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母妹妹申冤 秦荣倩遭“老虎凳”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佳木斯监狱折磨致死。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携两个女儿历经艰难,层层上访,为夫申冤,却是“状告无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王秀青和小女儿秦海龙再次遭绑架,分别被劫持到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只剩下孤独的大女儿秦荣倩,每天奔走于法院、劳教所、看守所、公安局之间,为父母妹妹申冤。

近日,秦荣倩为母亲、妹妹被非法劳教申请行政复议,几次遭到前进劳教所恶警的无理恶意对待,恶警们不许王秀青和秦海龙在复议书上签字,不许秦荣倩见妈妈和小妹,甚至将秦荣倩绑架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用“老虎凳”非法审讯折磨八小时。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类似上图的铁椅子,“老虎凳”上端有两个铁环,用来锁扣双手腕,使肩、上身都动不了,上端还有个专门扣嘴的罩,不让人出声。下端也有两个铁环,用来扣两脚腕,使下身动不了;下端可升降,把腿往上抬,上下铁环都可以往两边抻)

前进劳教所阻止律师伸张正义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秦荣倩在北京正义律师的陪同下来到前进劳教所,依法要求与小妹秦海龙见面,但前进劳教所所长王亚罗和副所长叶云极力阻止律师会见当事人。当看到北京律师勇于为法轮功学员维权、伸张正义时,王亚罗表现的极不理智,竟以律师这样做是在“反党、反政府”等恐吓律师,根本不提法律,更不按法律办事。他们强迫律师出示证件,并偷偷的记下了律师的个人信息。

当律师和秦荣倩离开后,他们立即越级直接与北京市司法局相互勾结,陷害北京律师。所长王亚罗往北京打电话说:“我代表周永康、代表党中央、政法委要你们一定严办律师,把律师打压下去,不能让律师参与这个案子。” 王亚罗还催促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人员刁难律师,阻止律师介入,给律师造成很大的压力。

另外,在每月的接见日,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接见室的管教(尤其一个叫杨国红的女警察表现非常嚣张),只要一看到谁象法轮功修炼者,就再三逼问炼不炼法轮功,炼就不让在接见室停留,否则就打“110”报警。等到接见时,还让家属逐一诽谤法轮功和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否则不让接见。

秦荣倩遭哈市公安局“老虎凳”审讯

十二月三十一日黄历腊月初七,是秦荣倩和妈妈王秀青的生日(母女俩同一天过生日),考虑到妈妈和小妹的劳教复议期限是六十天,秦荣倩就准备好了复议书面材料并买了些日用品准备送去。刚到劳教所就碰到了上次不许秦荣倩再来的女警察杨国红,秦荣倩把带来的东西请杨国红转交,又说想给妈妈和妹妹申请复议,希望能让妈妈和妹妹签字。当时杨国红说她说了不算,得找劳教委员会的人同意才行,随后她转身去了所长办公室汇报,并合谋给哈尔滨市公安局打电话迫害秦荣倩。

秦荣倩到三楼找所长王亚罗(劳教委员会的成员),和王亚罗说明来意,王说不同意复议,所以不会让她们签字。王秀青和秦海龙的非法劳教通知单上明确写着六十天内可以复议,秦荣倩问他为什么不同意。王亚罗威胁说:“你知不知道你妈妈和妹妹为什么被劳教,就是因为你爸爸的案子,你要是再坚持你也得进监狱。”秦荣倩告诉他:“爸爸被监狱害死了,我是妈妈和妹妹唯一的亲人,不管怎样我都要努力争取。”当时王亚罗没吱声。过了一会,秦荣倩问:“那为什么每月接见日不让我见妈妈和妹妹?”王亚罗说:“你们家的事我都一清二楚,你也是炼(法轮)功的,所以不让见。”秦荣倩又提复议的事,王亚罗坚决不让签字,说法轮功就不能复议。

王亚罗又支秦荣倩去找副所长叶云,说她可以给解释这事,其实他们已经给哈市公安局打电话蓄意迫害秦荣倩,故意拖延时间。秦荣倩把个人情况和来意告诉了叶云,又给她讲了十二年来一家四口人的苦难经历,爸爸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的真相,还把爸爸被迫害致死后的照片给叶云看,叶云一直没出声。秦荣倩提出想给妈妈和妹妹复议,叶云推说要和所长商量一下,让秦荣倩在门口等着。就在这时警察杨国红打来一个电话问是不是王秀青的女儿,现在走多远了,她要找秦荣倩。叶云说秦荣倩此刻就在前进劳教所的三楼,杨国红让秦荣倩别走,在那等着,她马上就到。过了一会,杨国红带了二个便衣男子,把秦荣倩和陪同一块来的一位七十多岁老人绑架到车上,车里面还坐着两个便衣男子,这辆不是警车的小面包车径直开到了哈尔滨市公安局。

到了市局,秦荣倩和那位老年妇女被隔离非法审讯,警察把秦荣倩放在木头“老虎凳”里,再锁上,当时屋里很冷。有两个香坊区的警察一个叫杨德辉,另一个叫徐汝南。他们先把秦荣倩随身的背包拿走搜查了好几遍,把四部手机里的部份电话号码记下来,这期间还有好几个人打进电话来,他们接电话也不吱声。还一直逼问秦荣倩为什么去前进劳教所?问秦荣倩和那位老年妇女怎么认识的,怎么联系的,那位老年妇女叫什么名,问秦荣倩炼不炼(法轮功)?最后,看什么也问不出来,就和秦荣倩家乡伊春当地的派出所片警姜连山电话联系,问了秦家的一些情况,还告诉那个片警姜连山去秦家一趟,意思是非法抄家,找他们所谓的证据,意图加剧迫害。片警说秦月明一家都是炼法轮功的,但秦家房子拆迁了,什么都没有了。杨德辉和徐汝南又逼秦荣倩说出现在在哈尔滨的住址。

后来进来一个男的恶狠狠地瞪着秦荣倩,问:“你炼不炼功?”秦荣倩表示不明白为什么都问这个问题,这个男子还是逼问同样的话。秦荣倩转过头去不再理他,他很生气走了。又来了一个警察对秦荣倩说:“你知道不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那是我们局长。” 审讯过程中一个没穿警服的人在后面偷偷给秦荣倩照像。

尽管被无辜的绑在“老虎凳”上,秦荣倩一直在告诉他们事实真相,还把爸爸被迫害致死的照片给他们看,讲一家人的遭遇。秦荣倩的大义之举使一些有良知的警察被感动,有个警察就拿着秦月明的照片出去给别的警察看,还告诉他们说这就是秦月明,说秦荣倩十三岁就被拘留一个月,说伊春当地的警察太狠了,还说秦荣倩和他女儿年龄一样大。还有的警察也和别人说:“这孩子真干正事,管他爸管他妈,还给他爸爸打官司……”

整个过程中警察没有给秦荣倩饭吃也没给一口水喝,期间一直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来,警察就喊快找屋(审讯屋)找“老虎凳”,又抓来好几个法轮功,一个人说,屋里都是法轮功,都满了,老虎凳也没了。又听一个警察说,早上五点就起来忙活一直到现在,就抓法轮功了。后来才知道,十二月三十一日,哈尔滨约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这次的非法抓捕事件是中共邪党蓄谋已久的,他们跟踪、电话监听、网上监控了很长时间,中共将这次行动命名为“零点行动”,就是在二零一二年的零点之前,恶警对所掌握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恶警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有的家属也被一起抓走,制造恐怖气氛。

秦荣倩被绑在老虎凳上近八个小时,直到晚上六点警察才让她走。警察又把两个被撕得乱七八糟的袋子扔给秦荣倩,原来杨国红根本没把秦荣倩带来的东西给妈妈和妹妹,而是交给了市公安局的警察。卫生纸、卫生巾,香皂都被撕扯坏了,所有的塑料包装都被拆开了,原来警察还是在找所谓的“证据”,妄图加剧迫害秦荣倩。警察让秦荣倩自己收拾一下东西然后离开,秦荣倩去卫生间时发现自己已来月经了,内裤还有线裤都湿透了,血都淌到棉袜上了。秦荣倩走的时候问那个同来的老年人的情况,警察让秦荣倩先走,秦荣倩在外面一直等那位老年人平安出来才离开。

王亚罗等妄图再次绑架秦荣倩

眼看着龙年新年将至,秦荣倩几次去前进劳教所都没有见到妈妈和小妹,更没有她们的任何消息,心里很是惦念。于是,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秦荣倩再次去劳教所给妈妈和小妹送上一次(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没有送到的日用品,更想让妈妈和小妹在《劳教行政复议申请书》上签字。

秦荣倩刚一到劳教所的接见室,看见好多家属都在外面等候登记,没有登记的都不让进去,她在外面等了好久也没见有人出来,就过去敲门(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多人,分两个队。劳教所酷刑折磨“转化”法轮功学员。据悉,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又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这里)。一个警察开了个小门缝问干什么,秦荣倩说要给妈妈和小妹存钱。警察一看是秦荣倩,表现出很惊讶的样子,她们以为秦荣倩一定被拘留了,就叫秦荣倩进了接见室。但是警察们统一了口径,都不让秦荣倩接见。

无奈秦荣倩只好给妈妈和小妹存了点钱,警察对秦荣倩说日用品不允许送了。秦荣倩很吃惊的说:“我刚刚看到,你们不允许送日用品的通知是从昨天开始的,可是我上个月三十一号就送来了,本应该送给我妈妈和妹妹的,但警察杨国红恶意构陷我。我在市公安局坐了近八个小时的老虎凳,晚上六点多才让我回去。杨国红当时还骗我,说日用品已经送给我妈妈了,没想到这些东西和我一起被带到了警察局。”警察们很心虚,就进屋商量,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出来说允许把东西留下。

秦荣倩又和这些警察们详细讲述了自己上次被杨国红等人绑架到哈市公安局遭受“老虎凳”近八小时审讯折磨的过程。警察们表面恶狠狠的样子,但掩饰不了她们内心的恐慌,她们不敢承认报警(构陷)的事。整个过程杨国红一直在旁边偷偷的关注着,但不敢和秦荣倩对视,也没有说一句话。

随后,秦荣倩又去了三楼所长王亚罗的办公室。王一见到秦荣倩,露出一脸阴险的笑容:“又干什么来了?”秦荣倩很诚恳的说:“上次我拿《劳教行政复议申请书》让妈妈和小妹签字,还没有听到你们的答复,就被你们报警(构陷了),然后被警察非法劫持走了。”秦荣倩又给他讲述了一遍当时的过程,他不怀好意的阴笑着说:“是吗,是我报的警吗?”秦荣倩说:“就是你们,绑架我的警察都说是你们做的。”他听后也没有否认。秦荣倩表示自己来给妈妈和妹妹送点日用品和申请劳教行政复议也没有错啊,很不理解他们为什么报警(构陷)?王亚罗无耻地狡辩说:“你没错,是因为上次和你一起来的那个老太太,她是炼(法轮)功的,不是你什么姨。就是她在背后给你出主意,所以你以后也不要再和他们(法轮功学员)联系了……”

秦荣倩又和他谈劳教行政复议书签字的事,他说不同意,更不允许王秀青和秦海龙签字。还说如果非要坚持就得秦荣倩自己去劳教复议的部门走法律程序,没有王秀青和秦海龙的签字也管用。秦荣倩坚持让妈妈和妹妹签字,还问王亚罗为什么不让接见?王说:“不适合接见。”秦荣倩问:“什么人才适合?”王说:“就因为你也是炼功的,所以就不让见。”秦荣倩临走时对他说:“如果我去劳教复议的部门,他们还是要妈妈和妹妹的签字的话,我还得来找你。”他恼怒地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接见你,你以后也不可能再有机会进我办公室了。”

传统的新年是万家团圆的幸福时刻,秦荣倩却孤身一人奔波在寒风中,为爸爸昭雪,为妈妈和妹妹伸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