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信仰 程敏女士被马三家劳教所折磨五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三十岁左右的女青年程敏修炼法轮大法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按“真、善、忍”做人。从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零年两次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在人生珍贵的五年时光里,被洗脑、吊铐、从早到晚的奴役劳动。二零一零年三月间从劳教所被直接劫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继续迫害,后又多次被骚扰。

遭入室绑架,在顺城区派出所、抚顺市看守所遭迫害

在二零零五年一月间,程敏在上夜班,抚顺市安全局的人闯进了程敏住宿的屋中,将正穿着衬衣、衬裤的程敏绑架到顺城区派出所。被绑架后,程敏的家也被抄了,家中的电脑、打印机、还有一个她新买的二千多元钱的手机,都被搜走了。

在顺城区派出所,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把程敏铐到暖气管子上,那个暖气管能有一米多高,手就得举着。那人非法审讯程敏,程敏没有说什么,他就威胁程敏说,不说,把你腿砸折。程敏什么都没有说。

第二天,换个人,程敏依然不说,这个人打了程敏两个嘴巴子,将程敏的双手背到后面,用手铐铐上,一宿没让程敏睡觉。当时,法轮功学员林柏和王国英,也被绑架到顺城区派出所了。

第三天晚上,恶警把程敏送到抚顺市看守所。当时在派出所程敏的父亲给程敏送一件棉袄,棉袄里还有二百元钱,恶警没让程敏拿到看守所去,钱被派出所的警察拿走了。在抚顺市看守所里,吃的非常的差,在萝卜汤里,都是虫子。

在抚顺市看守所里,一个叫“老鬼”的抚顺市人,已经五十多岁了,是一个诈骗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王彩霞,把王彩霞给迫害死了。王彩霞来的时候,喊“法轮大法好”,看守所的管教叫那个“老鬼”和另一个女犯人殴打她,拿烟头烫拔阴毛,打了她好几天,最后,王彩霞被打的奄奄一息了。王彩霞不行的那天晚上,好几个大法弟子报告给管教说:她不行了。管教给王彩霞家里打了电话要钱,说要看病,王彩霞家里很穷,没有钱。管教就不管她了,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

在看守所里,程敏被非法提审三次,来提审的是抚顺市公安局的两个人,程敏什么也不说,他们就恐吓程敏。但是程敏就是坚定自己的正念什么都不说。

后来,在看守所里,程敏被强迫拣牙签,因为干活干不好,那些刑事犯天天训程敏。而拣牙签干不完,就得加班加点干,有时加班要到半夜,她累得腰酸背痛的。后来,程敏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子劳动教养院迫害。

第一次在沈阳马三家子劳教所遭迫害

1.洗脑迫害

程敏被劫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之后,为了使程敏“转化”(放弃法轮功修炼),恶警将程敏关到一个大仓库里,有一个人陪着;许多邪悟的人,将她送到厕所里,给程敏讲“转化”的事;又将程敏送到综合楼,一些人给她洗脑,企图使程敏“转化”;还强迫程敏看诬蔑法轮功的录相片。

2.奴工迫害

后来,恶警强迫程敏劳动。在那里,挑冰果棍、扒大蒜,每天都要干到晚上八点半多钟,还要做服装,都是做军队的大衣、棉衣,非常的累。另外,还要做一种工艺品,是卖给美国的,那个工艺品用的胶都有毒,做时,人就会感到有过敏的反应。

更严重的是,恶警强迫程敏扒包米,让法轮功学员收拾垃圾道、掏马葫芦,脏活都是让法轮功学员干。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胳膊累的肿了。

3.酷刑迫害

在二零零六年七月间,当时教养院来了一批男警察,来“转化”教养院那些没有“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他们采用的手段就是酷刑。将法轮功学员,一只手铐到窗栏上;双手被背到背后,用手铐铐上,再用绳吊起来,逼法轮功学员“转化”。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另外,他们还把法轮功学员赶到一个小屋里,由两个男的“转化”一个女的。当时,屋中的窗户都用报纸糊上,不让人看见。邪恶迫害人的伎俩,都是怕别人看到的。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更为严重的是,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劈腿,还有将法轮功学员的腿吊起来,头触到床上。有的法轮功学员,脚和手都被铐到床上,有的被迫害的骨头都露出来了。

4.“培训”迫害

警察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培训”,把她们都关进小屋子里,一个人一个屋。屋子里贴满了诬蔑法轮功的报纸,宣传画。放个大喇叭,大喇叭里就放一句话:“法轮功是××”一直放到半夜,屋子里的窗户都用报纸糊上,连光都不让透进来。

5.遭迫害 被迫离婚

在程敏被释放回家之后,她的丈夫被中共的谎言所迷惑,不但有了外遇,还强迫程敏离婚了。由于程敏被关押进马三家劳教所之后,他看到程敏被残酷的迫害,害怕了,最后走向了反面。这是中共迫害的结果啊。

再次被绑架至马三家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下午两点多钟,当时抚顺市公安局的四、五个警察到程敏的母亲梁玉芝家。将程敏的手机抢下来,并将程敏带走。母亲梁玉芝和她们讲法轮功的真相,那些警察将梁玉芝和程敏的姨也带走了。后来恶警又到梁玉芝家进行非法抄家,将法轮功的书等物品抄走。梁玉芝又被葛布派出所给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

在抚顺市南沟看守所,梁玉芝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因体检不合格,被送回到葛布派出所,后来梁玉芝的家人交了三千元钱,警察才将梁玉芝释放回家。

当时,抚顺市公安局一个姓庞的到程敏家中,把程敏的家给抄了,并把电脑、打印机等物品抢走。程敏半夜被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

当时程敏和姨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又被送到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而程敏的母亲和她的姨娘都因为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二年。程敏的母亲绝食被释放,而程敏的姨也被关入马三家教养院。

后来那个姓庞的找程敏的父亲说是把程敏办出来,要两万元钱。由于程敏的父亲爱女心切,害怕女儿在里面受罪,就把钱给他了,结果他并没有办,程敏的父亲前去讨钱,他还了一万五,说那五千,他给请客送礼用了。

在马三家子教养院,程敏被强迫和普教一起干活,每天做军用的大棉袄,至少三百件。还有一些民用的物品也要做,但大多数是军用的。完不成任务,警察队长就辱骂,殴打,还让刑事犯代工打完不成任务的法轮功学员。

在那做奴工,忙的都抬不起头来,长期的工作,手和脚都变形。从早晨六点,到晚上五点干活。有时加班到晚九点,因为法轮功学员曝光教养院的罪行以及长时间的体罚法轮功学员,所以教养院不敢延长工作时间。但是加班还是不断的。

程敏在那干活,一次按照警察的要求做,衣服扣给弄坏了。那时警察的队长管琳,就从程敏的生活费中的钱卡中扣出了二百元钱。其实本不怨程敏,但是在教养院里,那些管教就是无理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劳教后,又从生活费中扣了50元衣服钱。

在二零一零年三月间,程敏被释放,又被拉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了十多天,企图使程敏“转化”。二零一一年一月间,还经历街道和罗台山庄洗脑班的人来骚扰,还威胁要把程敏弄到罗台山庄洗脑班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