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师在山东监狱遭多种酷刑致残(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青岛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邵承洛,是一名从医二十多年的中医师,他医术高明,心地善良,深受当地村民和病人尊重。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山东监狱被很多种酷刑折磨致残,在三年中被“三光”(拔光胡子眉毛)、折断指骨、绞烂指缝、捣烂两肋、打烂臀部伤口撒盐,一个好好的健康人不到三年就被迫害残废了。

中医师邵承洛
中医师邵承洛

山东省监狱十一区前区长张磊光、现十一区区长李伟和副监狱长齐晓光,被升官发财的私欲冲昏头脑,教唆、指挥劳改犯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死打残多名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天理难容。2006年2月4日,青岛法轮功学员钱栋才被迫害致死;2009年6月22日,蒙阴法轮功学员吕震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王风玉右眼被打残,视力仅有0.2.法轮功学员石增雷被殴打致颈椎和腰部残疾,至今未愈。65岁的法轮功学员游云升多次被毒打,导致其常年高血压不愈。法轮功学员王玉宝被迫害得反应迟钝,2006年手指被打火机烧伤。75岁的法轮功学员刘仲明被打断数根肋骨。80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洪章被殴打的尿血数月,在监狱医院和警官医院住院近一年。青岛法轮功学员刘锡铜(著名的画家、书法家)被折磨8个多月,被犯人连续敲击耳廓,致使耳廓软骨畸形,严重萎缩。

一、政府说了,死不了活不成

从2006年入监,恶犯、“转化”班长江学东强迫邵承洛转化时使用电烙铁等酷刑,还说是政府叫干的,以后又五次严管,那些班长也都这么讲:你不怕死,政府说了,让你死不了活不成,让你活着受罪,只要你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让你们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当时刑事犯姚云霞与张殿龙都对邵说过:你不转化他们会打死你。06年9月江学东打的邵承洛吃饭得用手托起下巴,平时抬不起头来,半年后才好转,常受凉就落枕了。

邵承洛被劫持在医院里灌食,当时的主任刘书江与医生刑事犯郑剑就当众讲:你不怕死,不管你怎么死的,我们都会叫你正常死亡。之后在一次强制转化中,邵承洛奋力反抗,因臀部烂了不能坐了,他们十几个人按不稳,叫来五十个大个新犯将邵承洛死死按压在地上,颈部用腊木勒的几乎窒息,在邵承洛闭目等死时,刘书江大叫别让他死的那么痛快,让他慢慢受。刘书江开会时也公开讲,邵不转化是病的厉害,区长教导员讲了加大力度“治病”。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一个要惩治、改造犯人的机关,那些犯人们敢如此猖獗,没有当局的纵容与主使是不可能的。他们也对邵承洛说,其实我们也不愿打,政府叫干没有办法,虽然与你无仇无怨,可我们要多挣分早回家,警察还等着拿奖金。刑事犯高帅说:让你家里准备来收尸吧,你放心,狱里会给你家800元火化费。朱庆江说:政府给我三天时间,我二天就完成了,上次刘忠明(法轮功学员)也用了二天就把他办停了。

中秋节吃水饺,刘书江在邵承洛只吃了1/3就拿走不让吃了,江学东也是中秋节把邵承洛手中的苹果夺出后他自己吃了,说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吃。朱庆江从邵承洛手中夺去烧饼,夺出大米饭,说你能绝食就绝吧,綦东兴分饼只给一半,烧饼只一个,大米饭只一点,还说是政府定的,“你骂法轮功你吃十个也给,你上医院政府也会答应,哪一个新犯人也不敢动你了。”他们三昼夜不给邵承洛吃饱,即使写了“五书”也不给吃饭,把他们吃剩的大米饭够五人吃的先戏弄邵承洛一番,再倒入厕所,馒头也是一扔十几个也不给邵承洛吃饱。因为向区长反应了綦东兴在严管中以政府的名义不给邵承洛吃饱,他听说告了他,把邵承洛要吃的剩饭全冲了厕所。赵风套还大骂邵承洛,做好人回家去做吧,这里不准你做好人。

二、监狱医院:不能让他死的这么痛快

2006年,十一监区积委会主任刘长江在开会时公然声称:区长、教导员对我的工作大力支持。青岛法轮功学员邵承洛被迫害的病危时,监狱医院的医生郑剑说:我们肯定让你正常死亡,你放心好了,我是干这一行的高手,天衣无缝。之后刘长江一天动用了50多人迫害邵承洛,后来一看邵真的快不行了,又改变了主意,说不能让他死的这么痛快,应该让他慢慢的受。

07年11月韩晓磊开会公然叫嚣教导员要严管邵承洛,要严厉打击,房子早准备了。12月10日中午起床后,邵承洛就象进了鬼门关,朱庆江让高帅用绳把邵承洛颈与双踝捆成弓形,高两手上提邵承洛的脚,头冲地上往下捣,颈椎又一次损伤,这次把屁股用鞋底打了三个回合,当即烂了;后来邵承洛受不了答应转化了,但殴打还不停,非让邵承洛骂师父,照死里打了一天,头上还戴了纸帽,用笔在邵承洛脸上乱画,二脚用针乱扎,马道格、朱庆江用鞋刷在两肋轮流捣刮,直到皮肉大烂,捣累了为止。一个叫宁亮的用打火机把邵承洛右手每指烧起大水泡,后韩晓磊又来穿旅游鞋在头上乱踢,也是踢累了为止,并说等邵承洛出手治你,那就等死吧!两手指缝用牙刷转了三个轮回,二侧全烂。


酷刑演示:牙刷钻指缝

邵承洛这次受伤,监狱恶徒们长期不让他去医院,朱庆江高帅每天二次说是给邵承洛换药,在伤口撒上盐,痛的真是死不了活不成,邵承洛晚上只能站着睡一会。朱庆江邪恶的不让邵承洛吃饭,韩晓磊让朱庆江治治邵承洛的腿,他就让邵承洛走路,走的不好高帅手持腊棍击打,用脚踢,高帅自己说这与我无关,我也不愿打,是政府叫干的。他把棉棒插入邵承洛肛门,还说政府奖你,给你的,用鞋刷顶铲邵承洛阴根。

这次严管迫害,暴徒们用了近100种方式方法折磨邵承洛。江学东第一次转化就用了96种方法,也是他们自己算出的。邵承洛一身皮肉被摧残的破烂,多次要求看医生,朱庆江刁难不准看,其残酷恶劣超过法西斯的集中营。

三、刑事犯:完成政府教给我的“任务”

刑事犯朱庆江07年12月14日当众说:“我刚从教导员那里回来,有人上政府那里去告我三次,说怕担心人打死,我会那么傻,我只是要减刑早回家,打烂肋骨、屁股坐不了地,我还想再来一次……有人看我立功眼红,我这是完成政府交给我的任务。”

08年韩晓磊在会上公开讲要想治你们很简单,给你挖个坑下个套,你会自己往里跳,这话他讲了多次。09年春,邵承洛家里几个弟兄听说邵承洛生死不明,来狱里探望他,问他为什么没减刑,因为邵承洛当着区长的面说监狱恶徒怎样迫害虐待自己,结果邵承洛被严管了。他们让韩晓磊给邵承洛设圈套,让许海风父子二人找邵承洛学炼功看经文,退党。邵承洛想应该救度任何人,让人明白真相没有错。哪知他们又把邵承洛严管了,往死里整。刑事犯张跃和韩晓磊都明讲政府要办你,让我们下套,你这傻×自己跳进来了。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09年3月14日严管迫害时,恶徒们逼迫邵承洛下跪,不跪就一阵乱打,10多人一起拳打脚踢,邵承洛左脚红肿疼痛,对刑事犯綦东兴讲趾骨断了,都翘起来了,上医院看看吧,綦东兴说就得把你全身每块骨头都打断,我给你治,说完他用脚踩着邵承洛伤处死命捻,一直他踩累了才下来,邵承洛疼得全身冒汗。这次严管迫害,邵承洛被打的脚趾骨裂并发化脓,挂吊瓶30个,左手指断,转手指缝6次(前后),打烂屁股三次,伤的二年不会用筷子,要求了二个月多看手指,綦东兴不准。后来监区长陈岩找邵承洛问写信的事,邵承洛又提出治颈头痛,二手指麻木无力不会用筷子,但直到6月20日法轮功学员吕震被打死后,6月24日才准了邵承洛去警医看病。医官问后知道100多天了就问为什么才来,你们队长真不知道,好险,弄不好真就残废。

2009年8月28日,张磊光到20组问邵承洛的身体怎样,邵伸出失去功能的左手断指说,指骨被犯人折断,颈椎被打伤,双手十指麻木,连筷子也不能用。颈椎、头都疼痛难忍,腰椎和髋骨也很疼。张磊光则说,断了,伤了要有科学依据,不能随便乱说。邵说,医院多次拍X片,做了CT,专家讲非常凶险,会瘫痪。张磊光居然毫无人性的说,我看你是思想有问题。利欲熏心的张磊光、李伟、胡波等恶警,多次在会上传达指示,要求11区加大迫害法轮功的力度,并给姚云霞等迫害的打手们下达迫害指令,声称不转化死路一条。法轮功学员于德胜和另一名学员被严管蹲厕所,后又组织20名打手轮番殴打山东理工大学教授郑少强,强迫转化。李伟给每个参与迫害的犯人加分奖励。姚云霞和张永胜告诉其他人说,政府这一次花了大力气,个别人要用刑具,把身上捆上一种带子,绷得紧紧的。李伟曾经亲口说,有个咬牙的,捆上带子,不到半天就写了五书。再咬牙,关禁闭戴铐子。

2009年9月28日,在中秋节茶话会上,张磊光和李伟公然宣称:法轮功自己不转化,政府要强制转化。此后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秘密关押在区长、队长办公室迫害,张磊光和李伟指使刑事犯韩晓磊、张跃、姚云霞利用精神病孙奇、王海堂残害法轮功学员。8名昌乐法轮功学员被孙和王在几天之内全部暴力转化,其中一人在厕所被毒打数小时,直到队长要上厕所才把人放出来。某天打人的惨叫声传入西大厅,值班人员朱某怕出人命,让孙与王下手轻点,被孙奇当众踢了一脚。每次有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来,韩晓磊、姚云霞和张跃就鼓动孙奇说:张磊光和李伟区长让你去帮个忙,这事离了你谁也难胜任。区长和李教都知道你能干,分你放心,少不了你的。孙奇经常向姚云霞表演他怎样殴打法轮功学员,炫耀说拳打脚踢腹部或肋骨,一会就转化,武力转化太快了等等。姚云霞又名姚大贪,抽的烟基本上都是吃拿卡要来的,有一次孙对姚云霞抱怨下分太少:要不是我用拳头转化,凭你说,一个也转化不了。姚云霞安慰孙说:我每月给你好烟3条,买食品花400,等于我雇你干活。

四、近期迫害

区长李伟和胡教在2011年前的会上讲,打击法轮功力度加大了,不转化死路一条。正月初六就开始严管迫害二个法轮功学员,一上班就宣布从严管理,后又购物写申请,停止接见吃饭,停发方便面等。

邵承洛到2011年4月23日开始拉肚子水泻,有时一天10多次泻水,后一天一夜最多的20多次,拉的出现腿脚水肿浑身无力,这其中有二次灌食时粥是凉的,还有两次是监区改善,分到一份凉菜,恶徒们吃热的肉饭,让邵承洛喝了凉菜汤,结果加重腹泻,直到6月水泻才缓解,灌了凉粥又严重了。邵承洛当面与张永胜抗议后,监区每天提供邵承洛两包维维豆粉喝,因喝了腹胀痛,到6月3日邵承洛不能喝了,有几次泻的坐都坐不住了,发烧温度很高,腹部痛胀难忍,邵承洛只好自己喝红糖水。红糖也是不写申请也不让去买了,幸亏法轮功学员王风玉给买来。到了6月23日,区长让邵承洛去医院查病,邵承洛说医院看病的医生专业是X光,其他都是半懂的犯人,我本身就是医生,区长真关心我就让我去警察医院,25日让卫生员来电测了血压心律,以后再也没有回音,现在躺了三个月多一点劲也没有。这样区长还说邵承洛装病,说邵承洛不吃饭最后结局自负其责。

邵承洛给监狱长写了信,结果招来横祸,江学东先剥光邵承洛全身搜查,然后大叫:你白活了五十多岁,你给狱长写了信与区长教导告状全是自找苦吃,现在就叫你蹲下严管一个月。法轮功学员游云升4月9日在被架到水房严管后出现高血压,到了医院他又给狱长写信,当时张永胜就笑他太幼稚了,果然5月9日游被严管在20组。

潍坊约35岁的法轮功学员孙天鹏,2011年6月5日晨,遭到恶徒谢定山在厕所门外连续打了十几个耳光,恶徒吕玉祥、冯长城、扬怀建也闻声上来打了几下,边打边骂,并体罚他,白天警察下班了逼迫他蹲到半夜3点,早晨5点就起来让他蹲;6月9日在22组熬夜到下半夜;10日白天5个人坐着凳子围着他蹲着,晚上自己蹲着;11日上午先二手放在膝上坐凳,12日夜蹲着两手握着双踝(因挺不住),13日晨5点坐凳,下午蹲着脸面向床铺,晚7点半后点完名又蹲。6月14日5点多孙又蹲在地上,手捧一个不锈钢水杯。

酷刑演示:罚坐。
酷刑演示:罚坐。

法轮功学员张宪立,45岁左右,4月在水房严管,开始包夹把他抬到水房扔在地上躺着,后罚坐凳子,二手放在膝上不许动。法轮功学员王清德,即便因高压不得已写下了转化材料之后,仍然被迫害一年多;2010年8月到12月,刑事犯王革新对王清德实行种种虐待手段,居然丧心病狂在王清德暖瓶中撒尿,逼迫王清德喝尿。

在这个臭名昭著的集中营里,很多刑事罪犯对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罪孽,其真正的主谋就是那些教唆指使他们的恶警。

五、恶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出卖良知被利用作恶的人均难脱恶报的结局。佛家讲:因果报应,毫厘不爽,所有罪恶的参与者,无论你是谁,富或贫,贵与贱,都必然会遭天谴恶报。

2008年汶川地震刑事犯张延基在大会上发言诽谤辱骂法轮功,后查出来肝癌后期,病危保外。

帮教班长张綦超,多次讲课诋毁大法,09年8月真的歪了嘴,住了1个月医院,回来后对法轮功学员说,再也不敢骂大法了。

2009年明慧网报导了邵承洛被监狱打残的消息,张磊光和李伟为报复邵承洛,主使刑事犯韩晓磊设下圈套,让许子仪,许海风诱骗邵承洛,许海风假意对邵说要学法轮功,让邵承洛写经文看,然后将经文交给警官,导致邵承洛被关进禁闭室并毒打致残。2011年,许海风得病却查不出病因,大家都说这是他作恶的结果。

2007年刘长江恶报来临,他积极迫害法轮功最后成了恶警的替罪羊,作为牢头狱霸的典型被关入禁闭,在小号中被冻得哭爹喊娘,张磊光去禁闭室看他,无可奈何的说: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很多班长告你的状,给你往账上打钱,你的账上有2万多块钱,也不给他们办事!

同时被关禁闭的还有伊伟山,杀人犯王克东,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王克东曾于2008年、2009年担任新收犯班长,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2009年5月将法轮功学员游云升打的多次住院,2010年又因打伤法轮功学员李兴玉被严管,2010年7月1日,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游云升,最终遭报。被查出私打电话,接受审查。因其大哥是警校教员,花钱买通监狱才过关。

刑事犯王革新在任18组、19组班长时,利用精神病犯人孙奇毒打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范延启,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清德时叫嚣:教导员就是让我整死你。王革新同样未逃脱报应,因给他犯手机打电话索要钱财,被查处,打入禁闭室。家里人花了很多钱才给他减刑。

四进宫的滕德远和吕玉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连累的全家遭报应,母亲患胃癌又转移,其兄患肝癌。滕德远和吕也被扣分,还因病住院三个月。不但未好,滕的溃疡和结肠炎越来越严重,住院两次,没有奖分,失去减刑机会。

所谓的“转化”班长江学东暴力折磨法轮功学员,这个恶棍最后长了一身病。

2009年6月20日,23组打手蔡和杰、李大钢、谢晓刚三天就将法轮功学员吕震活活打死,往医院抬的途中,值班人员看到吕震被打得变了形,面目皆非。凶手的罪恶殃及他们的亲人,直接指挥者刑事犯姚云霞的妻子先断腿后中风偏瘫。

刑事犯綦东兴07年迫害王成林,同年12月就因违规关禁闭。2010年4月到8月,綦东兴多次参与迫害游云升和王克东,再次遭天报,被他人举报使用犯人李晓的手机给家里发短信,多次被队长陈岩审查,连扣两个月的分,只好让家里赶快出钱了事。綦东兴大骂陈岩,说还是李伟对他好,为了方便他夜里整法轮功学员,特意送给他一个电饭锅吃夜餐。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吴继猛、高大伟、王海堂、赵欣、高常桩出狱不到一个月又进看守所,高常桩的父亲也被抓进看守所。石峻屹08年至09年残酷殴打法轮功学员,09年5月被下放到四大队。其父是青岛市公安局副局长,亲自来大把花钱疏通关系,石峻屹才又回到11区给张磊光和李伟做饭。石对刑事犯张风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老爷子把张和李都买通了,我在监狱是特殊公民,伙房有什么好吃的我都能吃到。

22组迫害学员的组长周长久平时好赌,与郭少胜经常贸易警察的食品和香烟等,私设小灶,也被人检举揭发,2010年8月,与包夹李宏祥一起被严管扣分。

区长李伟的儿子高考只考了300分,花高价上大学;2011年4月2日晚7时56分,山东省监狱十一区前区长张磊光的儿子,鲁能足球队队员张驰被踢断小腿,胫骨和腓骨全部骨折。

《宪法》规定:“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法轮功让人做一个高尚的人,何罪之有?《宪法》还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和示威的自由。”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宣传品也是合法的。中国也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2000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知)》公通字[2000]39号文件中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种,其中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有7种,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有7种,这14种“邪教”名单中没有法轮功。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依据均来自于“上级命令”,可怕的是却找不到上级下命令的证据,一切只是口头传达,西南某县一名醒悟了的公安局长说:“我是大学本科毕业,我不是没有头脑。在对法轮功镇压初期我就觉得有问题。上面传达镇压指令时,一是没有红头文件,二是不让记录。这就意味着,以后出什么问题就由执行者自己承担。所以我在对下级传达时,都说:以后对法轮功的镇压指令,你们自己看着办,上面一是没有红头文件,二是不让做记录执行指令出什么问题自己承担,不执行我也不追究责任。”而你的犯罪行为可是谁都知道的、是无法掩盖的。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施行的《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不是把所有的罪过都狡诈的推到那些冲在迫害最前线的执行者身上了吗?!

1976年文革结束后,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等人要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那时刘传新再说是毛泽东叫干的、江青叫干的,能减轻他的罪责吗?所以,在追查开始前的1977年5月19日刘传新就自杀了。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17个典型,都是些看守员和审讯员,此外还清查出文革中“表现积极”的警察793人,共810人,对他们内部审讯后拉到云南秘密枪决。对他们的家属只是给了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这就是盲目参与迫害者的下场。

江泽民死亡或脑死的消息已经传出,鞭炮声已在中国响起。真正有理智的人没有还再为它卖命的,没有愿意给它当陪葬品的,连一些参与迫害的班长们都在走时与我们讲好了共产党解体就出来为我们作证,有的还在卡上给我们充上了钱为自己留下退路,警察、领导也是人,也要在是非公义面前做出选择。如果真善忍的特性真实存在,那么只有善良者才有未来和出路。请参与者三思明鉴,停止作恶,也请相关的部门负责人善用手中的权力,制止在省监正在发生的迫害和犯罪行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