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8月25日发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

  • 山东招远市金岭镇刘翠云曝光恶人的迫害

  • 山东招远市齐山镇邹格庄段淑英自述被迫害经历

  • 河北省围场县610头目寇立新对王素芳的迫害

  • 山东招远市金岭镇刘翠云曝光恶人的迫害

    我叫刘翠云,女,五十六岁,是招远市金岭镇北冯家村人。

    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以来,十二年的时间里,我的家庭同全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一样,遭受了地方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等一些部门恶人的残酷迫害,下面揭露的一些真实实例,只是我家这几年受迫害的其中一部份。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全国各地的电视台、报纸等所有的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大法。在七月二十三日的晚上,我乡镇(当时是大户乡镇)政府和派出所约二、三十个人,其中有叫:康英春、王书江、薛洪尧、陈锋等政府干部,他们一行人闯入我家,逼迫我把大法书全部上交。因为“七二零”以前,我家是个炼功点,他们把我当成了所谓的重点人物,我不为他们邪恶的气势所动,我修大法没有错,大法书是我的命根子,我拒绝交书。他们恼羞成怒,几人一齐朝我丈夫拳打脚踢,(我丈夫也学大法)打够了,这些恶人们就动手把我家墙上挂的师父法像、桌子上的大法书、同修们在我家炼功坐的垫子都抢走了,然后拿到我村的村南头都烧毁了。

    七月二十五日中午,以王书江、王学朋、薛洪尧、康英春、藏凤友等乡政府干部,把大户乡的所有炼法轮功的学员全部都叫去乡派出所的大院内,让我们站在太阳下曝晒,那天天特别的热,有三十六、七度,有一个叫杨菊花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被晒的昏过去了,送去医院抢救。一直晒到太阳偏西了才叫我们回家。

    第二天,政府的恶人干部又把他们认为的重点人物,全乡约二十多人,都叫到了乡计生办,中午,全部推到院子里在烈日下暴晒。院子的地是由石子和沥青铺成的,烈日一晒,温度很高,恶人们先叫我们坐在地面上,等坐的温度低了,不那么烫人了,就叫我们站起来,等把地晒热后,再叫我们坐下,就这样反复多次,一直折腾到下午五、六点钟,太阳偏西了才叫我们回家。

    九九年的十月一日下午,政府恶人薛洪尧带领几个人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乡派出所,那天被绑架的还有同修杨克云、原发翠。我们三人被单独关押在三个房间。到了傍晚,恶人们要去吃饭,薛洪尧、王书江叫我们三人,每个人两脚各踩一个砖,两个腿弯处各夹一个啤酒瓶子叫我们蹲着,并派人看着不让我们动。

    大约蹲了有四个多小时,恶人们回来了,薛洪尧一进门就问原发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原发翠回答“炼”,恶人薛洪尧就朝原发翠打,打了几下子,又到我跟前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他就又动手打我,打后又去问杨克云炼不炼,杨克云也同样回答炼,他又去打杨克云,恶人打人打累了,过来指使我,叫我打杨克云,我告诉他:杨克云和我无冤无仇的,我打她干什么?我不打。他不死心,再次逼我打杨克云,再次被我拒绝,这时,他象发了疯似的说:你不打我教你打,说着就朝我的脸部、头部用手拼命的打,当时听到啪啪的声音很响,我被打的头发昏、眼前发黑、耳朵一点也听不到声音了,脸被打肿了,从嘴里不停地向外流血。他打够了我,又把杨克云叫过来打我,杨克云不打,他又把杨克云毒打了一顿,后累的抗不了了才住手走了。那一晚上,我们三人被从各自村里叫来的妇女主任看了一夜,不让我们睡觉,第二天才把我们放回家。

    九九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我丈夫进京上访,为大法讨个公道。他一到北京,就被北京的警察劫持到了昌平看守所,当时那里关押了很多各地去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报地址和姓名,恶警逼迫他们赤脚站在从厕所里流出来冻成冰的尿液上。有一个学员被恶警打得头破血流。

    二零零零年农历正月初三日晚上,大户乡政府知道了我丈夫去了北京上访的消息,由恶人薛洪尧、王书江领着几个人闯入我家,一进门就破口大骂,骂了一阵后,走时把我家的两台录音机和炼功带拿走了。后由王书江等人去北京拉我丈夫。

    到了北京,一见我丈夫的面,恶人王书江就破口大骂,拳打脚踢,我丈夫身上仅有的二百元钱也给搜去了。在回来的路上,恶人们都坐在轿车内,把我丈夫塞到汽车的后盖里,我们地区离北京有一千多里的路程,车要行驶十几个小时,车盖内缺氧很憋气,我丈夫差点被憋死。初五日傍晚,我丈夫被他们拉到了大户乡政府大院,车刚停,他们就从车后盖里把我丈夫拖了出来,一帮恶人一齐上,有拿胶木棒打的,有的拳打脚踢,当时乡政府内有七十多人围观看眼的。恶人们把我丈夫打了个半死,怕出人命才住手。到了晚上又把我丈夫拉到了乡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恶警们让我丈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双手被铐在他们睡觉的床腿上。第二天,我去派出所送饭,我看到了我丈夫被恶人们迫害的很严重,他手不会拿东西,两只手发抖不停,肋骨疼痛不敢喘气,我只得一点一点的喂了他几口饭。我走后听说,那天上午,政府恶人干部王书江、薛洪尧领着十几个人把我丈夫又拳打脚踢了一顿。到了晚上,派出所姓孙的所长把我丈夫用绳子捆了起来,拽着头发又拼命的打了一顿,我丈夫被打得很厉害,他们把他送进了医院,经检查,发现被打断了一根肋骨。检查后又把他拉回派出所非法关押。

    正月初十日晚上,恶人薛洪尧又带领几个人把我和同村的法轮功学员刘志叶绑架到了计生办,那里已关押了十三、四个人,那天晚上不叫我们睡觉,站在寒冷的屋外罚站,看我们冻的不行了再叫我们进屋,时间不长就又把我们推出门外冻我们,一直折腾到天亮。

    还有一天晚上,下了一场雪,政府恶人王书江、王学朋、薛洪尧、藏风友、康英春等,还有打手王京芳、孙启全、陈锋、刘强,那天晚上,政府那去了不少人。恶人们先叫我们赤脚站在外面的雪地上,他们在屋里,点着名单独叫进屋,恶人手拿胶木棒一个个没头没脑的使劲打。恶人王书江恶狠狠的说:上面有指示,打死你们白打死,死了把你们送到厕所的大粪坑里去。有个叫刘大公的男性老年学员(已去世),恶人们把他的棉衣扒下来,只让他穿一件内衣,恶人们往他的脖子里倒雪。

    有一天,恶人王书江把我叫到他们的办公室,向我要钱,说我丈夫上北京扰乱社会秩序,罚我家五千元。那时,我被关在计生办,我丈夫被关在派出所,家中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我说我没有钱交,王书江就指使陈锋、王京芳拿着胶木棒子朝着我身体后侧打,我被他们打倒在地,全身被打的发青,被胶木棒打的地方,用手一摸发硬,打的我浑身疼痛,那些日子连坐都坐不下。

    有一次赶大户集,政府恶人把我们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用绳子一个接一个的拴着(也有我丈夫)叫我们沿集游街示众,故意侮辱我们人格。一次赶小河流家集,也叫我们去游街示众。这次,我们被关押了五十多天,每人被勒索了五百元钱才放回家,我丈夫在派出所关押了五十多天,被勒索了五千元钱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的一年里,大户政府的恶人们几乎天天骚扰我们,一年中,我被恶人绑架七次,无法安心生活,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二零零七年,我村干部冯善友,为了得点额外的财,构陷我和刘志叶。那是农历的七月十九日晚上,金岭镇(大户乡已合并到金岭)邪恶的六一零头目刘淑梅带领招远市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警闯入我家,一看我不在家就开车去了同村刘志叶家,正好有个叫刘淑敏的法轮功学员在她家串门,被恶警碰上,一起绑架到了招远市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了很长时间。恶警们没有抓到我不甘心,在同年农历十一月初四日晚上六点多钟,又是刘淑梅这个邪恶的六一零头目,带领金岭派出所、招远市六一零、招远市国保大队的恶警十几个人,其中我知道的有恶警李建光和孙启全,他们翻墙非法闯入我家,他们先把我拖上车后,把我的家整个翻了个底朝天,他们的行为与土匪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抢走了我家的影碟机、收音机、所有的大法书、还有安在平房顶上的大锅,随后连我丈夫也一起绑架到了洗脑班黑窝。在那里,恶人们天天逼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相,逼迫我们写所谓的背离大法的几书,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才放回了家。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金岭六一零头目刘淑梅又指使几个人,又去我家以回访的名义骚扰我们,还欺骗我去政府谈谈话,被我坚决拒绝,我丈夫因被他们迫害的太重,他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这次恶人走后,我丈夫吓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处于恍惚状态。


    山东招远市齐山镇邹格庄段淑英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叫段淑英,是招远市齐山镇邹格庄人,今年76了。我在九七年一个难得的机缘喜得法轮大法,在得法前,我一身是病,几乎不能自理,在大法的修炼中,不知不觉病状全都没有了,并且家庭和睦,所有的人都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我的家里人也相继学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倚仗中共邪党无孔不入的控制势力发动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为了澄清事实真相,还师父与大法的清白,我要去北京。就在第一次去北京的路上,走到莱州朱桥时,被中共邪党人员截住,关了起来,后被当地的大吴家派出所带回,途中被恶警王富文抢去现金90元,回来把我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不给饭吃,中午强迫我在太阳底下拔草。

    一次,派出所的恶警杨立志、小吴、孙桂春、闫福等人闯入了我家里,把我的师父讲法带和大法书全部抢走,并把我抓去,勒索了我1000元。

    再一次,摘苹果时节,我在果园摘苹果,恶警杨立志、王富文、陈忠成又来了,花言巧语的让我出来说几句话就行了,我信以为真,出来后,他们疯狂的将我拖上了车。把我扣留了10多天,早晨不让我吃饭,最后敲诈我500元后,放回了家。

    第三次,我正在家里吃饭,邪恶“六一零”和恶警闫福、孙桂春等人又一次把我拖走,在路上,他们让我骂师父、骂大法我不配合。到了派出所后,恶警揪住我的头发,连打带踢,打的我头昏眼花、痛不欲生。后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深夜闯出了魔窟,夜里伸手不见五指,我窜山沟、跃山路,双手扎满了荆棘的刺。直到熄灯了才敢回到村里,进村后,借宿在了嫂子家,后来,被村书记发现了,又把我拖到了派出所,期间,恶警到处乱窜,疯了一般的将我的亲戚、朋友、兄弟们都骚扰的不得安宁。一年之间,被绑架了六、七次。

    二零零零年,我和同修再次去北京,被北京公安分局强行抓去,手铐铐了我3天,被当地派出所拉回,关了20多天,他们强行让我们给他们天天干活,刨地、打扫卫生。最后给勒索了3000元放回家。

    有一次,我和丈夫为了去北京,因没有钱,我们就协商把自家的牛给卖了当路费,最后在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之后,被恶警抢走,把我们绑架,拳打脚踢的把我们拉到了北京分局,把我们铐在暖气管上。六天后,被大吴家派出所拉回,关押了我们一个多月,每顿不让我们吃饱,就连带着泥沙、脏兮兮的窝窝头也只给一小块。把我们男女都关在一个大车库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恶警对我手打脚踢,用小铁锹铲我耳朵,把我折磨的浑身是伤、鼻青脸肿。我丈夫被迫交了5000元回了家,而我被恶警送进了看守所,在那里我绝食25天。他们把和我一起绝食的同修铐在了大铁门上挨冻了一上午,并且在我们绝食期间,给我们野蛮灌食了七次,我被迫害的咽喉出血,吃不下饭,路也不能走了。之后,被强迫勒索了5000元回了家。

    二零零四年,我和同修在家里学法,被恶人构陷,派出所的恶警闯入我家,将我们抓走,被关进了岭南金矿洗脑班黑窝。对我们进行洗脑迫害,刘翠花还强迫我按手印。

    二零零九年,我和同修出去贴大法真相标语,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天送到了岭南金矿洗脑班。路上我给恶警们讲真相,他们骂我让我死。到了黑窝后,我就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谁转化我我就给谁讲,最后他们拿我无奈,三天回了家。


    河北省围场县610头目寇立新对王素芳的迫害

    河北省围场县610头目寇立新跟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其对王素芳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多,天下着小雨。多数人还没有吃早饭,寇立新就伙同十多个不法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王素芳家中进行非法抄家、绑架。

    由郑宝瑞(围场二中副书记)先到王素芳的房东打探,然后将王素芳骗出,打手机说:寇主任,来吧王素芳在家呢。于是寇立新、张文会(国保警察)、曲九连(二中副主任)等十多人蜂拥而至。不法人员却说:“穿鞋,承德有个法制学校,那里环境挺好的,去学习几天。”说着这伙人就把王素芳强行推出屋,并拿走了王的钥匙。

    王坚决不走,说:你们凭什么抓人。寇立新说:你去过北京。在雨中一帮土匪对一个四、五十岁的女教师扭、拖、摔接近一个小时,致使王老师身体多处受伤,肘部摔出血,头部摔起了包,脚部扭伤,身上二十多处皮下淤血。王老师被摔成了泥人,其中参与的有恶警高明明、张东伟(王的学生)和一个不知名的胖警察。同时又非法抄家。最后寇立新又打电话叫来几个人,把王老师用王的床单捆上,和土匪的打家劫舍无异,由于王素芳大喊:警察抓好人了。很多世人围观。众目睽睽之下把王老师抬上了车送到承德法制学校(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洗脑班)进行迫害。拉到后不由分说便强行抓着按手印,两天后,王素芳在那又遭受了鼻饲灌食(灌食浓盐水加奶粉)迫害,腹痛、腹泻不止生命垂危,第三天被姐姐接回家。

    在此之前寇立新多次到王老师的单位骚扰,欺骗不明真相的人对王老师非法监控,干扰了她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寇立新自从任职以来一直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光对王素芳的迫害就参与了六次,两次劳教,两次绑架到承德洗脑,两次县看守所关押。王素芳的哥哥、姐姐看自己的妹妹可怜,孤身一人,屡遭迫害。就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把猪肉、羊肉、好酒、现金三千元给寇立新送家里去,想用这种办法使妹妹少受迫害,这些善良的人没想到根本没起作用。

    就因为原来去过北京就可以随便抓人吗?北京不是人去的地方吗?不是知法犯法吗?

    寇立新手机号:13653347799 宅电 :0314-7515725
    围场二中副书记郑宝瑞手机:13722360005宅电:0314-7529178 办公室:0314-7566560
    围场二中副主任曲九连手机:13833422645 办公室:0314-7566715
    围场二中副校长李树彬手机:13582425886办公室:0314-7566561 宅电:0314-7513691
    韩志刚手机:13833426115办公室:0314-7566533 宅电:0314-756580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