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九年冤狱 湖南湘潭市王庆生又被绑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湘潭市善良老人王庆生去年才结束九年冤狱,今年九月中旬以来每天又遭恶人跟踪、上门骚扰。十月十七日早上又被湘潭市六一零和湘钢保卫处六一零及湘钢棒材厂恶警恶人绑架到长沙所谓的“法制培训中心”(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强行洗脑,由于出现严重病态而被拒收。十八日上午又被绑架到湘潭市伍家花园洗脑班,在中共邪党十八大会议结束后,十一月十五日上午才放回家。

中共人员谎言欺骗、绑架关押

二零一二年九月中旬,在湘潭市六一零操控指使下,湘潭钢铁公司棒材厂党办人员彭云飞和车间邪党书记李金赣带领两个职工来到王庆生家说是家访,说这段时间厂里决定派两个人来“保护”你,为了你的安全,你出门要和他俩打招呼。他们又闯进卧室摸摸看看,又是拍照。

王庆生老人说,你们以同事的身份来看我,我是欢迎,以其它名义来我就不接待,共产邪党政府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迫害,都是犯罪,请你们出去。彭云飞说既代表个人又代表厂里。王庆生老人说,我退休十多年了,厂里至今没有给我一分钱退休工资,使我无法生存,把我往死里整,你们今天还用谎言欺骗我和全厂职工,说特意派人来保护我的人身安全,这种谎言你们不觉得太可笑吗?你们不要干涉我的自由,谁干涉我的自由谁就是违法,就是犯罪,这一切在不久的将来都要清算的,你们不要成了替罪羊。他们出去后,安排两个年轻人轮流上门骚扰,监控、跟踪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左右,湘钢棒材厂工会副主席曹卫宁、厂党办人员彭云飞和车间邪党书记李金赣以欺骗的手段闯进王庆生家,曹卫宁说,厂里何昌辉书记想和你谈话,派我们来接你。王庆生老人说:不去。你们要绑架我,楼下有七八个恶警和便衣警察,你们这是违法的。彭云飞打开门叫恶警上来,在湘潭市六一零主任唐勇指使下,湘钢保卫处维稳办科长唐桦带着几个便衣恶警恶狠狠的冲进来,说我们这是执行上级命令。

恶警强行把王庆生老人劫持到长沙开福区捞刀河所谓“法制培训中心”,由于体检时王庆生出现了极危重病态,而被拒收。十八日上午又把老人绑架,劫持到湘潭市伍家花园洗脑班非法关押、强行洗脑,在邪党十八大会议结束后,十一月十五日上午才无条件释放回家。

同时被非法关押在湘潭市伍家花园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李孟君、张新民、刘和清、罗湘江、熊春霞,还有湘潭九华区响水乡一对夫妻不知姓名。法轮功学员罗印平十月十七日下午被绑架到长沙开福区捞刀河邪党法制培训中心强行洗脑。

修炼法轮功全身疾病一扫而光

王庆生,今年六十一岁,湘钢二棒厂退休职工,十六岁就参加工作,十九岁进湘钢。几十年来,在高温、高噪音的环境中工作,身体出现多种疾病,如美尼尔氏症、神经衰弱、胃炎及大出血、十二指肠炎及出血、腰椎间盘突出、慢性腹泻、脱肛、慢性咽炎、慢性中耳炎、慢性鼻窦炎等疾病,特别是眩晕症引起呕吐不止,全身抽筋和胃痉挛造成胃大出血,生命垂危,经抢救过来,住院、疗养,出院回来身体还是消瘦,头晕目眩,面色苍白,全身无力,很痛苦。那段时间几乎年年都被救护车拉到医院去抢救。

一九九六年四月,王庆生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体重增加,脸色白里透红,精神饱满,人显得很年轻,真正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一九九六年五月至退休他没有花过一分钱医药费,没有休过一天病假、工伤假。一次在生产中,被十八磅大锤打在脚背上,当时脚背肿起发黑到脚掌,疼痛难忍,同事们都说肯定是粉碎性骨折,赶快上医院吧。他说我是大法修炼者,一定没事,岗位人员现在很紧张,不能影响生产。他一直坚持上班,几天时间脚上的肿全消了,瘀血也不见了。同事和领导都见证了,他修炼大法的神奇。

按照真善忍修炼,领导同事敬佩

王庆生在工作中总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关心他人安全,见义勇为,当时王庆生所在班组的班产达到方坯生产日产历史最高水平,他的岗位是流水作业线上创高产的关键岗位,他在利益上从不和人去争去斗,当同事面临危险的关键时刻,他总是及时通知使同事化险为夷。当同事不慎掉到地沟里,他毫不犹豫就跳下去救人,当同事被一千多度的方钢压在身上生命垂危的关键时刻,他第一个冲上去和几个同事一起把人救出来,快速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衣,把那人全身的火扑灭,事后默默无声不与别人争功劳。

当时王庆生带的徒弟是最多的,他都是手把手的精心教他们,徒弟很快就掌握操作技术,顶上岗位,至今都是单位生产中的骨干力量,而且他只有付出,没有索取,就是徒弟为他洗碗,他都坚持自己洗。

二零零一年王庆生被非法拘禁在单位保卫科,新来的劳资科科长对他说,王庆生你的口碑真好,谁都说你好。他平和的回答说,我是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做人的。

四次被非法拘留被罚款、遭酷刑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二年二月这段时间,王庆生被非法拘留四次,二零零零年王庆生利用休年假的时间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真相,希望政府纠正迫害法轮功的错误决定,没想到信访部门成了抓人的大门,他被非法关押在湘潭拘留所一个月,去北京接他的人的一切费用全部算在他的头上,大约五千元,而且还停发他半年工资,每月只给二百元生活费。

特别是被非法拘留在北京密云县拘留所里期间,他曾被三个高大的恶警,一个是副所长,一个是刑警队长,一个是书记员残酷折磨,毒打五个多小时。恶警把他推倒在地,再把他的头压到脚尖,背上压上一张椅子,恶警压坐在上面,腰抬不起来,然后把他的领带扯下来,绑紧双手,用一根长棍子撬起双手往后往上抬,直到再也抬不上去,再把棍子插在椅子上,不久双手就痛得失去了知觉,把他的头压到脚尖时,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不抽烟,就点燃了十来支烟,每个鼻孔插上一支烟,呛的他喘不过气来,只好张嘴出气,恶警马上把剩下的几支烟放在嘴下边,烟熏的他差点憋死,然后就在他的头上,身上拳打脚踢几小时,用手掐他的脸和耳朵,使他痛得差点晕死过去。恶警还恶狠狠的说,打死就打死了,打死你算你自杀。从下午五点一直残酷折磨,毒打的遍体鳞伤,非法审讯他到晚上十点多钟才罢收。

二次非法拘禁,父亲在恐惧和孤独中去世

第一次非法拘禁在湘钢招待所内三个月,第二次非法拘禁是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初,当时他正在永州家乡伺候年老多病、行动不便的七十八岁的父亲已三个月,湘钢公安分局恶警潘林,陈志湘和初轧厂保卫干事李占洲等人闯进他家里,要强行把王庆生抓走。王的父亲就问:我儿子犯了什么罪你们要抓他?恶警说:你儿子是湘潭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怕他带头到北京去。王的父亲又问:怕他到北京去,你们就抓人,这是哪条法律规定的。你们看看我病成这样,又行动不便,需要他在身边伺候,能不能不抓他。于是恶警向上级汇报,湘潭市六一零和湘钢公安分局马上命令他们立刻把王庆生抓回湘潭。就这样他被强行抓走了。

王庆生孤苦伶仃、行动不便的父亲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老人家在孤独、恐惧和担心中,不久就去世了。而王庆生被非法拘禁在湘钢初轧厂保卫科六个月。这不只是犯了拘禁罪,而且是间接杀人!

王庆生的儿子湘钢技校毕业分配在湘钢钢研所工作,湘潭市六一零和湘钢保卫处为了达到迫害王庆生的目的,不断的干扰,威胁,利诱、恐吓他的儿子,为了摆脱这个干扰,他的儿子就辞职去外地打工十多年,至今没有一份正式工作,生活一直处在拮据中。

遭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辗转四个监狱

一位也因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的同修被释放回家后,把在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的真实情况告诉王庆生,王庆生据此写了一篇文章《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黑幕》,揭露了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里的恶警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而致死、致残、致重伤等事实。但是市国安局警察反而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绑架王庆生,非法关押、审讯、判刑,非法抄家,抄走了家里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的讲法录像,炼功音乐带,和炼功服及大法资料等,而且还劫走摩托车、手机、手表、所有现金、收录机、大小收音机、皮箱等等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抄走,没有留下收条,满地狼藉。

二零零三年一月王庆生被湖南省六一零和湘潭市六一零指使湘潭市公检法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到长沙监狱二监区二中队,二零零四年九月又被劫持到益阳赤山监狱四监区三中队,二零零五年三月又被劫持到郴州监狱教育科,二零零七年三月又被劫持到常德津市监狱二监区二中队至二零一一年二月冤狱期满回家。九年来遭到恶警恶犯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折磨,罄竹难书。

刚走出魔窟又遭绑架

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湘潭法轮功学员王庆生结束了九年冤狱,身心受到极度的摧残,带着一身的伤痛走出了魔窟。回家不久,由于身体还未恢复,医生诊断说,肚子里的肠子周围没有一点油而造成肠子破裂。

心狠手辣的湘钢各级领导,不但从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今,十多年没有给他一分钱退休工资,而且还配合湘潭市六一零时常派人监视,监控、跟踪、以至绑架一个真诚、善良、宽容、正义的、为湘钢的发展做出过贡献的老人,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强制给他洗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