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近期暴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近日,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以下简称“省女所”)三大队,发生了一起由该所头目冯可庄坐镇指挥,以大队长刘子薇和指导员吕亚琴带队,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野蛮施暴的恶性事件。她们对女性法轮功学员长时间毒打和电棍电击,手段残暴,气焰嚣张,时隔近一月后消息传出,听来仍令人惊心。

抵制血汗工厂的奴役和加期迫害

省女所三大队是其几个大队中最为重点的“创收”单位,在押人员多数为法轮功修炼者和部份民间上访群众,他们被强制每日长时间劳作,进行高强度奴工劳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血汗工厂。近期,该大队主要接手的劳务为灵寿县县城的河北省益康针棉织有限公司(地址为河北省灵寿县城南环东路177号,邮政编码为050500,联系的业务员为刘凤菊和张春辉)和石家庄益发纺织品有限公司(地址和邮编同上)委托加工的三色清洁巾等产品。

除了没完没了的高强度奴役劳作,三大队还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和“转化”(即强迫放弃信仰)。今年八月上旬,该所宣布对拒绝接受洗脑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无理的延长劳教期迫害。法轮功弟子信仰真善忍原本无罪,在遭受蒙冤迫害的情况下,还要被延期,所方的无理决定导致了法轮功学员和部份上访群众的抗议和抵制,他们决定维护自身的权利,宣布拒绝接受奴役,停止出工。

六人被长时间电击和毒打,暴行持续两天半

2011年8月15日,是个星期一,省女所冯可庄召集三大队队长们开会后,一场精心布置的疯狂迫害开始了。

当日上午,他们把全体人员集中到大厅里集会,然后不分老弱病患人员,强迫所有人保持军姿罚站。吕亚琴(警号1356086)、刘子薇(警号1356101)、李昕(警号为1356055)、张晶晶(警号为1356054)、王海燕(警号为1356092)、赵萌(警号为135639)等十来个队长(还有警号为1356073和1356062的两个男性队长),手里提着电棍和手铐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她们把法轮功学员冯瑞雪、刘素然、赵烨、张妮、齐俊玲和因上访被劳教的魏玉环一个个叫出,带到没有监控摄像头的队长休息室轮番施暴。对每个人都进行半个小时甚至四十多分钟的电击,逼问是否答应出工干活和唱饭前歌(强制每个人饭前唱歌颂中共恶党的红歌),遭到拒绝后,这些队长们气急败坏,变本加厉的施暴。

演示图:电棍电击

石家庄的大学教师冯瑞雪遭到大队长刘子薇的长时间电击和残酷毒打,当时的天气还比较热,人们都穿着短袖,刘子薇专门电击冯的胳膊、肩部等不易看见的地方,还抡起电棍毒打冯瑞雪,致使冯的腿上、胳膊上多处变得黑紫色和瘀青,身上多处留下了电击后的黑紫泡和焦黑斑痕。当日下午冯瑞雪又遭到了刘子薇的再次电击毒打。

唐山的赵烨也遭到刘子薇等恶警下的毒手,开始时是长时间用长电棍电击,后来改用高压的短电棍电击,电击同时还遭遇毒打,身体多处瘀青黑紫,留下了许多电击成焦黑状的黑斑。当日上午和下午,赵烨至少两次被刘子薇施暴,造成了严重的伤势。她的胳膊和肩头等处,肿得像馒头一样,右手的手指无法弯曲,右手也不能动弹,整个右臂都失去了知觉,此后长时间不能自理生活,无法正常洗漱。为了掩盖其罪行,三大队把赵烨长时间单独隔离关押,一直在大厅里罚站,直到九月初才让其到大厅里干活。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藁城的张妮,遭到吕亚琴毫无人性的电击,胳膊和嘴部、口里面都肿了,嘴被电烂。

石家庄的刘素然被吕亚琴电击胳膊、脖子,很长时间一处处烧焦的凹点仍清晰可见。

还有一个不修炼法轮功的上访群众魏玉环也被吕亚琴电击了半个多小时。

十五日的下午和十六日,除了冯瑞雪和赵烨被刘子薇再次施暴外,石家庄人卢迪和沧州人齐俊玲也遭到了吕亚琴的电击迫害。卢迪被电击了肩部,齐俊玲被电击了胳膊和脖子。之后齐俊玲还被关了禁闭,在图书馆长时间单独隔离。

整个施暴过程持续了大概两天半,地点就在没有摄像设施的队长休息室,期间省女所所长冯可庄一直在旁边的办公室坐镇督办,不仅仅是放任下属滥施刑罚、滥用警械、执法犯法虐待被监管人,而且是这场迫害的主谋和决策者,其责任无可推卸。

逼迫奴役并逼唱红歌

在毒打、电棍的淫威之下,恶警逼迫所有人出工受奴役,三大队要求每天早七点半就开始在车间干活,中午十二点收工吃饭,下午一点半干到六点半,有时还要加班一两个小时。在毫无人身、信仰自由和人格尊严的环境中,被迫接受奴役,还强迫人唱歌歌颂这个毫无人性迫害善良的中共恶党,三大队的所有被关押人员身心都遭受着难以想象的迫害创伤。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实施迫害的,除了一直在三大队充当打手的吕亚琴等人,刘子薇的名字也出现在了三大队。以前曾经披露过的省女所黑幕揭露过,刘子薇原是一大队大队长,其人毫无理性的施暴和冷酷,多次被控诉暴虐法轮功学员。遭遇其迫害的刘丽等人早已组织充分翔实的材料对其控告检举,其人所在的一大队由于声名狼藉而不得已解散,刘本人也一度销声匿迹,去休了产假。今年3月15日,刘子薇产后复出,4月底调到三大队任职大队长(不知和原大队长王炘谁为正职)。生育过的刘子薇却不见复苏一丁点人性,其残暴和嚣张毫未消减,所谓的司法警察如此肆无忌惮的行恶。

这个省女所所谓“文明单位”的光鲜外衣之下,究竟隐藏着多少罪恶,实在是鲜为人知。在该所二大队,有一位满头白发的年迈老太太法轮功学员张领军(音),人们能看到她腿部伤势很严重,走路很难,只能靠手扶着东西,一步一步挪着前行。看管她的警察不许任何人搀扶和帮助她,甚至上台阶和走楼梯时,也只能一点点艰难的挪行,一次,她在饭堂口扶着门哭诉:“他们(警察)都要把我打死了!”

今年夏季以来,从唐山劳教所转押来一批法轮功学员。7月5日来了第一批29人(据说是一半),有11人分在了三大队,其余的分到二、四大队。8月9日又来一批,约有6、7人并入三大队。8月28日,又送来一批,直接关在了四楼。8月下旬,劳教所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不许下楼,吃饭都得抬上去。每个大队抽调专人到四楼参与迫害,三大队的吕亚琴、牛莉和姓丁的队长被抽了上去,人们还在四楼看到了原一大队的王伟卫和侯俊梅。

阴历八月十五的前一天,二大队也没有正常出工干活,有消息说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也在抗议奴役和延期迫害,气氛显得很紧张,很可能也在发生秘密的迫害,希望知情者揭露详情。

省女所作为司法系统的所谓“文明单位”,却如此嚣张的执法犯法,无视良知、法律和人性尊严,作为有良知的中国人,作为被非法关押人员的亲友,我们怎么能容忍如此恶行和无法无天的事件公然发生?呼吁各界民众用一切可行的方式揭露省女所的罪恶,并向省检察院和检察机关驻所检察官进行控诉,要求制止其暴行,严惩所有参与施暴的警察,追究所长冯可庄的领导责任。驻所检查机构电话:0311—8393915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