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六一零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省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到现在十三年来,从中央到地方乡、镇、村,层层设立非法机构“六一零组织”,这些“六一零”人员漠视法律、邪恶至极。

湖南多少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颠沛流离、有家不能归甚至无家可归;多少法轮功学员被巨额罚款、开除工作、扣工资;多少法轮功学员的亲人被株连迫害、子女正当的上学、就业被限制甚至剥夺;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接连不断的在发生、延续……

十三年来,据不完全统计,湖南省已有一百七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株洲四人、长沙二十九人、湘潭十五人、永州九人、怀化二十三人、益阳十二人、邵阳七人、娄底二人、常德二十四人、郴州十一人、衡阳二十一人、岳阳十七人。湖南各地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案例数不胜数。

这里仅举一地:长沙地区(下辖长沙、望城、浏阳和宁乡四个县)局部统计显示,截至二零一二年七月,长沙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二十九人,失踪四人,被致伤、致残、致疯六十八人次,被枉法判刑五十人次,被劫持劳教一百九十五人次,被强行劫持到精神病院十一人次,被非法拘禁六百九十三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残害一百五十二人次,被打家劫舍至少一百五十八人次,敲诈勒索抢走现金共计一百四十三点一万元,抢走私人财产不计其数。

而且湖南省至今主要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有:湖南女子监狱、湖南常德津市监狱(男子)、湖南常德武陵监狱(男子)、湖南株洲网岭监狱(男子)等;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女子)、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男子);湖南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各地市还设有洗脑班;各地、市、县看守所;精神病医院等地方。

所有迫害手段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即写下诽谤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所谓“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放弃修炼。事实上,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与文革中迫害知识份子的“牛棚”一脉相承,目的都是逼迫人们放弃自己的独立认知、扭曲人格、撕裂人伦和道德,屈服于独裁统治。

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

二零零一年吴志斌(长沙市“六一零”主任)、吴凯明(长沙市“六一零”副主任)二人上任后,在湖南省“六一零”的支持下,花巨资在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长沙市中青路)买地修建全省性的洗脑班——“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私设监狱。二零一一年胡亚军、邵云辉已分别接替吴志斌、吴凯明二人出任长沙市“六一零”主任、副主任。

该洗脑班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正式成立,十年来,在所谓“转化学习班”的名义下,肆意侵犯公民的信仰和人身权利,至今已非法拘禁湖南省各地法轮功学员数百人次,目前罪恶还在发生。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到这里,不需任何法律手续,由各地“六一零”伙同国保大队人员肆意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里或单位绑架送入该洗脑班,完全与外界隔绝,不准家人探视、打电话、送食品,即便是家人送的衣服很多被扣留多日才给。

法轮功学员在该洗脑班由“六一零”安排人(他们叫“帮教”)来逼迫其“转化”。这些“帮教”对法轮功学员百般凌辱:掐喉管;用竹鞭打、戳;打脸;用打火机烧下巴;不让睡觉,用红花油涂眼皮、眼睛;罚站;用电警棍电;不让喝水,不让吃饭,或者有吃也不让吃饱……其邪恶手段令人发指。对拒绝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六一零”人员则以非法劳教、关禁闭威胁,或施以各种肉体酷刑折磨。

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之际,二零一二年九月初,在湖南省“六一零”主任陈树林(兼省政法委副书记)、副主任蒋和平、政法委书记孙建国等人的策划下,长沙市捞刀河洗脑基地又开办洗脑班,具体由邵云辉、蒋志飞、杨路等人主管。

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永州新田县“六一零”的何昕、廖婷妮指使国保大队唐崇盛、杨海波、李芳等五人用欺骗的方式闯入法轮功学员蒋美兰(女,六十五岁,湖南新田县湘运汽车公司退休职工)家中劫持至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强制迫害,至月底蒋美兰已是奄奄一息、生命垂危。十月一日,蒋美兰的儿子从广州赶往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去接人时,蒋美兰生命垂危,意识模糊,她不认识任何人,包括儿子。儿子为了救人,将母亲接回湖南新田,迅速送往医院。因伤势严重医院拒收,她的儿子通过找关系才住进医院。经过医院检查,蒋美兰遍体鳞伤,都是用电棍打的,整个嘴全是烂的,五脏六腑也是烂的,下身流着血,经抢救无效,十月二日夜零时五十分含冤离世,凶手逍遥法外。

亲友们看到蒋美兰的遗体,惨不忍睹。蒋美兰女士被绑架时,红光满面,身体健康。仅仅二十三天,蒋美兰被捞刀河洗脑班迫害致死,令亲友悲愤、街坊、乡亲震惊。当她的亲人去质问“六一零”为什么要迫害死蒋美兰时,何昕、廖婷妮说:“我们抓人是胡锦涛要我们抓的,有本事你们去找胡锦涛”。

相继,长沙市天心区居民法轮功学员田昌保(男,七十岁左右),于今年九月二日被绑架到长沙市捞刀河洗脑班。原本身体非常健康的田昌保被迫害致中风。目前,田昌保老人已被送到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住院治疗。尽管老人在住院治疗仍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六一零”派专人日夜监控他。

实际上,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迫害手段更多,由于“六一零”对外严密封锁消息,很多详情不得而知。九月份至今查实被劫持到该洗脑班的有:张灵革、田昌保、周冬英、蒋美兰、黄菊秀、周金莲、杨老师、一名不知姓名的十九岁的女大学生、吴国辉等。

精神病医院也成为湖南省“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众所周知,精神病医院是收留、治疗精神病人的地方,把这些理智清醒、有智慧、道德高尚、修佛修道的人混同于神经病治疗,其残忍可想而知。湖南各地、市都有不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医院。

由于篇幅有限,这里仅举一例:湘潭市法轮功学员赵湘海(男,三十多岁)是湘潭钢铁厂吊车司机,工作兢兢业业、健康、开朗,是单位公认的好青年。二零零七年被湘潭市“六一零”非法关入湘潭市精神病医院又称湘潭市第五人民医院至今五年多,赵湘海本人和家属多次要求市“六一零”、医院放人,遭拒绝。

五年多以来医院给赵湘海强行注射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如有反抗,就成大字形用铁链子锁在床上,那些医务人员用各种方式侮辱、打骂、恐吓他,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这只是湖南法轮功学员十三年来遭受不公、迫害的一点点,然而湖南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只是中国大陆的冰山一角。参与迫害的公、检、法系统及非法组织“六一零”参与实施迫害的所有人员必将面临历史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