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离别——倩倩家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爸爸,突然在黑龙江佳木斯监狱死亡,遗体伤痕累累;妈妈和妹妹,又因申冤上访被关押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四口之家只有倩倩一人独自飘落在外……

这个正在发生的故事在微博上发表后,短短几小时内近三千人点击浏览,更引发一万五千多名民众联名救助,多家海外中文媒体转载报道,全球最大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对此案关注并启动紧急救援……

在伊春金山屯的一个木板围着的院落里,住着倩倩一家人。男主人秦月明也就是倩倩的爸爸,九十年代初领着妻子王秀青和一对女儿——倩倩和海龙,从山东省东阿县来到这里闯荡。夫妻俩卖过菜,卖过水果,后来白手起家,开了一个废品收购站。仅仅几年光景,秦家就买了房子,落了户,日子是越过越好。

然而这个普普通通的四口之家,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未来的日子里,他们会几经生离死别,付出的是无尽的血泪、自由乃至生命。更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直面苦难,走过道道坎坷,始终保持着一份至真、至善、至忍,在理性中坚守道义。

故事就从这个家里的“顶梁柱”——秦月明说起……

从习武到修炼

二十年前,秦月明带着妻儿从山东老家来到曾经的世界上最大的红松的故乡小城伊春。这个山东汉子,一直以率直、善良、淳朴、刚毅的性格示人。刚来伊春的那几年,他们没有自己的住房、没有家具、四口人生活的清贫凄苦。一斤豆油要吃好几个月,两岁四岁的女儿经常饿得嗷嗷哭。面对一无所有的临时蜗居,让四口人吃饱穿暖成了秦月明最大的负担和心愿。

“天无绝人之路,地有养生之德。”秦月明量力自家空无积蓄,选择了数百种生意中成本最低的废品收购行当。每天他蹬着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走街串巷地收购废品,逐渐地也能维持四口人的生计了。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所依恋和追求的东西。秦月明也一样,尽管生活拮据,他却无法放弃他情有独钟的武术,很多人见到他练拳脚快得呼呼风响。棍棒刀枪、九节鞭常陪着他在习武场上叱咤风云。三五个人也到不了他的身边。即使这样他还想再深造深造,他打听着一位武术老师,介绍的人说:他呀一般人是不教的,人家说要教就教有武德的人。秦斗胆面试,那人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外乡人。除了为家人的生计奔波之外,习练武术平添了秦月明不可多得的乐趣。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位修炼者向秦月明介绍法轮功,他借回《转法轮》这本书,回到家中,便入心入神、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秦月明似有所悟地回味着既浅显又深奥的法理:这才是真法呀!人生命的意义、做人的目的、宇宙的结构、时空的奥秘……这些,人永远都弄不懂的问题, 书中都明明白白的揭示了出来。秦月明如冰释然。他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绝不仅仅是娶妻生子、吃喝玩乐。最最重要的是“返本归真”, 返本归真啊!自那以后,秦月明不再为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所累所惑。生命找到了归宿的那种幸福感,无时无刻荡漾在他的心中。

修炼前的秦月明那脾气大着呢,一句话不对劲都不行,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除了和妻子王秀青婚前有约不打人外,吵闹、酗酒、摔东西是家常便饭。在家里的饭桌上,没准哪句话不入耳了,秦月明轻松的两手把碗一掰,一分为二,给你齐刷刷的掰成两半。这是他发泄不满情绪最得体的做法。这样的事连孩子也数不清爸爸到底掰过多少只碗,只记得有一次吃饭时,桌子上就三碗饭,秦上桌吃饭时一看没有自己的,以为妻子生气了呢,就自己去碗柜拿碗,到那一看一个碗都没有,他知道这都是自己惹的祸,二话没说,蹬上自行车到商店买回一摞子碗。

修炼了,秦月明努力地按照法的要求做,知道不好的思想得一点一点地去,可有时还是做不好。一次他气的都不行了,走来走去找不到发泄的东西,往地上一瞅看见个小盆,他上去一脚就踹瘪了。当时他就悔得不行:唉呀,我不应该呀,我这不是没守住心性吗?以后不管家里外头遇到什么难心的事,有意的无意的,他就再没动过心。整天乐呵呵地,连女儿都说,爸爸脾气真变了,没说话先笑了。

不只是一人受益

秦月明修炼法轮功几个月下来,和他一起炼功的女儿倩倩也变了,肝病竟不医而愈。

从丈夫和女儿炼功前后的变化中,王秀青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她想想自己用小煤铲打秦月明,他不但不还手,也不与自己争吵,过后还讲着道理;还把他那么喜爱的武术都放弃了,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这是真法?还没听说有能改变人脾气秉性功法,这肯定不是一般的法。王秀青认认真真地揣摩后,毅然带着八岁的小女儿海龙开始了修炼。

秦家门前有一段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天下小雨时,道路非常泥泞,过往的行人穿的鞋都沾的满是泥巴,天下大雨时路面上积满了雨水,骑自行车过路的人不时的倒在泥水里。 秦月明就利用早晚休息时间取土修路。蒙蒙晨曦中人们还在睡梦里,秦月明独自一人推着三轮车去数里外的山坡上取黄沙土垫道。每往返一次他都是满脸汗水,衣服都被汗水浸透。晚饭后他又接着铺路。数十天的辛劳,长达百多米、宽四米左右的道路用他勤劳的双手垫平了。秦月明的举动感动了邻里乡亲:这路是“法轮功”给修的。

他的客户们都很信任这个炼法轮功的货主。有的人货多了没有运力,秦月明不管客户的货多还是少,给个信儿他就主动上门去取;给废品过秤时,有零头的他总是给补足斤;付款时他总是把零钱给往上调够整数;重德行善、公平交易,成了他修炼后的一个经营准则,他的生意越做越红火。

一天,一个外地人,开着辆平头车到秦月明家送货,秦月明向他介绍法轮功。那人边卸货边说:“怎么好,我也不信”,等他无意中一抬头,看到秦月明坐在一大朵莲花飞上天了。他惊愕不已,向着渐渐远去的莲花喊着:“秦哥——!秦哥——!”这时,站在他身边的秦月明说:我在这呢,你怎么喊起来了?那人回头一看,秦月明确实在自己的身边,他懵懵懂懂地说:哎,秦哥,我看见你坐着莲花飞上天去了。秦月明乐了,和这个外乡人攀谈着法轮功的神奇。那人信了,恭恭敬敬地请了一本《转法轮》书走了。

当地不少乡亲们见秦月明诚实可信的人品,认识了法轮功,纷纷走入法轮功修炼。秦月明还带着全家人回山东老家弘法,有的人对秦月明说,你家的条件那么艰苦,出门的这些食宿费,车费开销多大呀。言外之意你图个啥呀?秦月明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得法知道好哇,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法。生活上省吃俭用心里觉得亮堂,给人介绍一部法,比给别人多少金钱都重要。

红色恐怖笼罩中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国的上空阴霾聚集,诬蔑法轮功的谎言与仇恨通过各级政府与媒体灌输给各个阶层的人;一时间红色恐怖笼罩着祖国大江南北、城市乡村。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秦月明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开始了他们生离死别的人生磨砺。

十月十八日,秦月明等法轮功学员向其所在的金山屯区政府陈述事实真相,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法官员们不但不放人,还将秦月明非法关进看守所。十月二十日,秦月明被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煽动闹事”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三年。

在伊春劳教所,恶警逼迫法轮功修炼者做超负荷的奴工生产,恶警对秦月明用烟头灼烫;更恶劣的是劳教所的警察还把苍蝇放在水盆里头,让秦喝苍蝇。

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完全失去了公民所有权利的时候,数千万人被逼到天安门广场和街头向世人讲真相维权,全国各地学员很快找到了利用传单,小册子、光盘和条幅等合法的方式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和中共迫害的冤情。

秦月明被非法劳教后,妻子到北京证实法。她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开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广场的武警暴打、绑架和非法关押。流离失所很长时间,后来再次遭绑架被劫持回伊春。

两个孩子与姥姥艰难度日,姥姥身体不好又没生活来源,吃的菜常常是邻居接济的。听说女儿回来了,姥姥就领着小姐妹俩去要人,老人家跪在公安局长面前苦苦哀求:“放了孩子的妈妈吧,我们这老的小的怎么过呀。”失去理智的公安局长哪还有一丝的同情,非法劳教王秀青二年,强行送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前戒毒中心)。

一家人矢志不移

二零零二年四月,秦刚刚回家八个月。金山屯区政府中共人员,指使恶警再次到家中绑架了秦月明夫妇。倩倩死死地抓住爸爸的衣襟,不让警察带走。一个叫康凯、罗雨田的警察狠命地把倩倩拽倒,连踢带打,用脚使劲跺她的手,踩她的脸,致使小倩倩头晕目眩、脸部青肿。小海龙被恶魔的疯狂举动吓得直哭,警察找到了他家收废品赚来的近千元钱要拿走:“那是我家的钱,你们不能拿”。她奋起阻止警察拿她家的钱和东西,警察齐友用公文夹狠狠地抽了小海龙两个耳光,当时就把孩子打懵了。恶警康凯、齐友用绳子将秦荣倩捆上,和爸爸妈妈一起被劫持到拘留所。

小海龙第一次面对人去屋空的家,那种孤寂、无助、精神几近崩溃;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对眼前一幕幕场景的无限恐惧,她真的不知道她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里?这里天天都有着对好人不停地围追堵截、蹲监坐狱的恐怖。这痛苦在一个尚未涉世的孩子心灵里投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和丈夫一起被绑架的王秀青当时被打倒在地,恶警们拽着她的头发使劲往瓷砖地上磕,当时被磕昏迷过去了。第二天,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又一次将王秀青从拘留所送去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

十四岁的倩倩也遭到了恶警们的刑讯逼供,他们逼她说出父亲真相资料的来源,不说就逼她站了一天一宿,不许吃饭,并用掌猛抽她的脸,打得她头肿大发晕,身心备受摧残。因小倩倩未成年,恶警们竟把她的年龄改至十八岁,逼她在拘留单上签字,送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倩倩回家后第二天就去上学了,两个孩子早已被学校列为重点“帮教对像”,在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的时候,学校没让两个孩子安宁过,几乎天天谈话,放学了也不让走,什么签名啊,看画展啊孩子就是不去。

一次学校考试,卷上问法轮功是不是×教,倩倩的答卷上清清楚楚写着:“不是。”老师把倩倩叫到办公室问话:别人都不这样写,你为什么这样写?倩倩说:“这个卷子你可以给我分,也可以不给分,也可以给我零分。我这样写是因为我就是这么认识的。”倩倩班级的老师和校长找她谈话不让她炼功。倩倩小手比划着说:“那时我有肝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法轮功就是好。”学校无奈,只好如实汇报上级。公安局副局长张庆弟企图去说服倩倩,她还是那句话:“法轮功好,我的肝病炼好了。”他反复问。倩倩始终这样说:“祛病健身病好了,大法好。”没多久两个孩子被迫失学流落街头到处打童工糊口。

秦月明被秘密关押,没人知道在什么地方。金山屯公安分局局长崔玉忠、副局长董德林、张庆弟和“610办公室”主任孟宪华亲自指挥对秦的酷刑折磨,因为他们知道秦月明是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邪恶之徒对他用了特殊的迫害手段:辱骂、殴打、坐老虎凳,上绳(还有不为人知的酷刑);施刑的恶人透露着他们对炼功人酷刑的最高级别:上一绳只能二十分钟,否则胳膊就废了;给犯人上绳,顶多五绳。而秦月明被上了十一绳或十二绳。上绳时绳子勒进肌肉里很深的部位,这些数量过后,秦月明的两肩到腋下留下了两道约二厘米宽的深深的疤痕。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无数次的刑讯致使秦的腿骨、肋骨多处骨折,无法行走,终致瘫痪。秦当时大概在西林看守所,秘密迫害致瘫痪后,人被抬着又转到大风看守所继续折磨,邪恶之徒没有得到他们的所需,秦被非法判刑十年,不知道秦是怎么度过的那段鲜为人知的残酷岁月。

在黑暗中依旧给人光明

在监狱里,秦月明遭到狱卒和犯人的无数次暴殴,每次殴打都会花样翻新,把秦月明两个胳膊绑在一个杆子上殴打、然后再骑到他的身上暴打、再把秦的衣服扒下,只留线衣线裤,强迫他挤坐在两层监门窄小的空地上,然后往那个水泥地上浇凉水,再让秦坐在地上,一坐就是一宿。后来有一个在秦月明身边当包夹的人透露:我认识你们炼法轮功的,“我最佩服老秦了,那才叫行哪!”一个犯人转监看到一个炼功人被打得很重,就凑过去说:我老秦大哥遭老罪了,你这点伤算什么呀。

但是无论秦月明遭受什么折磨,依然能够平和、慈善地对待毒打他的人,并劝他们不要再打人,这样做对他们将来不好。

一次恶警指使犯人用一把椅子压在秦月明的身上,椅子上面趴着人,一个一个地往上压,有七、八个人压在秦月明的身上,就是往死里整。秦月明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很是替那些指使者参与者痛心,他想:不要被动承受,谁参与这场迫害将来不都是得自己承担吗,制止犯罪没有错。秦月明一使劲往上就这么一拱,压在他身上的七、八个人被拱的四下散去,迫害停止了。那些天,监狱里疯传着一个会武功、还会法轮功的秦月明, 怎么掀翻七、八个犯人的故事。

秦月明对大法的敬重之心是尽人皆知的。但是帮助传递大法的资料犯人一般不敢做,怕遭受迫害。可是秦月明让做,他们不但不怕而且还告诉同修说:这是老秦让我送来的,觉得为秦做事很是自豪。

监狱里的生活非常艰苦、条件恶劣,但秦月明告诉女儿不要给他存钱,监狱每个月给的六元钱够用了(按规定监狱每月给每人十元钱零用钱,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零年被监狱克扣降到八元、六元,有时不给,过几个月又给了,只给当月的。)就这样时给时不给的情况下,秦月明还在汶川大地震中捐了四十元钱。即使在受难中,秦月明想的都是别人。犯人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是法轮功使他变得这么好。

炼狱之夜

二零一一年,黑龙江省“六一零”(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不断地下达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指标,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监狱方面再次使用种种暴虐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们在犯罪的路上一滑再滑,不惜泯灭人性良知,麻木地干着助纣为虐的勾当。

二月份,佳木斯监狱召开大会,主管监狱长扬言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为此成立了“严管队”。被分批分期绑架进去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逼迫写“四书”,停止仅有亲属会见、打电话、购买生活用品等权利。并疯狂叫嚣:“不转化,就火化”。


佳木斯监狱

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监狱从各个监区抽出九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在集训队两层楼内,每人单独关押欲暴力转化。严管队规定不让修炼人带行李和生活用品,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不准出屋,一直站到晚上九点半,才准上床。对于在监狱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从精神到肉体摧残生命的邪恶黑窝,修炼人反迫害的一个初始的自决方式就是绝食,第五天邪恶之徒开始了野蛮灌食的暴力行动。

二十五日下午二点多,秦月明第一个被抬进卫生间, 恶警们明知他是不会配合的,就用了四个犯人拽着胳膊拽着腿抬到医院的,犯人们分别按住秦月明的四肢,一个犯人把秦的头向后搬,按在椅子的后靠背上,秦月明被死死地按住,一点活动余地都没有。另两个“犯护”( 犯人护士)按照指令在实施着野蛮的行径(或许是早就培训好了的)。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一个犯护用大号止血钳夹住秦月明的舌头,然后把夹住的舌头拉出嘴外,再往秦的嘴里插一根橡胶管子;另一个犯护把着漏斗,把稀释后的奶粉加约半袋盐(食盐还未化开)灌进去。一会就听到秦月明发出沉闷的“啊——啊——”的惨叫声。秦月明对站在跟前的狱医赵伟急促地说:是不是“插--我--肺--里---了”。赵说: “怎么可能呢。”等秦月明被拖出卫生间的时候,满嘴是血,表情极其痛苦,喘气很费劲。啊——啊——不停地令人心碎地惨叫着,那些人把秦月明抬进走廊尽头的第一个独立的监舍。

当时狱医和其他十几个集训队的警察,大队长于义枫们都在卫生间门口。他们对秦月明的惨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没有人为他想办法减轻一点痛苦,没有人抢救这个处在濒死状态的生命。

秦月明仍然不停地发出痛苦而凄惨的喊声,晚上六点多有人找来狱医赵伟,赵伟故作惊讶地问:“怎么(插管)插到肺里了?”说完,他没事一样地走了。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铁骨铮铮的躯体静静地倒下了,在邪魔操控人作恶的疯狂中结束了最后的炼狱之夜。

艰难上诉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晚,王秀青接到了佳木斯监狱的电话:“秦月明已死亡”。这个晴天霹雳无情地击碎了娘仨祈盼秦回家的梦想,她们真的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秦月明遗体

当她们赶到佳木斯监狱看到已经放到冰柜里的秦月明满身是伤、嘴唇青紫、口鼻流血,面目表情痛苦异常,他的右侧脖子后侧呈大片红肿,身体被触摸到的部位仍然是正常人的体温,这就是监狱说的“心脏病死亡”?连在场的警察也无法相信。

二月二十七日、三月三日、三月十一日家属多次强烈要求看监狱的全程录像想证实“心脏病死亡”之说和抢救过程,却被一次次的谎言和欺骗所阻止。

为了揭开死亡真相,在秦月明含冤离世后五个多月的时间里,母女三人一直不停地奔波于佳木斯监狱、合江地区检察院、佳木斯市检察院、人大、政法委、信访办和黑龙江省高检、高法、司法厅、监狱管理局、人大、政法委和信访等各部门,希望佳木斯监狱能尽快澄清秦月明的真实死因,监狱不作回应。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佳木斯监狱给出“秦月明系正常死亡,不予赔偿”的决定。

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接受了秦月明家属递交的《刑事赔偿申请书》后予以立案。可立案后省高院却不让阅卷、不开庭审理、不作解剖尸检,承办法官王滨红拒不出面,上百次的往返去省高法交涉询问,却没有任何结果。

在已超过三个月法定时限二十一天之后,即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承办法官王滨红主动联系到倩倩,代表黑龙江省高级法院作出口头决定:“按照《国家赔偿法》第十三条、三十四条、二十七条规定,秦月明案不符合规定,不予赔偿。”王滨红还诱导尽快去找监狱管理局的相关人员,以便与佳木斯监狱“私了”,被倩倩拒绝了。接着省高院的承办法官王滨红、窗口接待法官又开始了惯用的推诿搪塞,至今仍在执法犯法。

邪恶的阻拦与惧怕

为了阻止案件的正常审理和公正解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勾结双城市公安局绑架了王秀青和秦海龙,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她们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黑龙江省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的人曾直接进驻到前进劳教所,对母女俩隔离关押、强制洗脑,胁迫她们对冤案提出撤诉,被拒绝了。

二零一一年的最后一天,是倩倩和妈妈的生日。一大早倩倩就赶往前进劳教所,本想带给妈妈一份女儿的生日祝福,以此来鼓励身陷囹圄逆境中的妈妈和妹妹。不仅没有见到妈妈和妹妹,劳教所所长王亚罗竟勾结警察将倩倩绑架到哈尔滨市动力区公安分局,在“老虎凳”上被铐了近八个小时,才放回家。倩倩从“老虎凳”上下来时,经血已浸透了棉裤、染红了棉袜……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倩倩再次来到前进劳教所,要求会见妈妈和妹妹,让她们分别在《劳教行政复议申请书》上签字,王亚罗企图再一次绑架她,未能得逞。随后倩倩的租住处也受到骚扰,有自称“邮局”的人打来电话,称朋友寄给倩倩的邮包中藏有毒品,要对倩倩报案……所有精心的谋划与安排竟都是为了让她们放弃对秦月明死因真相的调查追究。

二零一二年七月省政法委、“六一零”处长顾某和另外一个人于七月十七日到劳教所找王秀青和秦海龙“谈话”,母女二人正告“六一零”的人:你们不要再找我们谈了,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其他什么都不谈!

黑龙江省高法赔偿委员会主任张印峰等三人也曾到前进劳教所找她们母女二人,张印峰等人希望倩倩的妈妈和妹妹能够“私了”,还谎称倩倩已经同意“私了”,当被二人识破并予以回绝后,他们就威胁道:如果不同意,下次就不让秦荣倩再来接见你们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国安部从北京派人去秦月明父母山东居住地,以倩倩“十八大”前在网上发帖为由,向当地公安施压。

height=85

为了让父亲的冤案早日真相大白,身陷冤狱的母亲和妹妹尽快获得自由,针对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迟迟不作为的违法犯罪行为,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上午九点左右,倩倩和三位代理律师携带《投诉反映举报信》、《秦荣倩致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和副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及其他相关法律文书等资料,来到最高检察院人民接访室,刚刚到达就发现有人在给他们录像。当倩倩拿出手机给他们拍照时,他们满不在乎,还自称是从黑龙江来的,流氓无赖般死死贴着倩倩和三位代理律师。

秦荣倩和三位代理律师在设法甩掉他们之后,再次拿着相关材料回到最高检察院人民接访室,接待室的工作人员看了看材料后说:“没有黑龙江省高院的裁决不受理,要找最高法院。”他们给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的地址,让去那儿找。

同日下午,秦荣倩和三位代理律师刚刚到达最高法院,正准备排队的时候,有五、六个便衣一拥而上,其中一人自称是从佳木斯来的,其他几人说是黑龙江的。他们不停地追问秦荣倩和律师是从哪里来的,眼睛紧盯着秦荣倩和律师手里的材料。

在最高法的入口两侧,约有二十多名法警紧紧的排成“肉墙”,盘查材料和身份证。在高法来访接待室和申诉立案大厅里,接待窗口的工作人员说:“要黑龙江省高院的判决书”。律师把黑龙江省高院的立案通知书告诉他,该通知书有章,有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立案的日期,并告诉他,可以看出现在已经完全超过法定期限了,一直没有判决,现在就是来反映黑龙江省高院不作为的违法行为的。接待人员表示“只要判决书,没有判决书就不管”。

对于北京高检与高院给予的说法,代理律师认为很荒谬,他说:“我们就是向他们反映黑龙江省高院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给我们判决书的。他们说:‘我们不管,你去找地方法院。’我们就是反映他们违法的事,怎么还能找他们说呢?”

人间存正义

与中共官方的冷漠与惧怕相比,民众对于秦家一家人的凄惨遭遇显得更为同情与关注。

有好心人在中国大陆微博上发了关于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和带伤的图片,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是近三千的浏览量;帖子发了十一天共有一万四千八百多个博客光顾。

好多博客贴了这样的文字:求真相!求真相!!求真相!!!

一个很淳朴博客写着:我倒是没有什么能耐,看到这种不平的现象难道我还不能喊一嗓子吗?!接下来的是他的一句“国骂”。

“倩倩妹妹……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能开朗点,因为现在本就是一个开朗不起来的时候……所以干脆不劝了……只说八个字: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好好活着……看着他们的结果……”

还有大陆某网站一则“冤死狱中——何日昭雪”的贴子在微博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网上飞传。

倩倩看到这么多的朋友替爸爸鸣不平,心里那份酸楚感一下子化成无声的珠泪默默地流淌。

在倩倩上告过程中,更感到人性在苏醒:从不接案子到主动收集事实资料的律师,从躲避不见到被秦女儿文章感动落泪的法官,从参与迫害到改变态度的警察……她感受到爱的力量在回报于她,天地间同胞的良知给予这个苦难中女孩一次次的安慰和鼓励。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秦荣倩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走上街头征签寻求支持,活生生的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事例震惊了家乡的乡亲,短短半个多月时间,超过一万五千名民众签名并按下手印支持申冤。

在一家冰糕店,法轮功学员和店老板、两名服务员讲了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家人控告恶人被劳教的事实,又讲了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及弘传世界的盛况。

听了法轮功学员的介绍,店老板说:“法轮功怎么了?那样对待人家!我同学有好几个都是炼法轮功的!我看炼法轮功的都是最好的人!”之后她签名支持法轮功,按手印时没有一丝犹豫,两名服务员也签名按手印表示支持法轮功,呼吁惩治恶人。

一位身材富态、拿着公文包的男士看了秦月明被迫害的照片、听了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以后,问:“需要我做什么?”学员说:“希望你给予正义的支持,签名呼吁一下吧!让好人尽快放出来,让坏人尽快绳之以法!”他很认真地签上自己的名字、按了手印。


超过一万五千人按上手印

街头征签的过程中,一位佳木斯监狱狱警也签名按下手印,并且说:“我其实知道这件事儿,之所以在佳木斯监狱能发生这件事,佳木斯监狱长的为人决定了必然会出现这件事儿。”这位狱警告诉他们,狱长叶枫是黑社会出身,他能对法轮功学员做出这样的事儿,是情理之中的,只有这样的坏人才能做出这样的坏事儿来。

众多民众觉醒后的真实人心巨变,也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做了专题采访《九年等待生离死别,一个23岁女孩13年的血与泪》;“大纪元”发表《当局抵赖虐杀法轮功学员 狱警按手印揭凶手是狱长》、《追查国际盛赞15000手印 全民反迫害序幕拉开》等文章;“看中国”发表《佳木斯监狱骇人命案 高检高法不作为》。

与此同时,秦月明一案也引起了海外政府机构、国际组织的关注。国际大赦将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和营救秦月明的妻女作为重点案例追踪和营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布《追查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及家人的责任人通告》,“所有迫害死秦月明的凶手,一个都别想跑掉,无论跑到哪里,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一定要追查到底。”

倩倩在“我想有个家,即使已永不再完整”的公开信中说:“其实我的要求一点也不高,我只想让爸爸死的明明白白;我只想让身陷冤狱的妈妈和妹妹回到我身边,我想有个家,一个虽已永不再完整的家。但我相信,我的坚持会让千千万万遭受残酷迫害的中国人看到希望,会使悲剧不再在其他的家庭中重演。”秦荣倩在信中希望国家领导人能够顺天应人,勇惩邪恶,“千万不要错过历史给予你们的机会---制止迫害法轮功,法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及其流氓集团。”

不是结束语

倩倩一家人的故事,并没有讲完。之所以这样说,不仅仅是因为母女三人为亲人申冤的路还在继续,更是因为他们以非凡的勇气,超越个人苦难,一路走来,唤醒了无数人的良知与正念。相信将来越来越多的人们会相继站出来,对迫害说“不”。这样,才是这个故事真正意义上的结尾。

倩倩一家人的悲壮故事,令每位有良知的人感动肺腑。 在巨难中,他们没有屈服、没有放弃,也没有还以暴力,只是用最平和的方式对待最残暴的罪恶,默默地在心中坚守这份至真至善至忍的信念。也许,每一个中国人需要的正是这种精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