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徐喜望被“法制教育班”注射药物害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市新洲区残疾人徐喜望,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五点左右,被三店街综治办主任程绍安带领三店街综治办及派出所两车人马趁乡邻熟睡未醒,绑架到新洲区刘集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班”)进行迫害。徐喜望被毒打、注射不明药物,当即大小便失禁,并且时常神智不清,回家时连熟人都不认识。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徐喜望在衰弱中离开人世,年仅五十三岁。

徐喜望(徐喜望)是残疾人,家住武汉市新洲区三店街柳溪村。自小身患残疾,左手胳膊弱小不能动作。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受益匪浅。他炼法轮功后自食其力,卖报纸,减轻社会负担。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徐喜望因坚定修炼大法,曾至少两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无数次恐吓。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五点钟,徐喜望和他的邻居们在熟睡中被一声巨响吓醒了。原来徐喜望家的门窗被镇派出所、综治办及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猛砸狂踹,胆小的邻居吓得用被子蒙住头,胆大的人站在窗边向外看:只见十余名彪形大汉冲进徐喜望家,然后听到传出“救命”的喊声,随后将徐喜望推搡上了警车,家中一片狼藉。

刘集所谓的“法制教育班”,实际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迫害的私设监狱,通常称之为洗脑班。被劫持在里面的每个法轮功学员由几个所谓的“帮教”直接管制,限制出入,随时随地跟踪监视,包括上厕所、吃饭、睡觉都被“帮教”看着,没有一点人身自由,不准学法炼功,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交流,强迫看诬蔑师父和法轮大法的录相,强迫做诬蔑作业、写“不炼功的保证”。如果不从,就挨训、挨骂、挨打、甚至受刑。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挨过打骂、受过酷刑

洗脑班安排有两个包夹兼打手监控徐喜望,首先对他的生活做些伪善,由于没有达到所谓“转化”的标准,经常对徐喜望拳打脚踢,甚至用鞋底猛击头部, 打得他两眼冒金光。

洗脑班以检查身体为名,给徐喜望注射了不明药物,在手肘处静脉打了两针后,他就出现了头脑迷糊,思维停顿,丧失记忆的状况,而且走路不稳,手脚发抖,身体摇晃。注射人员是新洲区人民医院三十多岁的男的。

徐喜望人于三月二十九日回到家时,不敢在家中呆,一个人独自往离家远的方向走,连熟人都不认识,出现精神失常的惨状。

刘集所谓的“法制教育班”,是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设在原刘集财政所)。十多年来,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里面,每个法轮功学员由几个所谓的“帮教”直接管制,限制出入,随时随地跟踪监视,包括上厕所、吃饭、睡觉都被“帮教”看着,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比监狱的犯人看管还严。不准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交流。强迫听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言论,强迫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相,强迫做诬蔑作业、写“不炼功的保证”。如果不从,就挨训、挨骂、挨打,采取各种手段迫害,如:毒打、抱树、关禁闭、酷刑折磨、不让人睡觉,数日车轮式的“转化”洗脑。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挨过打骂、受过酷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