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18日发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八日】

  • 修大法双癌消失 李淑芳被中共迫害

  • 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 湖北省松滋市佘远其遭受的迫害

  • 湖北安陆市女护士孙静受迫害经历

  • 修大法双癌消失 李淑芳被中共迫害

    文/佳木斯法轮功学员 李淑芳

    佳木斯的李淑芳女士原来身患重病绝症:脑癌和子宫癌,此外还有胆囊炎、胃痉挛等。修炼法轮大法使她重获新生。七•二零江泽民无端地对法轮功发起大规模迫害。李淑芳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之后,她遭到中共多次迫害。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佳木斯东风区的法轮功学员,今年六十一岁,一九五二年八月六日出生,一九九六年三月喜得大法。

    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胆囊炎,胃痉挛,最要命的是查出我患了脑癌和子宫癌,这等于是被判了死刑。我每天靠药维持生命,苦不堪言。我的心情坏到极点,脾气暴躁,谁也容不了,谁也不敢惹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不但病好了,心灵还得到了净化,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一改常态,对谁都和善了,和人相处也都溶洽了,而且还能主动帮助别人。人们都说我象换了个人似的,我也感到非常快乐,充实。

    可是这么好的大法,却被江氏集团视为眼中钉,使用各种招数制造谎言,欺骗全国人民仇恨法轮功。为了给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我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和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遭到恶警的殴打。一恶警把我推倒在地,用警棍抽打我头,又把我绑架到朝阳区看守所,从下午一点到晚上八点才让我们离开。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在造纸文化宫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佳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胡胜强绑架到佳东公安分局,参与绑架的还有黄友和另一名警察。他们叫来电视台的来录像。他们问我什么是真理,我告诉他们,我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高尚的人。他们威胁我,说要送我去劳教,还说些污蔑大法的话。尽管我身体不适,他们还是折腾到晚上才让我回家。电视台根本没有按我说的实际情况录,而是按他们编的录制的,污蔑大法,毒害众生。家里亲人看到电视台的播放后,精神受到很大的伤害,在中共的宣传毒害下,家人也开始仇视大法,不让我学法炼功,整天看着我。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正在同修家。突然,建国路派出所多名警察闯了进来,把我们绑架到建国路派出所,下午一点又被劫持到东风公安分局,强行让我们看诬蔑大法的录像。

    二零一零年,我和同修在面粉厂附近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奋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这时,我看到一个警察急忙把门口墙上挂的警察的照片和名字等都拿下去了,显然是怕他们的恶行被曝光。恶警强迫我们报姓名,我们不配合,他们就先打同修,把她捆在椅子上,又给我们戴上手铐,拉到二院检查身体,然后将我们送进佳木斯看守所。由于我的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他们就急着打电话走后门,强让看守所收下。我被关押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恶警把我拉回奋斗派出所。他们让我儿子交五千元钱,儿子说没有,又改说交三千元,我儿媳仍说没有,不配合他们,他们没有办法不得不放我回来。


    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春天,佳木斯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又一轮迫害,利用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其中三监区四分监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长时间罚站、弯腰“大飞”、电棍电击等酷刑。法轮功学员杨元忠、陈继忠,高宗根,身边各被安排了两名犯人作为包夹,不准互相说话,不准下楼买日用品、不准通信、打电话、会见亲人等。

    一段时间内,在高压下,高宗根曾被迫向恶人妥协。他们就逼迫他当着中队所有犯人面宣读其所谓“五书“,又强迫所有妥协了的人在诬陷大法的条幅上签字。后来高宗根悟到信仰自由,谁也无权逼迫他放弃大法,就向监狱声明所写的“五书”作废。结果他又遭到严管。

    刘鸿鹏还对六十多岁的老人陈继忠进行残害,用恶劣手段毒打老人,直到打的陈继忠大便都拉在裤子里。

    当时参与迫害的恶警有:

    分监区长胡文斌、教育中队长刘洪鹏,及一个曹姓指导员。


    湖北省松滋市佘远其遭受的迫害

    佘远其是松滋市妇幼保健院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学过多种气功、求过神佛、多年求医问药都没有明显好转,给家庭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没花一分钱,身上的病全好了,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倾其全力疯狂迫害法轮功,同年十二月佘远其因传阅过一张法轮功学员修炼体会就被市国保大队大队长李先金指使新江口派出所警察张学风等人将其骗到该派出所实行关押;后又被绑架到该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遭受犯人毒打等迫害。

    佘远其在新江口派出所、市第一看守所一共非法关押九天,市国保大队向其家人勒索五千元保证金后被取保候审回家,又被单位所谓“罚款”一千元后才让其上班。

    佘远其遭受过有关人员的长期恐吓、监视、跟踪、电话骚扰、单位领导谈话、等等多种迫害,十几年来的迫害,使得佘远其及家人的身心受到伤害。


    湖北安陆市女护士孙静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安陆市府城卫生院的一名护士孙静在一九九六年下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时,还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单纯、善良。修炼法轮功后,她身心健康,更懂得了如何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自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她遭到了中共当局三次非法抓捕、关押,给她精神上造成了很大伤害。

    第一次上访遭关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无端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非法打压,一时间,对法轮功的诽谤、造谣、栽赃、陷害之词铺天盖地而来。当时年轻的孙静看到法轮功蒙受这样的不白之冤,毅然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踏上进京上访的路途,想向政府澄清事实真相。在她们到达北京时,发现北京城已草木皆兵。在刚到北京的当晚,即被附近郊区的一个派出所恶警发现了她们。

    在她们的住处,恶人半夜破门而入,把孙静等人挟持到了派出所非法审讯,之后孙静等被恶警送至安陆市驻京办事处。安陆市政保科(国保大队)头目钟新德与政保科人员涂亚东等人把孙静等绑架回安陆,投入安陆市四里第一看守所,一路上孙静他们被戴着手铐坐的火车。在安陆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恶人对孙静家人强行勒索了八千元钱(与孙静妹妹两人),才放他们姐妹回家。

    第二次上访遭关押、打针

    大约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的一天,孙静在报纸上又看到邪党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再次随一些法轮功学员一起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当火车开到河南信阳时,被乘警查身份证查出身份,孙静等人先是被非法关押在信阳车站派出所,后又被安陆政保科的钟新德、涂亚东等人挟持回安陆,再次将他们投入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里,孙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一次,看守所女狱医杨均练伙同恶警与犯人强行给孙静打针。他们把孙静拖出去后,由一个外牢的男犯人揪住孙静的头发,另外几个人分别按住孙静的胳膊和腿,在小木板床上强行给她打吊针。三个月后,孙静在家人的保释下才回家。

    被绑架强制洗脑 精神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孙静正在上班。受安陆邪恶610的操控,她所在单位的领导、府城医院副院长郭韦玲,与安陆府城办事处的一个男的一起去找她,说是让孙静去“学习班”“学习”几天。孙静明白这是迫害,不配合他们。府城办事处的那人就打电话叫来安陆府城派出所一群恶警,将孙静绑架到安陆河西邪恶洗脑班迫害。办洗脑班的是安陆邪恶610原头目李绵楚、副头目聂汉章。610恶人还从各单位抽调人员到洗脑班协同迫害法轮功学员,企图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参与的人有:政保科的涂亚东、政府办的丁玲莉(音)等等多人。

    恶人们每天强迫孙静他们看邪党红色电影、听污蔑法轮功的讲课。有一个来所谓“讲课”的是安陆司法局的。孙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抵制,恶人就找他们谈话,孙静他们就讲真相,讲的恶人们也无话可说。在河西洗脑班内,孙静看到有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遭恶警残酷灌食。

    孙静被非法关押在河西洗脑班两个半月,给她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后被她单位人员接回家。回家前被勒索生活费约一千元。

    孙静母亲由于家中两个女儿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遭中共邪党多次迫害,给她也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创伤(孙静妹妹也曾被安陆610送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七个月),那段时间她整天为女儿们担忧。

    在中国大陆,象孙静母亲一样因家人遭邪党迫害而饱受精神伤害的母亲何止千万?我们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早日明真相,走出邪党谎言的漩涡,拥有美好的未来!使千千万万象孙静母亲那样的人们永远脱离精神的桎梏!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