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汝州市韩杏梅受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韩杏梅是河南省汝州市骑岭乡卫生院职工,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脾气不好,在工作单位与领导、职工关系紧张,又争又斗,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修炼法轮功之前,食道炎非常严重,经常吐长白粘条子,吃了很多药也未见好转,为此她非常痛苦。再加上韩杏梅一个人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小孩,家里又没钱,真是痛不欲生。修炼后,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大法威德的感召下,韩杏梅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全身的病不治而愈,从修炼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最值得一提的是,得法后离婚的丈夫又主动回来与她复婚。从单位同事到领导,常说韩杏梅学法轮功后,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发生以后,十二年来,韩杏梅被多次绑架、非法劳教、强制洗脑、罚款,在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曾遭受酷刑折磨。本文是根据韩杏梅自述情况整理。韩杏梅希望把自己十二年来遭受的迫害公之于众,以此唤醒人们的良知,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二零零零年四月,她去北京上访,只想说句真心话,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本地恶警非法关进拘留所迫害两个多月,又被罚款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六月,她去平顶山办事,被平顶山焦店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派出所逼供一夜,恶警用铁文件夹打她的头,拳打脚踢。第二天把她送进平顶山看守所迫害两个月,后来又给送进本地看守所。在那里,一个号关了三十二个人,她是最后一个。那里每个人站的地方都不大,睡觉只能侧身,翻身都困难,天热的不透气。五点就关门,还得放一个尿桶,她是挨着尿桶睡的,尿总是溅到脸上。就这样迫害她将近五个月。

二零零二年二月中旬,恶警把她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准备劳教她二年半。在检查身体时,遭到劳教所拒收。就这样还不让回家,又把她关在拘留所一个多星期,最后在她昏迷过去的情况下,本地政法委、国保科才通知家属赶快送医院抢救。回家后第三天,“六一零”、国保科、卫生局、卫生院多人,又闯到她家里,并唤来了她婆婆和小孩姑姑,当时丈夫也在家,他们一块逼她转化,放弃法轮功。“六一零”主任薛顺次说:“只要你说不炼二字,就可以解除劳教决定,恢复你的工作,你姑娘毕业后可以去卫生界上班,你儿子毕业送去参军。”当时,她丈夫和婆婆、小姑子都被这些谎话骗住了。韩杏梅说:“想让我放弃,不修炼,那永远是不可能的。”就这样,她丈夫离开了家。

单位不叫上班,没有了经济来源。一家人要吃饭,两个孩子要上学,全靠其他法轮功学员和亲戚接济一点。当时真是一贫如洗。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恶人仍然不断骚扰、抄家。二零零二年二月,恶人三次要送她去劳教,都因为身体不能自理没有送成。三月十号,“六一零”、公安局政保科通知单位,要局长、院长早上六点都到她家,让她去卫生局等车,要送她去劳教。当时她姑娘、儿子哭成一团。她姐说:“人都成这样了,你们还不放过,我妹到底犯了啥罪?”街上邻居都出来了。这时,韩杏梅又昏迷过去了。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恶人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下午,公安局政保科孙树林、王亚伟、王延岭几个又来到她家,把她绑架到公安局一间小屋里,还是说要送劳教。无可奈何之下,她流离失所了一段时间。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半夜,韩杏梅儿子一个人在屋顶睡觉,“六一零”、政保科的人不知用什么卑鄙方法进了屋,拿着手电筒上了屋顶,把她儿子叫醒,逼问她的下落。她儿子惊醒后尖叫着哭,惊的左邻右舍都过来看,还以为贼来了。特务恶警们拿出他们的工作证,在邻居们的责骂声中离去。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六一零”特务和政保科恶警几个人把她从家里抬到大路警车上,她起来就往家跑。五个警察又把她抬着象扔东西一样扔到警车上,强行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强迫他们看“焦点谎谈”,给他们灌输其它宗教的东西。每个法轮功学员住一个屋,有单位两个人包夹,互相不让见面,不让随便进出,限制人身自由。一个月逼着单位交三千五百元生活费。单位效益不好,这不是明摆着煽动同事和领导的仇恨吗?

二零零七年,在郑州市,韩杏梅去一法轮功朋友家办事。刚到几分钟,恶警就去抄家,象土匪扫荡一样,把二台电脑、打印机和家里的现金、存折全部抄走了,把她和那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郑州市二七区五里堡派出所。在派出所地下室里疯狂的刑讯逼供。第一次是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做笔录,四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对韩杏梅拳打脚踢、拽头发、辱骂,大概有半小时。第二次,把她绑在铁椅子上,拿一长一短两根电棍,电她的腋窝、小肚子,两个小伙子打脸。当时韩杏梅觉的脸麻木,大概有20 多分钟。第三次是抻床,把她绑上约十多分钟。第四次,把她拖到一个没有一丝光的黑屋子里,把她的两只手背铐在身后的椅子上,用细绳把腿脚绑在椅子腿上,用四根二长二短的电棍电。连拉带拽的,外衣都没有啦。一个人坐着记录,四个小伙子电她。不是原来的几个人,听他们的对话,是从二七分局调去的临时工。他们专门朝她的敏感部位电:胸部、大腿根部、小肚子等。四根电棍一齐电,她从椅子上倒在地上,带着椅子来回翻转,有时蹦得很高。嘴上被脏抹布塞着。也不知电了多长时间,因为她昏死过去了。当她醒来时,浑身上下都是血、泪、汗、水,象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地上到处都是水。将近夜里一点半,两个恶警架着她,把她弄到一辆车上,送到二七拘留所。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

在二七拘留所,她在水泥地上躺了将近八天,身上的伤痛苦难忍。第九天,她刚从地上爬起来,五里堡派出所的恶警就来了。他们先是假惺惺的带着她验伤,接着就做所谓的“转化”。第十四天,三个恶警拿个照片印在书上,上边是五本小册子,逼她承认是她拿来的。一个恶警把她的手搬到后边,一个拽着她的胳膊,另一个拿着她的手,把她的手指扎流血,强行摁指印。第十五天下午六点多,把她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开始,因为检查身体,浑身伤还未好,高血压、心脏病,拒收;恶警把她拉到郑州市第四人民医院,不叫她下车,恶警自己去搞了一套假手续(体检证明)。其中一恶警又去找了劳教所的同学,不让检查身体,硬把她收下。一直折腾到夜里将近十点。

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恶警指使吸毒犯迫害韩杏梅,辱骂欺侮,有时打,坐小板凳一坐一天,面朝墙不叫动,动就打。恶警逼着转化。一年里,因迫害她昏死两次,两次送往郑州市黄河医院抢救。

以上,只是十二年来韩杏梅所受迫害的一部份,而她不过是几千万法轮功学员普普通通的一个,可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达到了何等疯狂的地步。

十二年来,中共江泽民集团以倾国之力、集古今中外邪恶手段酷刑折磨之大全,疯狂迫害法轮功,迫害致死至少三千四百多人,非法关押人数难以计算,更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地球上前所未见的罪恶。可是善恶有报,邪不压正,这是万古不易的天理。时至今日,法轮功没有在迫害中倒下,反而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受到各国各民族的欢迎、支持和褒奖,无数人从中受益,恩泽无量众生。而中共腐败透顶,民心丧尽,摇摇欲坠,飞速走向自己的末日。目前,国人正在普遍觉醒,上亿人退出邪党各级组织,彻底抛弃中共,希望您认清大势,明白真相,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赶快退出中共党、团、队,给自己选择光明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