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退休翻译人员被绑架洗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潍坊市王瑞英女士六十年代大学毕业,人外向,口才好,曾是一位优秀的英语翻译,在一家著名大型公司——华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可年近七旬的王瑞英女士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早,在住的小区,被潍坊市“六一零”绑架到福寿街“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党校”院内私设的黑牢。“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

非法关押王瑞英的洗脑班在“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党校”
非法关押王瑞英的洗脑班在“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党校”

(一)炼法轮功 严重疾病好了

王瑞英,是潍坊华光集团退休翻译人员,家住奎文区公安巷南胡小区。十七年前,王瑞英曾经患有多种严重疾病:肾病,心脑血管病,那时她心跳一分钟三十二次,全身浮肿走不动路,三个甘蓝菜都提不动。

一九九七年五月,她幸运遇到法轮功。修炼两个多月后,她一下子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皮肤变得白白的,几乎看不到皱纹,身体胖胖的,很富态,精神状态很好。五十斤一袋的面粉,她一下扛到四楼家,从此她无病一身轻。同事、邻居都见证了这一事实。

王 瑞英以“真善忍”为做人处世的标准,她为人真诚,热情善良,没有架子和虚伪。小区未修路前,她曾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用水桶、脸盆装沙石,给邻居们铺出 一条路。冬天扫雪,夏季打扫卫生,她从四楼擦到一楼,上楼还帮有病的邻居提菜和物,下楼还捎带着为邻居倒垃圾。在大街、超市,她也是位为人熟知的热心助人 的好老太太。

(二)长年监视跟踪、非法抄家

自从中共迫害法 轮功后,王瑞英经常遭当地警察骚扰、监视,把她定为“挂号人物”。潍坊市国家安全局、潍坊市奎文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奎文区“六一零办公室”,除了早就对王瑞英家电话监控外,并从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在王瑞英家住的小区派有监控车监视,并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开始,对王瑞英进行长年全天监控跟踪,一出门就有人监视,哪怕在本小区的菜摊买点菜都有人监视,外出有便衣人车接力偷偷跟踪,特务式地跟踪王瑞英到王瑞英的女儿家和王瑞英娘家弟媳开的旅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潍坊市奎文公安分局多人非法抄了王瑞英的家,抢走了她的私人物品:法轮功书籍、法轮功真相资料等。王瑞英受到突然惊吓,出现心脏病发作,晕倒在地,奎文公安分局见王瑞英眼看人就不行了,不想承担责任,才没把王瑞英绑架走。奎文公安分局叫她的丈夫在对她的“取保候审书”上签了字,污蔑王瑞英为“犯罪嫌疑人”。要是王瑞英真的“不炼了”,说不定就人不行了,真的一病不起。幸亏王瑞英没放弃炼功,知道只有法轮功能救她。晕倒了、眼看就不行了的王瑞英坚持炼功,身体神奇地恢复了正常。

潍坊市“六一零”雇人参与监控王瑞英,长期雇用者每月三千元,临时雇用者每 天五十元。“六一零”为了掩盖长年监视跟踪王瑞英的犯罪事实,恬不知耻地说王瑞英“不就是那个翻译吗,快七十了,不值得监视跟踪她”。

王瑞英的心胸特别宽厚,对于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她从不怨恨,照样坚持讲着法轮功真相。在王瑞英家门口附近监视她的人坐在车里,王瑞英明知是监视照样和蔼地问:“小伙子找谁啊?大姨帮你,我住这儿快二十年了,大都认识。”他羞愧地低下头不语。

一个冬天的晚上很冷,王瑞英发现监视他的小伙子冻得哆哆嗦嗦的在她回家的路上守候。王瑞英平静地走过去,抚摸他单薄的上衣说:“穿的这么少,冻成这个样,叫你妈知道该多心疼啊。”多次碰上这样的年轻人,他们都说:“谢谢大姨!”

夏天特别热,上午十一点多王瑞英回家的路上遇上监控车,太阳火烤似的。王瑞英不顾满脸是汗拍拍玻璃说:“车里很热吧?”车里人摇下玻璃说:“有空调。” 王瑞英善意地提醒说:“下面的机器可没空调啊,天太热,注意别出事。”“谢谢大姨”,车里人道谢后急忙出来查看机器。对假装看书或玩手机的监控她的人,王瑞英说: “想必你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我多么希望你全家平安。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真心希望你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从而善待法轮功得福报。劝人三退是为了保平安。”

(三)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

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上午,王瑞英在马路边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大虞街办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王瑞英又出现心脏病发作,眼看人就不行了。派出所警察不想承担责任,通知她的孩子到派出所把她接回。王瑞英被孩子接回后,通过坚持修炼法轮功,身体又神奇地恢复了正常。

(四)被610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早,潍坊市各县市区“六一零”统一行动,按照预先准备的“黑名单”,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制造红色恐怖高压气氛,进行系统性地迫害。听说有大约五到十人被恶警非法关在“奎文区委党校”洗脑班。

九月六日早六点多左右,今年六十七岁的王瑞英女士,在住的小区,被“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非法拘禁。洗脑地点,在奎文区福寿街与文化路十字路口东几十步路程、路南、“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党校”院内西南角的平房内。

此洗脑班,对外挂着“法制培训中心”的牌子,锁着铁门。洗脑班院内,正对院门赫然写着“提倡科学……”等指桑骂槐地恶意污蔑歪曲法轮功的红色大字。洗脑班房间内部瓷砖铺地,内墙上还装修了瓷砖“踢脚线”,走廊尽头摆着乒乓球台,用从法轮功学员那里搜刮来的钱装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房屋。洗脑班的供水、供电、电话线路、供暖、用地、停车等,都由“中共潍坊市奎文区委党校”直接供应。

洗脑班“每天的主要工作”是“敛财”,要么逼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替写保证签字,要么逼法轮功学员的单位或亲人交上“生活费、学习转化费、罚款、保证金……”的大笔的钱,才放人。王瑞英的亲人又急又上火,几乎天天到洗脑班要人。直到中秋节前一天、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王瑞英才被洗脑班释放。

目前仍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在洗脑班。(有亲人被绑架、但不知被绑架到哪里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请注意,可按照这个地址寻找、探望、要回自己的亲人。坐23路、27路、53路公共汽车到“福寿街文化路口站”这个站名下车往东走几十步,或坐17路车。下车后看到本报道图上的建筑物,进去最西南角就是洗脑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