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胡传林被非法劳教 母亲控告迫害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职工、法轮功学员胡传林,九月二十一日在校后勤处办公室被闯入的警察绑架,十月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半。他的妻子、北京传媒大学教师黄玲被迫携子离家出走。

十月二十四日,胡传林年过七旬的母亲的控告信寄往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门,控告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朝阳分局绑架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法轮功学员胡传林,随同附上了一封胡传林母亲的亲笔信,向北京市各级政府申诉儿子无辜被绑架的事实,呼吁尽快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胡传林。

胡传林
胡传林

胡传林,男,四十一岁,北京广播学院传媒经济学硕士,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后勤处职员,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胡传林从小就肠胃不好,炼功前曾一度“肠炎平”等药不离身。当时胡传林年纪轻轻,精神、身体就被疾病折磨的很疲惫。当他看到为自己操劳的父母身体一天天衰老下去,看到生活中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他曾苦苦地思索过: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一个偶然的机会,胡传林从朋友那里了解到了法轮功。通过仔细阅读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他发现法轮功不象一般的功法那样只是练练动作祛病健身,而是重在指导炼功人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去修心性,心性提高上来功才能长上来,才能达到真正祛病的目的。他感到这是他苦苦寻觅的功法,这是真正教人走正道的功法。许许多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当他看完《转法轮》,一下子都明白了!心里豁亮了,明白了人为什么生在这个世上,为什么会有不如意的事情,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的内心不再感到迷茫和无助,从此他心里充满了欣喜和善。在工作中,他任劳任怨,经常是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他也从不埋怨;生活中,他总是热心的照顾别人、帮助别人。通过炼功,他明白了做人要重“德”的重要。无论在家庭中、工作中、生活中,胡传林与人接触时,遇到什么事情,总是按照炼功人、“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就先找自己的不对,不去指责别人,他为人和气,也从不与人发生争执。胡传林的心态和炼功前发生了本质的变化,随之而来的,他的身体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十几年了,他都是一粒药也没吃过,纠缠他多年的胃病等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了!无病一身轻,胡传林感到身体轻松了,精神也愉快了。

但是就在他沉浸在修炼、不断提高自己心性的喜悦中时,一场意想不到的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共产党强行取缔了法轮功,动用了全国的军、警、特务等机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劳教、判刑、送进“转化”班(实则洗脑班)。全国的媒体,报纸、电视、电台一起上,一言堂的鼓噪,如同文革再次降临。

胡传林因为修炼法轮功,一身的疾病得到康复,他从一个精神苦闷、找不到人生目标的人转变成了一个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炼功人、一个真正的好人,这脱胎换骨的变化是法轮大法赋予他的。中国人有古训讲“知恩图报”,“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法轮功给他带来了这样大的益处,当大法在世间被恶人肆意诬蔑时,胡传林感到有责任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这是做人的起码准则吧。

法轮功学员没有参与政治,炼功人讲“真、善、忍”,法轮功学员讲述的都是自己亲身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讲述的都是共产党怎样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

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要知道这个原因,就需要对共产党的本质有个了解,对共产党的历史有个了解。当年,共产党发动文革,把那么多无辜的人打成“右派”,屠杀了那么多异己分子,三天就把国家主席刘少奇给打倒了,因为这就是共产党的邪恶本质,通过暴力运动来控制人、驯服人,以此维持它的统治。共产党有九大邪恶基因:邪、煽、骗、抢、斗、痞、间、灭、控。无论是在共产党对民众搞“运动”时,还是它极力造假粉饰太平时,它都是充满了上述的九大特点。暴力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谎言就登场,谎言不能控制人的时候杀戮就上来。

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也是如此,迫害的理由全是造假,真正的原因是共产党嫉恨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在一九九九年,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接受《转法轮》的人数达到一亿。一亿人是不少,可是好人多了这社会不就更好、更稳定了吗?但是不行,共产党看到好人多了它却好象受到了威胁,它害怕。法轮功修炼者不参与政治,只是一心修炼,做个道德高尚的人,只会对社会有好处。可是共产党却不允许,一意孤行要打击社会上最善良的炼功民众!

从一九九九年到今天,十三年中,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惨烈的迫害,无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劳教所,多少万学员被非法关进监狱,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多少家庭离散、家破人亡。法轮功学员历经着各种酷刑下种种折磨和摧残,历经着妻离子散、生离死别,为的是让无辜的民众了解真相,能够从中共的谎言中解救出来,能够获得救度。

作为法轮功学员的一员,胡传林也遭到多次中共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胡传林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胡传林被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洗脑班进行迫害,期间经历不让睡觉、被恐吓;

二零零二年九月,胡传林被北京市公安局关押在市看守所一个月,后取保候审一年;

二零零六年九月,胡传林在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恶警企图强行绑架他时走脱,他们一家流离失所三个月;

二零零七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三月,胡传林被北京丰台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区团河劳教所迫害,期间经历不让睡觉、坐小椅子(一种体罚,屁股只能沾椅子边,双手双膝并拢不让动)、站军姿、长时间练操、长时间蹲地不让站立、电棍恐吓,各种恐吓与威胁,吸毒犯人包夹、谩骂、随意指挥、不准抬头、夹手走路、走直角路等等诸多刑罚。非法劳教迫害后,胡传林的身体受到很大伤害,头发白了很多;胃部经常难受不适、持续打嗝,严重影响正常生活,同时身体严重消瘦;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胡传林再次被绑架、劳教两年半。

胡传林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恶党残酷迫害的遭遇,中国大陆亿万法轮功学员也都是在这样经历着。法轮功学员这些年来为什么遭受迫害?就是因为法轮功学员坚持讲真话,不论受到怎样不公正的待遇都要讲出真相。历次中共政治运动迫害众多无辜百姓,其中不乏敢言真相者,中共一贯对讲真话的人从不放过。但是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天理。中共对中国民众和法轮功学员犯下了滔天罪恶,必然要遭到清算的。

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十三年过去了,在海内外了解法轮功真相和修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对法轮功支持的民众越来越多,江泽民和他的帮凶罗干、周永康、刘京等几十名中共高级官员在诸多国家被以反人类罪起诉,王立军、薄熙来是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打手,都是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主要犯罪人,如今也遭到了恶报。

现在中共体制内的官员都知道中共黑暗至极,也都在偷偷的给自己留退路。许多官员打电话到海外退党中心要求退党,许多官员主动向追查国际提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行,更有许多官员、六一零人员、警察暗地里向法轮功学员通信、主动保护法轮功学员,为自己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赎罪。而那些还在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充当打手的公安、司法界人员,是否也应该清醒清醒?法轮功学员是慈悲的,即使在受难中也会把真相讲给你们,但是,时间是有限的。做的坏事越多越难以偿还,不要再为中共恶党卖命,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未来是属于能够分清正邪的人,未来是属于真正善良的人。生命是宝贵的。希望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悬崖勒马,不要把法轮功学员的劝善之言当作耳旁风,到报应之时再后悔就已经晚了。

附:法轮功学员胡传林母亲的申诉及控告信

北京市各级政府各位领导:

你们好!

我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职工胡传林的母亲黄基英,我的儿子胡传林在九月二十一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和朝阳分局绑架到了朝阳看守所,我得知消息后,彻夜睡不着觉,担心、思念儿子使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就在我儿子被绑架的前两天,我和他爸爸(近八十岁的人了)都刚刚做了白内障手术,我和他爸爸得知儿子被关,心如刀割,我们是有苦无处诉,有泪不敢流,看到别人一家人团圆在一起,我们是多么盼望能见到儿子平安回家呀,多么盼望他们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的生活呀。谁家没有父母,谁家没有子女,做父母的都是这个心,只要孩子能平安,对我们做父母的就是最大的安慰。

我儿子胡传林自小就特别懂事,他的亲戚朋友都知道。我们家四个孩子,那个时代大多家庭经济上都紧张,我们家孩子多,家里经济上更紧。胡传林从小就很善良,经常帮助小朋友,从来不跟人争吵。他看到我和他爸爸为家里劳累,很心疼我们,他说他要好好读书将来报答我们。虽然他从小身体就不好,经常生病,即使在病中,他也捧着书本学习。我们看到孩子这么懂事,我们就是再苦再累心里也高兴。胡传林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北京广播学院读研究生,那时他的肠胃长期就不好了,他是经常身上带着药,我们都为他的身体很担心。一九九五年他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真的好了,不用再药不离身了。看到儿子身体能健康,我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心情也轻松了。我儿子是个直性子,是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跟人说假话,不做骗人坑人的事情。他在单位里工作也是这样,他的为人单位同事都称赞。最开始他在二外教务处工作,他的工作量相当于那时三个人的工作量。在一次他们学校评估工作中,他是主力,后来学校表彰先进单位和个人,他代表他们教务处上台领的奖。后来他到了二外后勤处工作,也是勤勤恳恳地工作。有一次,外单位来了个实习人员,跟着我儿子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那个实习人对我儿子领导说,我儿子的工作要在他们单位得五个人做。他在后勤处工作,接触很多临时工,临时工有事也都爱找他,说他待人和气,愿意请他帮助。

我儿子为人善良、孝顺,心地好。就是这样一个好人,现在就回不了家了,被关了,我们不能让这样的好人被关呀!现在我儿媳和我孙子也不知下落了,我孙子刚上初中一年级,又失学了。做长辈的我们已经多少天吃不下去饭,我们天天盼着能见到孩子。我们相信这社会上还是好人多,我们也相信会有讲理的地方,我们向各位领导求助,希望各位领导能够帮助我们、帮助我儿子胡传林一家,让我儿子能得到自由、一家人能团圆,让我孙子能够上得了学。

此致

黄基英

十月二十四日

投诉、控告、举报

投诉控告举报人 :黄基英,女,汉族,系被非法拘押人胡传林之母

被投诉控告举报人: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承办该案警察;

被投诉控告举报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及警察张英男及其他承办该案警察:

被投诉控告举报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看守所及王树学所长

投诉控告举报事项:1、第一、二被投诉控告举报人绑架胡传林。

2、第三被投诉控告举报人非法关押胡传林。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上午,于中国传媒大学有自称为第一投诉控告举报人的韩姓警察与张姓警察(未穿警服,也未出示警官证)威胁黄玲。非法要求黄玲提供家庭住址信息、通讯信息和限制自身行动自由,由于黄玲并未有任何危害社会安全的行为,同时也并未向其出具监视居住决定书等书面文件,由于未有合法的相关手续,黄玲合理拒绝。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时许,胡传林未归家,黄玲见胡传林办公处附近出现警车(警一千二百九十九)和一辆依维柯警车。黄玲电联胡传林,被告知“现在警察找我谈……”,后电话被挂断。随后胡传林的亲属多次电联其办公室,接通即挂掉,再以后就不再接通。胡传林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并未立即通知家属。后得知,第一、二被投诉控告举报人对胡传林的住处实施了非法抄家及抢劫相关物品。由第三被投诉控告举报人非法关押胡传林。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儿媳委托律师前往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会见胡传林,当律师向第三被投诉控告举报人提交《委托书》《律师事务所函》《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专用介绍信》《律师执业证》时,第三被投诉控告举报人办理会见的工作人员,百般刁难,“这样的所函、委托书及专用介绍信是不合格的,必须要求律师事务所在司法行政部门进行购买。”,律师辩称,“这样的委托书、所函及专用介绍信一直沿用很多年,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三条: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受委托的律师凭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权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了解有关案件情况。你们是违反该法律条款,有何法律依据需要去司法行政机关购买?”,后因以已被劳教、非其权限范围为由,拒绝办理会见,也拒绝提供有权限办案机关的联系方式。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第一百零五条 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行拘留:

(一)正在预备犯罪、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

(二)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

(三)在身边或者住处发现有犯罪证据的;

(四)犯罪后企图自杀、逃跑或者在逃的;

(五)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

(六)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

(七)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重大嫌疑的,而胡传林并无以上情形,所以第一、二被投诉控告举报人的拘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综上,请各级纪检、监察、检察部门、人大委员会能够关注和重视本案中的严重违法违纪行为并切实履行好监督纠错职能,并纠正存在的其它违法做法,以杜绝其违法行为,避免损害政府和行政司法机构的良好形象,并切实保护好投诉人儿子胡传林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

请在合理期限内予以书面回复。

此致

北京市检察院

控告人: 黄基英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

抄报: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北京市人民政府

报送: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北京市朝阳区人大常委会、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分局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