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七旬老妇遭五次绑架、两次劳教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市今年六十八岁的于凤英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并身心受益,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的迫害中,她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下面是她口述的经历。

我叫于凤英,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大法以前,我的身体很不好,得过好几种病,我得过糖尿病(四个加号)、高血压、心脏病、心律过速、尾椎骨增生等;修炼不长时间,所有这些病都不翼而飞了,我高兴的真的不知怎么形容才好,真正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我无法表达我对大法师父的无限感激。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也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因此而遭受无辜迫害。

一、第一次被绑架,非法拘留十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大法弟子赵开胜(已被迫害致死)遭东港市公安局迫害,恶人用各种手段向他逼供,而后把我和我外甥女马淑华也给绑架了进去。马淑华被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我被关进东港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拘留所在放我出去那一天,以交伙食费的名义勒索我一百多元钱。

二、第二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恶警无理绑架。随后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当时还有许多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到了晚上的时候,又被东港市公安局派去的警察拉回东港,直接关进东港看守所。

我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整五个月。而后,东港市公安局又将我非法劳教三年,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在马三家劳教所,恶警满嘴讲的都是污蔑法轮功的谎言,用来欺骗法轮功学员。天天用这些鬼话给法轮功学员洗脑,逼迫写“三书”, 用各种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到后来我被迫害的身体都不行了,劳教所怕我死在里边,两个月后将我放回家。

三、第三次被绑架,强行送进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东港市委、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还有街道、乡镇政府等部门,联合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天下午大概两点钟左右,我和老伴在家看我孙子(五岁)睡觉,恶警姜昆给我打电话,他叫我下楼,说他要跟我说几句话,说完就让我上楼。这时,正好孩子睡醒了,大哭大叫不让我离开。我说:“孩子睡醒了,还在哭着,我走不开。”可是姜昆硬逼我下楼。我不知道他是在欺骗我,就下楼了。下楼后,他就把我推上警车,一直拉到东港福利院。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他们在那儿办洗脑班,把我绑架到这里是要给我洗脑。

在洗脑班,我看见了当时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他叫我“转化”,不再炼法轮功,还叫我帮他去做别人的“转化”工作。谁的话我都不听,我就听俺师父的。大法我一定要修到底。所以,他们叫我做什么我都不配合。就这样,我被他们非法关押十四天。我回家后,恶警又不断的去骚扰我,我被迫带着刚四岁的孙女流离失所一个月。

四、第四次被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九日晚,有当时大东派出所的恶警,共计四个人闯入我家,没有任何证件和理由就开始抄家。抢走我家两套炼功带,大法师父的法像等。恶警逼我上警车,骗我说:“我的领导找你说几句话,了解点事就回家。”到了就问:“王美华给你那一千份真相材料你弄到哪去了?”后来也没查清楚,把我送到了东港看守所。给我非法劳教了三年,八月十日给我送往沈阳马三家。我被迫害的身体再次出现严重的病态,同年十月三十日我被放回家。

五、第五次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晚八点左右,来了两个便衣警察把我绑架到警车上,拉到东港拘留所。在拘留所我被关押十五天放回家。关押期间,我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40。

从这次回家以后至今,他们还是不断的骚扰。恶警跟我要照片,叫我去照相,变着手段迫害我。有一次,来了一个姓姜的片警和一个街道的人来我家骚扰。那个姓姜的片警进屋就逼我去照相,我不去,他就把我身上戴的法轮章给抢走了。

在这十多年的迫害中,因多次被迫害,我老伴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被折磨的一次一次的住院,花掉的医药费至少有一万多元。在二零一零年正月二十八含冤离世。儿女们受到的伤害也很大。

六、结束语

在这十几年中,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致死、致残、致疯?有多少好人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修炼法轮大法,信仰宇宙真理“真、善、忍”,我修心向善做好人,请问:我犯的是哪一条法律?就连做一个好人的权利都给剥夺了,这个党它不是个邪党、恶党吗? “人不治,天治!”中共党都坏到这种程度了,老天爷还不灭它吗?那些为了钱、为了名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老天爷也决不会饶恕他们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