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残忍迫害 吉林省伊通县会计含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法轮功学员陈敬儒女士,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绝食反迫害一百八十七天(期间被灌食),后被迫流离失所八年,在中共人员不停的骚扰和恐吓下,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期间,陈敬儒女士因坚持信仰,不说假话,遭到不法狱警岳君、李红、席桂荣、王丽华等人多次长时间毒打电击,她被电的全身抽搐,脖子被电得和头一样粗,布满水泡,满屋散发着皮肉和头发被烧焦的气味。

陈敬儒女士原来是伊通县粮食局财务科会计,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认真负责,为人正直善良、宽容大度,处处为别人着想,在粮食系统受到很好的评价。

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遭野蛮电刑摧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陈敬儒女士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民负责,身带“万言书”进京上访,以一颗纯善之心到国家信访局反映法轮功事实,没想到因此被北京公安扣押,她绝食抗议三十多天后被放回。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半夜,伊通县公安局政保科将陈从父母家非法抓捕,并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送进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每天被逼做十五~十七小时的苦役,随时随地遭到恶警管教和其它类劳教人员的侮辱、谩骂,拳打脚踢。陈敬儒女士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多次被毒打,被电棍电,直到去世前,头皮上仍留有多处因毛囊被电死而不长头发的地方。二零零零年六月末,陈因为传递经文,三大队的恶警副大队长席桂荣和恶警管教金丽华,把陈叫到管教室,她俩各持一个高压电棍一边用电棍往陈脸上打一边追问经文。陈的脸、脖子都被电得红肿,起了很多大泡。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上旬一个下午,因陈拒绝转化,恶警把陈送到六大队一小队。到那以后,她们先用一帮又一帮的邪悟者围攻,陈坚定信仰,恶警一看车轮战也不起作用就改变了方式。第三天上午,陈被叫到管教室,管理科长岳君和六大队长李红在屋里,办公桌上摆着二个高压电棍。岳君、李红就发疯似的电陈,陈被电得蹦起来,头发大多被电焦了,脸上红肿并起了大泡,屋子里头发和皮肉烧焦的味呛得陈嗓子直冒烟。岳君又用电棍猛电陈的嘴唇,陈的嘴唇被电得肿得很高,上唇紧挨到鼻尖,嘴唇被电得不由自主的动着。后来李红只是一个劲的电,陈的手臂、肩膀、脸、脖子多处都遭到了电击。大约电了二个小时,岳君出去叫来六大队四、五个女管教,除了一人轻轻用脚趟了陈一下,其余的一齐对陈拳打脚踢,有的狠命抽陈的耳光,有的用脚使劲踢陈。岳君更是疯狂,失控的抽耳光,用拳头狠狠的击陈的前胸,接着,她又抓住陈的衣服把陈的头狠命的往墙上撞。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二次对陈的电刑迫害后,恶警们又采取多方面的迫害:不让陈家人接见,不准许陈洗澡,不让陈订吃的用品……。二零零零年九、十月间,席桂荣副大队长和带队管教臧丽体罚陈,强迫陈每天蹲十四至十五小时,并授意其他劳教犯人监督,稍微一活动即遭谩骂,蹲一会儿就双腿酸痛直冒热汗,时间一长,更是难忍。起床上厕所时都不敢走路,也不能保持正常的走路姿势,就这样体罚陈四十多天。后来有几天让陈到院子里干活,中午回来,其他人可以上床休息一会儿,邪悟的于某某不让陈上床,还逼陈蹲着。几天过后,她们一看这一招也不灵就不了了之。

打也不好使,罚蹲也不起作用,恶警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又对陈进行更为残酷的第三次电刑迫害。那天上午九点左右,王丽华管教把陈叫到管教室,王丽华和席桂荣上身穿黑色羊毛衫,下身穿蓝警裤,席桂荣让在管教室做缝纫活的朱立杰(一个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出去。席桂荣让陈背监规,陈背不下来,席桂荣与王丽华各持一个高压电棍电陈。陈的脸、头、脖子、肩和后背都遭到了疯狂的电击,陈被电棍电得弹起很高,拖鞋也甩很远,陈手本能的往外推电棍,她俩就把陈手反铐在身后。本来在门口电陈,不知怎的陈一下弹到里边的床跟前,席桂荣就往外拽陈:“往外点,别喷出血了,弄脏咱们的床。”电棍啪啪作响,毛发与皮肉烧焦的混合味充斥着管教室,陈整个人被打得象扎猛的鲤鱼一样,曲曲弯弯。这场疯狂的电击持续二个多小时,陈的头发大部份被烧焦,头皮电起了很多大泡,脸和脖子严重红肿变形,脸和脖子后面都是大泡,脖子前边电起了密密麻麻象黄米粒大小的脓点,后背被电黑,整个上身肿胀变形。

大约过去一个多星期,陈才基本上消肿,才又能看清陈的面孔,但后背的剧烈疼痛持续一个多月。脸上和脖子上的泡痂脱落后,陈的脸和脖子的痕迹有很长一段时间还在,头皮上的泡结痂后带下很多头发,后来导致陈从二零零一年春开始大面积脱发,原来的头发陆续都掉了(后来,头发全都长出来了)。

由于她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被无理加期一年,在这种压力下,她丈夫承受不住无奈与她离婚。二零零一年十月出劳教所后,陈敬儒女士马上就投入到证实大法中来,讲真相救度众生,帮助误入歧途的人走上正路。可是,回来仅仅两个月,又被当地公安局非法抓捕,第二次被送进劳教所。由于她始终坚持信仰,不向邪恶妥协,又积极帮助劳教所的误入歧途者,使她们清醒,又被加期迫害四十天。

再次被绑架迫害、死里逃生

陈敬儒女士二零零三年二月四日从劳教所回来后,助纣为虐的公安局将她列为重点跟踪对象。同年十二月四日早晨,伊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正阳街派出所警察强行闯入陈敬儒家,将她从家里抬走、塞进警车,严刑拷打后强行将她送进看守所,恶警扬言要给她判刑,她一直绝食抗议。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在伊通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陈敬儒女士遭受了严重的野蛮灌食,所长杨忠诚、孙春光指挥,吕力、王雪等人用妇女撑子宫的铁器使劲插入她嘴里,牙齿被撬坏了好几颗,灌的流食里掺杂着炉灰、头发丝和花生豆,吕力还故意把流食撒到她头上、衣服上,说着下流话,每天灌食后陈胸腔疼痛呼吸困难。

历经一百八十七天的惨无人道的灌食,几经出现生命危险,陈敬儒女士死里逃生,最后离开看守所时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三十多斤降至五十斤左右,送到黑嘴子监狱时,被省公安医院确诊为严重的肺结核,黑嘴子监狱拒收,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被所谓保外就医,由家人背回家中。

经过六个月的调养,身体尚未康复,中共邪党人员以又检查身体为名企图再度实施绑架,陈敬儒从此被迫流离失所,亲人曾长期遭受骚扰、恐吓与监控。

陈敬儒女士孤身一人在外漂泊八年之久,她既要维持生计,又要寻找稳妥住所,因被邪党通缉,隐姓埋名。近期中共十八大之际,不法人员又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制造恐怖,历经十三年苦难的陈敬儒女士身体出现严重病态,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