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 花甲老人讲真相三次被诬判、劳教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四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青岛地区平度市现年六十一岁的王锡玉老太太,被恶警绑架到平度仁兆派出所,她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在派出所的大门外都能听到她的声音。后来王锡玉被非法关押到了青岛大山看守所。七月三十一日,平度法院没有通知王锡玉的家人,就非法开庭审判,诬判三年零六个月。

王锡玉
王锡玉

王锡玉老人,青岛地区平度市古岘镇乔戈庄村人,在修炼法轮功前,因病做手术留下后遗症,经常腰痛的直不起来;后来又查出了肾炎、气管炎、神经衰弱、失眠等,不能干重活。虽然各方求医治疗,也没有太大效果,常年承受病痛的折磨。九八年听人说法轮功能治病,她开始修炼法轮功,病不知不觉的全好了,家里的重活轻活都能干,成了一个真正健康的人。

然而,就由于老人坚持修炼使她受益的法轮功,坚持讲真相,在过去十三年遭受中共当局的残忍迫害,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劳教迫害二年,在济南监狱和王村劳教所二大队被迫害的九死一生,她的手腕被迫害的至今还麻木,不听使唤,不能拿东西,两个膝盖疼痛难忍。 这次是她第二次被非法判刑。

进京上访多次遭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诬蔑法轮功后,王锡玉和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为了给大法和师父讨还公道,就相约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起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抓走,送往青岛驻北京办事处,又被当地派出所带回。王锡玉遭到了仁兆党委的代松本的毒打后,又被逼坐在雪地里。非法关押了五、六天,被勒索现金一千元钱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的夏天,王锡玉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带回当地,恶人宗绪功把王锡玉等人关在车库里数小时,里面闷热的一丝风不透,汗水加上蚊子的侵袭,使她们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又非法关押了七八天,由于她们绝食抗议,恶徒怕出人命才放她们回家。几天以后,王锡玉被恶警张锡玲骗至派出所,在无任何法律程序和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非法拘留十五天。

遭绑架酷刑折磨,枉判五年

为了让广大民众不再被邪党一言堂谎言蒙蔽,了解大法真相,王锡玉和几个同修一起建立了真相资料点,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因资料点同修被绑架,古砚派出所的警察就窜至王锡玉家企图实施绑架,当时家里没有人,恶警们就翻墙而入,抄走了油印机一台,大约六袋真相材料和横幅及若干纸张。王锡玉外出回家时看到了家门口有警车,为躲避迫害没回家直接走开了。

流离失所一个月后,因那时家中养了上千只种鸡,而且正是农忙的季节,只有大女儿(二十四岁)在家干活,小女儿刚上初中。怕家里忙不过来,王锡玉于六月二十六号回家,第二天就被平度古砚派出所警察绑架。平度公安局来了两个恶警打手,对王锡玉轮番暴打,恶警们揪着她的头发,专打头和脸,满口脏话,边打边问资料是和谁一起做的,都送哪去了。见王锡玉坚决不开口,他们就狠命的用拳头猛捣眼睛和嘴,头发被一缕缕揪下来,折磨了整整一天一夜。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王锡玉被劫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王锡玉抵制无理的迫害,拒绝做奴工,不背监规,不配合狱警的所有要求,管教们就不让她睡觉和洗漱,先是管教对她拳打脚踢,后来又唆使吸毒犯王梦,王越南(音)毒打王锡玉,满嘴脏话侮辱她。王锡玉绝食抗议,看守所所长亲自赤膊上阵,揪住头发捏着下巴强行灌食,连续戴手铐脚镣十八天,手铐紧紧的卡在手腕的肉里,胳膊肿的老粗,手腕处被手铐卡的直往出淌血,胳膊像要断裂了一样的疼痛难忍。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在看守所关押七个月以后,王锡玉老人被平度市法院枉判五年。

在济南监狱被残酷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二年一月份,王锡玉被劫持到济南监狱关押迫害。开始被分在出入监,每天罚站不让睡觉,强迫转化写“三书”,一组一组的人轮番攻击、侮辱,王锡玉拒绝转化,一句话也不说,一个字也不写,他们又分成三班严管,连续四十多天不让睡一点觉。一闭眼就打,揪着头发往地上摔。她就开始背法,大法的书,当时只能背下论语,她就不停的背。恶警们看这么长时间不让睡觉还这么有精神,还不转化,三月十八号,就把她送到六监区(老残组)强迫劳动。

四月二十五日,恶警唆使一个叫李芳(潍坊人)的邪悟者,伙同另一不知名的人,以想看师父的新经文为名,诱骗她默写经文。王锡玉不知是陷阱,就写了一篇能背出的经文给她,结果李芳直接交给了恶警。四月二十六日,恶警们气急败坏的揪着王锡玉的头发,连打带骂带的拖到一个办公室,又有几个恶警扑上来,没头没脸的一顿暴打,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一丝不挂,四个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她,其中一人是恶警吴湘艳,还有两人姓侯、王,用电棍电嘴、眼睛、脚心、双腋下、大腿内侧,连续电击长达一小时,电的人满地滚,直到最后连滚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才肯罢休。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当时王锡玉满脸和身上都是大泡,没有了人形,牙齿全部松动,即使这样还被罚二十四小时蹲着,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一天只给她一点菜汤喝,后来又把她转移到六监区,强迫她下车间干活。王锡玉说“我不干,我修炼法轮功没错,我决不出工”,以此来抗议监狱这种对修炼人毫无人性的迫害。恶警恼羞成怒,对王锡玉拳打脚踢,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一路上殴打着拖到办公室,两个恶警向后扭着胳膊,揪着头发,拼命的跺她的脚,用拳头打脸,扇耳光,直到累的一个个都瘫倒在地上才住手。后来才听别人说,李芳是被恶警指使骗取经文,看到王锡玉被电击后的惨状,后悔不及,在监狱里上吊自杀,恶警吴湘艳因此受到处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王锡玉被调到集训队继续迫害,这里是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监区。主要迫害形式是:不给改善生活,只能吃馒头,长期剥夺睡眠殴打等方式迫害转化,开始每天还能睡点觉,后来就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每天蹲在墙边,双手扶膝盖。包夹看着,只要一闭眼就打,揪头发摇晃,往墙上撞。包夹主要有苏丽等人,在头脑迷糊状态下轮番攻击,她就不停的背法,也感觉不到太困,二十五六天时,王锡玉听到恶警们密谋要加重迫害,再次使用电刑,由于害怕遭受更残酷的迫害,就违心的让苏丽代写了一份“三书”,第二天清醒过来时就感觉不对,想把三书要回作废,恶警不给,并继续用各种方式残害她,持续四十多天不让睡觉,王锡玉就是不配合转化,倒把那些包夹个个都累出了高血压,心脏病,感冒等病症。

恶警们看用这种迫害方式转化不了她,就又想出了在外面冻的方式迫害。每天晚上十二点后,等其他人都睡觉了,有徐(科长),王、李姓三个恶警,把王锡玉拖到院子里挨冻。那时正是十二月份,天气特别寒冷,记得有一天晚上还下着小雪,他们就给她穿一件薄衣服,光着脚在外面站着,记不清被冻了多少天,后来恶警又把她调到七监区(巩固基地),分到裁剪组迫害。为了转化她,本来两个人干的活,叫她一个人干,每天工作到晚上十二点以后,早上五点三十起床继续干活,就这样连续干了二十八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王锡玉又被调到一监区,在六监区的恶警吴湘艳也到一监区继续参与迫害,让她冬天夏天都在大厅睡觉,强迫下车间干活,王锡玉仍然不配合这种以奴工形式进行的迫害,被六七个人抬到车间,因为王锡玉一直不配合他们,就一直被严管迫害,直到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期结束才走出魔窟。

出狱仅一年,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王锡玉去同修家串门,在回家途中,被古砚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抢去她的手机及家中的钥匙,先到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了打印机一台,电脑一台,MP3两个,一百八十元钱及手机卡,在派出所里刘杰等恶警对她拳打脚踢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被劫持到平度拘留所。

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家人接回,大约在回家后十五天后的一天早上四点多钟,派出所五六名警察翻墙而入,利用先前偷配的钥匙开开门,再次将王锡玉绑架,几个人把她拖出去塞到警车里,直接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王锡玉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的二大队(严管队),因为她拒绝去看录像,不写“三书”,不配合转化,被严管迫害。赵文辉(大队长)指使吸毒犯徐燕每天对她拳打脚踢,拼命的打她的头、脸,用鞋专门踢膝盖,她就是不配合,赵文辉和徐燕又把她拖到一间屋里,将双脚捆绑起来,双手用线绳反绑在窗棂上,用胶带把她的嘴封住,一天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只要一闭眼,吸毒犯就往死里打。由于长期的殴打和洗脑迫害,王锡玉承受不住,在法理不清时被杨秀容(邪悟者)转化写了三书。

一旦转化,所有的人都要被强迫连续看十五天诬蔑造谣的录像,每天看完后,要写一篇思想汇报。十五天以后每周写一篇周记,每月写一篇月记,汇报自己对法轮功的思想认识及自己的感想;平时上厕所要打报告,打报告后再唱一首歌颂邪党的歌才能被批准去,上厕所最多五分钟;上厕所或吃饭时,大法学员之间眼睛不能对视,否则会被包夹或安排的值班吸毒人员打小报告,扣分加期;夏天洗刷,包括刷牙、洗脸、洗脚、接水七分钟,冬天五分钟;恶警把王锡玉调回五班,想让她当帮教,转化其他学员。王锡玉不愿意再继续这样违心的做坏事,和十多个人一起声明三书作废,于是又一轮更残酷的迫害开始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六号,恶警让她去上所谓的思想道德课,她不去,赵文辉就亲自动手揪住衣领拖着关进厕所里,又调来了两个更残忍的吸毒犯打手秦南南和王智,每天暴打,王智拿刷厕所的刷子恶意的给她梳头发,刷牙。王锡玉被打的坐在地上,秦南南、王智用拖鞋堵住她的嘴,秦南南穿着鞋踩到手背上使劲碾压,手背都被碾烂了。大冬天的秦南南端来了两盆凉水从头顶浇下来,王锡玉全身湿透,她们就把窗户打开冻,过一会儿再端一盆凉水从裤腰倒进去,赵文辉和赵丽丽(副队长)一直站在旁边看她冻的瑟瑟发抖痛苦的样子,竟然“开心”的笑起来。之后赵文辉又指使吸毒犯把地上泼满了水,赵文辉亲自动手把她的鞋脱下来,逼迫她每天光着脚穿着湿衣服站在水里挨冻。这种方式的迫害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天,她还是不转化。后来又逼她坐在倒满凉水的地上,吸毒犯天天打,还不许人动,只要稍一活动就往死里打。

由于长期在有水的地上坐着,又加上每天都拳打脚踢,王锡玉满身是伤,屁股开始溃烂,烂了一个大洞,连脓带血的往外淌,最后都烂的露出了骨头。疼痛难忍,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失去人性的赵文辉、赵丽丽,又指使秦南南揪着头发拖到厕所门外,大部份头发都被揪掉。对王锡玉拳打脚踢,她当时就被打的昏死过去了。

当王锡玉刚清醒过来时,秦南南两手卡住脖子,王智提着双脚,把她抬起来再摔到地上,这样子来回摔,她感到腰一阵剧烈疼痛,就背过气去,不省人事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醒过来了,感觉全身麻木僵硬,动弹不了,赵丽丽还恶毒的说:没有事,她那是装的。因长期不让她睡觉,一天只给一口馒头吃,又不给水喝,四十多天她一直没有解大便,屁股也溃烂的越来越厉害,脓和血都粘在裤子上,好几个月了,也不让换洗,全身都臭不可闻。十一月底,天气已经很冷了,警察都穿上棉大衣了,还让她只穿着那件短袖衣服,窗户天天开着,恶警赵丽丽亲自动手,用绳子把她的双手绑在窗棂子上继续残害。

由于长期的残酷迫害,王锡玉已经不能站立,双手绑在窗棂子上痛苦中又一次昏了过去。据其他人说,在她昏迷的时候,有一个叫宋敏的恶警亲自端着凉水往她的手上倒,当她醒来时,湿透了的衣服都冻在了她的胳膊、手腕上。从那次以后,她的右手就失去了知觉。

这样的残忍迫害一直持续到王锡玉非法劳教期满,而她的手腕至今还麻木,不听使唤,不能拿东西,两个膝盖疼痛难忍。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并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世人,一个乡村的花甲老人二次被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劳教,遭受的迫害令人发指。在邪恶中共的监狱和劳教所里,王锡玉还亲眼见证了陈振波和所有因坚持信仰而被毫无人性的残害虐待的法轮功学员。

自从王锡玉遭受迫害以来,家人就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再无宁日,瘫痪在床的丈夫王传清由于邪恶之徒的不断骚扰、惊吓和对妻子的思念,在遭受两年零十个月病痛的折磨和家庭不断变故的打击之下,撇下了两个孤单的孩子,于二零零二年十月去世,时年六十一岁。

参与迫害王锡玉的恶人:

仁兆派出所
仁兆派出所

平度市仁兆派出所所长;张春云13553058988
恶警:车文君
代勇刚13176487756
平度市公安局:
局长汤龙文 13606306367
副局长侯加瑞 13806395105
邪教科科长赵洪武 1525326335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