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获健康 昆明彭素芬屡被中共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昆明市东川区七旬彭素芬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身轻体健;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老人屡次被骚扰。下面是老人自述经历:

我叫彭素芬,女,是昆明市东川区因民矿职工家属,今年七十三岁。由于家庭负担重,生活上的困苦,以前的我身患多种疾病:高血压、胆囊炎、头晕、头痛、风湿性关节炎、严重的心脏病、肾结石等。因心脏病突发,曾一天两次昏厥,四处求医无方。在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下,让全家人都不得安宁。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在我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时候,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得到了新生,身体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身轻体健,第一次尝到了人没有病是什么滋味。不仅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我还按照李洪志老师要求的“真、善、忍”原则时时处处做好人,身体好了,道德提升了,一家人其乐融融,都感恩法轮大法带来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非法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在邪恶的压力下,我渐渐的不敢炼了,可是由于我长期不学法炼功,原先因为修炼大法都痊愈的疾病又全部回到了我身体上,我又成了“药罐子”。为了减轻病痛,我还每天去打麻将消磨时间,可是一点用都没有,病情反而愈发严重。

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又想到了法轮大法,我知道只有大法,只有师父才能救我了。二零零五年我又再次回到大法修炼中。在每天的学法炼功中,慈悲的师父没有抛弃我,再一次给我调整身体,我的身体又渐渐好起来了。学习《转法轮》的同时,我也把师父所有的经文看了一遍,终于明白了在邪恶的压力下自己为私的怕心才使自己差点错失了这万古机缘,法轮大法是以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为标准的修佛大法,而我今生的目的,正如师父在《洪吟三》〈我是谁〉中说的一样:“我明白了自己是谁 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我想把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幸福告诉所有善良的人们,告诉人们所有的不幸都是源于人们偏离了宇宙特性真善忍、没有了道德造成的。

于是我想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做成横幅挂出去,让全东川的人们都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愿望。在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晚上,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横幅挂在了东川区新桥河的人行天桥上。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收到了昆明市检察院朱林的起诉,之后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对我判刑一年。此次判决以杨晓萍为审判长、杨捷为审判员、李兴虎为代理审判员、段云萍为书记员。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我拿到了判决书,因不服从中院判决,我上诉到云南省高级法院。可是却没有得到答复,云南省高级法院审判长李杰、审判员张迎宪、代理审判长赵启良、书记员董秘等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因此,我又就省高院的判决即[2010]高刑终字第1726号刑事裁定提起控告检举,但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与此同时,我一再受到东川区六一零、国保大队人员的干扰和恐吓,具体情况如下:

二零一零年,当时我儿子出差在外,六一零及国保人员没有找到我,就打电话威逼我儿子,让儿子逼我写保证书。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写下了“我保证不偷、不抢、不吸毒、贩毒、不干违背良心道德之事。保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的“保证书”。我告诉儿子,修炼大法是我的事,有什么事让他们来找我。

二零一零年十月省高院的判决下来,国保大队的张开礼和片警任开礼来到我家,叫我把判决书给他们,并索要我的电话号码威胁我说,去哪里必须要他们批准。我不配合,并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你们不但不给我自由,反而还盯着我。你们是警察,人民纳税养活你们,你们的职责是去抓坏人。我听说东川曾经发生弱智青年‘小发财’被杀死并摘除了器官,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空壳的事情……”说到这里,张开礼就暴跳如雷说:“你胡说!”他们不承认这件事。接着,我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现在全世界开放、贵州藏字石等真相,并提醒他们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是天理。任开礼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我们要吃饭。”我说全世界的人都要吃饭,但是你可以吃有良知的饭,不要吃这种让天怒人怨而不得好报的饭。”他们看见供桌上师父的法像及大法经书,让我收起来。我说:“这是我家,我供我师父法像是我的权利。”

有一天,我上街买菜,被张开礼看到,他威胁我不要到处乱跑,并派协警跟踪我,还堂而皇之的找理由说是在“保护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我的手被油烫伤,刚处理好伤口,国保大队的张开礼和陈明(国保大队指导员)就来敲我家的门,我不让他们进来,我说:“你们警察老是往我家跑,街坊邻居问我‘警察来做什么?你家里出了什么事?’叫我怎么回答?”他们说:“我们没有穿警服,别人不知道。”我说:“没穿警服,别人也都知道你们是警察。”他们不听我说就闯进了家中。张开礼进到屋里看见有人,拿出相机就拍照,我说:“不要这样做,因为你这样做是在犯法,你侵犯了我们的肖像权。”他们不听,还是照了。张开礼说你们不要出去乱,问他乱什么?他说:“不要去反党。”我说:“反党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在违反宪法的规定,到处迫害好人把共产党整垮的,是你们在反党。”张开礼说:“再说就把你们整去关着。”

二零一二年六月,张开礼带着另外一个警察来到我家,问我与儿子的电话号码,我没有说。张开礼便威胁道:“不准出去跑,在家做什么都不管你,共产党不让做的别做。”我说:“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有什么不对?善恶有报是天理,你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再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了,这样对你和你的家人都不好。”他说:“我不管这些。”我说:“法轮大法洪传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香港、澳门都炼法轮功。”他说:“你就出去炼吧!”我说:“我可以到北京天安门去炼。”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片警任开礼和另一名警察来到我家中,当我伸头去探视的时候,那名警察在院中拿出相机“喀嚓”对着我就拍照。当时我生气地问:“你们这样无理的对大法学员,这是在犯法。我并没有同意你们拍照,这是在侵犯我的肖像权。我不欢迎你们,我可以控告你们的这种行为!”说着我便把门关了起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4/修法轮功获健康-昆明彭素芬屡被中共骚扰-265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