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石家庄鹿泉,是于2007年成立的。开始的时候,这里有四个大队,每层楼一个大队。2011年春天后,一队解散,其中的警察和被关在那里的劳教人员被分散到其他三个大队。本文所记录的是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一、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成了一些警察的眼中钉

1.恶警樊苗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恶警樊苗路,三十岁左右,邯郸人,毕业于邯郸警校,在调往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之前在河北高阳劳教所工作。其丈夫也曾经在高阳劳教所工作,后来借调到石家庄某单位。

法轮功学员赵玉香是河北廊坊香河县人,五十多岁,但给人的感觉特别年轻,皮肤白里透红。为了转化赵玉香,他们想出了各种办法。开始的时候,赵玉香被关在二大队的保管室里,为了吓唬赵玉香,恶警樊苗路在保管室贴了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画,把轮流值班的小姑娘们(负责看着赵玉香的普教)都吓坏了,她们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让人恶心的图片。什么道德水准的人能找来这种图片?

开始劳教所安排劳教人员李娜、吕旭阳负责包夹赵玉香。恶警樊苗路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李娜,给我好好伺候赵玉香!”李娜经常对赵玉香拳打脚踢。善恶是有报的,有一次,李娜在保管室里使足了劲踢赵玉香,没想到一脚踢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因李娜很胖,身体分量重,被摔得够呛。还有一次,李娜打完赵玉香后,半夜在宿舍自己撞在桌子角上,疼得浑身冒汗,以至于大半夜把医生都找来了。

后来,赵玉香被分到了樊苗路管的二班,樊苗路对赵玉香的迫害就更厉害了。有一次,她和值班的劳教人员用拖布把殴打赵玉香,拖布把都被打折了。在车间的楼道里,樊苗路用塑料皮本抽赵玉香的脸,没人能数的过来打了多少下。

白巧莲是保定定州人,她自己说是因打架被劳教,有人说实际是因为盗窃。此人开始在二队,经常骂人,法轮功学员在生活上和其它方面给她很多帮助,可是此人善恶不分,不管你对她曾经怎样好,怎样帮助过她,翻脸就不认人,所以谁都讨厌她,开始时警察也不喜欢她,把她调到三队,后来因缺少看管法轮功学员的人员,又把她调回二队二班,和赵玉香在一个班。在樊苗路的指使下,白巧莲经常殴打赵玉香,二队宿舍和生产车间的笤帚把不知打折了多少,有一天在生产车间一次就打折了不少于十把。赵玉香被打得腿都是紫的,腿一动就像撕裂了一样疼痛难忍。

有一段时间,赵玉香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就将赵玉香的嘴用胶带封上,不让她说话,吃饭时将胶带套拽下来,平时再戴上,赵玉香被迫害得非常可怜,他们为了不让人们看到这惨烈的一幕,就不让赵玉香跟大家一起走,等人们都到食堂吃饭时,他们悄悄地将赵玉香拽到车间。在车间,赵玉香经常被双脚铐在暖气管子上,身体平躺在冰冷的地上,袜子经常被扔掉。

赵玉香到期应该回家了,他们不让走,给延期。有一次,吃完早饭,赵玉香在食堂喊:“凭什么到期不让我回家?法轮大法好!”恶警樊苗路和几个打手一哄而上,樊苗路采着赵玉香的头发往食堂外拖,赵玉香的脸被踢得青了很长时间。期间家人来接见,劳教所不让见,怕他们的恶行让家人知道。

在赵玉香解教要回家时,樊苗路还很邪恶地说:“欢迎常来!”

恶警樊苗路经常指使、纵容劳教人员王玉珍殴打赵美华。

王玉珍是保定人,四十多岁,体重有二百多斤,因卖淫被劳教一年。白天,由王玉珍看着法轮功学员赵美华。樊苗路不止一次的对王玉珍说:“打她!你打她没事!”就是在这样的教唆下,王玉珍经常对赵美华大打出手。有一次,王玉珍将赵美华的脸抓了好几道伤痕,赵美华去找警察反映,不但没人管,反而遭恶警训斥,理由很简单,只因赵美华没转化。在此期间,赵美华家属来接见,遭拒绝,对家属说赵美华在里面表现不好。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怕家属看到脸上的伤痕无法向家属交待。

有一次,王玉珍破口大骂赵美华。赵美华去找警察,结果樊苗路命人将赵美华拉到禁闭室拳打脚踢。

善恶有报是天理,有一次王玉珍打完赵美华后,在地上摔了一大跤,腿很长时间走路困难,到外面医院去检查,回来后王玉珍竟然找警察说是因为看着赵美华而摔的,想讹赵美华给其出医药费。这种道德低下的人竟然被劳教所利用来看着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

一天晚上在宿舍的大厅里加班,因几个法轮功学员拒绝超强度劳动,恶警樊苗路就让她们到墙角站着,等收工后,别人走了以后,就将她们铐起来。说赶活时间紧,可樊苗路却让一劳教人员(因打架被劳教)给她用钩针钩书包。金属的钩针在劳教所属于违禁品,不让放在宿舍。这事被劳教所发现后,二大队挨批,那名劳教人员被调离二队。

2. 恶警臧志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臧志英是二大队负责人之一,三十岁左右,邯郸人,毕业于邯郸警校,在调往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之前在河北高阳劳教所工作。其丈夫仍在高阳劳教所工作。

赵玉香刚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时,赵玉香在楼道里喊“法轮大法好”,劳教人员没人管,恶警臧志英就把所有人员集中到大厅训话,说她们没有是非观念,并安排打手。之后赵玉香再喊口号时就会有一帮打手蜂拥而上。一次,赵玉香在食堂门口讲法轮大法好,被非法一次性加期二十八天。

法轮功学员韩玉珩,河北秦皇岛人,四十多岁,是一名教师。因拒绝转化,有很长时间被严管,后来被分到臧志英管的三班。

一天,吃完晚饭,恶警臧志英让所有人员到大厅集合。她让韩玉珩到前面,面向大家站好,开始当众读韩玉珩家人的来信。读完之后,就开始了她的说教,也可以说是谩骂,骂韩玉珩猪狗不如,而且,让一百来人每人写一篇感想。当然很多有良知的人不愿配合她,臧志英扬言,谁不写就给谁加期一天。

又到臧志英值班的时候,她读了韩玉珩家人的另一封来信,同时把人们写的感想挑出来念,之后,又是一番讽刺挖苦。

连续二十余天,韩玉珩被非法剥夺睡眠的权利。晚上十点,大部份人睡觉的时候,韩玉珩被叫到警察值班的大厅罚站,一直站到早晨五点,有时从早晨五点到六点能休息一会儿,有时仅有的这点时间也被剥夺了。

法轮功学员赵美华、陈凤霞、陈改芹、程艳双因拒绝转化、拒绝超强体力劳动,被严管。由张宁(因打架被判劳教)等人看着。晚上,她们四人经常被罚站到后半夜。恶警臧志英指使张宁等人经常殴打法轮功学员,因宿舍有监控,她们有时把灯关掉后打人。有时吃饭时,恶警臧志英还把她们几个人的菜倒掉,只准吃馒头。

恶警臧志英,此人说话张嘴就来,有影的没影的都说。法轮功学员杨爱英人品特别好,性格温和,与班里人员相处很好。可是在杨爱英丈夫来接见时,臧志英为了让家属能站在劳教所的立场给杨施压,当着杨爱英的面就造谣说:“杨爱英脾气躁的很,经常跟人吵架。”

3.恶警刘子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恶警刘子维,邯郸人,三十岁左右,原来是一大队负责人,曾对法轮功学员犯下无数罪行,一队解散后调往三队。

⑴二零零八年夏,唐山法轮功学员路素华因为炼功,被恶警刘子维铐在暖气管和窗户上,疯狂地扇嘴巴,路素华被打的眼睛一周看不清东西,肋骨被打坏;九月,刘子维又把路素华拖到走廊尽头,疯狂殴打路素华,还用带刺的橡胶棒把路素华的左小臂打成骨折。

⑵二零零八年九月,恶警刘子维强迫给未婚的法轮功学员张艳春剪头发,扒光张艳春的衣服,连内衣也不剩,一丝不挂的用电棍电了四十分钟。然后,又把张春艳关到小库房内,双手吊铐,打得浑身是血。第二天,恶警刘子维再次殴打张艳春,直到打累了为止。她还教唆朱莉英、刘娟殴打张艳春,将张艳春的头发和身上其它部位的毛发扯得满地都是。

刘子维还用一种类似梳头用的金属利器,在张艳春的两臂及身体皮肤上不停地刮,不停地刺,本来已经伤痕累累的张艳春,身体上很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伤口,每个伤口都不断地向外渗血,用完一大卷卫生纸也无法止住。

⑶在劳教所期间,有一段时间赵玉香曾被非法关押在一队,恶警刘子维和一打手用被子蒙上赵玉香一阵毒打,差点把赵玉香打死。

4. 恶警陈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恶警陈娜,三十岁左右,原来在河北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后来被调到二大队,现已调出劳教所。

有一次,恶警陈娜在禁闭室折磨赵玉香,人们虽然看不见她们的卑鄙手段,但能听到里面的动静。因赵玉香的嘴被封起来了,人们只听到人想喊但喊不出来的痛苦声音。

二、超强体力劳动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用超强体力劳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从事的劳动项目有:叠浴帘、为“河北金环包装有限公司”加工口服液瓶盖、加工“河北益康棉纺织有限公司”的清洁巾及尿布等、拣用药浸泡过的棉花籽、缝制太阳帽、糊酒盒子、加工搓澡巾(市场上销售的“秦老大”牌的搓澡巾就是在这里加工出来的)、拔羊毛、过年前为 “河北省家家缘农产品公司”挑选并包装蔬菜、种地等。

1.叠浴帘

说是叠浴帘,其实并不只是叠这一环节,还包括将整车的浴帘运到二楼或三楼,再将叠好、装箱、封好箱的浴帘运到楼下,装到车上,一车多的时候能装五百箱左右,要摞六、七层高才能放得下,这些活都要靠这些年岁不等的女性来完成。叠浴帘时,为了提高干活的效率,劳教所将生产产量以班为单位来计算,如果谁想干慢点,班里的其他人都不干,让劳教人员之间互相监督,制造矛盾,谁想不快干都难。

一捆浴帘不知道能有多少斤,只能看到人们被压得走路都歪歪扭扭的。有的时候一天卸车、装车的次数多达七次,写有“河北省送变电公司”的一辆货车负责运输货物。

最艰难的要数夏天了,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几乎没有不生痱子的,不论是小姑娘还是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有人长的痱子密密麻麻的,几乎没有一块好的皮肤,惨不忍睹。

劳教所的车间里堆满了原料、半成品和成品,有时上级来检查,就赶紧突击做卫生,还要把过多的原料及成品等挪到不显眼或检查不到的地方,劳教所的领导还居然当着劳教人员的面对前来检查的领导说:就在这叠叠浴帘,不累。劳教所的卸货和装车的环节是不敢让外人看的。很多人被累的腰背疼痛,劳教所的所长助理于衎(音:看),居然说她在欣赏这个场面。

包装好的浴帘曾经出口到日本、西班牙等很多国家。

2. 糊酒盒子

污染最厉害、最有毒的活可能要数糊酒盒子了,因为要用溶胶机将胶均匀的涂在纸板上,如果干这个活,整个车间熏得人喘不过气来。其中“山庄老酒”的盒子就有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做出来的。

3.拔羊毛

拔羊毛时,要将羊毛和羊绒分开,成卷的羊毛中夹杂着羊粪、沙子等,别提味道有多难闻了,一天下来,弄得全身都是羊毛,有些人开始过敏,眼睛都肿起来了。

4.挑选、包装蔬菜

过年前,劳教所曾经为 “河北省家家缘农产品公司”挑选、包装蔬菜。这项活也是包括蔬菜的卸车、装车。过年前,天最冷,在食堂里的大厅里人们一干就是一天。
劳教所的劳动时间是不固定的,一般是八个半到九个小时,还不包括加班时间,活多的时候就要加班了。有一天叠浴帘,一天的净劳动是十七个小时(纯劳动时间,不包括吃饭等)。

最能安排加班的应该是恶警臧志英了,那次一天干十七个小时就是臧志英值班时安排的。她经常安排中午加班,午饭后,直接带到车间干活。后来,人们都总结出经验来了,“只要臧志英值班,中午八成要加班!”

按规定,劳教所每天的工作时间不得超过六小时,但是在这里从来没有遵守过。
法轮功学员杨金萍,石家庄正定人,四十多岁,是一名教师。有一次,杨金萍发烧,一段时间内身体不好,没有到楼下扛要打包装的浴帘,被恶警指使打手强行拽到楼下,让杨金萍扛浴帘,杨金萍没有听她们的,她们就四个人将杨金萍抬到三楼,后背都蹭到楼梯了。之后一段时间,杨金萍被关禁闭。

后来,警察谷红叶负责生产,如果有人在地里干活时直直腰。她都要在一旁吆喝不要偷懒。

为了赚钱,劳教所什么人都收,包括有肝病的人员这里也照收不误,只要能干活,实在干不了活的,就让她们当包夹,看着法轮功学员。警察告诉有病的劳教人员单独用自己的餐具,但是不对其他人讲,更不会告诉被包夹看管的法轮功学员要注意饮食卫生。

三、非法给法轮功学员加期,延期回家

对实在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用的手段就是延期回家。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被延期,比如:益欣儒、王雨虹、张春萍、李秋香、唐志杰、白云桃、杨爱英、赵玉香、韩玉珩、陈凤霞、胡苗苗、董文彩、于凤云、张铁梅、史学红、张金梅、遆凤霞、张春芳、杜广琴、陈改芹、张引利、柴文素、张国芬、齐俊玲、季淑君、李惠云、张妮、辛焕云、周启花、李雅萍、吴志芳、程艳双、赵美华、郝光梅、霍玉平、冯瑞雪、张春现、卢荻、杨志英、等。

四、劳教所是败坏人类道德的黑窝

劳教所真的教育人的地方吗?真的对社会有好处吗?我们不妨从下面的几个例子来思考:

1.在给“河北省家家缘农产品公司”挑选、包装蔬菜期间,警察利用因盗窃被劳教的人员,如白巧莲等人为她们偷菜。开始的时候还较收敛,比较隐蔽,用餐厅的推车将整箱的好的蔬菜与垃圾一起推出去,因为倒垃圾要经过宿舍区,中间把菜卸下;后来,警察们的背包越来越大,白巧莲根本没心思干活,只是找准好菜往警察的包里装(那个月,白巧莲得到五天的减期);再后来,不但警察往家拿菜,干活的劳教人员也往宿舍带,只有法轮功学员除外。她们带的菜包括彩椒、蒜苔等很多种。一进宿舍区一股蒜苔味迎面扑来,一直到过完年后,有的宿舍还有很多蔬菜。劳教所要检查时,她们就将蔬菜放到没有监控的仓库里。

在劳教所有这样一段对话,有一因打架被劳教的人说:“没想到来一趟劳教所,还学会了偷东西,出去之后,一个个的都变成小偷了!”另一个因传销被劳教的人,很认真地说:“怎么能都变成小偷呢?这一百来人也就能有二十多人成小偷!”

2.劳教所毁坏人的道德良知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对外宣称以传统文化教育人,也一度要求人们学习三字经、弟子规等,但这只是他们对外给自己涂脂抹粉的一种手段。他们会教唆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对五十多岁、比自己母亲年龄还大的人大打出手,而且竟没有一丝的愧疚与自责。

很多刚来时特别文静的小姑娘(多数是因传销被劳教)被培养成了打人不眨眼的打手。邢立红因传销被劳教,刚开始看着赵玉香的时候,因态度温和被警察训斥,说:“你到底会不会看人?你没看到李娜是怎么做的吗?”在这样反复的“培训”当中,邢立红被他们指使的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后来还在二大队值大班。

赵玉香人很勤快,有一次,仅仅因为找做卫生的抹布到别的宿舍,被当时值大班的崔远凤在楼道里扇了一连串的嘴巴,那声音听着让人痛心。

有一次,劳教人员吕旭阳等人把赵玉香的眼眉剪掉,来羞辱她,里面那么多小姑娘不但不知道同情,反而看热闹,作为笑料来取笑她。

四、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淑红,因不转化,经常被劳教人员谭洁、于婷婷等小姑娘打骂,于婷婷故意用脚狠劲踩李淑红的脚,却说:你硌了我的脚了。

六十来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灵君被值班的劳教人员李娟在恶警臧志英、侯俊梅的指使下,从生产车间的房间里推倒在楼道里,又从楼道里推到房间,之后,李娟又拿着胶带和笤帚冲到关押张灵君的房间。中午吃饭时,人们都快吃完时,发现张灵君老人一步一挪的被他们带进餐厅,老人一边走一边流着泪说:“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值班的恶警侯俊梅和张冀伟冲上去说:“闭嘴,再说把你嘴封起来!”老人没吃上几口饭,全体人员就被命令起立回宿舍了。

2011年春天,从唐山开平劳教所(河北省第一劳教所)转来了几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李雅萍被关在禁闭室。她拒绝穿劳教所的衣服,恶警就命人把她的秋衣秋裤扒掉,只让穿胸罩和短裤,然后打开排风扇冻着她,还不见效,恶警就下令开始打人。当时在场的打手有劳教人员陈咏红、任世丽等。法轮功学员李雅萍被打后的情景非常吓人,就连一普教见到后都心疼得忍不住流泪,一边哭一边说:“脸都变形了,太可怜了!”这一天值班的警察是张冀伟和李延基。

写出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们的目的是希望人们都能了解在中国大地上曾经和正在发生的一切,明辨是非,不要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毒害,法轮功学员是善良的修炼人,是修炼真、善、忍的;同时也希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能弃恶从善,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要知道,迫害修炼的人是有罪的,而且人做了什么都得自己承担,这是这个宇宙的理,一个人做的好事、坏事都象一笔账一样,一笔一笔的记着,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做出明智的选择,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