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四)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接上文《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三)》

在这场灭绝迫害中,红色中共彻底践踏了人伦,蹂躏了人的最基本尊严。在律师高智晟的《致胡锦涛、温家宝的第三封公开信》中指出:几乎所有受害者,无论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就是被扒光所有衣服,其女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生殖器都遭到了最为野蛮和下流的攻击。一位死里逃生的法轮功女学员说:“那里面的邪恶外界是无法想象的。”

(四)性虐待、强奸、轮奸

妇女权益受保障原本是一个社会或国家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而维护女性的人身尊严是最起码的道德底线。近十年来中共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除了用酷刑对待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女学员,还毫无忌惮的唆使和纵容强奸、轮奸、性虐待等犯罪,强迫怀孕妇女流产,女学员受到的伤害骇人听闻。这充份揭示出中共的邪恶和无耻。

一、魏星艳:二十八岁,重庆大学硕士研究生。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一日,联合国监察专员和联合国停止对妇女的暴力监察专员联合向中国政府发出呼吁。报告指出,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一日,重庆大学二十八岁女硕士研究生魏星艳及西南政法大学、重庆大学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大多是学校的教职员工和学生,因为在校园内放气球挂条幅庆祝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而被逮捕。据悉,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几名警察把魏星艳抓捕到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的一个房间,叫来了两个女犯人强行扒光了她的衣服。一个身着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艳按在地上,当着两个女犯人的面强奸了她。

魏星艳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强制灌食并插伤了她的气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讲话。五月二十二日,奄奄一息的魏星艳被送进重庆西南医院抢救。“六一零”警察为了掩盖罪责,把魏星艳在重庆大学的所有档案和专业封锁,并正式通知重庆大学统一口径:“对外一律不承认有魏星艳这个学生,不承认有高压直流输电及仿真技术专业”。强暴恶行在国际社会曝光后,沙区公安分局不但不查处犯罪警察,反而抓捕报案人,绑架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所有知情警察全部被调离岗位,魏星艳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二、常学霞:三十八岁,大学专科毕业,助理工程师职称,工作单位:大连亚安大药房。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常学霞因不放弃信仰,在大连教养院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在寒冷的冬天,被呈“大”字形绑在死人床上,脱掉鞋袜、棉衣、裤,只穿着单衣、单裤,打开窗户冻;在女队大队长万雅琳的亲自指挥下,几个犯人一齐蜂拥而上,将常学霞不分头脸拳打脚踢,并吊起来用木板抽打,使其多次昏死过去,左臂被打得失去知觉,肌肉萎缩,半年多后才能正常活动,腹部以下全是黑紫瘀血,一年以后还没完全恢复。

更没有人性的是,他们还将常学霞衣服脱光,掐乳头、揪阴毛并将牙刷、鞋刷(用来刷厕所、水槽子)插入其阴部转动,并在前面放一盆水看出血没有;更有甚者把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当乐趣。

常学霞这次被绑架是因为她被迫害的事实被全国“十佳律师”之一、经常为平民弱者打官司的正义律师高智晟上书给国家领导人,反映这七年来法轮功修炼者被残酷迫害的事实。因为这件事,大连国保大队便指使香炉礁派出所绑架了常学霞,并送到洗脑班迫害。

三、潘冬梅:二十岁,广东省电白人。

二零零一年到北京为法轮功说真话,二零零一年四月三日被抓到朝阳区看守所。四月五日至八日,在六一二房被恶警强行绑在木板架上,鼻饲,灌食。管教让脱掉潘的袜子,一只塞进阴道,一只塞进肛门,还指使刑事犯给潘嘴粘胶条,残害得潘不省人事。八日至十日,预审利用晚间和白天休息时间多次提审,采用疲劳战术,不让睡觉、休息。

四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三十分至下午两点三十分,032004警号预审员提审时,强行拉下一男性法轮功学员的裤子,拉到潘冬梅面前,强迫她看,她不从。预审员又强迫她脱下衣服,遭拒绝后竟残忍地利用火机烧潘冬梅与那位男性法轮功学员的脸,将两人的脸烧的乌黑,都起燎泡。

四、王云洁:四十岁,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王云洁被绑架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遭大队长王晓峰、石宇、任红赞等恶警的酷刑虐待,被关到水房、三角仓库、地下室共将近四个月。王云洁被捆绑在固定物上、被罚蹲着、蹶着、罚站军姿、被郭铁英等恶警用两根高压电棒同时电击乳房数小时,致使整个乳房完全溃烂。第二天他们还强行把王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其腿、头紧紧绑在一起成球状,再用手铐将双手反铐从身后吊起来,长达七个小时。从那以后,王云洁就再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了。

马三家恶警以为她就能活两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匆匆要家人来接。回家后,因身体在马三家教养院严重受损,电棍电击导致乳房溃烂,越来越严重。二零零六年七月含冤去世。

五、刘季芝:五十一岁,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西疃村法轮功学员;
韩玉芝:四十二岁,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西疃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二十多岁的何雪健,在派出所非法审讯过程中,公然强奸了从家中被绑架的刘季芝和韩玉芝。而此时,联合国酷刑专员一行正在中国调查。

……警察们用胶皮警棍和电棍毒打刘季芝,逼问她村里还有谁炼法轮功。警察何雪健无耻地在她胸部乱掐乱摸,还淫笑着说:“这就叫耍流氓吗?”……后来何雪健当着其他警察的面,将她按倒在床上,撩开她的衣服用电棍电击她的乳房。看着电出的火花,何雪健连说:“真好玩!真好玩!”何雪健不顾刘的拼命反抗扒去她的衣服,坐到她的肚子上,同时还将手指插入刘季芝的下体乱拽。随后他又换了一个方向扒刘季芝的裤子。刘季芝挣扎着说:“你是警察,不要犯罪,不要干这种伤天害理事呀!你是年轻小伙子,放过我老太婆。”何雪健置若罔闻,只顾疯狂地把生殖器掏出来对刘季芝进行强暴。整个过程中,同屋的警察对眼前发生的暴行无动于衷,一直斜眼旁观。之后,兽性未尽的何雪健又强暴了四十二岁的韩玉芝。

六、秦洪芹: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山东省沂南县蒲汪镇(原大王庄乡)陡沟村人。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秦洪芹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刚到车站被截回,十二月二十九日晚被原大王庄乡党委抓到乡里关押。二零零零年元月四日晚在乡综合治理办公室,王现永对秦洪芹说:你脱下袄来翻经文,秦把袄脱下来了。王现永让继续脱,并说从杜永兰的裤头里翻出了什么什么。秦就不脱,王现永说,你脱了衣服就不打你了。秦说:你们找女的来翻我身可以。

王现永说:“别弄那些事,不知见了多少了,不差你这一个。”秦说:“你叫我脱衣服,国法没有这一条。”

他们将秦洪芹两手铐在背后,强行让她坐在地上把腿伸直。几个恶徒开始轮流用大皮鞋猛踢她的臀部、大腿。恶徒李永宝站在她的大腿根上,用皮鞋向下踹。秦洪芹因背后戴着手铐只能斜躺在地上打滚。王现永边打边说:今晚上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把她打得不能动了,恶徒们才把手铐摘了,把她架起来站着。王现永背后紧紧地揽着秦洪芹,双手抓住她的两个乳房攥了一阵子。后来王现永又将她的上身衣服强行扒光,一个人一边架着她一只胳膊,王现永开始用手扇耳光式的来回扇她的乳房。

王现永摆弄了一阵子,将秦洪芹架到沙发上坐下,一个人拽住她一只胳膊,王现永又开始用烟头烧她的乳头……。接着王现永将秦洪芹的裤子、裤头一块扒光。全身扒光后两个人拽着两只胳膊,把两条大腿向外搬,王现永手持电棍向她阴道里插。惨叫声惊醒了西室姓刘的司机,他们叫秦洪芹赶快穿衣服,刚穿上裤子司机就进屋了,这时秦洪芹上身还光着。

王现永毫不隐讳的说:上边叫我这样干的。他还告诉秦洪芹:乡里已经开会宣布了,无论用什么手法,就想把你们折磨得受不了自杀。

七、鞠红莲、何景范:吉林省扶余县人

遭受吉林省扶余县公安局副局长杜继增的性侵害。

二零零一年鞠红莲被抓进洗脑班。八月二十七日一女警察在晚八点多钟把鞠红莲领到教育局招待所三零六号房间。房间内有两名女警察陪着公安局副局长杜继增。杜继增喝得醉醺醺的,一双色狼的眼睛盯着鞠红莲看,并让她在他身边坐下,拽着她的手问:“你为什么炼法轮功?”鞠红莲说:“我要做一个好人。”杜继增狠狠的拽着她的手说:“你这么小,炼那个有什么用,不要炼了……。”而且又说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并把手伸向小鞠的脖子,掐着她的脖子,小鞠几乎要摔到地上,只好拼命挣脱他的手,跑出门外,回到宿舍。

不一会儿,杜继增也跟到宿舍,进屋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学员就问:“你是女的?还是男的?……等等。”当他看到鞠红莲时,又一下子拽住鞠红莲的手,狠狠地拽着,而且开始向她身上摸摸索索的,鞠红莲躲闪,正在这时杜继增一下子又扑向了何景范,拉着何景范的手,何被握得疼痛难忍。由于突遭惊吓,何景范四肢冰冷,脸色由紫到白,一会儿就休克了。旁边她们村儿的人喊了半天才使她醒过来,但由于心动过速,四肢仍冰冷,精神不振。周围的学员看到同修被公安局长折磨成这样都哭了,要求公安局放人,给何景范治病。可公安局不让走,一直到洗脑班结束。

八、朱霞:三十二岁,辽宁省人。

二零零四年底,朱霞由于在洗脑班受到连续的强奸,变得精神失常。

二零零五年底,一位刚从辽宁女监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揭露,有八位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推进男牢任死刑犯强奸。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