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教师蔺福华遭六年冤狱 现无家可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蔺福华是天津市西青区法轮功学员,原是一名中学教师。二零零二年五月,蔺福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六年五月回到家后,因家人害怕中共株连迫害,与蔺福华断绝了关系。二零零九年,蔺福华再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和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至今,蔺福华仍无家可归,颠沛流离。

一、四年冤狱迫害 家庭被拆散

蔺福华原本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可爱的儿子和体贴的丈夫。蔺福华孝顺老人,与妯娌和睦相处,善待亲人、朋友,无论在任何环境,都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默默为社会、为家庭尽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可二零零二年的五月,西青区警察突然破门而入,将她绑架,在天津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了四年。二零零六年五月,蔺福华回来后,由于坚持信仰,丈夫与家人害怕中共迫害,与蔺福华断绝了关系。蔺福华失去了家庭、工作,为了生存,来到北京,以打工为生。

二、因讲真相 被关押到海淀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中午,在北京中关村鼎好电子商厦,同去的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中关村派出所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强行扣押蔺福华与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过程中,蔺福华等向广大的父老乡亲讲述做好人没罪,警察无辜抓捕好人是在犯法,恶警们赶忙将蔺福华等从偏门带出,在没人的狭窄走廊里,恶警不但亲自动手打人,还指使商厦的保安人员殴打法轮功学员。

在中关村派出所,蔺福华们拒绝回答一切问话,晚上蔺福华们拒绝体检,恶警们草草问蔺福华等有没有病,做了一下简单记录,在不符合程序的情况下,匆匆将蔺福华等三人送进海淀看守所。

在海淀看守所,蔺福华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捍卫信仰自由的权利。拒绝回答所谓“预审”的一切问话。由于当时没说出自己的姓名,蔺福华所在的看管号在恶警的指使下,让一名吸毒犯冒充法轮功学员假装与蔺福华靠近,试图找一些线索。后被蔺福华识破,她们又在恶警的暗示下,在蔺福华绝食第三天强行野蛮灌食。这些恶人平时在号里,欺负他人,为配合管教所谓的挖掘新线索,不择手段。他们是:蓝洋、王翠、祖辉等。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三、被非法劳教两年 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

后蔺福华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大概五、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北京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

到那里,蔺福华拒绝体检,并说法轮功没有错,要求释放,恶警强行制止不让说话,蔺福华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们害怕更多人听到,把蔺福华拖进厕所,推倒在地,最后将精疲力尽的蔺福华拖去体检,只是草草问问说体检合格,便把蔺福华收下了。

北京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前身”是原臭名昭著的北京调遣处。二零零九年六月,调遣处解体后,便在劳教所内部成立了类似调遣处职能的这么一个机构。对新进入劳教所的所有人员进行严管。尤其对法轮功学员,所有不写“保证书”的人都受到非常严格的管制迫害,如果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不说她们让说的所谓“报告词”,就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漱、不准睡觉、甚至不让吃饭。蔺福华强烈抗议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恶警们可能也觉得有些理亏,不敢正面与蔺福华理论,但还是对蔺福华进行“严管”。只是允许蔺福华吃饭,把她关在晾衣房,每天罚坐高凳。当时天气很冷,蔺福华每天都冻得发抖,看管蔺福华的人冻的不行,她们就轮流换人。在这期间,蔺福华不断受到恶警们的嘲讽、讥笑,有时甚至是骂人。最典型的就是当时北京四大队的大队长,姓杜。

蔺福华几乎被冻病,十几天后,蔺福华从晾衣房转移到二班,但进班后,仍要罚坐高凳,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长达十七个小时。当时在二班的班长是一个四次在女所被关押过的吸毒犯,从她那得知,四大队比以前的调遣处管理还要严酷,对待法轮功和所有的关押人员,都严重侵犯人权。

在那里,吃饭要有条件,上厕所、洗漱等这些作为人的基本生理反应也要有条件,要按照队长们叫你说的模式的话,可能要说上好几遍,才可能从事这些作为人的最基本的生理活动。如果队长认为不合格,你可能要一直说下去,很多法轮功人员,因为没写所谓的“保证书”,在这个非人待遇的环境中受到的管制要更严格。

在那里,恶警要让法轮功学员生不如死,北京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完全代替了原调遣处,继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当时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到非常严酷的迫害,因为消息封锁,不准任何人与蔺福华等说话,所以很多迫害真相被掩盖。在蔺福华所在的对面的屋里是一个已经绝食三个多月的法轮功学员,每天由八个人轮流看守,被灌食,详细情况不知。

四、被秘密关押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蔺福华同其他五名法轮功学员还有其他一些性质的劳教犯被秘密转移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后来二大队成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从北京转移去的法轮功学员比较多。

到了那里,因不放弃信仰,蔺福华依然受到封闭式迫害。蔺福华一直抵制这些邪悟人员的邪说,不惧任何威胁与恐吓,坚决不配合写“三书”,直到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期满释放,在那儿还关押着二零一一年刚从北京转移去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她们无辜的在蒙受着中共制造的不白之冤。

由于中共的持续迫害,蔺福华依然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蔺福华正在读中学的儿子,需要母亲的关心与帮助,可如今与蔺福华却天各一方,骨肉分离。还有很多象蔺福华一样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中共的迫害,无家可归,因为条件限制,一直没有揭露出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