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恶人恶报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市恶人紧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换来的是恶报连连,毁了自己,殃及家人。

一、二十七个恶人的报应

原黑沟乡(后改叫黑沟镇)派出所所长安利勇、副所长陈福才、恶警于庆利迫害法轮功学员刘美荣。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早晨七点左右,刘美荣与家人正在蔬菜大棚里采摘成熟的草莓果。黑沟乡派出所几乎全体出动,安利勇、陈福财、于庆利、刘强等人冲进蔬菜大棚,强行绑架刘美荣。他们无视做人的道德,把刘美荣家满棚即将上市的草莓踏成了平地,直接损失达三千多元。刘美荣强烈抵抗他们这种流氓土匪行为,恶警陈福财、安利勇、于庆利就暴力殴打刘美荣。陈福财撒野般的给刘美荣戴上手铐,而后拽住铐在刘美荣手腕上的手铐往死里拖刘美荣,手铐勒进肉里,刘美荣被拖得昏死过去。围观的村民见陈福财太无人性,太残忍,就央求他不要再拽手铐拖刘美荣。有一好心村民向陈福财做担保,陈福财才将手铐松开一点儿。刘美荣的小姑子质问这些恶警为啥随便抓好人,安利勇立即威胁其小姑子,说:“你再敢说一句,我连你一起抓走。”

刘美荣还在昏迷当中,被家人背回家里。安利勇给孤山公安分局打电话,一小时左右,孤山公安分局以刘宾海为首的八、九名恶警分别开着小汽车和面包车赶到刘美荣家。此时,刘美荣还没完全苏醒过来,安利勇又打电话给东港市公安局,回头安利勇说:“上边有令,死了也要拉到东港。”陈福财又强行将刘美荣从炕上拖到地上。恶警一窝蜂的将还没完全苏醒的刘美荣抬上了面包车,拉到了东港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多钟,在公安局政保科长(现国保大队长)王润龙的指挥下,黑沟乡派出所所长毕希松、副所长陈福财与于庆利、刘强等多名恶警,包括开车司机,由卧龙村恶人王明山领路,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裴胜敏家绑架裴胜敏,同时进行非法抄家。当时裴胜敏在家正看书学法。恶警空手而归,什么也没抄到。最后以大法师父的经文作为“证据”将裴胜敏绑架。

在此之前,这几名恶警与小甸子恶警张贵琦、王兴江、王远军、范同良等合谋绑架了小甸子镇曹家三名法轮功学员和黑沟乡的王新凤、王秀丽等人。在黑沟乡派出所里,裴胜敏还看到恶警于庆利将小甸子镇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打得满脸是血,曹家儿子的牙齿全被打松动了,冒着血。恶警们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途中,警车疯狂行驶,在黑沟乡地段撞死了村民家的一头驴,恶警向村民赔偿一千多元钱。王新凤就此事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天理,正告他们这是上天对你们的警示。恶警于庆利听后,不但不反省自己所犯的罪行,反而恼羞成怒,将自己腰上捆的皮带解下来,用皮裤带狠毒的抽打王新凤,嘴里还骂一些下流话。

看看上天给二十七个恶人的报应:

一、二零零九年大年初一,黑沟镇派出所所长安利勇恶行祸及家人,其妻于突发脑溢血死亡,年仅四十八岁。

二、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黑沟镇派出所恶警陈福财骑摩托车行驶到东港石山大桥时,与对面来的三轮机动车相撞,人被撞到地上之后,又被后面疾驶过来的大卡车从身体上面压过。卡车的轱辘分别从头部、腿部压过去,死状惨不忍睹。

三、二零零九年底,黑沟镇派出所恶警于庆利恶行祸及家人,其妻服毒自杀死亡,年龄在五十岁左右。

四、五、黑沟乡土城村治保主任张伟、村长卢祖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受迫害以后,紧紧跟随邪党,胁迫乡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孙胜德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学忠(土城村小学教师),强迫王学忠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保证书”,以各种方式多次骚扰迫害王学忠。王学忠后在邪恶的骚扰迫害中离世了。两年后张伟在河水中洗澡时溺水而死,年仅四十岁左右;卢祖生二零零四年前后得脑癌死亡。死时五十岁左右。

六、黑沟乡主管迫害的继任副乡长刘安康,一心想从迫害法轮功中捞取资本,升官发财,因此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不久后重病在身,无法上班。

七、原东港市黑沟乡政府邪党委副书记孙胜德,积极追随恶党迫害本乡的法轮功学员,他利用职权,每年挪用镇政府公款给其小舅子隋国军,让他夫妻俩监视、举报法轮功学员刘美荣。刘美荣几次被迫害都是他们恶意构陷的。二零零七年,孙胜德在与镇政府其他人的权力相争中,被赶回家。当地村民对他的为人非常气愤,把他家的草垛也给点着了。

八、龙王庙派出所恶警孙文革(后调到马家店派出所)多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不听。二零零四年八月孙文革一人骑摩托车在马家店镇的公路上与五十铃拖拉机相撞。被人抬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九、龙王庙派出所恶警王延平自1999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多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听。二零零零年胁迫宋小河到北京抓捕东港市在北京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刘延俊、张海等人上刑,酷刑逼供。刘延俊被打得半身不遂。长期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延花,几次绑架迫害刘延花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他都参与。二零零五年患胃癌做了大手术。

九、新兴区公安分局局长佟成运,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刘延俊被迫害入狱,佟成立是直接参与者。后调看守所,仍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月,因经济犯罪而被“双规”。

十、东港市法院法官魏殿东,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八年底,以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捏造的事实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家属抗议他们的非法行为,质问他为什么不通知家属、不开庭,随便偷偷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魏殿东大吼:“愿上哪儿告上哪儿告,上哪儿你们也告不赢!”转年三月,魏殿东做了了阑尾手术。但他并不相信法轮功学员警告他的“善恶有报”的天理,当然也就不知道这是老天爷在向他警告。两个月后,病情加重。无奈去沈阳医大做全面检查,检查结果是肠癌晚期。几个月后死去。好在魏殿东在临死前知道自己的不幸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应。

十一、东港市龙王庙镇五龙村村民李晓金经常谩骂法轮大法,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二零零五年秋天,李晓金在本村一家小卖店当中烧毁大法真相资料。别人劝他不要烧,警告他烧大法真相资料对自己不好。李晓金不听,并说:“我就不相信会有什么报应。”结果几天后他死在炕上,年仅三十九岁。

十二、东港市龙王庙镇五龙村邪党党员张本正,五十多岁,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经常谩骂大法,积极配合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秘密在法轮功学员家房前屋后蹲坑、监视、恶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患肝癌死亡。

十三、东港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赖建华,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亲自策划、指挥抓捕法轮功学员,使东港法轮功学员在他在任职期间遭受的迫害极其严重。二零零八年,赖建华等人因为经济犯罪和其它犯罪被逮捕、“双规”。

十四、东港律师事务所律师迟刚,其妻子是东港市安全局长赫平。迟刚二零零一年八月被东港邪党法院指定为法轮功学员刘延俊做辩护。其身为一个律师,面对修心向善、遭受无辜迫害的修炼人,不去履行一个律师职责,而去为邪党迫害好人当说客,不是帮助刘延俊说公道话,而是去逼着刘延俊“转化”,放弃修炼。为了自己的名利,无视良知与职业道德,放弃正义而去向邪恶妥协,甚至站在邪恶一边说昧心话,天理不容!二零零四年二月,迟刚酒后暴死。

十五、东港市龙王庙镇龙王庙村七组女村民王国荣,二零零六年一月的一天早上,将在自家门前拾到的大法真相资料扔到大街上,并且口中辱骂大法。同年二月二十四日早晨,王国荣驾着一辆新三轮车到集市上去赶集,途中走到高家堡村,三轮车在急拐弯时,连车带人一块儿滚到路边的河沟里。王国荣的右边脸被撞开一个大口子,面部血肉模糊,险些伤命,脸上缝了好多针,修理三轮车也花了不少钱。

十六、东港市内桥东大海社区青年路八十六号住宅楼东一单元的“低保户”吕某(女),五十多岁,邪党每月给她五百元钱,收买她监视举报邻居法轮功学员,撕毁楼道儿大法标语。她积极配合大海社区街道和片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二月,邻居法轮功学员刘延俊被她恶告,遭恶警绑架。二零一零年五月,吕某遭车祸两腿被撞断,瘫在床上几个月,而后长时间拄着双拐走路,并殃及家人连连遇难。

十七、孤山镇镇长戚淑华(女),参与迫害多名孤山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等部门合谋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地点在东港福利院。东港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孤山法轮功学员张贤芝,都被抓进这个洗脑班。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及各乡镇政府、派出所的人每天逼着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灌输恶党的歪理邪说,然后又分开屋,逼着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谈认识、表态度。法轮功学员张贤芝一个一个的揭穿中共恶党编造的欺世谎言。戚淑华气急败坏,找来六、七个人,还把张贤芝的家属也给找来了,她指着张贤芝嗷嗷直叫:“她敢说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录像全是假的!她,她不想出去了!”后来不长时间,戚淑华得了股骨头坏死病。

十八、原大东公安分局副局长孙立南,二零零七年一月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郎庆晟和张庆贵,导致俩人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劳教所至今。二零零七年一月,法轮功学员于春娥讲真相,被东港大东分局警察劫持到公安分局。于春娥质问恶警为什么抓人,警察说:“是国保大队打电话让我们抓。”当晚,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将于春娥非法关进东港看守所。后半夜三点多,于春娥胆结石剧痛,被送进了医院。四天后,因为临近过年,大东公安分局又将于春娥送回看守所。于春娥的女儿质问他们:“我母亲病没好,把我母亲送回看守所,出了人命谁负责?大东分局局长孙立南说:“法轮功的人出了任何事情,我们不负责任。”表情蛮横无理,非常仇恨。不久,孙立楠于二零零七年七月遭恶报,因贪污被逮捕。

十九、前阳镇胜利村某农民,故意用烟头烧大法书《转法轮》中大法师父的法像,别人劝阻他还不听。几天后,其浑身长满黑点子,疼痛难忍,最后活活疼死。

二十、东港市小甸子镇徐堡子村小曹堡村民组村民孙成志,六十岁左右,听信中共邪党谎言,仇恨法轮功,多次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不听真相,还多次谩骂大法。二零零九年五月,孙成志在自家农田里干活儿,突发脑溢血,一个跟头栽在地里,抢救多日,人事不省。住了几个月院,钱花一大堆,至今身体还不能自理。这是上天对孙成志的警示,如不赶快醒悟悔过,下场会更加悲惨。

二十一、东港新兴区派出所恶警衣成,对所管辖地区的法轮功学员经常骚扰,二零零五年春天自己上吊死亡。

二十二、东港市内花园社区一低保户,为了能得到“低保费”,听从东港市内花园社区主任、书记的指令,到小区楼里去撕毁法轮大法真相标语,法轮功学员警告他:“千万不能干这个活儿,会遭报应的。”他不信,说:“谁给钱我给谁干。”没过多长时间,这人被车撞死。

二十三、恶警周远伟、孙科、孙洪付、许大勇、刘宇飞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还暴力殴打群众,将受害者致残,家人从地方告到中央,已经告了好几年了,恶警先威胁受害者家人,但是民不畏死,非要告到底。威胁不成,东港市公安局心虚,又提出给六十万元要求受害者撤诉。家属不撤诉。

二十四、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被人在网站上曝光大笔贪污。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百姓赵志玲(手机电话:13718326348)和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百姓宫绍荣(手机电话 :13718326348 )分别向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三级纪委、检察院、公安局纪委举报东港市公安局王润龙等执法犯法行为。并放在在互联网“百度网站”上公开揭露,人证、物证俱全。王润龙惶惶不可终日。

二十五、马家店镇派出所恶警王春玉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谩骂大法和大法师父,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多次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殴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宁淑艳被他迫害得至今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八月,王春玉骑摩托车在去西尖山的路上与一位骑自行车的人相撞,骑自行车的人安然无恙,王春玉撞倒了骑自行车的人,自己又撞到一棵大树上、当场死亡。

二十六、黑沟镇派出所所长王波,二零零六年秋天,带领多名恶警绑架黑沟法轮功学员王连荣和裴胜敏。两人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王润龙和王波非法勒索数千元后,才将人放回。事过不久的一个周末,王波自己开着派出所的轿车回东港的家。途中方向盘失灵,把车开到了路边的桥墩上,轿车当即报废。王波被撞得小腿骨折,其它部位也受了伤。

二、殃及家人

原合隆镇派出所所长现东港看守所管教员杜永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积极追随恶党参与迫害法轮功。因表现积极,而被派到北京长期蹲坑抓捕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杜永成的妻子得了一场大病,从丹东治到北京、辗转几大医院诊断不出具体的病来,而医疗费花去八万多元。回到家中后只能呆在家里维持生命。

东港马家店恶警孙科,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他带一帮人,深夜闯入法轮功学员邱美艳家中,强行将邱美艳绑架至东港市看守所,后送至马三家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五年春天,他妻子骑摩托车将一妇女当场撞死,赔偿对方家属数万元。调到龙王庙镇派出所当指导员期间,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一月绑架刘延花、刘延花的儿子李忠海、王淑敏、杨国堂、张华、冯淑香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原东港市黑沟乡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孙胜德和他小舅子隋国军夫妻合谋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刘美荣。二零零七年,在与镇政府其他人的权力相争中,被赶回家。当地村民对他的为人非常气愤,把他家的草垛也给点着了。孙胜德利用职权,每年从镇政府挪用钱给他小舅子隋国军夫妻俩,让他们监视法轮功学员刘美荣。刘美荣几次被迫害都是他们恶意构陷举报的。二零零七年,隋国军的次子隋成贵在外地打工时,从高处摔下来,胳膊摔断,脖子下面的锁骨也摔断了。给儿子手术治疗的医药费几乎把家里的钱全花光。诈来的钱,不该得的钱不好花。父母不做好事,孩子也不幸跟着遭殃。与此同时,隋国军妻子刘淑艳的两条腿也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三、害人害己

原东港市委副书记、东港市政协主席王春兰遭报

王春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患有严重的“硬皮症”。她的病,东港很多人都知道。她走遍全国大医院、到处寻医求药而不得治,且每年去北京治病需要大量的医疗费用。法轮功学员刘梅引导她修炼法轮功后,病情迅速好转,近于康复。然而,江泽民打击迫害法轮功一开始,王春兰害怕失去自己的名和利,公然否定自己修炼法轮功,而且歪曲事实,诽谤大法师父,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东港市委台湾事务办公室副主任王远敬(刘延俊的丈夫)被迫害致死与王春兰有直接关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以王春兰为首的东港市委、统战部的领导给王远敬施压,在强迫王远敬放弃修炼的同时,还逼着王远敬“转化”刘延俊。在巨大的压力下,王远敬得了胃癌。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日,刘延俊陪同丈夫王远敬去北京301医院做胃切除,王春兰听说后,指派东港市公安局去抓回刘延俊夫妻俩。局长宋小河就指派恶警王润龙追到丹东火车站,在火车站检票口阻止刘延俊夫妻俩检票上车。王润龙说:“春兰书记、小河局长有令,不准你们去北京,必须立即返回!”王润龙没有拦住,回头王春兰、宋小河将帮助王远敬联系医院做手术的朋友鞠庆华绑架到东港市公安局审讯、逼供,逼迫鞠庆华找回王远敬。得知消息后,王远敬恐连累朋友,只好放弃手术。此时,王春兰与宋小河又指派王远敬、刘延俊双方的单位的人乘飞机追到北京,说刘延俊和王远敬不是去治病,而是投靠台湾李登辉。第二天,就在刘延俊夫妻俩往回返、在北京火车站刚检完票准备上车时,东港市委统战部的李喜顺和东港三中的魏景德从检票口两则冲过来,拽住王远敬的胳膊。王远敬难过的差点昏过去。回来后病情更加恶化。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王远敬含冤离世了,年仅三十六岁。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整个东港市被公安局绑架、拘留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多人。东港看守所、拘留所都关满了。王春兰与公安局副局长崔义发亲自到拘留所去检查,看到法轮功学员都盘腿坐着,就给拘留所下令,叫法轮功学员都站监,不准坐着。说法轮功学员坐着就炼功。不管多大年龄,只要是修大法的全部站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剩下时间都站着。就这样站了长达四十多天。直到恶党“国殇日”过后,才把法轮功学员放出来。东港市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从王春兰开始的。

王春兰无视做人的良知,天理不容。后来,因为有人证实她曾炼过法轮功,王春兰被降职,调离东港市委副书记的职位。接下来,她的“硬皮症”又开始恶化,工作也被迫停止。

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原东港市公安局长)“六一零”头目宋小河遭报

宋小河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曾看过法轮大法的书《转法轮》,他十分清楚法轮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也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更清楚江泽民的造谣、诬蔑都是假的,但在名利的诱惑下无视做人的良知,昧着良心去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八月,法轮功学员刘梅与其他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宋小河下令政保科长王盛乙带人去北京抓捕。刘梅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到王盛乙一伙的绑架。刘梅与同修被锁在一个屋子里,被人监视着。刘梅和另一名同修在它他们的监视下走脱。然而,宋小河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大法给他赎罪的机会,反而对刘梅等人穷追不舍。刘梅与其他同修再次被绑架,关进东港看守所。东港市公安局以“进京组织者”的罪名将刘梅非法劳教二年,送进丹东教养院。刘梅丹东教养院遭受非人的折磨,身体多处被恶警打伤。后又被转押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同时遭宋小河迫害的有孤山镇的法轮功学员王大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时,王大新刚参加完高考,就去北京上访。王大新的录取通知下来后,东港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伙同东港市教委,将王大新的录取通知书扣下了。王大新本人没有见到通知书、但王大新的考试分数已达本科正常录取分数。由宋小河执行,王盛乙、孤山公安局的周闫伟积极配合和原政法委书记杨风的指使,强迫王大新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否则,就取消她升学的资格。王大新告诉他们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坚决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决不放弃大法的修炼。宋小河一伙便因此而夺取了王大新升大学的机会。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辗转周折当上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的宋小河,急于立功,自告奋勇到北京去抓捕刘延俊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刘延俊被宋小河亲手绑架。刘延俊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警车上,宋小河当着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面,手机电话向他的上司杨风汇报:“刘延俊我抓着了!”回头对刘延说:“我抓到你,我就成功一半了。”接着又说:“如果不是杨风书记亲自吩咐,我才不来呢。”

刘延俊被宋小河等人绑架到北京的一家旅店里(东港在北京迫害法轮功办事处),宋小河先把刘延俊单独弄到一间屋子里,逼着刘延俊给一同去北京证实法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打电话,抓捕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刘延俊拒绝。宋小河恼羞成怒,安排恶警吕杰平、王延平,还有一个姓张的(年轻的),给刘延俊上刑,刘延俊被打得半身不遂。

在杨风的指挥下,宋小河的“大力协助”下,东港市公安局刘华、周恒臣、王润龙等人将刘延俊以“进京组织者”的罪名交给东港检察院。东港市公、检、法合谋给刘延俊非法判刑六年,送进沈阳大北监狱。当时家里只扔下孤零零的十四岁的小女儿。刘延俊一家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追随江泽民的宋小河同王春兰一样,并没得到想要得到的结果。王盛乙被开除、宋小河被降职,失去了局长的职务。

四、祸及百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东港恶党从上到下,纠集大批人员去北京蹲坑十多天,绑架了东港市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刘延俊、张海、李忠海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遭“六一零”头目宋小河、恶警吕杰平等人的酷刑折磨,刘延俊被打的半身不遂。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教养,男学员被劫持到丹东教养院,女学员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刘延俊被东港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同年十月十一日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此时刘延俊的丈夫王远敬已被迫害致死,家中只扔下年仅十四岁的小女儿。

从抓捕、上刑、拘留、罚款、开除工作到判刑的整个过程,参与迫害刘延俊的部门从东港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新兴区公安分局、东港看守所到东港市教委、东港三中等至少十个部门,加上东港市新闻媒体。

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者:东港市委书记唐桂昌;市委副书记杨风(亲自委派宋小河抓捕刘延俊,并去拘留所、看守所转化刘延俊);副市长、现丹东市副市长于梅、政法委书记谭顺昌、副书记宋小河(亲手绑架刘延俊);政法委干事、东港司法局副局长赵玉龙(亲手搜刘延俊身);公安局长刘华和副局长周恒臣(亲自提审刘延俊);政保科长、现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多次提审、负责捏造事实);政保科副科长王远军(亲自去北京劫持刘延俊);在北京长期蹲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住宅组组长、现公安局禁毒大队队长吕杰平(酷刑折磨刘延俊的主要凶手);龙王庙派出所恶警王延平和另一名姓张的恶警(胁迫吕杰给刘延俊上刑);东港市教委刘春树和东港三中徐卫东、王传广、崔显斌(开除刘延俊工作);新兴区公安分局局长佟成林、指导员管殿臣、警察邹德俊;东港看守所牛成义;东港市检察院检察长;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检察长;公诉科长谷清春与公安局合谋构陷刘延俊);东港市法院院长宋惠良;主管副院长宁伟;审判长刘凯芳;审判员辛吉辉、牟洪利、由英春、王俊芳;所谓辩护律师迟刚(东港法院指定的)等至少三十三人。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刘延俊被非法判刑的第三天,东港市连降暴雨,使东港市遭受一次特大的洪水灾害。东港市有线电视台的东港新闻节目报道说:“此次洪水受灾面积达十五个乡镇(即整个东港市的三分之二面积),自己估计损失人民币八百万元。” 谁都知道实际损失远不止这个数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