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子监狱教唆犯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恶警怂恿“包夹”恶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包括毒打、谩骂、贴身监控、剥夺睡眠、强迫洗脑。

法轮功学员路桂琴,七十多岁,刚被劫持进劳教所时,身体挺好,遭受几年的酷刑折磨后,路桂琴双目失明,“包夹”们还打骂她,说她是装瞎子,直到狱警带她到劳改医院检查,证明她的眼睛全都看不见了。

“包夹”黄雅琴是天水人,因毒品罪被判无期刑,她时时刻刻都在打骂路桂琴,晚上收号室时不让路桂琴上厕所,早上起床还不让上,路桂琴憋急了就放声大哭,黄雅琴就对她左右打耳光。

“包夹”陈小玲是兰州人,因倒卖黄色碟片被判十年徒刑。她天天打骂路桂琴,逼她坐小凳,星期天都不让休息,不让上厕所,有一天她把路桂琴带到厕所,拿一硬壳笔记本,疯狂打路桂琴的脸。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坐小凳

路桂琴因双目失明上厕所需要人拉她,可“包夹”周秀芬不但不拉,还不让别人拉。吃饭时,大家都是快快走进号室取饭缸子,一个健全人还没取上呢,路桂琴才摸到柜子前蹲下去,还没摸到饭缸子,“包夹”周秀芬就踢她两脚,骂的就更难听了。恶人周秀芬把空闲时间全部用在骂路桂琴,一次一个多小时没停嘴的骂,路桂琴就长出了一口气,周秀芬就大骂你还不服气吗?三九寒天,路桂琴都只能用凉水洗漱,冻得她直哆嗦。有一次厕所地上全是水,路桂琴手里端个盆子要放,法轮功学员韦凤玲看她困难太大过不去,就接过来给帮她放下盆子。周秀芬看见了就骂说:再看见你帮她,我就让你死定了。

法轮功学员廖安安,七十五岁,是白银市的一名老干部,因她牙疼,菜特别硬,她把咬不动的硬杆挑出来倒掉了。全体“包夹”骂她,惩罚她洗刷厕所一周,还惩罚全体法轮功学员一个月不准去小卖部买东西。

廖安安在三九寒天在冷水管上洗衣服,冻得她直哆嗦,韦凤玲就给她倒了一点热水,“包夹”周秀芬看见了就象神经病犯了一样骂了一顿,还不算。韦凤玲的衣服刚用洗衣粉泡进盆子就不让洗了,骂的让捞出来放下,惩罚韦凤玲两个星期不让洗衣服,就因倒一点热水。

法轮功学员李秀兰,五十多岁,庆阳人,以蒋雪英、咸德英、孟海红、庞威等为首的恶人“包夹”人,把法轮功师父的名字写在纸上,放在李秀兰的脚下和凳子下,几个“包夹”强行压倒李秀兰坐踩师父的名字,李秀兰反抗不过她们,要找队长去,起身向前走了一步,她们一大帮人拽回李秀兰就是一顿暴打。不让上厕所经常把裤子尿的湿透了。李秀兰的思想汇报写不出来,就连续惩罚白天黑夜的不让坐,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一直持续了十五天。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法轮功学员赵常菊,四十岁左右,瓜州人。二零零九年过年洗窗帘时和别人拿错了,“包夹”咸德英(贪污犯,死缓)、庞威、蒋雪英,马雅琴等人,找借口打赵常菊,打了两个多小时,第二天赵常菊身上看不见一处好的,脸上是青紫色的,肿的没有人形了,眼睛都肿的看不见了。赵常菊坚持真、善、忍信仰不“转化”。“包夹”闫芬(贪污犯,被判十五年,三十多岁,兰州人)。不停的打赵常菊,赵常菊在坚持不住的情况下大声哭叫我要找队长去。一帮“包夹”拽着她狠狠的打。队长孙立伟听见了仍然纵容那些打手。还惩罚赵常菊,不让坐,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站、只能蹲着,白天黑夜的蹲了一个星期。脚腿肿的粗大。邪恶每天八点开始播放她们编造的VCD碟片,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午饭后就写思想汇报,到三、四点钟底稿一出来。“包夹”就开始打骂了,邪恶的要求是:比如碟片播放的是傅怡彬杀人案,就要求法轮功学员写上诽谤法轮功的话。要是不按照它们的要求写就开始打骂,写上三、四遍到晚上十点钟收号室时还写不出来,那就是接着写到第二天早晨,别人起床干活法轮功学员就跟着人家一起干,可是“包夹”们睡觉了,人家想什么时候起来就什么时候起来,再换上两三个“包夹”盯着怕法轮功学员打瞌睡,这是普遍现象,就这样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的折磨赵常菊和其他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张艳英,四十多岁,瓜州人,“包夹”马雅琴整天的骂的不停嘴,用恶劣卑鄙的手段折磨。张艳英写思想汇报时,马雅琴就把学习时的笔记夺来撕掉,故意刁难张艳英经常加班写,说张艳英是呆迷,叫的是畜生。所有的“包夹”把法轮功学员都叫畜生。监狱恶警的规定谁能“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就给奖励四十分,“包夹”人谁打法轮功学员最凶,谁就是劳动改造的标兵,谁骂法轮功学员越凶,谁就是劳动改造的积极分子,马雅琴把张艳英折磨的死去活来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

法轮功学员张秀兰,瓜州人,四十多岁,张秀兰年轻思想汇报写的快,可“包夹”马雅琴还是不停的打骂,闹得全号室的人都不能安宁。张秀兰思想汇报刚写出来,马雅琴看都不看一把夺过来两下一撕从新写去。因为张秀兰啥都干的好,她找不到借口打骂时,就骂张秀兰上厕所屎尿拉的太多了。有一次大家都在教室坐着,外面的人拿着分数单叫签字,大家一起都站起来,张秀兰也站起来了,马雅琴就暴跳如雷,大声骂道你胆子可真大不给我说就敢站起来,她就找其它“包夹”来帮她打骂张秀兰,其它“包夹”没人来,她就去找监督岗贾小兰,队长见马雅琴脱离了互监组一个人到处窜,扣了她的分。后来又给马雅琴换了一个新来的法轮功学员,马雅琴又开始折磨了,打饭时那个法轮功学员动作稍微慢一点她就骂,你想让我请你吗?你是什么东西,快一点她就骂你吃得积极,不要脸的东西,后面的话就更难听。马雅琴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蛮横把对的字说成是错的,把对的事说成是错的,不让法轮功学员问别人,不让查字典,还要让你写这句话,写一个同音字不是,写一个不是,同音字写完了,最后还是这个字,她说我就是故意为难你,让你长点记性。

法轮功学员闫萍的儿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第一月拿到工资,给闫萍汇来了三百块钱,全体“包夹”骂了几天,叫上大法师父的名字,说你们不是不要别人的钱和物吗?教你们放下名利情的人,还要儿子的钱,不要脸的东西。“包夹”想骂谁就编造借口打骂,“包夹”贾小兰(毒品犯,死缓,甘谷人,四十八岁),她在号室衣服架上的衣服掉下来,她就说是法轮功学员李金萍给她弄到地上去的。她就骂李金萍,还有很多下流的话,说我们“包夹”把你们做死都不过份,骂了半小时走了,号室还有三个“包夹”哈哈大笑说这帮畜生不背黑锅,还有谁背呢,明明知道不是李金萍弄下来的,是开着窗子风吹下来的,李金萍就根本没有去过贾小兰那面,象这样的事一天不停地发生。

法轮功学员王凤琴,武威人,四十多岁,洗衣服时代金券掉在了号室的地上被“包夹”看见了说她有钱。“包夹”马雅琴叫王凤琴拿出一百元钱给她们买吃的,王凤琴没有照办,“包夹”们就互相编造谎言折磨。王凤琴端了一缸子水去厕所倒,平时大家都是在这个地方倒的,可是这一天为了给王凤琴找麻烦,就说这个地方不能倒,打骂了还不算,还惩罚王凤琴洗刷厕所一周。

法轮功学员魏周香,兰州五中物理教师,四十多岁。“包夹”闫芬(经济犯、被判十五年、兰州人)天天打骂折磨魏周香,在脸上左右打耳光经常把眼镜打的甩在地上,魏周香为了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不“转化”,以闫芬为首的咸德英,孟海红,庞威等人把大法师父的名字写在凳子上强迫魏周香坐。

法轮功学员韦凤玲,金昌市人,“包夹”李燕打骂韦凤玲长达四个月,强拿韦凤玲九十五块代金券,还强迫韦凤玲给她买一百多块钱的日用品及食物,卫生纸、牙膏、香皂、洗发水、润脸油、水果糖、瓜子、香肠、烤肠、洗衣粉。每次韦凤玲买吃的还得给她分一半。有一次韦凤玲买麻花没有给她,她就把韦凤玲带到厕所打了一顿,打的韦凤玲腰疼一个多月不能翻身,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李燕骂人很恶毒,不堪入耳,每天都骂,一直骂到累了骂不出声才停止。

法轮功学员王灵芝,五十多岁,天水人。“包夹”王丽(诈骗犯、被判四年、兰州人三十多岁左右)经常打骂王灵芝,有一次把王灵芝打倒在地上,头撞在暖水瓶上,把暖水瓶碰坏了,恶人王丽象泼妇一样让王灵芝赔暖水瓶。王丽出监狱的那天,站在地上等待走的那一刻,还不停嘴地骂王灵芝。

法轮功学员崔桂莲,六十岁,兰州人,“包夹”冯春玲(经济犯,四十几岁,被判十二年,兰州人)整天对崔桂莲拳打脚踢,有一次把崔桂莲打的眼睛青紫,面目肿的变了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