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长沙市610头目吴志斌、吴凯明的罪恶(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大陆报道)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该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在过去十二年来罪恶累累。

原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头目、中共长沙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吴志斌二零一一年退居二线,任中共长沙市委督办专员;长沙市“六一零”副头目、专职主管长沙市捞刀河洗脑基地(对外谎称“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吴凯明也已到了法定退休年龄,不再在“六一零”任职。下面是吴志斌、吴凯明二人这十来年作为“六一零”头目的犯罪记录。

作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 “六一零” 是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指挥。凡是涉及到法轮功的案例,不仅劳教、判刑决定由“六一零”内定,而且连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办理“保外就医”、“假释”以及亲属探视都必须得到当地“六一零”的同意。

吴志斌至少从二零零一年三月即已担任长沙市“六一零”头目,吴凯明至少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捞刀河洗脑基地成立时)即已担任长沙市“六一零”副头目(具体任职时间可能更早),可以说,从其任职起至二零一一年,长沙每一位遭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案例的背后都有来自吴志斌、吴凯明的操控。

吴志斌、吴凯明二人长期以来凌驾于公检法之上,隐身幕后对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作出迫害指令,再由长沙市各区县基层派出所、国保大队、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及长沙市劳教委等单位具体操作执行。二吴虽不直接出面,但却是导致众多长沙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罪魁祸首。

恶徒吴凯明
恶徒吴凯明

以下仅以法轮功学员李志刚(男,原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阮放华(男,湖南沅江造纸厂原车间干部)遭受的迫害为例,说明长沙市“六一零”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中的主导作用。

〈一〉、国防科技大学助理研究员李志刚被强行劳教

李志刚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在望城县(现改为望城区)桥驿镇被绑架,当晚,李志刚遭到望城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数小时刑讯逼供,被严重打伤。四月十八日,浑身是伤的李志刚被转往望城县拘留所继续关押。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望城县国保警察与“六一零”合谋将李志刚非法劳教两年,并于五月一日将他劫持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在李志刚因体检不合格,遭劳教所拒收的情况下,望城县恶警执意构陷李志刚,拒不放人,最终,在长沙市“六一零”的安排下,李志刚于五月四日被秘密劫持到捞刀河洗脑基地。

法轮功学员李志刚
法轮功学员李志刚

在非法拘禁李志刚二十天后,经长沙市“六一零”出面与湖南省劳教局勾结,望城县国保警察于五月二十日再次把李志刚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这一次,身体状况仍完全不符合收押条件的李志刚被收下了。李志刚被非法关押后,家人曾前往省劳教局、新开铺劳教所等多家单位反映情况,要求放人,湖南省劳教局职能处室的一位主管干部明确告诉家人“(李志刚)送来当时我是不同意的……”,事实上,李志刚完全是在长沙市“六一零”的直接操纵下被强行塞进新开铺劳教所的。进劳教所后,李志刚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新开铺劳教所惧怕担责,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李志刚遭绑架近四个半月后)通知家人接回。

〈二〉、沅江造纸厂车间干部阮放华遭枉判三年

阮放华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晚被岳麓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以拉闸断电的非法手段骗开房门实施绑架,而后被劫持到捞刀河洗脑基地。在遭强制洗脑和非法审讯之后,阮放华于九月二十日被岳麓区公安分局“逮捕”,构陷阮放华的黑材料随即被移送到岳麓区检察院,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岳麓区法院对阮放华非法开庭。

法轮功学员阮放华
法轮功学员阮放华

庭审中,北京京法律师事务所金光鸿律师为阮放华做了无罪辩护。金律师指出,打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且违背人类良知和道德,违背社会正义;呼吁法庭秉承良知,依法办案,将阮放华无罪释放。金光鸿律师有理有据、正气十足的辩护,令到庭的各方人士深受震撼,旁听的民众不禁拍手称好,警察们的面色也由开始时的紧张渐趋和善,主审法官黄波还在庭审结束后向金律师询问是否有其它地区判缓刑的案例资料可供参考。

然而,在长沙市“六一零”的操控下,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岳麓区法院仍违背民意对阮放华枉判三年。阮放华依法上诉,被长沙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六月八日,阮放华被转往位于攸县的湖南网岭监狱继续迫害。

纵观阮放华遭迫害的整个过程,从野蛮绑架、强制洗脑到非法起诉、判刑,可以看到,长沙市“六一零”——这个凌驾于长沙市公检法之上的非法机构,一直在起着主导作用,而检察院、法院只是走个过场。阮放华遭枉判,并非个案,法轮功学员宋放鸣、周景成等多人均是在长沙市“六一零”的操纵下,遭长沙市各区县检察院与法院联手构陷判刑。

多年来,吴志斌、吴凯明二人就是这样操控长沙市各级公检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据不完全统计,二吴任职期间,长沙市各区县的百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他们中,有家庭主妇、退休干部,也有教师、会计、工人、农民、个体业主、医护人员,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这些主流社会的善良民众,被无端治罪,失去人身自由,也被剥夺了发挥才干,报效祖国的机会。

不仅如此,吴志斌、吴凯明还长期与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湖南省女子监狱、湖南省赤山监狱(该黑窝现已解体,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已被转往其它监狱)等省内多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机构相互勾结,合谋将非法关押期满的多名法轮功学员直接劫持到各区县洗脑班与捞刀河洗脑基地。有需要时,长沙市“六一零”也会从白马垅劳教所、省女子监狱等机构抽调人员到捞刀河洗脑基地,参与对狱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

对多名长沙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致精神失常负直接领导责任

在劳教所、监狱等恶劣的环境中,日复一日的奴役劳工、凌辱打骂加之强制洗脑、酷刑折磨,令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更令人痛心的是,不法人员强加的种种迫害,令一些原本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重病。也有的法轮功学员因不堪忍受种种凌辱而精神失常。

据不完全统计,吴志斌、吴凯明任职期间,在其操控下遭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李德银、蒋德英、谢务堂、何应清、陈建中等多人被迫害致死,康瑞其、吴金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一〉、李德银在湖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李德银(女,湖南机床厂退休职工,家住长沙市开福区省总工会宿舍)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后遭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上午十点钟,李德银的丈夫到湖南省女子监狱探视时,李德银的精神状态还很好,下午一点家属接到狱方的通知赶往长沙市中心医院时,李德银已不能说话,神志不清了。狱警告诉家人,李德银上午十一点钟被“六一零”找去谈话时突然倒地。五月二十五日下午,年仅五十五岁的李德银去世。知情人透露,李德银在狱中受尽体罚虐待。二零零三年底,李德银被罚站四天,每天从早晨七点到晚上十点,吃饭也不准坐下。狱方安排的“夹控”、刑事犯张根林还每天手脚并用地折磨她。

法轮功学员李德银年轻时的照片
法轮功学员李德银年轻时的照片

〈二〉、陈建中遭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迫害离世

蒋德英(女,湖南师范大学行政人员)、谢务堂(男,长沙市天心区居民)、何应清(女,湖南省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高级讲师)、陈建中(男,长沙市君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员工)等法轮功学员均系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迫害致重病,回家后不长时间含冤离世。他们中,何应清(去世时年仅四十一岁)、陈建中(去世时年仅三十六岁)去世时都是年富力强的年纪,他们的过早离世,对社会、对家人带来的损失无可计量。

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最年轻的一位陈建中,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遭绑架,十一月一日即被劳教两年,劫持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整个过程仅一周时间,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和审理程序。陈建中的家人克服种种困难,寻求法律途径为他伸张正义,从向长沙市政府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到向天心区法院提起诉讼,继而向长沙市中级法院上诉,要求撤销劳教陈建中的错误决定。

在家人不折不挠地伸张正义期间,被关在新开铺劳教所的陈建中承受着种种折磨虐待,除体罚打骂、长时间不许睡觉、电击、关禁闭外,劳教所还对陈建中单独隔离关押迫害达三个多月,阻挠家人聘请的律师为取证去会见他。当时陈建中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咳嗽,呼吸、行动困难,但是劳教所仍不放弃迫害,直到年底检查身体时,医生发现他已经快不行了,劳教所怕陈建中死在所里,才办理保外就医,通知家人接回。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当亲人们把奄奄一息的陈建中从劳教所接回家时,他的体重只剩下七十多斤,骨瘦如柴。仅七个月后,陈建中于九月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六岁。

陈建中生前照片
陈建中生前照片
陈建中被劳教所通知亲人接回时体重仅剩七十多斤,骨瘦如柴
陈建中被劳教所通知亲人接回时体重仅剩七十多斤,骨瘦如柴

〈三〉、康瑞其、吴金平遭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康瑞其(女,长沙市日杂公司原部门经理,家住长沙市太平街太傅里新六号)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北京奥运前夕)被天心区“六一零”主谋绑架,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仅仅一年后,二零零九年八月中旬,劳教所通知家人接人时,原本健康的康瑞其已精神失常。回家后的康瑞其,至今仍意识不清,举止反常,境况令人心酸。知情人透露,在劳教所,康瑞其经常遭到吸毒劳教人员的谩骂与人身侮辱,长时间不准睡觉,还有人目睹所警指使吸毒劳教人员毒打康瑞其,将她的头猛力撞击墙壁。

康瑞其遭迫害前
康瑞其遭迫害前
康瑞其被迫害后
康瑞其被迫害后

遭白马垅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的还有长沙市望城县(现改为望城区)法轮功学员吴金平。二零零七年七月,吴金平因为和好友在自家看神韵晚会光碟而被望城县国保警察非法劳教,在劳教所的残酷身心摧残下,四十八岁的吴金平被逼疯,家人将其接回家。家人要劳教所有个交待:为何一个好好的人在劳教所变得精神失常?白马垅劳教所矢口否认曾对吴金平施以迫害,还强迫当时仍被关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包玉敏写“劳教所没有迫害吴金平的证明”,包玉敏不写,被“严管”二十天。

以上仅为明慧网所曝光出来的遭严重迫害案例,实际上,还有很多长沙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黑幕尚未曝光,被迫害致死与致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可能还有。李德银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康瑞琪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吴志斌、吴凯明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领导责任。

二零零二年 至二零一一年长沙地区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姓名(18人次):宋放鸣,阮放华,周润林,唐映霞,周景成,谢务堂,张新义,周飞燕,徐敬娴,高辉,谭香玉,李德银,周品君,周志高,李志刚,彭桃秀,章芙蓉,康瑞其;被非法劳教的部份 法轮功学员姓名(47人次):熊金泽,贺敏娜,李辉,贺 祥姑,张雅莉,刘美双,伍利民,张利辉,易梅红,张灵革,叶 思静,张俊杰,蒋德英,陈建中,何应清,李志刚,雷扬帆,张芝兰,韩凤娇,付梅香,肖月红,刘凤其,崔金莲,柳春霞,李志鸿,常建珍 (音),董再林,柳荣华,林睦成,唐敏,周润林,吴金平,余 勇,曹必 文,赖 金明,尹福良,刘晓明,王刚,杨俊英, 杨春香,刘美君,朱普照,姜瑞华,李云,彭亮,田玉香,康瑞其。曾遭劫持到湖南省脑科医院(原湖南省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姓名(2人次):唐敏,贺祥姑。

成立洗脑基地绑架 画地为牢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期,在中共“六一零”的统一部署下,湖南省“六一零”在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劳教、判刑之外,还在各地开办洗脑班,作为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系统性的强制洗脑。

吴志斌、吴凯明二人上任后,在湖南省“六一零”的支持下,花巨资在长沙市北郊(具体位置在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丰岭组)买下当地原本打算用做敬老院的一块地皮,修建全省性的洗脑基地——“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这里,不需任何法律手续,完全与外界隔绝,形同监狱。该洗脑基地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正式成立,九年来,在所谓“转化学习班”的名义下,肆意侵犯公民的信仰和人身权利,至今已非法拘禁湖南省各地法轮功学员数百人次。

捞刀河洗脑基地的大门白天也紧闭
捞刀河洗脑基地的大门白天也紧闭
捞刀河洗脑基地关押大楼南面(共四层,法轮功学员通常被囚禁在三楼,朝北的房间)
捞刀河洗脑基地关押大楼南面(共四层,法轮功学员通常被囚禁在三楼,朝北的房间)

据不完全统计,仅二零一零年七月初至八月中旬,四十多天内,就有长沙、宁乡、浏阳、平江、永兴等地的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陆续绑架到捞刀河洗脑基地。六月下旬,吴志斌、吴凯明伙同湖南省“六一零”从会同、娄底、湘潭等省内各地“六一零”机构抽调所谓“帮教能手”数十人到洗脑基地集训,为开办洗脑班做准备。其中,来自会同县“六一零”的“帮教能手”兰小明,曾多次被抽调到捞刀河洗脑基地,因卖力“转化”法轮功学员曾得到中共“六一零”“表彰”,多次被评为所谓“先进”。

同时,二吴下达指令到长沙市各区县“六一零”,要求他们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基地。随即,多名长沙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岳麓区先后有朱晓阳、黎姓老年法轮功学员、徐丽华、阮放华等四人遭绑架;芙蓉区新上任的“六一零”头目翦新华将该区三名法轮功学员曹志敏、任立云、龚湘辉及法轮功学员谭觅觅的父亲谭荣华(未修炼法轮功)劫持到洗脑基地……作为洗脑基地主任,吴凯明每日坐镇指挥,主持召开早会,策划“转化”方案。

湖南永兴法轮功学员、种子经营户蔡志雄,曾于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到八月三日,在捞刀河洗脑基地被整整关押了一个月。为达到逼迫蔡志雄“转化(放弃信仰并违背良知诽谤法轮功)”的目的,“陪教”人员许孔旗、陈子明对蔡志雄肆意凌辱:掐喉管;用小竹鞭打、戳;打脸;用打火机烧下巴;用红花油涂眼皮、眼睛;罚站;不让喝水,不让吃饭(有吃也不让吃饱),不让睡觉……除了承受肉体上的折磨,蔡志雄还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光碟、书籍,念污蔑法轮功的文章,被要求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

兰小明还欺骗蔡志雄说“已经去永兴搞材料去了,不‘转化’就直接在洗脑班宣判,劳教、判刑送监狱”……直至逼迫蔡志雄违心写下谤师谤法的“三书”,经他们审核“合格”,噩梦般的身心摧残才告结束。捞刀河洗脑基地人员曾威胁:“到这里来只有三条出路:一个是‘转化’,一个是送去精神病院,再一个就是送劳教”。法轮功学员唐敏(女,湖南中医药大学职工)因不配合“转化”曾被送到湖南省精神病医院,被强行注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药物。柳荣华、雷扬帆、李志鸿、贺敏娜等多人被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

事实上,捞刀河洗脑基地的所有迫害手段都是以“转化”为根本目的的。曾遭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说,“转化”后的自己只剩下一个空壳,好像一具行尸走肉,许多学员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所做的背弃师父与“真善忍”信仰的行为。强制洗脑是对基本人权的严重侵犯与践踏,直接违反中共自己所制定的宪法与法律,同时,以摧毁良知为根本目的的“转化”是一种极其邪恶的反人类罪行。“转化”(强制洗脑)所带给人的精神创伤,更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与生之希望,其破坏性远远大于对一个人的肉体伤害。

近年来,随着捞刀河洗脑基地恶行的不断曝光,因惧怕受到国际正义力量的追查与法轮功学员的清算,在多名法轮功学员面前,吴凯明伪善地宣称洗脑基地“不存在迫害”,并妄图诱骗法轮功学员签名诋毁明慧网(报道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真相的网站)。然而神目如电,人所做的一切上天都在记载,再怎么掩盖都是徒然,吴凯明所为不过是在其罪恶簿上又添新罪而已。

曾遭劫持到捞刀河洗脑基地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姓名(60人次):高德思,熊晓兰,蔡新欧,贺敏娜,李辉,刘孟凤,黄勇辉,蔡志雄,唐敏,蒋德英,陈薛妃,陈桂英,朱晓阳,彭小妹,张新义,李志红,刘国荣,李志鸿,张俊杰,王雨卉,马选娥,李梅英,喻华,任立云,曹志敏,龚湘晖,周雨锡,李志刚,雷扬帆,连滔滔,徐丽华,易明山,张芝兰,邓清香,刘慕宇、毛根月,李桂莲,吴汉学,高建军,邹业达,章凤英,李玄刚,熊宏宇,方芝香,方爱群,王秀兰,邹丽娟,易国标,李建国,姜尚莲,杨春香,马丽(音),张国英,周飞燕,周爱纯,周云飞(音),曾文,胡守华,岳麓区黎姓老年法轮功学员,雨花区罗姓老年法轮功学员。

驱动基层单位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

作为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特务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长期监控亦是中共各级“六一零”的主要日常工作之一。

在吴志斌、吴凯明的操控下,每逢中共人大政协“两会” 、“十一”国殇日或“五。一三”(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共同祝贺的节日)、“七.二零”(中共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等中共所认为的“敏感日”,长沙市各区县“六一零”及其所属的街道办事处、社区、派出所的人员都会对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监视或上门、电话骚扰,令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

法轮功学员黄勇辉(男,家住天心区东瓜山一村)曾遭非法判刑三年,由此成为遭中共监控的重点对象,几乎每到所谓“敏感日”,长沙市天心区“六一零”、裕南街街道办事处以及冬瓜山社区都会出动人员监视、骚扰黄勇辉,这样的监视与骚扰年年不断。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共“两会”之前,黄勇辉被社区派出的两名联防队员监视、跟踪,并带上柴米油盐一日三餐都在黄家吃饭,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贴身监控持续了一个星期。其后,社区综治人员徐怀志等人仍持续骚扰黄勇辉,黄勇辉不堪其扰,被迫离家……

徐怀志等人上门骚扰时,黄勇辉曾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徐怀志称“(是)上面的命令”。黄勇辉的遭遇并非个例,已知多年来在所谓“敏感日”长期遭到非法监视和骚扰的就有高德思、熊晓兰、连滔滔、谭觅觅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知情人士称,“六一零”内部有个名册,凡是九九年以前曾修炼过法轮功的学员都被登记在册,而曾遭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是监控的重点,各街道办、居委会、派出所也同样有个内部名册,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都在上面。

在“敏感日”加强监控法轮功学员的同时,吴志斌、吴凯明二人还经常到各区县“六一零”、街道办、居委会“视察”,以驱动基层人员参与迫害。

煽动仇恨 推动迫害

近几年来,每年长沙市“六一零”都伙同长沙市教育局在全市教育系统下达文件,发出指令,要求开展“反×教警示教育”(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将中共污蔑法轮功的种种谎言灌输到校园,通过墙报、报告会、座谈会、主题班会、集体签名活动等形式毒害在校师生。

二零零六年三月,长沙市“六一零”、长沙市教育局联合下发长陆办发〔2006〕3号文件,要求在全市教育系统组织观看“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警示教育”宣传光碟活动。各学校被要求出工本费一百元购买这套共八张、包括两个电影故事片和三个科教片的光碟,组织全校师生观看,并要求师生写观后感。

吴凯明还多次到各学校“指导”工作。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吴凯明窜到湖南师范大学举办“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警示教育专题讲座”,讲座结束后,不明真相的师生们被要求在“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横幅上签名。

孩子是民族的未来、国家的希望,以诋毁“真善忍”信仰为目的的“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警示教育”,从根本上是在学生的心灵中灌输谎言与仇恨,令人是非颠倒,善恶不明,如此下去,祖国和民族的明天将岌岌可危。

为了紧跟中共“六一零”在宣传上打压法轮功的要求,二零一零年,由湖南省“六一零”及其直接操纵的省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会牵头,炮制了一台所谓“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型现代花鼓戏,剧中影射法轮功,进行肆意抹黑与诋毁,对修炼信众刻意丑化。

二零一一年五月,湖南省“六一零”下文给各地州市“六一零”,要求“高度重视诬蔑法轮功的《梦醒》巡演活动”。在吴志斌、吴凯明的筹划和组织下,自二零一一年八月下旬起,《梦醒》邪戏在长沙演出十场左右,令长沙市六区三县(市)至少数千民众受到洗脑毒害,一些还在休暑假、尚未开学的中学生也被各街道与社区人员拉来凑数。

不同于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高峰时期铺天盖地的电视新闻造假,近年来,对法轮功的诋毁主要是以报纸、杂志、网站为载体。作为长沙市“六一零”头目,吴志斌本人几年来撰写了多篇文章诋毁法轮功,从舆论上推动迫害。

善劝继任者守住道德底线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从一开始就是违法的。十二年来,面对强权迫害、暴力威胁,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胸怀、理性反迫害的行为得到了世界各国民众的赞许与国际正义力量的支持,也有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明白真相,开始反对与谴责这场以法轮功学员为特定对象、实则在摧毁整个民族道德根基的血腥迫害。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

“法轮大法明慧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法网恢恢”、“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等社团和网站,已经将中国各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证悉数收集在案。这些资料已经引起举世的关注。

中共中央“六一零”头目罗干、周永康及许多省市的“六一零”头目相继被告上国际法庭,最终难逃正义的法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际法庭做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贾庆林、吴官正、薄熙来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阿根廷联邦法官拉马德里则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下令逮捕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和罗干。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有一天,吴志斌、吴凯明二人将为自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承担恶果,这是宇宙的法则。我们也希望在最后的审判到来之前,二吴能悬崖勒马,将功赎罪。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在世上所做的任何坏事都要承受与偿还。

目前,胡亚军、邵云辉已分别接替吴志斌、吴凯明二人出任长沙市“六一零”主任、副主任,其中,胡亚军接替吴志斌主持“六一零”全面工作,邵云辉接替吴凯明主管捞刀河洗脑基地。在此,诚心奉劝吴志斌、吴凯明二人的继任者胡亚军、邵云辉与长沙市“六一零”的另一头目、副主任蒋志飞以及中共各级“六一零”、公检法司系统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不要助纣为虐,追随中共迫害好人。真心提醒你们,在作出每一项决策之前,千万用自己的良心衡量一下,以免坏事做绝的同时,也堵死了自己的后路。

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电话
1、原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电话(区号:0731):
头目: 吴志斌 85070065(宅)13307310607
副头目:吴凯明 85133270(宅)13319578855,13308408731

2、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现任头目电话(区号:0731):
头目: 胡亚军(主管全面工作) 88667548(办)13787151617
副头目:邵云辉(主管洗脑基地与教育处)88667550(办)13975362119
副头目:蒋志飞(主管秘书处与综合处) 88667117(办)13974809967
秘书处处长:何海波 88666610(办)15608406016
教育处处长:白静 84787150(宅)13973133009
办公室、值班室电话:88666610,传真:88667551
地址:长沙市岳麓大道218号中共长沙市委办公大楼11楼
邮编:410013
长沙市捞刀河洗脑基地办公电话:0731—86675725
洗脑基地副主任:杨路 13975805222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丰岭组
邮编:410153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