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市罗英老人两次被非法劳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咸宁市咸安区三六电机厂退休职工罗英,女,六十三岁,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全家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遭受了八次非法关押、二次非法劳教、二次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四次非法抄家,劫走了很多书籍、电器,给家人和亲朋好友造成了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非常大的压力和损失。

在炼功前,她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夏天不能穿裙子和短袖衣服,不能喝冷水,不能吹电风扇,旁边有人吹风扇,她自己就感到寒冷刺骨;还有长期失眠症,经常到医院诊治,是有名的“药罐子”,西药、中药和民间偏方都吃过了,但是没什么效果,把家人拖累得很厉害,她的丈夫为此积劳成疾,于一九九四年正月去世,把未成家、还有三个在上学的四个孩子留给了她。她身体本来就差,还要照顾四个孩子,真是苦不堪言,感到活着太难了,孤儿寡母,无依无靠,感到社会太黑暗,简直有活不下去的想法,每天活在痛苦之中。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学法轮功后,疾病很快就不治而愈了,身体健康,家庭和睦,道德升华,觉得能得到法轮功,内心感到实在是太幸福了,从此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是单位和邻居公认的好人。

以下是她遭受中共邪党各级人员迫害的事实:

一、到北京上访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三六电机厂厂长严良成(男,六十五岁)、保卫科科长、党支部书记伙同咸安区南山派出所恶警,要罗英写“保证”、交书。罗英就写了法轮功如何好的内容给了保卫科。看到单位对法轮功不理解,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罗英决定到北京依法上访,向中央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实际情况。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她借了三百元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乘火车到北京上访。当车快到郑州车站时,被乘警发现了她们是法轮功学员,就在郑州车站被赶下了车,送回武昌火车站。十二月十九日晚上,被送回咸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狱警曹迎九(女,四十多岁,看守所女狱警)抓住罗英的头发,往墙上撞;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当她绝食反迫害时,曹迎九就和狱医李国彬(男,五十多岁)对她进行野蛮灌食:先把双手铐上,按头的按头,按脚的按脚,按腰的按腰,按肩膀的按肩膀,让人动弹不得,再用一米五长、指头粗的橡皮管,从嘴插入;如果不张嘴,就用钳子来撬开,或者从鼻孔插入。曹迎九还打过她耳光;在冰天雪地里,曹迎九还逼她到放风场上冻好几个小时;曹迎九还逼她下跪……

酷刑演示:抓住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抓住头发撞墙

二零零零年五月,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后,家里被敲诈勒索了很多钱(勒索要三千元),罗英才从看守所出来。

二、咸宁市拘留所洗脑班对罗英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日,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邹卫国、南山派出所恶警和她的单位设下骗局,在单位董永祥(男,六十多岁,原工会主席,分管迫害法轮功)担保的前提下,要罗英到派出所去问话。她以为是真的,就去了,结果被劫持到咸宁市猫耳上拘留所洗脑班遭受迫害。

在洗脑班,咸宁市咸安区国保科盛和保(男,六十多岁)说:“邹局长对你们多好,年没过完……把自己家中的钱拿出来垫上,还在正月十五包饺子给你们吃。”罗英识破了他们的伪善和欺骗,就说:“我们不吃你们的饺子,我们要回家里吃。”在洗脑班,恶人每天放抹黑法轮功的录像、看山东省转化了的人的所谓“现身说法”、强迫写转化材料,每天到晚上十二点还不让人睡觉。罗英和另二个法轮功学员(皮妈和李红荷)就很坚定,不放弃信仰。恶人就采用各个击破的办法,想把她们三人分开非法关押,她们三人坚决抵制迫害。

在洗脑班,邹卫国逼迫她们转化,她们不转化,后来,他遭恶报了。在洗脑班期间,他头痛得厉害,他家里煤气管道发火了,把他的妻子的脸烧了。在罗英被非法关押期间,邹卫国还到罗英家里胡说,欺骗只有十一岁的小儿子;还把她的小儿子带到洗脑班里,让他在那儿吃饭,欺骗小儿子,用伪善来欺骗青少年、毒害学生。十三天后,罗英回家了。

三、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对罗英的迫害

从拘留所洗脑班回来后,罗英就开始做小生意,卖饺子。四月十四日,罗英照常出去卖饺子,饺子卖完后,她刚收拾好东西回家,南山派出所颜所长(男,三十多岁)就到了,要她到派出所去。罗英不去,颜所长就说:“你是反革命。”颜所长找到单位的董永祥,强行把她绑架到南山派出所。当时,罗英正在做小生意(卖饺子)。罗英想收拾完东西,这些警察都不准。真是做好人都难,他们挑起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怨气,让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不和。这是中共历来整人的恶招,使用的是邪党基因“间”字诀,想从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内部挑起矛盾。晚上罗英被非法送到咸宁市猫儿山看守所。

邹卫国带着一伙人闯入罗英家中,到处翻箱倒柜,把她家的柜子也打坏了,抢走了她的很多法轮功书籍,逼供罗英承认自己写过给他们和咸宁师专学生的劝善信,逼供罗英承认笔迹和手印是自己的。

在看守所期间,“五·一”到了,恶警们为了自己过好节,就给一批法轮功学员灌食。灌食时,他们把一个法轮功学员绑在老虎凳上灌食;还有一次,看守所要用两辆车送四个法轮功学员与犯人到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去之前,看守所给几个法轮功学员灌食。吴宗斌带着狱医李国彬等八个男警察,给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李国彬指着罗英说:“今天把这个死老太婆好好灌一下。”指导员吴宗斌走到罗英跟前,拍着罗英的肩膀接着说:“老罗,今天就从你开始灌食。”后来灌食迫害的阴谋没有得逞。

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恶警就把她送到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四、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对罗英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四日早晨,正在洗脸,突然二个背枪武警闯入监号中,把罗英从看守所架出来到前大厅。罗英看见几道门没锁,是敞开的。过半小时后,邹卫国及其他人好象想起什么似的,邹卫国指着罗英说:“谁叫你们把她放了?”接着几个武警就送罗英到外边去上车。罗英一见要上车,就问车上负责的卢成兴指导员(男,五十多岁),这是去哪儿?原来是副局长邹卫国派卢指导员和二个武警送罗英到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罗英想,我不能去那里,我要回家。结果,劳教所以“身体不适”拒收,邢所长(男,四十多岁,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所长)就打电话请示邹卫国副局长,“劳教所不收,怎么办?”邹卫国强烈要求劳教所收下,但是劳教所不收,邢所长就只好把她带回咸宁。

在路上,邢所长就把她带到好几个监狱送其它监狱,一直挨到天黑了。邢所长等恶警就上餐馆吃鸡汤,顺便就要罗英吃点。罗英不知是计,就吃了一点汤,恶警看到后很高兴,就把她关进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她在看守所里每天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高声背诵《论语》和《洪吟》,每天炼功。

过了四十天后,咸宁市看守所狱医李国彬和曹迎九再次送罗英到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劳教所还是不收。李国彬就开后门,要求劳教所收下。当时劳教所就说“暂时收下。”结果,罗英就在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十个月。

刚一进劳教所,正好是吃饭时间,饭已经拿来了,但不准吃。把她带到一楼,那屋里有刑具,一下上来八个高大个男恶警,把她按倒在地上,用二根电棍电击她,全身打个不停。她高声说:“住手!”恶警就停止电击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劳教所期间,当她打坐炼功时,吸毒人员包夹马上报告了高旭梅(女,三十多岁)队长。高旭梅队长就把她叫到办公室,不断训斥她,并长期罚站军姿,要背监规、贴墙、一条腿站立,一条腿翘起,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准动。特别是贴墙,邪恶至极。方法是:用五张纸,头、二个腋窝、膝盖之间、背部各一张纸,夹紧,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如果发现有纸掉了,就要被殴打;有一次,高旭梅指使包夹殴打一法轮功学员,罗英就出面制止。高旭梅队长就给她戴手铐,吊铐在铁门上,并调来五六个男武警,手拿着电棍,又要电她。看到她很善良后,就说了句“还蛮善良呐”,就转身走了。

到期的那一天,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咸宁市公安局邹卫国和罗英的女儿、外甥等上午九点就来接她回家,但是劳教所一直不放人,还想给她加期,一直到下午四点才放人。在劳教所期间,狱警能毫无顾忌地迫害罗英,其背后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六一零”江成方(男,五十多岁,后来任湖北省洗脑班党委书记)的指使。江成方还威胁罗英说:“你要不转化,对你小儿子不利。”其意思就是要对罗英的孩子加以迫害,其邪恶至极,可见一斑。

五、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对罗英的再次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正值中共邪党“十六大”期间,由于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邹卫国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说罗英已经转化了说了什么,罗英觉得邹局长的这种说法干扰了法轮功学员、欺骗了法轮功学员,误导法轮功学员怎么做,实质上罗英没有转化。罗英就去邹卫国的家里去讲真相二次。第一次,邹卫国不在家,他的妻子在家;邹卫国就用电话叫看守所狱警曹迎九送她回家;第二次,邹卫国恰好在家,但是,邹卫国不但不听,反而叫“110”来绑架了罗英,邹卫国还叫警察殴打了她(扇了一耳光,踢了一脚),并把她直接送到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在看守所期间,她出现“高血压”的症状,后来又出现“抽筋”的症状,知道年底快过年了,她才被放回家了。

二零零四年四月份,罗英正在家里洗被单,家人接到单位的电话,是单位保卫科科长马卫华(男,三十多岁)打的,说是厂长要找她。善良的她信以为真,就放下手中的被单,去厂里了。一到门卫室门口,她没有看到厂长,但却看到了很多不认识的人,她认出其中一个人是派出所的,她感到不对劲,就掉头走,但是却走不了了。他们一伙人马上围上来,将她拦住,并开车过来,把她绑架到车里。罗英问他们到哪里,他们说“到湖北省学习班(实质是洗脑班)”。罗英就不断地高喊“法轮大法好”,同时调整好她自己的心态并向他们讲真相。

一进洗脑班,恶人就对着她照相,她就抵制不让照;洗脑班里的“犹大”就围上来,问是不是累了?到床上休息吧?她就说:“你别管我。”看到她趴在桌上,犹大就来问:“是不是不舒服?我去给你叫医生”。她就让其叫医生去了。结果狱医就来了,给她检查身体,也不知道叫什么病,就叫“快送医院抢救”。洗脑班的人就跟着到医院了,看到这个情形,洗脑班的人到上午十一点多就溜了,洗脑班拒绝收她了。罗英就随着回家了。这次洗脑班还要罗英单位出三千元钱,并从厂里抽了一人去做所谓的“陪教”。

六、湖北省沙洋劳教所对罗英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的一天,罗英去咸宁师范专科学校,邪恶之徒就跟踪她;在回来的路上,在咸宁高中门口,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队长曾国华带几个恶警就绑架了她,把她带到国保大队非法审讯,并非法搜身,强行拿走她的钥匙,到她家非法抄家。回去后,就把她非法送入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她一路上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期间,罗英每天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天炼功;还跟人讲真相。有一次,看守所来了九个人,是一家人,属于烟贩子,重刑犯,长期在铁路上做案,他们感到没希望了,其中一人用头撞铁门,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夏征彬就对罗英说:“老罗,这个人交给你了。我去找医生”。他去找狱医,狱医却迟迟不来。罗英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请师父帮助。旁边的吸毒的女牢头就说:“你还来凑热闹,不要喊。”话音刚落,这个女人身体立即就震动了,就连说两句“你快叫她喊法轮大法好”。这说明此女人已经受益于法轮功了。因为这个人平时只相信“人昏迷时,掐人中才能奏效的”。但是,这次掐人中,却没见效;是“法轮大法好”救了她的命。等到狱医和夏征彬狱警来时,她已经好好的了。从此,这个监号(包括烟贩、毒贩、吸毒犯、杀人犯等)都喊“法轮大法好”,并从此改过归正,回归正道。罗英在监号里炼功、学法、发正念,都是堂堂正正的,狱警和牢犯们都不再干扰了。

二十天后,罗英就被非法劳教三年,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黄顺安(男,四十多岁)就把罗英非法送往沙洋劳教所迫害。到达沙洋劳教所所部门口,罗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沙洋劳教所拒收,黄顺安就用走后门的方式,要劳教所把罗英暂时收下。罗英就暂时被分到九大队迫害。

在九队,狱警要求罗英背队规,罗英不配合;包夹(劳教所里的女劳教人员,如吸毒、贩毒等,专门有恶警抽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般都是心狠手辣的变态人)要殴打罗英,罗英就抵制;对这里的一切活动,如喊报告、跑步、转化等,都是坚决抵制的。狱警怕罗英再次喊“法轮大法好”,影响其他法轮功学员,就在第二天转到了劳教所的医院里。

在医院里,罗英高喊“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沙洋劳教所“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只听江泽民的指挥)的一个男人就殴打罗英,扇耳光,把嘴打出血了;两男两女把罗英的双手反绑起来,准备注射药物;罗英就极力反迫害、不配合,结果没绑上,结果注射药物的迫害阴谋没有得逞;“六一零”头目说:“快要死的人,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劲?”狱警不让包夹抽烟、卖卫生巾等,以引起包夹的怨恨,好利用包夹来把她们的怨恨发泄到法轮功身上,借此来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天,把已经写好的“转化书”念给她听,逼迫她转化,她全力抵制;包夹还不让睡觉,熬夜等等,她们把气出在罗英身上。从这里,体现了中共邪教组织“邪、痞、抢、灭、间、煽、骗、控、斗”九大邪恶基因。

在劳教所的第十五天,沙洋劳教所打电话要咸宁去接罗英,咸宁市咸安区国保队的黄顺安就来接罗英回家。黄顺安来后,要罗英保证回家后不再出去讲真相。罗英说:“不可能。你不接我,你可以走了。“三六电机厂保卫科马卫华(男,三十多岁)就签字与劳教所结帐。罗英回家后才知道,黄顺安在家就敲诈勒索了罗英家人的三千元钱。

回家后,黄顺安二次打电话骚扰。电话是罗英自己接的,问他打电话找谁?他说找罗英;罗英就用第三人称的语气问他:“找她干啥?”他说找她上街。估计是黄顺安没听出罗英的声音,罗英就继续说:“你是个男人,找女人上街什么意思啊?”结果他无言以对。以后就再不来电话了。

七、再次被非法关进拘留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上午,正值北京奥运之前,罗英和三个法轮功学员到贺胜桥讲真相,一家人明白真相后,隔壁的一个老太太也来听真相,也接了法轮功的小册子,回家时被不明真相的媳妇说了一顿,骂了一通,老太太就返回想把真相资料退给法轮功学员,刚好碰到贺胜轿车家村的车队长(男,四十多岁)。他刚从贺胜桥派出所开完会回来,会上曾布置上级要求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任务。那时罗英她们还没有离开那里。当得知这里有法轮功学员在发真相资料后,他一边主动打电话给贺胜桥派出所,一边说想听真相。其实,听真相是假,想拖住罗英她们是真,等待派出所的警察来抓人。罗英她们就没真的给他讲真相。

罗英她们正在给他讲真相时,一辆警车停在了罗英她们身边,要她们上车。罗英不上车,那个诬告的车队长要打她,说“你不上车,我就打死你。”到了贺胜桥派出所后,他们就非法审问罗英她们,罗英她们不配合。他们就打电话,请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来人。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曾国华带几个警察去了,一看是罗英她们,就认出了她们。当时罗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曾国华就大声骂她们。曾国华交代要派出所送人后,就开车跑了。当晚八点左右,派出所警察就把罗英她们送到咸宁市猫耳山拘留所非法关押。在车上,罗英她们给警察讲真相,其中有些人明白了。

在拘留所里,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的樊忠(男,三十多岁)非法提审罗英,并扬言要送罗英非法劳教,国保的陈某某(男,五十多岁)司机还骂人。罗英她们不断地给那里的狱警讲真相,救度众生,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

八、乘车遭骚扰

二零一一年五月的一天,罗英与一位法轮功学员到温泉开发区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当她们乘公交车返回时,突然车上上来一群警察,一名警察用手指着她们俩说,就是这两个老妈子,并不容分说,要她们下车,说他们在“执行公务”。那不可一世的邪气,把一车人吓的都愣住了,大气都不敢出。司机也是唯唯诺诺,叫把车开哪就开到哪。

罗英她们问他们姓啥?哪个单位的?有一警察说他姓陈(后来经查明,他叫陈迪坚,男,四十多岁),其他人都不说。其中一警察把证件在罗英面前晃了晃,要搜她们的包。罗英不让他们搜,也不下车。罗英说:我们没到站,不下车,没有做坏事,配合你们什么。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此时车上一乘客说:“警察让你们配合他们的公务下车,你们为什么不下?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罗英说:“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没有违法。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迫害修炼人才是违法的。我们也是乘车,我们同样是中国公民,凭什么要配合他们。”那人不吱声了。

罗英她们又对这群警察说:“你们是执法者,应该懂法,找出所有的中国法律没有说修炼法轮功是违法的,你们不要知法犯法,不要违背良心为邪党卖命,要为自己生命的未来着想,更要为你们家人的未来负责。”这时警察们看罗英她们不会上他们的当,就将车上的乘客都赶下了车,叫司机把车开到咸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罗英她们又对那些警察讲:这些年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有多少人得恶报,失去生命,有多少人给自己的亲人和家庭带来巨难和不幸。现在天灾人祸不断,日本大地震你们看到了吧?死了那么多人,损失惨重,日本科技那么发达,人在自然灾害面前是那么的弱小,几乎什么也不是,一下子就没了。将来劫难来时,只有明白法轮功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保平安。你们一定要记住啊!

这时,车已经开进了咸宁市公安局,一警察头子带几个人到楼上去找国保大队的人,转了一圈一个人也没找到,他们又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找到人。

不一会,下车的那几个警察都跑了。此时,车上还有两个警察看着罗英她们,这两个警察看到他们这么半天不回来,都跑了,只好叫司机开车回去。罗英她们就自由回家了。

九、经济迫害

十二年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用“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野蛮的法西斯邪恶政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精神、经济上的残酷迫害。尤其在经济方面,中共警察打着执法的名义,采用非法抄家、罚款、克扣工资等手段进行经济迫害。罗英也不例外。

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罗英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抄家、非法罚款等,在经济上造成巨大损失。尤其是克扣工资,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至今,七年来,在咸宁市咸安区“六一零”成员王甫香(男,五十多岁)、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曾国华、咸宁市咸安区组织部、咸宁市咸安区人事局四个单位共同参与下,指令“三六电机厂”和“劳保局”强制执行,罗英的工资由原来的“劳保局”发放变为“三六电机厂”发放,并扣除工资的百分之三十。其中,“三六电机厂”保卫科的马卫华、厂办的邓林(男,三十多岁)积极参与对罗英的经济迫害。有一次,罗英和另一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咸宁市咸安区“六一零”办公室去要自己的工资,并给他们讲真相。那时咸宁市咸安区“六一零”办公室里有王甫香、王胜利(男,三十多岁)、陈元胜(男、三十多岁),他们不但不听,还不时地骂人,有一次王甫香还打电话给咸宁市咸安区十好桥派出所,想叫警察来抓罗英她们。但是,罗英她们还是慈悲地给来的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少做恶、多行善”的道理,他们就走了。到现在罗英的工资还没有恢复。

值得强调的是,那时罗英的小儿子还在读书,正需要钱用,可是那时罗英只发三百多元钱的工资。在经济上,由于被克扣工资,生活窘迫,还对孩子的生活受到极大的影响,影响了孩子的正常营养、发育和受教育,这也是对儿童青少年的迫害。

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在任何社会完全是合法的。是江泽民和共产党狼狈为奸、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和中共在违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是江泽民绑架了共产邪党的公检法司工作人员集体对法轮功犯罪。正因为如此,中国的律师界才出现了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世界正义法庭才对江泽民罗干等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起诉,国际正义之网正在收网。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是未来的背景,也是未来的原因。今天,你的所为,就决定了你未来的命运。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着想,请立即停止伙同中共对法轮功犯罪,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

目前,各地民众都纷纷用不同的方式庆贺发动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的死亡,谁还在迫害法轮功,谁就会成为江泽民的替罪羊。请不要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永远的遗憾!

直接责任单位和个人

咸宁市咸安区“六一零”

王甫香 电话:0715-8321843(办) 13971818135

咸宁市三六电机厂厂长 严良成

咸宁市三六电机厂原工会主席 董永祥(分管迫害法轮功)

咸宁市三六电机厂保卫科科长 马卫华

咸宁市三六电机厂厂办主任 邓林 电话:13329999908

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 邢所长 电话:13907241576

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副所长 吴宗斌 电话:15971561568

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指导员 卢成兴 电话:15872017208

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狱警 曹迎九 电话: 15972488409

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狱警 夏恢斌 电话: 13367152338

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狱医 李国彬 电话:13197412678

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 邹卫国 电话:13907248966

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队长 曾国华 电话:18986631359

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 黄顺安 电话:13907241358

咸宁市咸安区国保大队 樊忠 电话:13907241380

咸宁市咸安区国保科 盛和保

咸宁市咸安区南山派出所 颜所长

咸宁市温泉开发区岔路口派出所警察 陈迪坚

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六一零” 江成方

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二大队队长 高旭梅

附录:

咸宁市咸安区局级干部讲真相电话(区号:0715-)

1、咸安区

黎正刚 13907244878

易绿林 13907248385

赵彬 13807248109

刘荣林 13907248968

刘晖 13907240317

徐志刚 13707240888

苗平 13387176999

熊建国 13997529156

赵木城 13907248952

刘刚 13986611668

陈淦平 13971811316

陈建安 13807248995

周祖汉 1597151898

周玉章 0715-8823080

韩志 13971818299

张晓兵 13872168586

陈凯 13971818863

罗毅 18972855999

余涛 13886510758

郑小才 13387167166

杨荣 13339883666

毛怀堂 13807248281

李凯 13707241555

徐峰 13886540099

刘荣全 13387160666

胡柏胜 15971568386

吕平章 1398661185

陈军 13972838733

何利民 13807240082

徐超 13907241137

游巧莲 18971819689

成平 133398888289

专兰林 15997521656

范明光 13135961666

2、永安镇

邓社教 13886511866

高良勇 13907241607

3、十好桥

孙杰 13508648382

王俊 18907241688

4、浮山

黎裕坤 15971568266

陈广忠 13907241633

5、贺胜

顾志勇 13508648111

雷伟 13907248622

6、横沟

张从国 15974560698

刘春山 13451118880

7、官埠

程海林 13329981666

章海兵 15872771318

8、甘棠

黄顺安 13907241358

曹磊 13971808818

9、向阳湖

周建 13971801996

10、汀泗

庞兵 1338769666

周义忠 13177438212

11、马桥

吴柏青 13797221533

12、桂花

石宏平 13907248998

钱兵 13339876276

13、双溪

王永红 13339881666

闵代忠 13477788976

14、高桥

邢宏志 13907241576

陈刚 13872151686

15、大幕

郭国斌 13907241270

殷俊 13797255699

彭丽华 13971809166

吴永红 1379722002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