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恶警当众侮辱巴丽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巴丽江在黑龙江海林市被中共恶徒绑架,后被海林市法院审判长毕旭(女)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巴丽江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黑龙江女子监狱副狱长包锐,在众目睽睽之下,唆使两男恶警骑在巴丽江身上,“剃鬼头”,抢走她的十字绣。目前,巴丽江已离开女监,家人被迫害生活维艰。

巴丽江,今年四十四岁,家住黑龙江省虎林市。她曾患有心脏病、乙肝、胆囊炎、神经衰弱,经常整夜都无法入睡。一九九九年,巴丽江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身体上所有的疾病都不治而愈。但是,从二零零二年至今,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九年的非法关押中,巴丽江一直坚定信仰,曾多次被毒打、关禁闭、上吊挂;长期遭迫害性灌食,受尽了折磨。

副狱长包锐唆使恶警骑在巴丽江身上“剃鬼头”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多钟,副狱长包锐、狱政科长陶淑萍和科长崔红梅、赵丽莎等一伙人,来到十监区。开监栏门后,进到监室,包锐问其他刑事犯:法轮功学员是哪个床。当时,巴丽江正坐在床上绣十字绣,听到说话声时,恶警们已经到巴丽江的床前。

巴丽江抬头看她们,象个凶神恶煞似的。她们要求巴丽江下床,巴丽江拒绝。她们就指使犯人拽巴丽江,犯人不愿意听她们,没有人拽巴丽江。她们就又上外边找了王淑贤、杨平等几个犯人拽巴丽江下地,巴丽江就高呼“法轮大法好!” 陶淑萍说要收违禁品,巴丽江说:“我没有违禁品。”

王淑贤、杨平等几个犯人在恶警们的唆使下,把巴丽江拽下床,巴丽江的床被翻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什么也没翻着。恶警陶淑平就把巴丽江的十字绣抢走,(一米三的十字绣,巴丽江几乎都要绣完了)连巴丽江绣的线一起抢去。恶警陶淑平看中巴丽江绣的十字绣,她是抢走后,据为己有。巴丽江还有一个计算器,这都不属于监狱规定的违禁品,也一同被她们抢走。以包锐为首带领监狱的恶警们公开干执法犯法的事,为所欲为。私底下,刑事犯都骂她们是强盗。

恶警陶淑平说巴丽江的头发长,违纪。包锐打电话找来了三个恶警,两个男恶警,和叫赵丽莎的女恶警。这两个膀大腰圆的年轻男恶警对巴丽江一个弱女子竟动起手,强行拽着、按着巴丽江,巴丽江拒绝,他们撕扯巴丽江至少十分钟。他们把巴丽江按到地上,两个男人竟无耻地骑在巴丽江的身上。包锐唆使一名刑事犯剪巴丽江的头发,此人不忍心下手。恶警赵丽莎抢过剪子就给巴丽江乱剪一通,一个男恶警说:给她剃鬼头,贴头皮剪。巴丽江拒绝剪头。这个男恶警立即遭恶报,剪子把他手给伤了,流了很多血。

她们走后,刑事犯都骂他们:“这是真正的土匪”,好多刑事犯都留下了同情的泪水,很多犯人都来关心巴丽江,她们中很多人都是眼含着泪水看他们施暴的。

十监区赵惠华、赵晓帆带头 天天捆绑多名法轮功学员

三月二十二日,监狱迫使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得“码小凳”,不能动。在车间进行生产的刑事犯被调回监室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十一监区是病犯监区,几乎都是老弱病残的人,没有生产车间。监狱为了利益,黑着良心,让这个监区的犯人在监室干活,所以十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地方“码小凳”。因为空间太小,没有活动的地方,巴丽江就在床上待着。

巴丽江在女子监狱受迫害达九年之久, 被禁止到户外活动,再加上监狱周期性地制造迫害,巴丽江的身体与心理都受到极大的摧残,现在半身麻木、双腿脚都浮肿。

监狱以挣分、减刑为诱饵,胁迫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十监区监区长赵惠华的唆使下、副监区长赵晓帆跳出来,亲自坐镇唆使刑事犯给巴丽江们强行穿囚服。巴丽江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里玉书、赵必旭、李佩贤、曹迎春、张丽等被刑事犯高福艳、李玉波、李丹(三十岁左右,长得膀大腰圆、身高一米六八)、吴桂香、刘佩娣、张芳清等迫害。巴丽江跟她们讲真相:不要跟着邪党干坏事,无论你什么心态下干的坏事,将来都得去偿还。她们说:我们也不想干,但是没有办法,不这样我就回不了家了。

每天早晨八点多,巴丽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穿上囚服,用束缚带把巴丽江两手绑在床上,再用胶带固定住。直到晚上八点才放开。巴丽江身体的旧伤还没有好,加之现在整天被铐着,使她的腰椎受到压迫,导致双腿浮肿。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女子监狱发动就大规模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给巴丽江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迫害。现巴丽江已离开黑窝一个多月了,双腿脚还是浮肿疼痛。

在巴丽江被铐着期间,巴丽江要上厕所包夹都得请示恶警,恶警不批准,她们也不敢给打开,其中参与迫害的有副监区长赵小帆、恶警梁爽。

直到巴丽江离开黑窝的头几天,才停止迫害巴丽江。别的法轮功学员现在仍旧在迫害之中。

女子监狱曾实施“吊水房”、“捆绑”、“码小凳”、“小号”等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四月末,原七监区现在称为四监区,监区长康亚珍伙同监区的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张艳华和卢美荣的手抄法轮功经文抢走。全监区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包括张艳华、管凤兰、史凤丽、卢美荣、王金月、刘洪霞等以拒绝穿囚服、不点名来抗议。监区长康亚珍,伙同恶警吴雪松、崔艳和林佳等,把这些法轮功学员每天吊在水房,到晚上不许睡觉,不许转换姿势。两层楼共三个水房吊有法轮功学员。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铐在水房一点四米左右的水管子上,只能保持站立的姿势。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第一天早上,九点左右,把巴丽江等六、七个法轮功学员吊在西侧的水房。当天晚上,晚饭时间,把巴丽江等放下来上厕所。巴丽江等几人拒绝吃饭,刑事犯在恶警的唆使下,又开始吊巴丽江等。还没来得及吊巴丽江的时候,巴丽江就拽着刑事犯不让她们吊其他法轮功学员,巴丽江和她们撕扯起来。有一个犯人用脚踢巴丽江肚子,犯人于春玲也来拽巴丽江,于春玲当时心脏病就犯了,被抬走。

第二天,恶警以巴丽江是“难管”的法轮功学员,就把巴丽江劫持到小号迫害。小号的屋里阴冷潮湿,巴丽江的双手被用手铐铐着,二十四小时都被铐着,双手都被铐肿了。巴丽江抗议对七监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开始绝食。狱长刘志强到小号去,巴丽江告诉他七监区在吊法轮功学员。他说不可能,要去调查。

第二天,刘志强去七监区,七监区为了掩盖迫害真相,把法轮功学员从东侧的水房关到西侧的水房。刘志强来了,只看了东侧的水房,没看到迫害真相。他又到小号来,巴丽江继续跟他反映吊法轮功学员的事。他推托说:我去了,没看到。他什么也没再说就走了。

巴丽江绝食两个月后,也就是七月,恶警把巴丽江从小号又劫持回监室。康亚珍找巴丽江说:我以后不吊法轮功学员了,你吃饭吧。巴丽江说:“我不相信你”。她说:“我不可能给你写书面保证。”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这几天,巴丽江被残酷灌食,刑事犯李杰往粥里放盐量多出正常量十倍,灌进的食都吐出来。每天被强行插管灌食三遍。巴丽江看到法轮功学员魏丽萍、张艳华、卢美荣被手铐铐的双手肿出来一个大坑。几天后,巴丽江又被劫持到小号迫害。那时巴丽江的身体极度虚弱,血压很低,低压仅四十毫米汞柱。巴丽江绝食五个月后,刘志强到小号,对巴丽江说:你想反映情况可以,给监狱管理局,住监你想写啥都可以,你自己亲自送。

当巴丽江绝食五个月的时候,九月末, 把巴丽江从小号劫持到一监区。半个月后,康亚珍把巴丽江劫持回七监区。巴丽江拒绝回七监区,康亚珍唆使几个刑事犯抓住巴丽江,背着就跑,导致巴丽江胸前的软组织受伤,天天发低烧,半个多月后才好。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八点半,恶警强使法轮功学员“码小凳”,或采用束缚带捆绑着。不让上厕所,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华小娟因不让上厕所导致患有很严重的尿道炎,在这种情况下,还限制她上厕所。副监区长董丽华非常恶毒,都是她纵容犯人干的。华小娟的包夹是李美兰(入室抢劫,杀人罪),此人品质极其恶劣,心狠手辣。背地里刑事犯都骂她,是地地道道的人渣败类。经常不让华小娟上厕所,华小娟不服从她们的迫害,被上束缚带,打骂声经常出现,巴丽江看到警察反映情况,她们也不予理睬。这种酷刑折磨,在七监区一直持续到零九年才结束。

“坐小凳”模拟图
“坐小凳”模拟图

零七年六月,由于长期码小凳,不让活动,巴丽江的颈椎出现了问题,头抬不起来,右腿和胳膊都剧痛。在这种情况下,恶警董丽华用束缚带捆绑巴丽江好几天。巴丽江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向监狱副狱长包锐揭露董丽华的丑恶行径,她很贪婪,吃、拿、用犯人的东西,犯人给她买的东西,她往家里带。她到哪个监区工作,哪个监区的犯人没有不骂她的。她现在在九监区(集训监区),据法轮功学员反映,她在九监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很严重。

零八年九月,巴丽江被劫持到十监区。

从黑龙江女子监狱出来后,巴丽江得知她的父亲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离世,巴丽江的姐姐巴丽华、姐夫张树军(未修炼法轮功)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二日到东方红独木河送春联,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恶人诬告,遭邪党非法劳教。巴丽华被非法劳教两年,张树军被非法劳教一年。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每天以泪洗面。整个家庭主要生活来源是靠姐姐巴丽华,现在家里陷入经济危机之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