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霸州市荣德焕女士被劫持到劳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霸州市堂二里法轮功学员荣德焕女士,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非法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荣德焕女士被中共警察绑架月余,家人多次找相关人员要人,但中共不法人员总是编造种种谎言欺骗,家人一直未能见她、也不知她的情况。

警察翻墙入室抢劫、绑架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上两个不明身份的人闯入荣德焕家中,说要找荣德焕的丈夫张玉春,张不在家,经家人再三逼问,二人才说是堂二里派出所的。

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三十日早上六点钟左右,堂二里派出所副所长杨得全伙同霸州市国保大队,带领十多名恶警,在荣德焕家人还没起床的情况下,翻墙入室抢劫、绑架,抢走了家中的大法书籍,抢走了神韵光盘、一个半导体和两部手机。但没有留下任何收据,强行把荣德焕抬上警车拉走。随后荣德焕母亲追到派出所要人,他们说送廊坊了。

家人要人遭推诿、欺骗

九月三日,荣德焕母亲到廊坊市洗脑班要人。他们不出来见荣德焕母亲,从电话里说不认识也不知道你要找的人。第二天荣德焕母亲到堂二里派出所问杨得全:“女儿到底在哪里?你们绑架荣德焕五天了,也没通知家属。”杨得全说:“我们是受上级指示,你去找国保吧,人是他们送的,我真不知道。”荣德焕母亲又问杨得全:“如果一个人指示另一个人去杀人,你说杀人者有罪吗?”杨说:“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和你说的不是一回事。”荣德焕母亲说:“一样的,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九月四日,荣德焕母亲到霸州国保去找刘东方,刘不在。荣德焕母亲到刘的隔壁正好看见了绑架荣德焕的那个人,是一个副队长。荣德焕母亲问他:“你绑架我女儿,把她送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通知家属?”他说:“今天上午我去廊坊,看天冷了是不是该送衣服,可你女儿不知道她丈夫手机号也不知道她女儿的,无法通知。准备下午通知村子让他们通知你们,那你就明天去廊坊送衣服吧。”

九月五日,荣德焕母亲又到廊坊洗脑班送衣服看人,那里的工作人员百般刁难荣德焕母亲,他说:“你找荣德焕在外面等一会儿”,荣德焕母亲等了有四十分钟不见一个人影,荣德焕母亲又打电话,接电话人问你找谁?荣德焕母亲说:“找曹楼(廊坊市六一零头)”,他说:“不认识”,荣德焕母亲说:“找陈彬”,他说:“不认识”,荣德焕母亲说:“找你”,他说:“不认识你”。荣德焕母亲说:“你出来不就认识了嘛”。电话挂了再打也不接了。

下午两点,荣德焕母亲又来到洗脑班,刚打通电话,一抬头看见她们镇政府的曹桂军和一名到她家抢劫绑架的恶警正在洗脑班门口站着。曹桂军说:“来我给你接”,曹通完电话后说:“等一会儿他们就出来了”,可等了很长时间也没出来人。曹第二次打电话,又说再等一会儿,等等又没出来。曹第三次打电话,不知对方怎么说的,但曹不说等等了,却亲口对荣德焕母亲说:“他们(洗脑班的人)说:“洗漱和换的衣服都有,让老太太回去吧,如果老太太不走,我们也不出去拿。””这就说明人一定在洗脑班里了。

在九月十日,荣德焕的妹妹又去廊坊看望姐姐,到了看守所的大门口后打电话,洗脑班里面的人不出来(廊坊洗脑班在看守所的院里),荣德焕的妹妹一定要闯进去,这时看门的人打电话,陈彬(洗脑班专管给法轮功学员饭里下毒药的恶人)出来了,他说:“你姐姐没在我们这里,爱到哪找到哪找”,荣的妹妹说:“前天我母亲来你和镇政府的曹桂军说不用送衣服,什么都有”。陈彬说:“我们从来也不给衣服”。荣的妹妹问他:你和镇政府的曹桂军说的。陈彬说:“我不认识曹桂军”。他们是狼狈为奸,却说不认识。

荣德焕母亲十一日到镇政府找曹桂军,曹说:“是说洗脑班里面什么都有,没说荣德焕在没在里面。”如果荣德焕没在,为什么让荣德焕母亲回家不用惦记送衣服。荣德焕母亲当日又返回霸州国保找到副队长,问他我女儿到底在哪儿?你们翻墙抢劫,绑架,你不知道是犯法吗?他说:“别人犯法,我们就不犯法。我们是执行公务,那你明天去廊坊送衣服吧”。

家人一直没见到荣德焕,却接到了《廊坊市劳动教养管理局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非法对荣德焕劳教一年。

曾遭堂二里镇政府恶人绑架侮辱、劫持到廊坊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霸州市堂二里镇政府、政法委孙彦宾、曹桂军等人,非法闯到荣德焕女士家,进屋说:看看你们还炼法轮功吗?荣德焕和她母亲就和他们讲法轮功真相,说:我们炼法轮功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做个好人,你们不要再迫害好人了。三尺头上有神灵,神佛都在看着呢,迫害好人会遭报应的。

孙彦宾用诡秘的腔调说:别着急,别生气,不抓你们,也不送你们走,怎么是迫害呀?说着一个人出去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堂二里派出所很多恶警来了,闯进屋来不由分说,把荣德焕按倒在地,强行抬上警车,戴上手铐劫持到廊坊六一零洗脑班。路上,这些中共邪党警察们用流氓的语言说一些侮辱荣德焕的话,说完中共警察们就象魔鬼一样哈哈大笑。这就是当今共产党徒的真实面目。政法委和本应该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警察竟然做出这违法之事,私闯民宅,用下三滥的手段绑架一个打不还手,并用最下流的语言猥亵妇女。

在洗脑班里,陈彬说:现在饭里不下药(他马上意识到失言了,赶紧又描了一句),以前也没下过药,我们从来也没下过药。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虽然没看见他们下药,但荣德焕吃过饭后经常整夜睡不着觉。因为她抵制所谓的转化,一个姓毛的所谓“公务员”,还有李汉松、韩志光、陈彬等恐吓她说:劳教你如何如何。陈彬恐吓说:二寸纸条我就把你给判了,不是去唐山,就是去万庄。

荣德焕绝食抗议他们这种绑架,剥夺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强行转化的非法行为。他们就强行给她暴力灌食。灌食过程中她差点憋过气去,实在忍受不了这种酷刑折磨,只好吃饭,可是吃饭后就整夜睡不着觉,几天后大脑不清醒了,稀里糊涂的就所谓“转化”了。回家后明白过来了,做好人,怎么能转化呢?往哪转?转成流氓和他们同流合污吗?

荣德焕被邪党人员绑架到廊坊洗脑班。她七十多岁的母亲几乎每天都到镇政府要求见女儿,孙艳斌、曹桂军等对老人进行恐吓。老人指出是自己的女儿没犯法,他们迫害好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在荣德焕的母亲据理力争、强烈要求下,堂二里镇人员只好让荣德焕的女儿到洗脑班见荣德焕一面。荣的女儿对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人讲:母亲从小教她做好人,参加工作后告诉她要好好工作对得起老板给的薪水,结婚后告诉她要孝敬公婆。“母亲做好人没违法。”


河北省霸州市堂二里镇政法委:杨同心,其妻子罗丹,是胜芳镇东升小学四年级英语教师。
住址:胜芳镇龙泽苑

堂二里镇派出所所长:段金虎
堂二里镇书记:左本中
堂二里邮编:065702
廊坊市邮编:0650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