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退休干部含冤离世 中共阻友人参加葬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王岚女士在过去的十二年间,屡次遭到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关押、判刑等迫害,几乎被非法剥夺了常人中的一切权利,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含冤离世。当地法轮功学员作为她的朋友于一月四日参加王岚的葬礼时,多人遭到当地六一零人员、国保大队警察等的阻扰。“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王岚,一九五四年出生,云南昆明人,曾从事护士、医生、机关干部等工作,二零零二年退休。一九九五年开始炼法轮功,曾担任云南省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王岚第一次被非法逮捕,抄家,非法拘留一百天。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第二次被非法抓捕,被非法监禁十五天,强迫转化,并在各大媒体上遭到伪造文章和录像的诽谤。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八日第三次被非法逮捕,抄家,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出狱,出狱后一直被非法剥夺一切退休待遇,包括工资及个人所有保险等。二零零九年三月,王岚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申诉,同时送去的还有省检察院,省政法委、市总工会。三个月过去,没有任何结果。她又向上诉单位送去了真相资料。七月份,王岚得知她已被开除了,于是向单位送交了报告,要求改正非法开除退休职工的做法。但是直到她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含冤离世,她的合法要求都未得到解决。

二零一二年一月四日,是王岚的葬礼。当地法轮功学员们都想去参加,但是在葬礼之前,一月二日,盘龙区国保大队和区610人员就来到法轮功学员赵永梅家,先问赵永梅是否知道王岚去世的事情,赵永梅说知道,他们就说让她不要去参加王岚的葬礼,赵永梅说:“参不参加朋友的葬礼是我的自由, 我是合法公民,你们不能干涉!”来人口气突变威胁她说:“我是代表政府来禁止你去参加王岚的葬礼。”赵永梅没有说什么,第二天主动打电话给盘龙国保大队王勇,说:“葬礼是一定要去的,因为我们是朋友。”第三天赵永梅得知,她联系好的去参加葬礼的车已经被国保威胁,不允许载她去参加葬礼了。赵永梅主动给国保大队王勇打电话,说:“我包的车被你们打招呼不敢去了,我知道你们也要去,为了让你们放心,我们就搭你们的车去参加葬礼吧!”王勇同意了。

一月四日早七点半,赵永梅、赵晨宇、梅碧林如约就上了国保的车,这辆车没有牌照,车上还有三个人,王勇、驾驶员和盘龙区610的人员,赵永梅、赵晨宇、梅碧林上车后,车就驶向安宁殡仪馆。一路上,三位法轮功学员就向车上的人讲法轮功的真相,但是车已经开过安宁殡仪馆,却还在往前开。梅碧林发现路线不对,要求司机停车改变方向,王勇以不认识路为借口搪塞,继续往前开。梅碧林说:“再不停车,我就打开车门自己跳下去,我们是来参加朋友的葬礼的。”王勇被迫靠边停了车,三位法轮功学员下车后就往回走,并对王勇等三个人说:“我们是把你们当成朋友,出于对你们的信任才搭乘你们的车,但是你们却故意耽误我们参加葬礼,这太不应该了。”这时,王勇等三人就上前拽住赵永梅、赵晨宇、梅碧林,不让她们走,说:“是政府不让你们去。不要给我们添麻烦。”赵永梅说:“一个合法公民去参加朋友的葬礼,哪里会给你们增加麻烦,是你们给我们增加了麻烦,而且是知法犯法,限制公民的合法权益。”说话间,赵晨宇、梅碧林摆脱了他们的纠缠往殡仪馆方向走,走到附近一个村庄的时候,包了一辆面包车,就朝殡仪馆方向急驶,刚出去不远,就被交警拦住了,交警的车同时下来了七八个交警把赵晨宇、梅碧林围住,不让她们走,赵晨宇、梅碧林就向在场的交警讲述了她们参加王岚葬礼的整个过程,并且告诉了他们王岚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最后被迫害致死,同时也讲了法轮功的真相。交警明白真相后,不但没有再加阻拦,还告诉了她们到殡仪馆的路。

赵永梅当时被王勇强行拉住,之后盘龙区社区、盘龙区政府的相关人员共十多个也赶到现场,把赵永梅强行绑架上车拉到野鸭湖附近的一个餐馆里,点了一桌菜,赵永梅对在场的人说:“你们用这种方法软禁我,你们是执法人员,反而知法犯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现在又乱花纳税人的钱在这里大吃大喝,真的不应该,这饭我不吃,但是我要给你们讲清法轮功是什么,炼法轮功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接着赵永梅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当天下午四点多钟,赵永梅才得以回家。

无独有偶,一月三日晚,社区及610人员亲自到法轮功学员田云波的家中,威胁他的母亲第二天不准去参加王岚的葬礼,老人家只是说了一句:“我要去的,她是我朋友。”说完就流下了眼泪。看到这情景,在场的人也深受感动,没有再阻止。一月四日早,法轮功学员田云波自驾车已经到了殡仪馆,刚到门口才下车,就被官渡区国保大队、区政府人员六、七个人员抢走了他的车钥匙,把他绑架上了一辆警车,他的车由另外一个警察开着尾随在后,把他拉到了关上的一个茶馆里,以喝茶为由软禁他,田云波在茶馆里对在场的人员说:“我和王岚本来就是难友,我们一起去过西藏,一起遭非法关押,在生活中我们也是朋友,她是我尊敬的长辈。现在她去世了,我来参加她的葬礼,做最后的告别,你们却强行阻止。你们曾经绑架过我多次,我对你们从来没有怨恨,你们的行为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同时置人之常情于不顾,你们将心比心,如果你们的朋友去世了,你们去参加葬礼却被限制了,你们会是什么感觉?作为一级政府,不准老百姓有自己的交往与人情,你们说,谁正谁邪?”在场的人无言以对,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让田云波回家。

法轮功学员左立新早上六点半从家刚出来,准备去参加王岚的葬礼,刚出小区的大门,就被十多个人团团围住,又抓肩又抱腰,把他绑架到一辆车上送到澄江抚仙湖,左立新一直对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到下午五点半才得以回家。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参加了王岚的葬礼,王岚的家人很受感动。王岚的前夫对到来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来,会不会被跟踪,给你们带来麻烦?王岚在最后的日子里,本该我们做的事情,你们都做了,你们太好了!”

参考资料: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曾遭冤狱三年多 王岚自述被迫害经历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