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 天理不可抗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里,被邪党欺骗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的案例不胜枚举。仅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就有很多恶报的案例。

1、肖连彬对法轮功迫害遭恶报患重眼疾

肖连彬,男,五十多岁,黑龙江省塔河县新建派出所邪党书记。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肖连彬参与了对多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肖连彬原来在塔河刑警大队时,对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张丽华酷刑上大挂。二零一零年五月,塔河新建派出所书记肖连彬及恶警王国义闯入法轮功学员孙同美及孙同娥家骚扰,逼迫她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肖连彬蛮横地抓住七十来岁的孙同美的手强行按手印。

塔河县新建派出所所管辖区域,家住总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吴红(被绑架、罚款)、孙同美(三次被绑架、罚款、流离失所)、高淑英(绑架精神病院、被离婚、下岗、四次绑架关押、被劳教、勒索、迫害致残)、吕秀凤(二次绑架关押、劳教、罚款)、姚文峰(绑架关押、罚款)、李华(被绑架关押、罚款、劳教,迫害致死)、吴艳春(绑架关押、罚款、迫害致死)、陈秀云(绑架关押、罚款)、谢运超(绑架、关押、罚款)等。肖连彬作为塔河县刑警大队的恶警和塔河县新建派出所的书记,以上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肖连彬负有一定责任。

肖连彬现在报应了,整日整夜双眼疼痛难忍,晚上痛的睡不着觉。

塔河县新建派出所电话:0457-3662478 办0457-3698769。

2、韩家园、朱以斌遭枪击恶报身亡

朱以斌,男,三十多岁,黑龙江省呼玛县韩家园看守所的警察,后来调到韩家园新兴派出所当警察。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朱以斌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是上级指令的他也积极参与迫害。我们来列举两件朱以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实例。

二零零零年一月,法轮功学员赵培金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韩家园看守所,在赵培金刚走进看守所走廊时,遇到恶警朱以斌。以往被抓到这里的犯人都是垂头丧气,活不起死不起的样子,而赵培金虽然被绑架、坐火车折腾了几天,但是仍然透露着大法中修炼出来的特有的气质,一身正气。朱以斌看到很生气地说:“都到这地方来了,还傲什么傲。拿手铐把她铐上。”边说边去找手铐。

当天晚上,韩家园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王云龙劫持赵培金到一个空屋子里暴打酷刑,朱以斌从门口路过,进来就恶狠狠地打赵培金嘴巴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想在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面前显示,他迫害法轮功学员多么卖力。

朱以斌对法轮功学员动不动就谩骂。被韩家园看守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夏秀梅,赵培金等法轮功学员都被朱以斌无缘无故的谩骂。

朱以斌的恶行很快就得到了恶报。在他刚调到韩家园新兴派出所几个月后,在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晚九点半,朱以斌和新兴派出所的另一名警察韩松男在韩家园工业区护林街上巡逻,被人用枪击中,朱以斌的手和肚子被击中,鲜血淋漓。一个多小时后,在转送十八站林业局医院的途中,朱以斌急性失血死亡。而与朱以斌一起巡逻的另一个警察韩松男却安然无恙。

朱以斌死后,年轻的媳妇成了寡妇,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朱以斌迫害法轮功不但坑害自己,还殃及家人。

3、尚德友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报患肾癌

一直坚持迫害法轮功的黑龙江加格达奇铁路医院副院长尚德友,在法轮功学员李萍从监狱迫害回家后,李萍又被开除工职,李萍不得不在个体医院打工,尚德友对那家医院院长说:“此人不可用,她是法轮功顽固分子。”这给李萍带来了很多麻烦。现在尚德友恶报得了肾癌,做了手术。做了中共牵驴他拔橛子的傻事。

4、冯洪斌对法轮功学员迫害遭恶报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黑龙江加格达奇铁路医院邪党书记冯洪斌派保干和邪党宣传助理将法轮功学员李萍劫持到加格达奇公安局,姓赵的公安局长逼李萍交待给谁大法经文了,李萍不说,就被这个赵局长打了。之后李萍被公安局恶警绑架到加格达奇看守所关押,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一年。

在李萍被加格达奇区公安局劳教后,齐齐哈尔铁路分局听说上面有文件不让开除法轮功学员,所以赶在文件到来之前,紧急给加格达奇铁路医院人事主任富丽珠打电话要求立即开除李萍,富丽珠马上找邪党书记冯洪斌召集医院职工代表开会,解除李萍劳动合同。

三天后,加格达奇铁路医院接到了不让开除法轮功学员的有关文件。李萍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是对的,所以医院的决定是错误的,并且是违法的。李萍从双合劳教所回家时,大队长张志捷给医院邪党书记冯洪斌打电话要求接人,冯洪斌说李萍已不是本医院职工,不管。打电话时李萍在场,听得清清楚楚。可李萍坐火车回家后,冯洪斌却等在出站口,说不接怕担责任。

新来的加格达奇铁路医院院长听到大家对李萍的反映很好,就给李萍安排了保洁队队长职务,全面负责医院卫生及卫生员管理,但不给恢复工作手续,李萍不同意,因此僵持一年。

这一年中,李萍外出,冯洪斌就打电话让李萍马上回来。李萍以为给安排工作,可是回来谈谈话又让李萍回家等着。李萍定期被要求到单位谈话,却不给安排工作,限制看管李萍。就这样李萍被看管监视僵持一年,直到李萍再次被迫害。

李萍被迫害回来后,加格达奇政府有关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真正受害者,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不但对李萍还对医院其他炼过法轮功的人也不放过,即使说不炼了也不行,没完没了的迫害。冯洪斌对炼过几天法轮功后就不炼的加格达奇铁路医院总护士长说:“医院护理队伍要有什么差错,就是法轮功搞破坏!”欲把单位的技术医疗事故嫁祸于法轮功,破坏法轮功的声誉。结果在冯洪斌退休后,得了严重心脏病,做了心脏支架手术。据说安了五、六个支架才保住性命。

迫害法轮功的坏人,因车祸惨死、因突发病暴死、因故被人杀死的案例很多,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有所悔悟,有的人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有的还殃及家人。他们的年龄从二十多岁到五十几岁不等,正是老百姓俗称的黄金年龄。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已多达几万人,“善恶必报”是永恒的天理,从来不会因为人的无知和否认而不存在。迫害法轮功,罪大恶极,不仅自食恶果,还殃及家人。参与迫害,真是得不偿失。在人类历史上,不论是谁,都要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去承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