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秦皇岛市彭秀敏遭绑架劳教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彭秀敏二零一零年在跟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劳教、殴打折磨。以下是彭秀敏自述遭受迫害事实。

我叫彭秀敏,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师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什么事都考虑对众生负责、与人为善,善待一切众生与世人。我不愿看到世人因受邪党的谎言蒙骗,而对法轮功充满仇恨,从而无知的干下坏事而最终遭到厄运。所以我不顾个人安危向人们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和大法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洪传的盛况。叫世人们了解真相、三退保平安得到大法的救度,由此却遭到中共邪党非法关押和迫害。

遭绑架殴打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和同修们去一工地给民工讲真相,被人恶告,被秦皇岛市北部工业园区派出所恶警周海涛、陶爱民等人绑架到派出所,遭到非法审讯与冷冻虐待,后又被搜身、搜包、扣留大法真相资料、护身符、神韵光盘等物品。转而又绑架到秦皇岛市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十天。

这期间恶警周海涛等四、五个人,强行给我绑架到公安医院。恶警周海涛等四、五个人用流氓变态手段进行身体迫害,强行输入不明药物摧残。我拒绝灌药时周等四个彪形大汉的警察把我猛扑到床上,有的压头,有的压身上,有的捏我的大腿和打我手,狠捏鼻子、扒嘴强行灌药、扎针输液,十几天后我的腿、胳膊,还是黑紫几大片。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在公安医院,我出于善念仍不断向周海涛等警察讲善恶有报,不要助纣为虐,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是有罪的,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天地必有私的道理。周海涛等不听不信,还口出恶言污蔑大法师父和大法。

遭非法劳教

我被非法拘留六天后,北部园区派出所勾结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和劳教委,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十天后,秘密把我强行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到劳教所后,检查身体说我心脏不好、血压也高,叫警察把我拉回去,劫持我的女警察强行将我留在劳教所。

在劳教所期间,我二十四小时被普教犯人监控,形影不离。早晨五点半起床去干奴工,晚上九点收工,一天干十五个半点。劳教所里连拉屎撒尿都受限制,也不让家属带吃的食品,小卖店也不让法轮功学员去买,整天吃的都是大白菜帮子,伙食非常差。

遭非法审讯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因恶人普教犯吴双燕为了减刑早回家,不惜出卖良心,向大队长严红丽恶告法轮功学员,严红丽指使王文平、杨海凤、刘丽英、贾凤梅、刘杰、王意芬等人把我们五名法轮功学员叫出四名分别非法审讯。

我被刘杰、王意芬叫到王文平屋里罚站,我不站直,她们左右开弓踢我脚,用讽刺的语言刺激辱骂我,说因为我们把他们奖金都给扣了。

当天下午家人接见,恶徒逼家人劝我干活,还恐吓家人,说不配合就劫持石家庄劳教所去。还有三次没让家人接见刁难家人,给家人造成经济损失。

我年迈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得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当场昏迷一病卧床不起住进医院。我父亲也是吓得经常睡不着觉,吃不下饭。身体受到很大伤害和打击,给儿子、丈夫造成不能正常工作,精神受到伤害,经济受到损失,造成全家不得安宁。

在这次非法审讯中,恶警给法轮功学员韩欣林关禁闭,残酷迫害一百九十二个小时,黑白不让睡觉,双手铐在大木椅子上,不让上厕所,还打了十三个大嘴巴,恶警怕她唱大法歌,用胶皮把她嘴粘上。

遭野蛮灌食

我和一名法轮功学员徐爱华绝食抗议,在绝食第七天我俩都遭到野蛮强行灌食。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下午两点半。队长王艳华把我叫到值班室,她让我吃饭,我拒绝。她们就给王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他来了。我和他讲你不要作伤天害理的事,他说不吃就灌。恶警王艳华、刘立英指使普教犯吴双燕、韩尊芬、黎杰、李开芳等六、七个人一拥而上,野蛮的把我按在会议室椅子上,这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她们就猛地将我的嘴捂住(用两条绑腿带子,死死的绑住)不让我喊。韩尊芬、吴双燕两人将我两个胳膊使劲的往椅子后背掰。恶警刘立英踩住我的脚,往我怀里一坐就这样给我强行灌食。恶警王医生说干别的不行灌食还行,就狠捏我的鼻子往里插胶皮管,憋得我上不来气,致使我差点窒息。就在我全身瘫软无力的情况下被强行灌入一袋浓盐水,烧得我的胃火辣辣的难受,后又灌了半盆鸡蛋羹,把我的胃撑的非常难受,喘不过气来。第二天掉了一个牙,灌食迫害的我浑身难受,心也难受,头疼的血管象裂开一样,持续了多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我出狱回家;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唐山开平劳教所伙同北环路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就让我跟他们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吓得一边哭一边哆嗦,不敢在我家住,看到警察就害怕,我丈夫也被吓得身心受到打击,精神受到伤害,骚扰我们造成全家不得安宁。

行恶者遭报

无论迫害者信不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害人如害己。恶徒周海涛、陶爱民在迫害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后都遭了恶报,在一个半月后他们因野蛮执法时被对方打成重伤住院;严红丽、王文平、杨海凤等在迫害完法轮功学员韩欣林后,严红丽当天晚上心脏难受,住进医院输液。杨海凤也住进医院,王文平也打针吃药。也许这只是上天对他们做恶的警告和惩罚吧,不知这些警察意识到了没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