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辉南县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综述(2)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接前文)

五、被非法劳教的辉南县法轮功学员

中共不法人员利用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所谓劳教制度﹙劳教与劳教制度,就中国的宪法与现行法律法规而言是违法的﹚,将大量辉南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长春黑嘴子、朝阳沟、奋进、通化、九台等劳教所非法劳教;遭受狱警及被威逼利诱的劳教人员的包夹、各种非人酷刑刑罚的肉体折磨,野蛮灌食,药物残害,强制洗脑等精神摧残迫害。

在劳教所,五、六把高压电棍同时电击一个人;还让法轮功学员站在水里用电棍电;用塑料管抽打;用牙刷在两手指之间转;用拳打,用脚踢学员的头部、胸部、背部和身体其它部位。使用木棒、电棍、皮带、塑料管等刑具,甚至用打火机烧脚心,用电烙铁烙脚心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转化”迫害异常残酷,每天走廊里都是电棍声,惨叫声不断,犯人们都吓坏了,说:“走廊一股烧焦的味。”当时他们对不妥协的学员实行严管。利用犯人“包夹”,互相之间不许说话,不许在一起吃饭,不许串铺位,不许在地上走动,实行早五点到晚八点就寝,坐板十四小时,变相体罚,坐板学习不让炼功,不让闭眼睛,不让盘坐,手必须放到膝盖上,一动也不许动,否则就要遭到毒打,上厕所限制时间。而且不允许接见,不允许同家人通讯联系,不让午休,不让去卖店买东西等等一系列的迫害。事后劳教所所长孟祥林自己说:“手段是有点过份。”

截止二零一二年六月末,辉南县被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共五十九人次,其中男学员十四人次;女学员四十五人次;十人被非法劳教两次;五人被非法劳教三次:有六十八岁高龄的女学员;他们中有公务员、在职干部、工程师、教师、大学毕业生、退役军人、在职员工、退休职工、个体户、家庭主妇,农民也有身患绝症因炼法轮功康复者。

整个迫害是自上而下的,辉南县包括县政府、六一零、国保大队、公安局、街道、乡、镇政府、派出所、村委会、看守所等都参与了这一迫害。

1、吕艳红:女,四十七岁(科长,在县城建局质检科工作),辉南县朝阳镇居民,被非法劳教三年。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吕艳红去省城上访,二十四日去北京上访,九月十六日被恶警绑架。回来后在县看守所关押迫害二十一天。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去北京上访,十月一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

2、迟丽娟:女(在市政工作),辉南县朝阳镇居民,被非法劳教三年。

3、叶桂兰:女,六十八岁,退休教师,辉南县朝阳镇居民。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4、王树兰:女,六十四岁,辉南县朝阳镇居民,曾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三年。

5、马世艳:女(在饮食服务公司工作),辉南县朝阳镇居民,于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四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和三年。

6、于冬梅:女(在辉南邮电局工作),辉南县朝阳镇居民,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7、李建新:女(在县国税局工作)辉南县朝阳镇居民,非法劳教二年。

8、陈学英:女(挂车厂职工),辉南县朝阳镇居民,非法劳教三年。

9、秦玉章:男(在铁路大修段工作),辉南县朝阳镇居民,二零零二年三月被六一零绑架到看守所,邪恶之徒在无任何证据和理由的情况下,非法判秦玉章劳教两年半。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送到通化劳教所。但通化劳教所不收,在当晚又回北山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五月十一日被送到邪恶的朝阳沟劳教所又被拒收。又送饮马河劳教所也拒收。最后看守所副所长送礼给苇子沟劳教所。秦玉章坚持信仰,苇子沟劳教所就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进行迫害,让他们坐板。不许睡觉,让刑事犯二十四小时换班看着,看见谁闭眼睛就用木板毒打,一连十一天每天坐板二十二小时,余下的二小时还要排队去洗手间,实际每天休息不足一小时。直到上边下来检查,才让他们睡觉。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秦玉章被转到朝阳沟劳教所七大队。

10、潘玉兰:女(个体),五十一岁,辉南县朝阳镇居民,二零零二年一月十四日,在磐石县发真相资料,被磐石县江南乡新民村治保主任诬告,被江南乡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11、赵福祥:男(梅河监狱工作)四十九岁,被非法劳教二次。吉林省梅河口市劳改支队劳资科长,大学文凭。

赵福祥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绑架,送回吉林省辉南县朝阳镇北山看守所非法关押,被单位非法开除了工作和党籍。

二零零三年五月,他在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被打得满身都是伤,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恶警不分昼夜对他进行酷刑折磨,他身体遭到了严重的迫害。两次劳教迫害加上被停止了工作,给赵福祥的经济生活上造成了近四十万元的巨大损失。

12、刘凤武:男,五十二岁,辉南县朝阳镇居民。被非法劳教二年、加期二个月,超期七十天。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的胃病不治而愈。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在家中被吉林省辉南县朝阳镇公安局恶警胡国新跳进院内强行绑架(妻子已被非法抓捕),被恶警带到朝阳镇公安局政保科。政法委书记赵连勇说:只要你表态不炼法轮功就放你回家。恶警让出卖别的同修,还逼问他是不是头。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赵连勇一伙,伙同辉南县电视台造假,把从街上摘回的大法条幅,叠的高高一摞,说是在刘凤武家收到的,录像后,在辉南县新闻播放。赵连勇骗他的下属说:刘凤武是在外面发真相被抓的。他身边的人多数都不知道刘凤武是在家里被绑架的。赵连勇又用诱骗的方式告诉刘凤武:你吃饭吧,过了正月十五就放你回家,两个人怎么也得放一个回家照顾孩子。刘凤武的妻子发真相资料,被劳教一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而刘凤武也被劳教两年,送到长春苇子沟劳教所。家里只剩下两个上学的孩子(一个高中、一个小学)和一个年过八旬的老母亲,失去了经济来源,只靠姐姐帮助来勉强度日。父母被抓,给两个孩子造成了严重伤害,学习成绩下降,萎靡不振,同龄孩子享有的欢乐,他们没有了,在他们脸上看到的只是愁容,八旬老母亲终日以泪洗面。

政保科办案人叫蔡景阳,他为了凑证据,把非法收走的《转法轮》和《明慧周刊》拆成单张,每一页算一份传单,用蔡景阳的话说:你就是零口供,一点事没有,也得弄你二年。这样当晚,刘凤武被送到朝阳镇北山看守所。从进看守所刘凤武就绝食抗议被非法抓捕关押,被看守所庞所长外号“庞大虎”,绑在“死人床”上,在“死人床”上一直戴手铐脚镣。绝食期间,被看守所所长庞某领着七八个人强行插胃管灌盐水。因不配合邪恶,庞某用扳手撬牙齿,打下巴,把下巴打成了黑色。就这样,恶警将刘凤武绑在“死人床”上四十九天,刘凤武被折磨得身体虚弱,脱肛,从“死人床”上放下来后,刘凤武一直戴着脚镣。这期间看守所没有采取任何医疗措施,后期经过炼功,很快恢复了健康,连看守所的警察都说是奇迹。

恶人在无任何证据和理由的情况下,非法劳教刘凤武二年,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送到通化劳教所。但通化劳教所不收,在当晚刘凤武又被送回北山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五月十一日,刘凤武被送到朝阳沟劳教所,又被拒收,又送饮马河劳教所,也拒收。最后看守所副所长送礼,刘凤武被送到苇子沟劳教所。

刘凤武坚持信仰,不“转化”,苇子沟劳教所就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进行迫害,让他们坐板。不许睡觉,让刑事犯二十四小时换班看着,看见谁闭眼睛就用木板毒打,一连十一天每天坐板二十二小时,余下的二小时还要排队去洗手间,实际每天休息不足一小时,吃的菜汤上面漂着很多虫子,每顿吃饭时间一般都不超过五至六分钟,还不让吃饱。直到上边下来检查,才让他们睡觉。一个月以后,又强迫他们出劳工,用编织袋背土垫操场,让普犯装土,大法弟子背袋子,每袋土都一百多斤,背起来还要一路小跑,一个跟着一个跑,跟不上就打,半天下来,法轮功学员们的脚都打泡了,肌肉全部拉伤,晚上还要坐板到十二点。

在一次所谓的攻坚战中(把“转化”坚定的大法弟子叫“攻坚战”)把坚定的大法弟子一个一个的拉出去迫害,白山的孙长平被普犯王爽和秦光明等用小号的角钢门夹小腿,几个月后,孙长平还要扶着墙才能走路。

因刘凤武不“转化”,从入所一直到转所,恶所长一直不让刘凤武的家人接见,连最起码的生活用品都全靠同修接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刘凤武被转到朝阳沟劳教所。在朝阳沟劳教所五大队洗脑一周,分到了六大队。六大队是农业大队,副队李东波很邪恶,在这里每名大法弟子都由包夹二十四小时跟随,还要超强度出奴工,有时工作时间长达十七至十八个小时,没有活的时候,大法弟子晚上坐板要到十二点,才能休息,早上五点起床。

零三年秋,六大队解体,刘凤武被分到二大队一中队,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加期二个月,超期七十天后,还不放人,刘凤武绝食抗议超期关押。家人知道后,马上几次找到吉林省辉南县“六一零”赵连勇,质问他为何不给超期的刘凤武签字?赵连勇百般推托。其家人后又多次到赵连勇的办公室和家里要求签字。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六一零办公室”赵连勇在刘凤武家人面前无条件的签了字。刘凤武于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正念回家。

13、夏广莉:女,五十七岁,(原血栓医院职工)辉南县朝阳镇居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因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辉南县六一零恶警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三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14、徐君:女(在电业知青厂工作),家住辉南县朝阳镇。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因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而被辉南县六一零等绑架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15、张静媛:女(在电业知青厂工作),家住辉南县朝阳镇。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因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而被辉南县六一零等绑架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16、王淑兰:女,家住辉南县朝阳镇。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因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而被辉南县六一零等绑架,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王淑兰因血压高而被劳教所拒收、回来后,六一零不放人,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

17、朱淑清:女(朝阳镇居民),今年六十二岁、家住辉南县朝阳镇。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因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而被辉南县六一零等绑架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朱淑清从一九九二年四十二岁开始患有肝病、心脏病神经衰弱、腰椎骨质增生、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缠身,久治不愈。一九九八年六月喜得大法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心灵得到净化,身体多种疾病不治自愈;家里人看到法轮功的威力和神功奇效,无比高兴。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共遭受四次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晚上,朱淑清去北京证实法,被梅河口火车站警察劫持回来。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又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刚打出横幅,就被天安门警察绑架,押运到河北省严庆看守所关押;迫害三天后,又送到石家庄公安局分流到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看守所关押迫害,七月底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朱淑清等十几人一起到北京天安门扯横幅“还师父清白”,喊口号、证实法,便衣恶警抓学员;警车上两个警察忙不过来,抓到车上,朱淑清从车窗跳出去证实法,恶警抓回来,朱淑清又跑出去两次证实法;广场上人山人海都是来自各地证实法的学员;朱淑清看到证实法的壮观,天安门广场上十多辆警车来回抓送学员,拖的拖、拽的拽、打的打,打得学员头破血流、满地是血、揪头发、鞋和物品到处都是。恶警真是没有人性,不把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当人。那天广场上抓走学员一万人以上,朱淑清被抓后押到北京崇文区看守所迫害九天,然后被本地驻京办事处警察带回本地看守所关押迫害五十天,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提前回家。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朱淑清和同修四人到乡下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被辉南县六一零恶警绑架的看守所迫害三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黑嘴子劳教所里有严管班、恶警、帮教不让睡觉、不让坐下吃饭和休息,一天到晚邪恶帮教轮流“转化”学员,一天站到半夜十二点后才让睡觉;天气凉了,身体还没等暖和过来,又到五点起床了。这样的迫害实在是残酷令人难以承受。但是朱淑清的心不变,一直在法上,(背着管教能看到手抄《转法轮》和各地讲法经文)。恶警又把朱淑清关进严管班迫害,朱淑清看得手抄经文被恶警收去不给她就罢工,岳科长带领恶警一起连踢带打,由于朱淑清经常炼功;她经常被关进严管班迫害。所外帮教组多次来“转化”,花言巧语也蒙骗不了朱淑清。

朱淑清就是用正念,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又被加期迫害二十五天。朱淑清带过手铐,身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疾病满身、生不如死,在黑窝里被迫害了二年零四个月,在身心的健康上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朱淑清 “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18、董赛云:女(深圳居民),非法劳教一年,现居住辉南县朝阳镇。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吉林省辉南县大法弟子董赛云遭绑架。现经查实,六月三日,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董赛云后,邪警在其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收走了家用笔记本电脑和大法书以及二部手机、MP3、录音机、存单等物品,另外在衣服里有七千元的现金被不法恶警拿走,现在其它物品都已返还,而七千元现金无人认帐,恶警想要结案,找董赛云和弟弟签字,因搜查时二人都不在场,也不知道到底抢走了多少东西,二人都没签字。董赛云被非法劳教一年。

19、潘凤琴:女,五十九岁,辉南县朝阳镇居民,委主任诬告,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20、刘凤艳:女,六十岁,辉南县朝阳镇居民,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吉林省辉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了正在自家超市看孙子的大法弟子刘凤艳,并以从家中翻出了几本法轮功的书为由,将刘凤艳强行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国保大队警察张云武和王东明伪造证据,将刘凤艳非法劳教一年,于九月二十八日将她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所违反法律规定不让接见。同时劳教所还利用所谓的帮教人员迷惑法轮功学员。

21、黄慧君:女,辉南镇退休教师,辉南县辉南镇居民。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去北京上访,被强行绑架后劳教迫害三年。

22、董光文:男,四十八岁,(原金川镇中心校副校长)被非法劳教二次、加期一年。

董光文从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三个月后身体上十几年的顽疾消失,身心变得宁静、豁达与泰然,家庭和睦,工作上勤勤恳恳。七月二十日以后,谎言打破了宁静,董光文坚守信仰,于二零零零年九月末为证实大法进京上访。被抓捕后遣返本县,诬判劳教三年。回来后在向单位同事讲真相时被领导李继清诬告,再次诬定劳教二年。两次都是被强制执行劳教并且在劳教所里遭遇了严重的迫害。

九台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开始采用的手段邪恶至极。恶警用电棍电、全身灌水、身上盖上塑料布、用皮带抽。两名恶警轮流抽、由四个犯人摁住手脚,恶警踩大法弟子的头。法轮功学员全身被打成重伤,脸被打变形。迫害地点是一大队恶警办公室、水房。当晚董光文被七八个恶警犯人按到地上扒光衣裤进行毒打,同时用三根电棍电击脸部、背部和腋下。导致董光文被迫害的趴在床上十几天。二零零四年的四月,吉林省六一零非法组织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令,管理科长郑海令指使各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送入小号(禁闭)。在小号里每顿饭仅二两发糕,和盐水菜汤,每天被铐住双手坐在铁笼子里,体罚迫害长达十六、七个小时。遭受严重迫害的有董光文、周俊柱、刘广智、赵礼堂等十人。

第二次劳教时,在朝阳沟劳教所刚被领到“教育队”,就上来一帮恶警开始拳打脚踢逼迫放弃信仰,董光文坚决抵制后被关进小号迫害七天。

在通化劳教所,二零零一年七月,董光文和董操二人仅因联名上书有关部门,控告孙建富管教和胡忠实政委合伙采用流氓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便被处罚加期六个月,并秘密转送吉林市劳教所。后来又被转到九台劳教所。九台劳教所执行所谓的上级文件,非法超期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以来,其中之一董光文被九台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同时还有:刘光荣(吉林市)、白瑞松(德惠)、姜威(吉林市)、郭延祥(九台)等三十多名。二零零四年的四月,省六一零非法组织又下达了迫害令,九台劳教所传达了迫害计划,先后把几个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转所迫害,其中董光文被转到白山劳教所迫害,同时又给加期三个月。

同时,董光文及其家人还遭遇了其它方面的迫害:

(一)非法拘留迫害:教育局用免职相要挟,责令单位逼写“保证书”,结果董光文写了一份证实大法的文章,单位报到镇政府。镇政府组织了各方面人员来所谓的做工作“劝写”保证书,在无效的情况下,直接指令派出所进行拘留迫害,并召开会议下令免去领导职务。由于受“文革”阴影的影响,家人十分害怕,不知所措,无可奈何的只能强制自己的亲人,留下了遗憾!

(二)经济迫害:非法罚款五千元,家属交不上罚款,当时单位领导薛娟非法克扣上班应得的一个月工资。而且单位不断上门逼迫家人交罚款。这些年的迫害导致直接经济损失达二十万元左右。

(三)家人受牵连所遭受的迫害:1、其岳父受打击后离世;2、被抄家加上单位上门索要罚款,家里妻儿受牵连迫害回岳父家暂住,(当时他们说:政策是“家破人不亡就行”);3、其父亲受打击病情加剧,而且当地治保半夜敲门向父母敲诈索要罚款;4、家里父母在董光文被劳教期间,又遭到坏人的诈骗;5、双方姊妹在恐怖担惊受怕中牵挂着。

(四)回单位后,受所谓的上级政策指令,单位继续参与了歧视、孤立、监视、恐吓的“文革”式迫害。被安排拖大厅,扫楼梯,看门卫等杂活。

(五)回来后经常受到骚扰:找谈话;找签字;国保到家检查电脑;县六一零要挟去洗脑班所谓的学习等等。

23、张静波:男,五十九岁(农民)家住高集岗乡,被非法劳教三年。张静波于九六年得法。在二零零零年九月进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二十余天被当地派出所接回,被当地勒索万余元,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并非法劳教三年。

24、刘玉霞:女(农民)五十七岁,家住高集岗乡,被非法劳教三年。刘玉霞于九六年得法。在二零零零年九月进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二十余天被当地派出所接回,被当地勒索万余元,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并非法劳教三年。

25、王正花:女,五十三岁(农民)家住金川镇金川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劳动,做奴工。并且遭到强迫转化的迫害。同时劳教所还利用所谓的帮教人员迷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并且给本人在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和迫害。

26、赵学成:男(厨师),五十六岁,家住金川镇金川村。赵学成在二零零零年九月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当地派出所送县拘留所迫害。在里面被其他犯人打得不敢直腰。疼痛一个多月。家人姐夫被勒索保金五千元,当地政府又罚款二千元后,才放回家。在二零一零年,因为被人构陷,被非法劳教二年(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拒收所外执行)。在县看守所,遭到了国保警察的电击迫害和刑讯逼供。 迫害期间直接经济损失一万元。并且给本人在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和迫害。

27、李广梅:家住姚家岗村。女(教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里李广梅亲身经历了在饮食、强迫进行劳动、压制言论、剥夺睡眠、虐待体罚等各方面的迫害。最严重的是强制放弃信仰的迫害,劳教所为了达到上级要求的所谓的转化率,残暴的迫害大法修炼者。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劳动,做奴工。并且遭到强迫转化的迫害。同时劳教所还利用所谓的帮教人员迷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期间直接经济损失近三万元。并且给本人在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和压力。

28、李满芬:女,四十七岁(农民),家住金川镇永丰村,非法劳教二次。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北京天安门被绑架劳教二年,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回家。二零零八年在讲真相中被绑架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九年正月回家。

29、曹永繁:女,五十一岁(农民),家住金川镇永丰村,非法劳教二次。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北京天安门被绑架劳教二年。二零零六年七月在讲真相中被绑架劳教二年,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因保外就医回家。

30、董成芳:女,五十九岁(农民),家住金川镇永丰村,非法劳教三次。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北京天安门被绑架劳教三年,因迫害身体不好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保外就医回家。二零零二年二月在家中被绑架劳教三年,因迫害身体不好保外就医回家。二零零六年七月在讲真相中被绑架劳教三年。当时派出所警察强行在地上拖捞,造成了董成芳的腰部严重受损,劳教所拒收,被送回到辉南县看守所十天后送回家所外执行。

31、张亚梅:女,四十五岁(农民),家住金川镇永丰村,非法劳教二次:二零零二年二月在家被绑架劳教二年,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回家。二零零六年七月在家中被绑架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七年六月回家。

32、徐桂芳:女,五十四岁(农民),家住金川镇永丰村,非法劳教二次。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北京天安门被绑架劳教三年,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回家。二零零七年三月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劳教二年,并加期五天,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回家。于二零零九年八月在县“六一零”的指使下,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通化党校洗脑班迫害,月末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徐桂芳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被便衣劫持,他们逼迫徐桂芳辱骂师父被拒绝。他们就拽着头发强行拖上警车,送往北京昌平看守所。在那里他们不让睡觉不让吃饭轮流审讯,连打带踢迫害至深夜。第二天关在看守所男号里的铁笼里。后来被遣返回本县看守所迫害五十六天、又被送往长春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劳教三年。到了劳教所,就被强迫剪掉头发,不准和任何人接触说话。有大队长指派那些邪悟人员讲歪理邪说,念诽谤大法的文章,强迫写“五书”,不写的就不让睡觉、体罚、拳打脚踢、抽耳光、用电棍电等各种迫害。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那里的奴工迫害很是严重,每天劳动时间长达十八个小时,有时还加班。那里的劳动项目主要是折书页子,每人定量完不成就加班。二零零一年六月徐桂芳写了声明,当天她们就开始迫害,拳打脚踢,大喊大叫,使用电棍迫害。

在零七年的三月,在通化朝阳林场,因向世人讲真相被坏人构陷。金川镇派出所前任所长杨焕勤带十多人到朝阳林场绑架徐桂芳,当时徐桂芳丈夫上前阻止,遭到他们的恐吓。徐桂芳被送到本县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又被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送徐桂芳去劳教所的有一个史姓的管教和当地警察管清泉。到劳教所在体检时,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那两个警察给杨焕勤打电话问怎么办,杨说,不能放回来,要想办法把她留下,放她回来等于放虎归山等等的话。就这样劳教所的大夫让他们带徐桂芳去中日联谊医院检查。诊断书拿回来后,劳教所拒收。这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管教也快下班了,他们还是不放回家。

夜班一个郭姓大夫上班后,他们就开始密谋如何留下徐桂芳。然后又带徐桂芳去中日联谊医院从新检查开诊断,那里的大夫都下班了,没人管。他们又把徐桂芳带回劳教所,就和那个郭大夫密商,郭大夫违背劳教所的规定私自做主,把徐桂芳留在劳教所做无偿的奴工。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不写“思想汇报”加期,不穿劳教衣服不让和家人见面,不干活的加期。在零八年的六月,劳教所来了检查团,管教让所有劳教人员都下楼跳舞,徐桂芳和几个学员没有参加,回楼后,大队长关薇就卷起蓝皮的厚书猛打徐桂芳的头部。

在七月的一天,是张姓队长值班,清晨起床,徐桂芳站在窗前背对着门,想让自己静一会,大队长张桂梅走近徐桂芳就说炼功了,气势汹汹的进行打骂迫害。等到他们都上班后,张又把早上的事告诉给了管教,徐桂芳又遭到了一顿拳打脚踢的迫害。在零九年三月到期时,因徐桂芳拒写“思想汇报”,加了五天期,才放徐桂芳回家。

在零九年八月的一天,徐桂芳正在家干活,被当地派出所的人绑架到通化党校洗脑班,迫害十多天后,才放回家。

徐桂芳母亲因为女儿被绑架,日夜担惊受怕,在徐桂芳被绑架后四个月就去世了,留下了深深的痛苦和遗憾。在徐桂芳被劳教期间,金川镇政府和派出所的人经常上家骚扰,管她的丈夫要钱,还要没收口粮田,还逼其丈夫交出房照……给她的丈夫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徐桂芳回家后八个月,丈夫也在迫害中离开人世。中共这些年对信仰自由的迫害,给家庭以及亲人、朋友造成了巨大的无法挽回的痛苦和伤害。并且给本人在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和前所未有的迫害。

33、夏广林:男,出生于一九五六年,中专学历,职务:板石河胜利发电站站长。非法劳教三年。

夏广林一九九八年五月初修炼法轮大法。当时身体有五种病(冠心病、类风湿、气管炎、胃溃疡、痔疮)炼法轮功后,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身体恢复了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到省城上访,二十四日到北京上访。九月二十四日,在北京被绑架。在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单位停发工资。单位被罚款二千元。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去北京上访,十月一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个人被罚款二千五百元,负担路费二千元。回来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单位停发工资三年。

在通化市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劳动,做奴工。在朝阳沟劳教所非法法关押期间,强迫转化,用坐小凳子来体罚,每天十五个小时。在身体长疥腐烂下,双手被吊起,双脚被浇水,两名劳教人员和几名恶警进行电击迫害,强迫“转化”。第二次,五名恶警在他身体长疥腐烂的情况下,对他的头部进行电击。

34、刘景林:男,五十七岁(退役军人在家务农)。家住辉南县样子哨镇。非法劳教二次。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非法劳教,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二年。

35、崔红军:男,四十九岁(农民)。非法劳教二次。家住辉南县样子哨镇。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非法劳教,送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拒收,被送回家所外执行二年。第二次,崔红军正在工地干活,被当地派出所强行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现在转到长春奋进劳教所。

36、陶秀文:女(五十多岁),家住楼街乡。二零零九年五月初在家炼功时被检察院带走,被绑架到看守所劳教一年。

37、周桂芝:女,五十多岁,家住金川镇哈砬子村。只因在家中翻出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三年。

38、杜俊芝:女,五十多岁,家住金川镇哈砬子村。只因在家中翻出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