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五年残酷折磨 高慧杰控告辽宁女子监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法轮功学员高慧杰,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五年的残酷折磨,包括被暴打、冷水浇身、剥夺睡眠;被侮辱谩骂等;她的家人在此期间也受到严重伤害。为此高慧杰出狱后,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下旬,通过法律途径,控告辽宁省女子监狱对她及她家人的身心迫害,要求国家赔偿。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辽宁省女子监狱回复决定书称不予赔偿,理由极为荒唐:因被告人否认(罪行)。目前,高慧杰已向沈阳中级法院提控告。

高慧杰,女,四十六岁;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八月被从北京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二监区。以下是高慧杰在辽宁女监遭受迫害的事实。

二监区大队长李晶将高慧杰关在一个活动室里,用报纸挡上门玻璃,不让外界看见,派犯人李素华、张琳对高慧杰进行人格和身体摧残。每天早上,当所有犯人出工后,两犯人把高慧杰带到水房,将她扒的一丝不挂,推倒在地上,用水管子往高慧杰身上浇水,有时二恶犯还用针先往高慧杰胳膊上扎一轮,而后再浇水,每天半小时左右。

在十月、十一月的寒冷天气里,恶徒只许高慧杰穿一身单的劳改服,不许穿内衣、内裤,白天逼她在石砖地上坐着看洗脑片,晚上不准睡觉;

恶徒经常不让高慧杰上厕所,经常逼她在寒冷的天气光着脚站着,并每天凌晨四点左右把窗打开,逼只穿着单衣的高慧杰站在窗口吹风;有时逼她连续站了七、八天。一次晚间,高慧杰要上厕所,犯人不让,将她拽回来捆在一个很粗的管子上殴打,然后把她的嘴封上捆了一宿。

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犯人李素华因为要监控高慧杰不能休息,把气发泄到高慧杰身上,对她拼命殴打,往她的胃上、肚子上踩、踢。李素华还曾打掉高慧杰的一颗牙,并抢走扔掉。

酷刑演示:毒打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毒打法轮功学员

恶警队长李晶后又派一死缓犯人李文兰折磨高慧杰,要李文兰用扫帚抽高慧杰的脸,造成她右耳血肿。

一次,犯人张琳用很脏的拖布往高慧杰嘴里塞。另一次,恶警队长李晶问张琳关于高慧杰的最近情况,她不清楚,回来后对高慧杰一顿暴打,当时高慧杰只穿一件单衣裤,骨瘦如柴。张琳穿的是硬底的棉鞋(是狱里禁止穿的鞋)往高慧杰下身连续踢,造成高慧杰阴部、腹部严重血肿,有生命危险,被送到监狱医院,大夫不知怎样处理,院长叫马上到外面739医院。739医院大夫要给高慧杰做手术,当时高慧杰要求见家属,李晶不许,于是739医生没做任何检查,就给高慧杰做手术,结果割错了地方,医生问李晶再重新割行不行,李晶立刻同意。结果造成高慧杰阴唇部位两道伤疤。在住院期间,李晶没有通知高慧杰的家属,且家属要求接见,也被拒绝。

辽宁省女监迫害高慧杰,也给高慧杰亲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和伤害。尽管家亲属多次要求见高慧杰,均被女监恶警拒绝。二监区狱警一直阻止高慧杰和母亲见面。一次高慧杰的母亲到女监要求见女儿,一女警把老人领到一个空屋子,进行审讯式的问话,该屋子里面只有几只大箱子,屋门外站一男警。当老人问及高慧杰遭暴打情况时,二女警不但否认,还谎称挺好的。其实那时候高慧杰已经被犯人暴打受伤。

老人没能见到女儿,还受到审讯似的问话,给老人精神、身心造成很大伤害。老人常常因思念女儿,彻夜难眠,老人虽多次奔波于家与监狱之间,但每次都被拒绝;无奈先后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十一月三日去女监纪委投诉,均无下文。长期的奔波劳累、忧郁给老人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由于过度的思念女儿,高慧杰的母亲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后来已无法亲自到女监,致使最后离世也没能见上女儿一面。

残忍迫害造成高慧杰身体伤害的情况:现在右耳软骨受伤支出;阴部两道疤痕,阴天下雨时常痛;一颗大牙被打掉;因在二监区遭长期不让睡觉,被暴打、挨冻等多种折磨,在狱中相继脱落十三颗牙;在二监区被逼迫长时间坐、站在水泥地上,曾出现尿频症状。

鉴于以上事实,高慧杰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通过法律途径,要求辽宁省女子监狱进行经济赔偿及家属身体和精神伤害十万元。而辽宁女子监狱日前称不予赔偿。据辽宁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的所谓决定书,监狱对此调查了二十余天,取证对象是被告人李素华、张琳、李文兰。决定书称:因她们(被告人)都说没有(迫害高慧杰),所以监狱不予以赔偿。对此荒诞不经的决定,高慧杰已决定向中级法院控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