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宾川县法院非法开庭 公诉人颠倒黑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王玉林今年三月遭到了宾川县公安局警察非法抄家、抢劫、绑架、构陷,十月十二日早上宾川县法院非法对王玉林开庭审理,家属聘请了广东和北京的正义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

十月十二日早上八点多钟,在云南省宾川县法院门口,王玉林的亲朋好友都已经在法院门口等候,八点半将对王玉林开庭审理。到场的亲朋好友共有40人左右,都进入了法庭旁听。

公诉人诬陷王玉林“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所谓的“罪证”是在王玉林家搜出神韵光盘和预言与人生的光盘,说他在家刻录光盘。声称之前有当地镇政府的帮教人员到王玉林家对他进行帮教,看到他的光盘及刻录设备从而举报的他。但是所谓“帮教人员”并未到场作证,而王玉林家摆放光盘的房间只有王玉林夫妇俩有房门钥匙,其他人根本就没法进入那间房间,看不到这些光盘及刻录设备。因此这些说辞纯属诬陷。

针对公诉人的这些说法,律师义正辞严的指出:1、所谓的“证据”根本不构成指控王玉林犯罪,根本不能称其为证据,而且如果非要以此判罪,当庭必须拿出实物,播放光盘内容,看其内容究竟违反了哪一条法律;2、中国现行法律中无一条认定法轮功是邪教,因此刑法三百条不成立;3、在开庭之前,律师一直没有见到王玉林本人,从公安、检察院到法院都在互相推诿,百般阻挠律师见当事人,同时对王玉林威胁、恐吓,逼其认罪;4、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到王玉林家抄家都着便衣,未穿警服,此行为违法;5、在整个对王玉林的抓捕、关押、抄家以及审判的过程都是违法的。

公诉人在法庭上有意误导王玉林让他主观认罪,从而为真正犯罪的非法审判披上合理的外衣。法律是以事实为依据,不管王玉林本人的态度如何,都不能作为判定的依据,如果法院是以当事人本人的态度来判定有罪还是无罪,那么还何必法院开庭审理呢?何必费尽心机寻找证据呢?中国大陆目前还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不承认自己有罪,都不认罪,都说自己无罪,为什么没有哪个法院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呢?因此企图通过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洗脑威逼恐吓来以此蒙蔽世人,妄图为自己的非法行为合法化,是更加邪恶的举动。

为王玉林无罪辩护的律师并没有因此受影响,在最后总结时要求法院无罪释放王玉林。全场的家属及亲朋掌声雷动,正义之声响彻法院内外。

这次非法开庭,一共有3个法官,其中一个法官叫史品利,一个书记员。有二个颠倒黑白、帮助610警察制造冤案的所谓“公诉人”。在开庭后有一个便衣在开庭现场一直拿摄像机摄像,也对所有到场的亲朋家属摄像,遭到了亲友的制止,就不敢再摄像。非法开庭一共持续了近三个小时,到11点多钟时,开庭结束后,亲朋从法庭出来后,又有便衣对他们用手机摄像,再次遭到家属们的制止。

王玉林,宾川县金牛镇金殿后坝田村人。其父亲得了脑血栓,在修炼法轮功后,病好的很快,大约半个来月病症完全消失,五十公斤的化肥他扛在肩上,上山下地都不累。这消息马上在周围传开,一时间,学炼法轮功的人数猛增。一九九八年的老年节上,村里还邀请父亲亲自上台演示功法,叫大家都来学。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过年之前,当时任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的向永祥带警察到王玉林家非法抄家,把王玉林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从看守所出来又把他送到洗脑班一个月。

今年三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王玉林的母亲张菊英一个人在家,这时候开来两辆车,大概六、七个警察来到家里,有的穿警服、有的着便衣,王玉林的弟弟王雷文和弟媳在地里干活,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里的口气很焦急,让赶紧回家,旁边的警察威胁母亲不许她说家里来警察。

王雷文回家后看见六、七个警察非法抄家,当场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指出他们是非法抄家,警察拿出搜查证给他看了一眼,叫他在上面签字,就把搜查证拿走了。参与此次非法抄家的警察有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杨瑜,原宾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向永祥。这群人在王雷文家抢完东西后又到也住本村的王玉林家砸门抢劫,抢走东西后没有留下任何字据证明,还把王玉林、何家凤夫妻俩劫持上车,又来到王雷文家把其母亲也叫上车,直接把他们带到宾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还让王雷文也开着自己的车跟着他们到公安局国保大队。

不法警察把一家四个人分开,非法审讯。到王雷文和母亲以及嫂子从国保大队回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而哥哥王玉林却没能和他们一起回家。走的时候,国保大队大队长杨瑜威胁王雷文不要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要把抄家及绑架他哥哥王玉林的事情曝光,否则对他哥哥不利,向永祥还说王玉林要被判刑。第二天一大早,王雷文去国保大队问队长杨瑜,王玉林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不让他回家。杨瑜说头天晚上家里人走后,王玉林被送到宾川县看守所了。

今年五月,王玉林的家属通过各种渠道,聘请了律师通过正当的法律渠道营救王玉林。五月三日律师前往宾川县国保大队要求见王玉林,国保大队的警察欺骗律师说,王玉林过几天就能出来了,不用见了,还欺骗律师为王玉林写了一份取保候审的申请,没有让律师见到王玉林。但之后王玉林一直没有回家,六月十六日,宾川县国保大队三个警察来到王玉林家对他的妻子何家凤说:“不会放人的!我们就是说话不算话!”

六月二十五日,律师再一次到宾川检察院询问王玉林的案子并要求见人,检察院说王玉林的案子因证据不足又退回宾川公安局了。律师赶到宾川公安局,公安局及国保依然百般阻挠,不给律师见王玉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