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浩劫(11):好人承受无名苦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记者综合报道)江苏《昆山日报》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以《好心的李老师,您在哪里?》为题,报道了山东沂蒙山区临沭县一名贫困儿童宏刚十多年受到一位昆山自称李老师的人的资助,宏刚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给李老师去信,可是,信被邮局以“查无此人”而退回。

这位好心的李老师叫李纪南,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当时正身陷冤狱,在南京女子监狱中遭受一般人无法想象的迫害:她被中共狱警同时用几根电警棍电击,恶警专挑致命的地方电,满身伤疤累累,手脚不能正常运动与行走,身体末梢神经没有知觉。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狱警还逼她到工场间踩缝纫机。

一、好心的李老师屡遭迫害

李纪南女士,今年五十六岁了,研究生学历,在遭受迫害前是昆山市政府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修炼法轮功十多年了,是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者。几十年来她把自己的精力和积蓄都奉献给了那些贫困的学生,却很少对人提起。她一共资助了多少个贫困的学生,没有人知道,只是很偶然的听她说过有几个都已经参加工作,有的还在上小学,沂蒙山区贫困儿童宏刚只是其中的一个。李纪南女士于一九九三年开始资助宏刚上学,当时小宏刚才上小学二年级。李纪南不但在经济上无偿地资助他,还经常用书信和他交流。为了减轻他的负担,每次去信都是把回信的邮票和信一块给小宏刚寄去。

李纪南女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六年五月终于走出了监狱。可是当地“六一零”、国保警察却一直对她严密监控,把她围困在家中十多天,她只好离开家。零九年五月李纪南从外地回家后,工作早已被开除,只有三百元的低保生活费,还经常被“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给冻结。当地警察更是公然地在她住房的南、北两面的对过楼上安装监控设备,窗口对着窗口拍摄,红灯一闪一闪的。尽管房子的北面是厨房和卫生间,警察仍窗口对窗口的近距离监控,每天如此,终年不断。警察还在她家住宅楼的旁边专门安装了一个摄像头,怕天黑以后看不清楚出入的人,又对准楼梯口的位置,安装了一个大大的探照灯。当地政府还安排和收买了社区、居委会人员、小区的门卫、附近的邻居等等都加入到监控中来。李纪南只要一出门,就有多名特务贴身跟随。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李纪南年过八旬的母亲千里迢迢赶到昆山探望女儿,不料一下火车就受到惊吓,一大群人追着李纪南赶到火车站,来的人也都是“六一零”、国保、街道、社区、居委会等等人员。无论是母女一道出门买菜,还是散步,都有特务步步不离地紧跟。四月二十四日,李纪南陪着老母亲去本市的古镇锦溪去散散心,结果一大群尾巴开着小车追到古镇的旅游景点。即使母女两个去浴室洗澡,警察也要派人跟踪到浴室。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只好眼含泪水,离开了昆山。

二、捐献半生积蓄的教师被非法判刑

吕春云原是吉林省辽源卫生学校教师,炼功前身患风湿病、心脏病、产后风等多种疾病,花了上万元没治好。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所有疾病奇迹般消失,身体素质和道德修养不断提升。一九九八年,辽源市建公路、铁路立交桥号召捐款时,她把自己半生积蓄六万元钱捐献给政府,用于建设立交桥,不留姓名。

当时辽源市特别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给予高度赞扬,并当场宣读了她写给徐增力市长的信,她在信中说:“我是李洪志老师的学生,通过学习他的《转法轮》,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是返本归真,是大法使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好人,是李洪志师父、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立交桥碑文上的“无名氏”和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日《辽源日报》的报道都是此事的见证。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

就是吕春云这样的好人,十多年来却数次被中共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零年,只因去北京上访替法轮功说句真话,她就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期间,吕春云被电棍电,被强行灌食,每天超时奴役劳动十七至二十个小时,被强迫参加洗脑班。在残酷的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下,她违心地放弃了修炼,结果回家后旧病复发。通过从新学习法轮功的法理,她知道大法是正确的,“真善忍”没有错,她第四次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回家后,她又被劫持进精神病院折磨,同时被辽源市卫生学校校长姜枫田、副校长王志国无理开除。

二零零一年,吕春云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辽源市东吉派出所所长江阳、恶警陈云鹏等闯入吕春云家中欲行绑架,扑空。恶警们为了完成上边下达的抓人指标并得到奖赏,竟然将她十九岁的女儿史双莲绑架至东吉派出所并施以酷刑。警察将史双莲的外衣扒掉,让她光着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往史双莲的身上浇凉水,然后用电棍电,用电棍打,逼迫她说出母亲的下落。女孩不能承受如此的酷刑,违心地对恶警说:“不炼了”,并配合恶警拍照片(把大法书和师父的经文摆在旁边以证明是法轮功学员),这样警察就可以得到上级发的奖金。史双莲在辽源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关押在六大队,每天被强迫奴役劳动,再强迫洗脑。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八日,吕春云在辽源市东辽县遭到绑架,被秘密关押并上大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四日,吕春云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二日晚,吕春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辽源市东吉公安分局局长韩冬等绑架,在分局被绑在铁椅子上一天。吕春云被劫持到辽源市看守所时,遭到所长洪美东及罗东梅管教几次野蛮灌食。在她身体极度衰弱,体重仅剩三十五公斤。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吕春云被枉判三年,因被迫害导致严重心脏病病症,被监狱拒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吕春云在辽源市集贸大楼讲真相,再次被绑架、抄家,抢走个人财物电脑一台,吕春云被非法关押在辽源市看守所。五月十四日下午,辽源市龙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吕春云,家人看到她的时候,她两边有人扶着。吕春云现被劫持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即长春黑嘴子监狱)。

三、救六条人命的潘本余被中共迫害致死

九七年夏天,邻人送给潘本余一本《转法轮》,他看后觉得这书教人修心向善太好了,便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改变了多年不好的思想观念,按真、善、忍的要求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九七年九月,在自家楼后的火车道口,火车突然鸣笛,一男孩一女孩骑自行车一时发懵同时相撞,都摔在铁路线上。这时潘本余立刻将他们及自行车扔出铁轨,其中一个孩子砸在一老人身上,而潘本余的衣服被火车挂破,摆脱险境后,心有余悸的潘本余脸都吓白了。

潘本余还在齐齐哈尔浏园(嫩江流域)曾先后救过四个溺水之人。其中一个是建华厂三十来岁姓张的职工,此人在江对岸岸边深水处呛水喊救命,潘本余跳下水,被溺水人死命抓住胳膊、挠掉一条肉,他还是尽全力将那人拖上岸。这个人得救后表示感谢并留下姓名,潘本余说:不用谢,能见死不救吗?


潘本余在泰来监狱被迫害得腹部水肿,不能进食;身体多处有烟头烫伤和疥疮的痕迹。

潘本余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屡次遭受中共当局迫害。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潘本余被劫持到加格达奇党校强制洗脑迫害两个月,随后被劳教一年。在齐市碾子山劳教所(铁路劳教所)几乎是天天挨打,警察用小白龙(塑料管)抽头二、三十下;寒冷的冬天他们用冰冷的自来水管子向他身体哧水,哧一、两个小时,使其浑身抽搐、不能动;被毒打的不能走路,不会查数,没饥饱,睡觉颠倒,不让睡就痴傻的坐着。头脑恢复后他写信申诉,信被没收,人被监视、不给笔、不给吃饱。从天亮到天黑挖地基,稍怠慢一点就非打即骂。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获释。

酷刑演示:用自来水管子向受害人哧水
酷刑演示:用自来水管子向受害人哧水

二零零零年七月,潘本余被绑架后再次遭受劳教迫害。在富裕劳教所,潘本余与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大监舍里,李齐、马勇拒绝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被恶警贾维军弄出去毒打、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王宝宪从窗口喊:“不许迫害大法徒!”潘本余从监舍出去制止,被犯人打翻在地,强行按住。一日贾维军指使犯人将潘本余弄到猪舍,对其毒打三、四次。一次把潘打昏,贾说其装的,竟邪恶至极的用开水往其身上浇,身上被烫起泡,还不给吃饱饭、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马勇、李齐、张晓春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写声明要求无罪释放,恶警贾维军指使犯人打法轮功学员,连六旬老人杨立成也不放过。潘本余见此情况便高喊:“法轮大法好!”全体学员都喊。潘被打得鼻孔流血,大牙被打掉一颗。

此后,张晓春、马勇、王宝宪被富裕公安非法拘捕,送到富裕看守所。王宝宪控告富裕劳教所的非法行径,被看守所狱警(原塔哈镇派出所所长)打耳光,还指使刑事犯打他,使其脏器衰竭,活活被打死。张晓春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犯人将其眼角打出一寸长的口子,被灌浓盐水,因浓度太大,致使血液凝固导致死亡。

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潘本余被非法拘捕,也被送到富裕看守所。恶警为掩盖王宝宪、张晓春被迫害致死真相又给潘本余判四年,转至北安监狱;北安监狱一心将潘本余弄死,杀人灭口,将其关小号迫害七十多天,被犯人打的头破血流、在小号内背铐穿地环儿、不给被褥使其尿血、吐血、手腕和双臂锁烂、骨缝长肉芽。测血压高六十,低压三十,整日昏迷状态,随时能死去……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获释。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警察到家砸门,潘本余被迫流离失所,靠给人送牛奶艰难维持生计。同年十二月八日,他在父母家被北局宅派出所两个警察绑架。潘本余被铁锋区法院枉判七年,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被劫持到泰来监狱。

长年的关押和折磨使潘本余无法身体复原,潘本余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心脏病、肝腹水,生活不能自理,在其几度生死奄奄一息时,狱警程强竟威胁:“你不写三书(诋毁法轮功、保证不炼功等)就不放人,保外就医不给你上报。”直到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狱方和齐市“六一零”等部门为推卸责任才通知家人将人接回家中。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时左右,齐齐哈尔北局宅派出所说带潘本余到泰来监狱做体检鉴定,家属不知如何是好,就把人让泰来监狱狱警给骗走了。过了五个月,才把人再次放回家,身体状况更差,大面积浮肿,肚子很大。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晚八时,潘生命垂危,家属把他送到齐齐哈尔市第三医院抢救,当天来了几个公安暗中调查潘本余的病情。住院期间潘本余的状况鉴定被改写。七月十六日晚,潘本余见到家人最后一面,于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停止呼吸。

四、武汉市十佳青年王莉遭残忍迫害

王莉从小就非常善良,同情弱者,碰到事情总是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只要是熟悉王莉的人,无不称赞她是一个好姑娘。谁都认为她太善良了,谁都愿意和她相处;只要跟她在一起,就能感受到她的真诚、善良、无私和宽容。

1994年,王莉在卫校读书,假期在外打工。在这期间,同工厂的天门市打工妹万世好,因拒绝一男子的求爱而遭遇泼硫酸毁容事件,家人因无力支付医药费而撒手不管,公司老板因不堪忍受医院的卡要拿,拿出2万元寒心离开。当时万世好已处于绝望,对生活完全失去信心。但王莉以巨大的善心和勇气收留悲惨遭遇的万世好,整日整夜陪伴在她的身边,不但开导她,鼓励她活下去。另外,万世好在医院的一切安排及医院各种关节全部由王莉一手负责。开始,医院的医务人员以为她们是两姐妹,当后来得知她们并不相识时,都非常惊讶,所有的医务人员都被王莉的善心感动了!她们自发的捐款,免除所有能免的费用,最后在花费很少的情况下将万世好治愈。

王莉的故事曾被《中国妇女报》、《中国青年报》、《武汉晚报》等各大报纸报导和转载。95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连续两天报导此事。王莉本人也被评为“武汉市十佳青年”。王莉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在世风日下、唯利是图的时代,居然还有如此善良的人生活在我们身边!

后来,王莉在《中国妇女报》当记者,曾帮助过许多受到不公的弱者讨回公道,她本人收入的很大一部份也都救济了贫困者。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却多次遭受到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公开迫害法轮功后,王莉作为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受益人,出于对政府的相信,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关于法轮功的真相,几次去北京上访,然而却多次被非法拘禁、监视居住。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2000年2月18日,王莉被武汉市公安局带走,关入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遭到了受狱警指使的犯人毒打。狱警为了达到不让她炼功的目的,对王莉施以“吊挂”的酷刑,将双手吊铐在窗户上,脚尖点地,连续三天;接着又施以“死人床”的酷刑,将衣服扒光,身体呈“大”字形,用镣铐铐在木板床上,木板上有圆洞,人只能躺着大小便,连续11天;接着又施以“活镣”的酷刑,手脚用铁链锁起,不能轻易动弹,连续8天。

对于这一切残酷迫害,王莉没有任何怨恨,以巨大的善心向周围的人讲清真相,很多人被感动的流泪,开始默默的帮助她。

2000年3月底,王莉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武汉何湾劳教所。在此期间,王莉曾多次绝食抗议,遭遇野蛮灌食及各种各样的酷刑,导致身体全身腐烂。王莉还遭受强迫洗脑,多天不让睡觉,被强迫干体力活。面对劳教所残酷的迫害,王莉坚修大法,并时时为别人着想,很多人逐渐明白了真相。2001年底,王莉走出劳教所。

2002年5月,王莉在路上被绑架,非法拘留一个月后释放。2003年9月,在电脑城被蹲坑的恶警绑架,非法拘留1个月,后被非法劳教1年。期间遭受残酷迫害。2003年11月,从洗脑班走脱之后流离失所。

2004年5月,王莉再次被中共国安秘密绑架。家人到处打听她的下落,直到6月初,王莉的妈妈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打听到王莉被关押在此。王莉妈妈先后送了两次东西,包括衣物和钱,并且签收单上有王莉的签名。但当王莉妈妈第三次送东西时,看守所宣称关押的人和她女儿同名同姓,不是她女儿。后来她妈妈再去时,看守所称没关押过此人。家人多处打听,才知道人被送到沙洋农场,后又关押到何湾劳教所,9月上旬,又被送到江汉区洗脑班继续洗脑迫害。

五、承受无名苦难,呼唤良知

古往今来,人类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可谓源远流长,始终不绝,超越了民族、地域和文化的界限,植根于人的心底。但到了当代,随着人类道德水平的不断下滑,这种向往和追求渐渐被淡忘,很多人把对金钱、权力、享乐的追求当作了生存的目的,不择手段的谋取私利。在中国大陆,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好人”如今越来越贬值,在当今的许多中国人心目中差不多已成了笨人、蠢人的同义词。

李洪志先生传出的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宛如浊世里的清音,唤醒了沉睡在人心底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把纯真的美好重新带给了人,让“好人”这个已经贬值的称呼重新又成为修炼者做人的标准。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修炼,帮人提升道德、祛病健身,无意人间政治与权力。由于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同时使人的道德和社会风气快速回升,所以受到人们的广泛欢迎。法轮功所传之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已经弘扬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

《大连日报》1997年3月17日发表了一题为《无名老者默默奉献》的通讯,报导了一位古稀老人为村民修路的事。这位老人名叫盛礼剑,他利用一年时间,默默为村民修了4条全长约为1100多米的公用道路。当人们问他是哪个单位的、拿了多少钱时,老人说:“我是学法轮功的,为大伙做点好事不要钱。”

《北京日报》1998年2月16日“读者来信’版,表扬了一位不留姓名的北京人,将8万元钱捐给了兰州化学公司化工研究院,用于大西北的科研建设。10万元捐给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廊坊分院。这位北京人说:他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对人生的意义、人的追求及心性修养等有了新的理解,才决定去做这些捐献。

《大连晚报》1998年2月21日报导了大连海军舰艇学员袁红存,2月14日下午从大连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一名掉进冰窟窿的儿童,学院为他荣记二等功。袁红存当时已经修炼法轮功两年。

一九九八年长江流域出现大水灾,社会上组织捐款。当时,武汉电视台每天二十四小时滚动式播放捐款名单,基本上是隔几个人就一个“大法学员”、“法轮功弟子”,捐款金额也往往是最高的。法轮功学员义捐,都是自发的,出于个人善心,不留名,不计回报。

2003年11月17日,加拿大魁北克省移民部举行颁奖大会,奖励在2002年舍己救人的24位优秀公民,法轮功学员陈儒庆是其中之一。魁北克移民部部长米西尔?库尔西妮在颁奖大会上激动地说:“就我所知,这是第一位亚裔公民在魁北克获得这样的荣誉,我为华人社区、华人朋友为社会做出的贡献感到高兴,我想对华人朋友们说声:谢谢。”当有记者问陈儒庆为什么要在冰天雪地里下河救人时,他回答说:“李洪志老师告诉我们:作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如果你见到杀人放火都不管,就不是我的弟子。那我们看到人都快要死了,你不去救她,作为一个修炼者肯定是不合格的。所以我当时看到小女孩在冰水里挣扎,什么也没想,就去救人了。”

在2011年5月世界庆祝法轮大法弘传十九周年之际,加拿大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连续第六年给法轮大法学会发出贺信,赞扬法轮大法长期以来与加拿大社会分享真、善、忍理念。总理在贺信中说:“在这长达一个月的庆祝活动中,人们将有机会回顾法轮大法的传世,并思考其核心理念真、善、忍的价值。”“我要称贺加拿大法轮大法协会与加拿大民众分享他们的功法和理念。你们弘扬这一理念的不懈努力,为我们国家的多元文化及社区活力做出了贡献。”

在任何正常的社会里,教人向善、修心行善,是受到人们尊敬的、是受政府鼓励的,然而在中共的统治下,法轮功教人向善,却被中共诬蔑为“政治企图”,成了“罪名”进行血腥迫害,让任何有正常的思维的人很难理解。在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美国首都华盛顿集会上,哈德逊研究院资深研究员迈克·霍洛维兹(Michael Horowitz)说:“为什么中共惧怕法轮功?因为独裁者只能通过传播恐怖和依靠金钱的利诱生存,而法轮功超越恐惧,展现勇气,只愿遵循‘真善忍’而不是追求金钱。你们(法轮功)即使什么都不做,独裁的当局也感觉受到威胁。只要你们树立了无所畏惧、保持良知的典范,独裁者就知道他们来日不多了。历史显示,独裁者看起来强大,但它们实际很脆弱。”

在中共统治下的道德堕落的潮流中,信奉“真善忍”已经是难能可贵,因为很多人真的不相信在这个时代还有人自觉自愿按照“真善忍”去做人。在法轮功被中共当作头号敌人之后,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诽谤和暴力镇压,法轮功学员还能够站出来说“不”,敢于揭露中共的邪恶,坚韧不拔地反对这场迫害。如果说十二年前,有人受了中共的蒙蔽,那么十二年后,是否冷静地想想这一切?善与恶的对比已如此鲜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