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桂荣屡遭迫害 去年被非法判刑七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赤峰市巴林右旗“六一零”恶徒陈洪久、国保队长张海涛等,多年来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大法学员赵桂荣,十多年中遭到多次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和劳改等严重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因坚持修炼,向世人讲大法真相被内蒙巴林右旗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现被非法关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晚,赵桂荣和赤峰市林西县法轮功学员王建霞给世人发送真相资料,在巴林右旗被张海涛等恶警绑架。次日早八点,恶警到赵桂荣家非法抄家,一边抄家一边照相,抢走了师父法像、讲法带、三本《转法轮》《洪吟》、《洪吟二》、七本各地讲法和其他几本大法书,还抢走了一部手机和一个mp3。

巴林右旗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检法恶人为了私利,无视法律,昧着良心,不计后果进一步构陷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农历五月初六),唆使巴林右旗法院对赵桂荣、王建霞非法庭审。“六一零”邪恶头子陈洪久欺骗赵、王的亲属,说不开庭了,回去等着吧,开庭告诉你们。结果九点多就开庭了。开庭前,张海涛站在法庭门口,对前去旁听的人照相。巴林左旗国安恶警李宏柱亲自带人前去助邪恶的淫威。

说是“公开审理”,可是法院人员千方百计的刁难赵桂荣的律师和前去旁听的亲朋好友人,除赵、王的父母、姐妹外不许别人入庭,能进的人也要被查身份证、非法搜身。恶警羞辱律师,对律师非法搜身外还无理要求律师进法庭不允许带水杯和公事包。

在此之前,赤峰市巴林左旗检察院特古斯等与巴林右旗检察院互相串通,不准北京律师为王建霞做无罪辩护并撵走了北京律师,剥夺了他的合法辩护权,致使无人为王建霞辩护。(注:因这名北京律师曾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为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李玉芬做无罪辩护,巴林左旗检察院特古斯等恶人把这位律师诬告到北京律师事务所和赤峰市检察院等单位。)

开庭后,没有证人到庭。赵桂荣的律师向审判人员要证据,他们根本拿不出来什么“证据”,就休庭二十分钟去找“证据”,结果只拿来几套神韵光盘算证据了。律师辩护赵桂荣无罪,公诉人也没说出什么来就说了三次回答完毕。审判长许广瑞问赵桂荣和王建霞还有什么可说的了,她俩要求无罪释放。审判长、公诉人等什么都没说,明知她俩无罪也不放人,宣布休庭。一群便衣警察围住为赵桂荣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把他带进另一个屋,强行没收了他的辩护词。

六月十八日,巴林右旗法院秘密非法判处赵桂荣七年、王建霞四年刑期。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左右,巴林右旗“六一零”恶徒把她俩偷偷非法押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迫害。

赵桂荣的妹妹去看守所看望她,一个恶警说送走了。问他送哪去了,恶警说你没有权问,没有理由告诉你,并撸胳膊挽袖子要打赵桂荣的妹妹。

巴林右旗公检法对赵桂荣、王建霞从绑架到非法判刑,不遵循“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执法原则,公然剥夺律师的辩护权,刁难、羞辱律师。对赵桂荣、王建霞的所谓办案过程,完全违背了《宪法》、《刑法》等诸多法律,已触犯了绑架罪、非法拘禁罪、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渎职罪、徇私枉法罪等罪行。是人为制造的又一件特大的冤案,给赵桂荣、王建霞和她们的父母、子女、亲人造成巨大的痛苦。

赵桂荣以前遭受的迫害:

自中共于九九年七月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赵桂荣曾遭到当局绑架、抄家、非法劳教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农历二月十六日,陈洪久、汪成林、巴根、达来等恶警,以“查户口”为名闯入巴林右旗大板镇法轮功学员赵桂荣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她家的所有大法书籍、两套大法师父讲法带、三套炼功带、三个法轮章、两张师父法像、两张法轮图形,还偷去了一张vc电话卡。随后把赵桂荣和她的父母(法轮功学员)、丈夫、儿子一同绑架到巴林右旗公安局。同一天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贾彬、丁广、孙微。一个大个子警察如同流氓一样辱骂赵桂荣的母亲。

第二天,赵桂荣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到巴林右旗看守所。恶警提出以三千元钱为条件释放她,经家人托关系,当时的巴林右旗国保大队长巴根在勒索了她家一千元(没给收据),非法拘留二十一天才将老人放回,看守所扣留了她剩下的五十多元钱。

在以后的两年里,赵桂荣和她的家人遭到恶徒们的多次骚扰。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赵桂荣正在山上种地,巴林右旗国保大队长张海涛等开着两辆警车来到她家,非法抄家,抢走了三本《转法轮》、讲法带、炼功带、师父法像、法轮图形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印章,还抢走了五十多本《九评共产党》和一千多元钱。恶警再一次把赵桂荣和她的父母绑架到公安局。

巴林右旗沙布台(音)派出所所长指使恶警薅她母亲的头发,让他先薅脑袋后面脖子上边处的头发,三根两根的薅。薅了一会儿,见她母亲没啥反应,又指使恶警薅她额头上边处的头发,也是三根两根的薅。她的父母在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才放回家。几天后,张海涛等谎说有事把赵桂荣的父亲叫到公安局,没说啥事就无端的打了他父亲二十多个耳光。

恶警在赵桂荣的十多岁的外甥女的书里发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转法轮》里的一些字,第二天就把孩子弄到公安局。恶警审问孩子:纸条上的字是不是你写的?孩子说是。又问孩子为什么写?孩子说练字。又问:练字为什么写这字?孩子反问他:我练字什么字不能写?恶警无话可说,只好把孩子放了。

赵桂荣正告张海涛,你们从我家抢去的钱是我们全家人的生活费,你如果不还给我们,我儿子连生活费都没有,如果出了事找你们算帐。张海涛害怕出事,亲自把钱送回她家,让她儿子签字、按手印。

五月节到了,赵桂荣的父亲去给女儿送鸡蛋、粽子等食品,才知道赵桂荣已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且已送走。张海涛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私自开车把赵桂荣非法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张海涛的做法违反劳教法的规定,况且张事前也曾对赵桂荣父亲说,何时送赵桂荣劳教会通知他。原来都是谎言。

此次迫害赵桂荣的首恶之徒有张海涛、陈洪久、汪成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