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疾病痊愈 云南禄丰县老夫妇蒙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禄丰县七旬老人孔华强、赵加芳夫妇修大法疾病痊愈,全家其乐融融,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夫妇俩遭屡次迫害,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孔华强七年,妻子赵加芳四年,分别劫持往云南省第一监狱和云南省第二监狱。老母悲愤离世。夫妇二人至今仍然经常受到当地公安局、六一零、镇上、社区人员的骚扰。

修法轮大法疾病痊愈

孔华强,今年七十二岁,妻子赵加芳,今年六十九岁,家住云南省禄丰县金山镇万融街二幢二单元二百零二号。孔华强老人是禄丰磷肥厂的退休工人,妻子赵加芳没有工作,全家上下都靠丈夫孔华强微薄的收入维持生活。孔华强早年就受到中共邪党运动的迫害,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经常卧病在床,赵加芳一个弱女子要担起全家的重担,也落下了一身的毛病:风湿脚痛、手脚麻木、慢性肠胃炎、头昏心慌等。全家生活异常艰辛,夫妇俩都曾经在死亡线上挣扎,动过轻生的念头。

一九九六年孔华强的大姐向他介绍法轮功,对他说:“目前有一种佛家上乘的修炼大法——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特别好,不妨你试试看。”同时将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送给了他。孔华强翻开《转法轮》,看到开篇的《论语》,立即就被李洪志师父用科学道理论述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于是如饥似渴的看下去,慢慢的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懂的道理。以前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自己的一生饱受冤屈,自己的一家苦难重重,从《转法轮》中知道了今生所受的苦是在还以前做坏事欠下的业力。

通过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慢慢的,孔华强的心态平和了,对曾经伤害自己的人也能宽容了,脾气也好了,对名利的虚荣心也变淡了;身体也渐渐好起来。看到他的变化,孔华强的母亲也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多年的腰痛病、骨质增生、失眠、手脚风湿麻木都好了,精神也好了。

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下,全家人有说有笑,从未有过的轻松快乐。妻子赵加芳看到丈夫与婆婆的巨变,也在一九九八年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修炼后,她浑身的毛病也都不治而愈。法轮大法救了孔华强一家,给了他们新生,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他们一家温馨祥和,其乐融融,令人羡慕。

孔华强夫妇俩不断将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例告诉周围的亲朋好友,因为法轮大法的纯正祥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走入大法修炼,禄丰县的星宿公园也就成了当地的炼功点,每天有很多人在那里炼功。

屡次遭迫害 老俩口被非法判刑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极其残暴的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当天中午两点,孔华强就接到禄丰县公安局的电话,叫他过去一趟,他到公安局后才知道是逼迫他去看中央电视台诬蔑法轮功的新闻。并且逼迫孔华强放弃修炼,并非法到他家抄家,将家里的法轮大法书籍、录音机、讲法磁带、炼功磁带、电池都抢走了。还逼迫孔华强写不炼功的保证。

二零零三年六月的一天,禄丰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潘治宏带着三、四个人闯到孔华强家抄家,抢走了一本《转法轮》、几张大法真相资料,还将孔华强绑架到禄丰公安局非法审讯,当天晚上就将他铐在靠椅上一宿不给他睡觉,逼问他真相资料是从哪里来的。第二天下午假装将他放回家,但紧接着就是连续八天的洗脑迫害,要求他每天早上八点到公安局,下午五点半才让回家,强迫他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去哪里还要报告。

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牟定县公安局一个姓普的警察与另一个人又来到孔华强家,叫他交出他妻子赵加芳,孔华强说妻子不在家,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为避免迫害,赵加芳不得不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而公安局、六一零人员也不断的到家里骚扰,还到赵加芳的兄弟家、儿女家骚扰恐吓。一年半后赵加芳回到家,立即就被警告不准外出,连上街买菜都有人跟踪,有人跟她说几句话或打个招呼都被盘问。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九点左右,以禄丰县国保大队队长潘治宏为首的七八个人闯进孔华强家里,拿出拘留证,就将妻子赵加芳铐起来,赵加芳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群人就用胶布将她的嘴封起来。并非法抄家,面对这群人的恶行,孔华强九十五岁的婆婆在沙发上盘着腿说:“这么好的功法你们不给炼,你们搞错了!”这些人不理会,继续非法抄家,把九岁的小孙子吓得直哭。他们从家里抢走了法轮大法书籍、真相材料、《明慧周刊》、光碟、MP3等,还有赵加芳捡垃圾卖的二百元钱,同时抢走了钥匙,冲到孔华强在的房间打开房门绑架了孔华强,又将房间里的法轮功书籍、《九评共产党》、真相小册子、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光碟、打印纸、油墨等抢走。孔华强和妻子赵加芳被送到禄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审问。

孔华强被关在看守所的第二天,看守拿来一份有字的纸让他签字,孔华强没有看上面具体写的是什么,就在空白处写上“我无罪”。第三天,有人来提审孔华强,问他看过《九评共产党》没有,孔华强说看过。提审的人又问他觉得《九评共产党》怎么样,孔华强说:“完全是事实,就拿我家来说,父亲是个老实的农民,被整成‘土匪’,直到一九八六年才平反;我家地无一寸、房无一间,都是租地的贫穷农民,却被整成‘地主’,母亲也被整成‘不法地主’被判刑八年;我一个兢兢业业工作的人被无端打成‘反革命’,将我吊打致残。”十二月二十九日孔华强和赵加芳夫妇俩被宣布逮捕。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孔华强和妻子赵加芳被非法开庭,四月十五日非法对孔华强判刑七年,赵加芳判四年,四月三十日一早,就将孔华强、赵加芳夫妇分别送往云南省第一监狱和云南省第二监狱。

孔华强被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也没有做例行的体检就直接收监了,收监的第四天,孔华强的脑血栓再次发作,被送到监区总医院,由于病情严重,又转到云南省第三医院,六个警察分三班看守,一周后又转回监区总医院,三个贩毒犯看守他。

回到监区后,政工科的两个警察以及另外两个帮教每天对孔华强强行洗脑,逼迫他放弃信仰,使他饱受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孔华强保外就医回家。

老母亲含冤离世

孔华强回到家中,因脑血栓手脚不便,不能自理,更不能护理九十六岁的老母亲,儿女又在外地打工不在身边,二零一零年元月,孔华强在纸板上写:“因修炼法轮功妻子被公安局抓走,九十六岁的老母亲与丈夫生病无人护理,要求放人。”禄丰县公安局逼迫在外地打工的儿子赶回来,将孔华强写好的纸板撕毁,孔华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到公安局门口,拉开外衣露出写在内衣上的字。公安局一个姓黄的人出来照相还威胁孔华强。公安局唆使儿子硬是将孔华强赶回家。

孔华强和赵加芳夫妇的被抓及非法关押,使得家中九十六岁的老母亲无人照顾,被孔华强的妹妹接去照管了一段时间,到孔华强从监狱保外就医回家后,妹妹就将母亲送回,孔华强自己都需要人照顾,更没法照顾九十六岁高龄的老母亲,有时每天就两个馒头度日。二零一一年元月十六日,老母亲含冤离世,望眼欲穿都没有能见上儿媳赵加芳一眼。

赵加芳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被逼迫坐小板凳,从早上六点半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半,每天长达十五、六个小时,屁股都坐出血了,还不准洗漱、不准洗澡,连续坐了四个月的小板凳,由于不能炼功,旧病复发,心跳每分钟跳至一百四十八次,阑尾还开了刀。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赵加芳从监狱回到家,夫妇二人仍然经常受到公安局、六一零、镇上、社区的骚扰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7/炼法轮功疾病痊愈-云南禄丰县老夫妇蒙冤狱-265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