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接上文《山东冠县“六一零”十一年罪行录(一)》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根据“六一零”秘密统计,山东省冠县大约有一万多人修炼法轮功,遍布全县十二个乡镇、三百二十三个村庄、四十二个县直单位。九九年六月十八日,冠县县委副书记孔繁英命令公安局在六月二十四日之前对全县法轮功学员登记造册,列出黑名单,在各单位物色恶徒组成迫害小组。十年来,中共“六一零”在冠县先后构建了六个集中营,被绑架囚禁其中遭受秘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数以千计。

4、冠县发电厂车间昼夜囚禁法轮功学员

中共党校办公楼北边是冠县原发电厂的一个大车间,车间的房顶只盖了一层水泥板,离地面有两层楼高,异常阴冷。二零零零年秋天,“六一零”将冠县大批法轮功学员囚禁在那里,不分男女老幼,每天二十四小时日夜关押在一起,法轮功学员晚上在板凳和课桌上和衣而睡,冻的直哆嗦,这就是邪党“六一零”在冠县迫害法轮功的第四集中营。

第四集中营实施迫害的主凶是县政法委书记李柏林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帮凶有:黄贤用、马文昌、孙秀敏、靖军、刘怀臣(政法委头头)、吕兰芝、李武彪(党校副校长)、赵文奎(县直机关党委头目)、蒋凤英(县妇联主任)、杨华林(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刘瑾(综治办副主任)、张隆军(文明办副主任)、吴绍华(孔繁英秘书)、赵龙(检察院职员)等。

原冠县发电厂大车间
原冠县发电厂大车间

二零零零年秋天,在冠县政法委书记李柏林的督迫下,“六一零”邪恶组织在冠县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一系列恐怖政策:一是没收身份证并监控跟踪以限制人身自由;二是通过亲朋担保搞株连迫害;三是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参与迫害,明确规定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若有一人进京上访,该单位就不得评为先进且处以罚款。李柏林还下令将各乡镇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党校会议室强化洗脑。其实,党校的那些教师根本无法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他们常被法轮功学员问得哑口无言,可是,他们不用此招则别无他方。不知天高地厚的党校副校长吕兰芝和其助手于长安、李银汉还是积极配合,承诺半个月见效。他们为什么敢夸此海口?是因为他们一贯的作风就是过了今天说明天,过了一会儿还是一会儿,这个承诺能不能兑现那根本无须考虑,在共产党的话语系统里这叫作“鬼儿糊弄鬼儿”。

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恶首江泽民曾疯狂叫嚣“三个月彻底铲除法轮功”,到二零零零年秋天,一年多过去了,法轮功学员散发传单、讲清真相的范围越来越广,江泽民穷凶极恶,指使各地“六一零”加大迫害力度。二零零零年十月,山东省党委书记吴官正到冠县敦促公安局绑架了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十月底,由冯书合带队,恶警全副武装持枪压阵,用一辆大客车当囚车将其中的五十名劫往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

“六一零”还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及亲友参与迫害。城西某村有一个四十多岁佝偻腿的男子,看上去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走起路来也不稳。他到洗脑班上不由分说抓住一位年轻妇女就打,死逼着那妇女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被打的女子看上去二十多岁,个子比那男子还高半头,虽不算漂亮但也透着青春的活力。大伙以为是父亲打女儿,当知道那佝偻腿打的是他媳妇时有人问他:“你媳妇对你咋样?”他说:“对我对老人都好,家里地里的活都抢着干,街坊邻居都说她样样都好,就是炼法轮功,当官的三天两头罚款抄家,为这事我借了亲戚不少钱,我劝她别炼啦,她就不听,我也不愿意打她,可她再炼下去这日子真没法过了,今天村支书让我来把她打改。”说着掉下了眼泪。法轮功学员问他:“你媳妇炼功以前也对你那么好吗?”他说:“不!不!她是我花钱买来的四川媳妇,前几年不好好过日子。”学员们劝他:“那就是法轮功让你有了这么个好媳妇,现在的难不能怨她,是中共的迫害造成的。你想共产党若不迫害法轮功,你家会成这个样子吗?再说她若不炼法轮功还跟你过吗?”那男子听后连连点头。这时,那挨打的女子走过来向丈夫表示歉意,说让他跟着受罪心里很难过。那佝偻腿忙道歉:“刚才是我不对,你别往心里去。”夫妻俩和好了,虽难也要同舟共济。

这期洗脑班维持到隆冬时节,解体了。由于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讲真相,有些政府官员逐渐看清了江氏集团的险恶用心,不再替邪党卖命。

5、迫害法轮功第五集中营——教师进修学校

中共邪党向来弄虚作假来欺骗民众,二零零一年春天,陈月芝和一伙恶警带着一箱材料到法轮功学员崔月芝家把书放好后走出门来,然后再进去强行录像,说是补个镜头走走形式。

这时,洗脑班在邪党党校办不下去了,就搬迁到冠县教师进修学校,在学校东侧中间的两排教室内,一百零八名法轮功学员在严寒中度过了二十世纪最后一个新年,这就是迫害法轮功第五集中营。

山东冠县教师进修校西门牌
山东冠县教师进修校西门牌
拆除的地方是洗脑班所在地
拆除的地方是洗脑班所在地

由于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法轮功学员极少数人承受不住压力而妥协,这也是邪党的罪恶。可是不向邪恶低头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无奈之下“六一零”从山东省劳教所物色了一批恶警和被洗脑的“犹大”到冠县强售其奸,散布歪理邪说,搞骗术欺骗学员。

与此同时,公安局恶警加大了跟踪、绑架的力度。那年五月十一日夜间,城关镇派出所恶警翻墙跳进北街新村法轮功学员周春法家,将他全家人和在他家做客的法轮功学员于凤娥全部绑架到派出所残酷折磨,连前来收水电费的人也一同被抓。

于凤娥的手机被恶警抢走了,恶警发现手机里没有电话卡,夜间十一点钟,恶警陈月芝多次对她搜身也没搜到,就连夜逼问她。派出所雇佣的打手田增海伙同阳谷县的一个败类把于凤娥劫持到三楼房间内,用布蒙住她的头,将她两只胳膊铐在椅子上,按倒在地用电警棍刑讯逼供。他们吼叫:“看你的嘴硬,还是我的电棍硬。”酷刑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恶警们累了,就用手铐把于凤娥铐了起来。

天刚亮,恶警陈月芝、派出所所长韩红光指使五、六名恶警把于凤娥家翻了个底朝天,劫走了录放机、收音机、磁带及她家孩子学习用的录像带等物品。然后它们继续对于凤娥用刑,恶警把她的胳膊倒背铐紧,一会儿用力按她的头逼她弯腰,一会儿把她按倒在地,这样变着花样折磨了一天,最后关进了看守所。经过一夜一天的酷刑折磨,于凤娥被折磨的皮开肉绽,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好多部位肿胀的很厉害,臀部遭电击落下了碗口大的一块淤血,这个惨状让监狱里的在押犯人都流泪了。

恶警张子山和帮凶田增海等在抄法轮功学员家的路上
恶警张子山和帮凶田增海等在抄法轮功学员家的路上

靖军(左)任广民(中)韩洪光(右)在研究夜审迫害计划(照片资料来源:“六一零”档案室)
靖军(左)任广民(中)韩洪光(右)在研究夜审迫害计划(照片资料来源:“六一零”档案室)

几天后,恶警薛连春、马本祥再次非法提审时,于凤娥指控警察刑讯逼供执法犯法,要求给受伤的部位拍照取证,他们都相互推诿,故意拖延时间,最后错过了取证的时机。期间,恶警还向于凤娥的家人榨取了几千元钱。

为粉饰太平营造虚假的和谐社会局面,中共极力恐吓民众,严厉打击法轮功学员上访。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邪党“六一零”抛出了【二零零一】十一号文件,勒令冠县各单位对法轮功学员严加监控,漏报本单位一个炼功人罚款一万元,若监管不力,有一人进京上访罚款三万元。

冠综发【二零零一】十一号文件
冠综发【二零零一】十一号文件

这样,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家破人散,甘屯乡许恒奎、范秀芹夫妇就是其中的一例:

冠县甘屯村许恒奎、范秀芹夫妇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为了向中国官员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许恒奎毅然进京上访,他完全为了别人好,却给自己带来了牢狱之灾。

甘屯乡派出所所长方青海把许恒奎劫持到看守所,唆使在押犯人对他拳脚相加,监禁二十七天勒索了两千二百元钱后将他释放。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六一零”恶徒又到他家抢劫时,见他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掳走了五百斤小麦。那年十二月十五日夜间十二点,又将他夫妇二人绑架。恶警许明国撕拽着范秀芹的头发,劈头盖脸的打,不知还动用了什么酷刑,拷打八个小时后范秀芹的眼睛被打瞎了,后来恶警以让她回家就医为名将她释放。恶警王勇等滥用了多种酷刑也没能使许恒奎放弃信仰,他们气急败坏,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就把许恒奎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

两个追求“真善忍”的好人,一个被非法劳教,一个被折磨的成了盲人。双目失明的范秀芹回到家里连饭都做不了,家庭顿时陷入困境。她孩子从房间到厕所扯了一根绳子,范秀芹每天扶着这根绳子上厕所。从房间到厕所,再从厕所到房间,这就是她的活动范围。

就是这样,“六一零”恶徒还多次去骚扰这个整天摸着绳子期盼丈夫从劳教所回家的盲人。

到了二零零一年,随着中共迫害政策的不断升级,迫害的残酷程度也日益加剧,由开始暴力下的伪善转变成赤裸裸的暴力……

6、冠临路东侧废弃的驾校成为中共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初秋,冠县教师进修学校洗脑班就要解体了,“六一零”就在冠县北环路北、旧冠临路东侧租了一所废弃的驾校。那是一个破落的四合院,南大门两侧是铁窗小号,房间又小又矮,夏天象火炉,冬天似冰窟,每个小房间要关押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东厢房分两部份,南半部是展室,墙上挂着诸如自焚之类的诽谤法轮功的恶毒展品,北半部是洗脑用的所谓“教室”,就是“六一零”人员造谣诽谤法轮功的地方,厕所西边是带铁丝网的高墙。这个大院看上去就是一座阴森恐怖的大监狱。“六一零”在门口立了一个“冠县法制学校”的招牌作幌子,将洗脑班搬迁至此。

带铁丝网的洗脑班高围墙
带铁丝网的洗脑班高围墙
洗脑班大铁门
洗脑班大铁门

除“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不定时值班外,副主任石学增、马文昌、孙秀敏等七人轮流在那里蹲点。雇佣来的打手有任广民的内侄杜二辉、马文昌的叔伯兄弟马文海、东南庄任凤明、八里庄李代超父子俩、发明、二正,还有恶人邴风台。

打人凶手邴风台是冠城镇寨里村人,退伍军人,他丧心病狂毫无人性,托关系挤进“六一零”当了一名鹰犬,对七十多岁的老人也大打出手。白塔集乡两位李姓法轮功学员,一人被他打的手脚变了形,一人被打的耳朵失聪。

尽管邪党用尽了邪招,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坚定,“六一零”再无计可施只得求助外援。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日,它们将部份法轮功学员十几名,逼迫每人交三千多元的洗脑费,绑架到位于淄博王村的山东省法制“学校”,即省“六一零”洗脑班。

零二年夏天,法轮功学员张巧春从洗脑班走脱,恶警四处追寻将她追回。石学增、马文昌、邴风台等恶徒联手对她进行了长达一夜的殴打,体重只有四十多公斤的张巧春被折磨的遍体鳞伤,浑身黑紫,全身肿胀的连衣服都脱不下,半个多月不能下床。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任广民要求各单位每逢邪党所认为的敏感日都要将法轮功学员关进洗脑班,强迫每人每天交二十元的洗脑费。他因此而发家,可还是难填其万丈欲壑。二零零二年秋天,他勾结公路局工程经理李某,强迫在押法轮功学员去修路,到炼铁厂和彩印厂去做苦工,所得工钱都被他和“六一零”恶徒私吞。

冠县“六一零”与外地恶警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冠县法轮功女学员张喜莲,回河北省威县大宁乡草场村娘家,威县恶警于下半夜两点钟把她绑架到邢台市“六一零”,后来冠县恶警王勇把她接回冠县非法劳教一年半。把张喜莲关进王村劳教所几个月了也没有通知她的家人,其父母多次到邢台“六一零”要人,邢台市“六一零”也不告诉他们实情,还每每恐吓。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凌晨,梁堂乡党组书记王长波指使派出所所长杜彬等恶警把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六一零”洗脑班,关押将近四个月的时间。

洗脑班搬迁至此后至今再没挪过地方,冠县“六一零”在此集中营对冠县法轮功学员的摧残还没有停止。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