陷入极度的担忧、悲愤与无助之中,七十多岁的婆婆对狱警说:“我们没钱给你们了,我们人不进去没病,是你们给弄出来的病,你们把人给我送回来!”

王素兰
王素兰

王素兰,在唐山市丰南区钱家营矿服务公司下属单位工作,集体固定工人。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以来受益匪浅,身体有好几处顽疾全部康复,如:心肌缺血、病毒性心肌炎、常年肠胃炎、腰椎盘突出症,曾经卧床三个多月。修炼法轮功以后,多种疾病全部消失,什么活都能干,省下了巨额医药费,家庭生活也因此而变的宽裕和睦。她曾无数次对别人说:“是李洪志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净化了我的心灵。

五、河北省女子监狱以严管手段迫害尚世莹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尚世莹、单焕荣在二零一零年一月被绑架后,遭到中共警察刑讯逼供、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目前尚世莹、单焕荣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的河北省女子监狱,尚世莹在所谓的“严管监区”遭受迫害:不让睡觉、罚站等。

狱方一直不许尚世莹、单焕荣的家属探监。尚世莹家人几经周折才得以探视到她,见她面黄肌瘦,眼圈青黑,双腿粗肿(长期罚站所致),家人当即质问监区狱警:人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些日子你们都对她做了什么?尚世莹的家属并打算要找上面反映情况,调查此事。

尚世莹
尚世莹

尚世莹是唐山市工人医院护士,曾因患甲亢经常昏迷、住院。一九九五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恢复健康。

六、张宗素老人被非法判刑七年,仍陷冤狱

张宗素、李国才夫妇是建筑二局四公司退休工人,二人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遭邪党便衣绑架,唐山路北法院对张宗素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八年五月左右被关押到河北女子监狱关押至今。老人一到河北女子监狱,先在出入间关了三个多月。所谓出入间即严管队,类似于禁闭,在一个屋子里,见不到其他人,甚至见不到阳光。

法轮功学员张宗素
法轮功学员张宗素

张宗素,六十三岁。以前是单位出了名的药罐子,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再没有从单位报销过药费。如今却被迫害的头发已经花白,形容憔悴。像张宗素这样的老人,被逼做奴工从早晨六七点钟开始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加班到晚上十点也是经常事。

最近又传出:丰润法轮功学员孙秀云在河北女子监狱已被迫害精神失常有一两年的时间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