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国会前集会 谴责中共活摘器官(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明慧记者蕴韵堪培拉报道)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澳大利亚国会开会期间,法轮功学员在首都堪培拉国会大厦前举行集会,呼吁澳洲政府关注还在进行中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暴行。与此同时,在国会大厦内召开了“关注中国器官活摘犯罪”的研讨会,敦促澳洲政府进行独立调查,制止这种泯灭人性的暴行。参加研讨会的包括澳洲国会议员代表、来自美国的智库研究员伊森•葛特曼、澳大利亚法轮大法学会会长等人。

模拟演示,揭露中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活体摘取器官
模拟演示,揭露中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活体摘取器官

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失去新中国》的作者伊森•葛特曼先生在集会上发言
《失去新中国》的作者伊森•葛特曼先生在集会上发言

澳大利亚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赵露西表示:澳洲十余名联邦议员及助手参加了此次研讨会,当议员们听说中共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器官时,都很震惊,表示:“我们能帮着做什么(来制止暴行)?澳洲政府能帮着做什么?”大家讨论并提出了很多建议,比如应该让澳洲人知道到中国去接受器官移植的危险;因为那很可能是中共在活着的人的身上取走他们的器官,并置他们于死地,这对接受器官的人也很不好。还有从中国来澳洲接受器官移植技术培训的医生,应该让他们确保不会将这个技术用于活摘人体器官,要在国会提出动议案或立法,要将此暴行定为一种违法的罪行。

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是一位美国的作家及研究者,是调查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一些政治犯被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要独立调查员之一,也是《失去新中国》一书的作者及《亚洲华尔街日报》等刊物的撰稿人。他与悉尼大学药理学和运动科学教授菲尔特罗内•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在研讨会上就中共谋杀法轮功学员,非法摘取和出售他们器官的指控及对指控进行的调查做了详尽的介绍。

葛特曼表示,他自二零零六年起对指控进行调查,他的调查结果和其他人的调查结果都确切地证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不仅存在,而且是系统性的犯罪行为。葛特曼先生认为道德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东西。澳洲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很密切,澳洲也应该重视自己的道义职责,利用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力,敦促中国停止人权迫害。他说,我们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这对中国人没好处,对全世界人也没好处。他希望澳洲能一起参与制止这种群体灭绝的罪行。

法轮功学员丽莎在集会上说,她母亲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的抓捕,在监狱里被野蛮灌食,导致胃出血,遭受着酷刑折磨,出来后流离失所,但仍不忘记将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却再度被中共抓捕,现在生死不明。中共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毒手段置人于死地,更令她担忧母亲的安危。丽莎在集会上呼吁澳洲政府帮助营救她三天前在北京被非法抓捕的母亲。

来自安徽省安庆市的法轮功学员郭长珠在集会上控诉说:“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抓进洗脑班长期遭受恐怖逼供。长时间不让睡觉造成严重失眠,大小便失禁,丧失记忆力,体重由原来的六十公斤被迫害到只剩三十五公斤。随后又把我关进精神病院,用针剂和药物摧残。我被强制注射大剂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二天之内身体变成黑紫色,脸上起了老年斑,驼着背,不能够正常行走。”

“医院继续用药,大约一个星期后,整个人象疯了一样,日夜狂躁,不停的来回奔跑,又不停的摔跤,浑身剧烈颤抖,坐不住,心脏窒息的象要爆裂一样,不会笑,目光呆滞,眼球也不会动,每天下午三点钟独自哭泣,智力低下,思维混乱。还要我们自己出钱付医疗费,妈妈交了两千元后说我们没有钱了,医生阴险的说,没钱那我们就给你女儿用五十年代初期治疗精神病人的药物,那种药已经过期临床不用了。服药几天之后,我身体变得僵直,走路象个木偶似的,手脚不一致,成天想跳楼自杀。”

“我回家以后由于药物在身体中慢性中毒,几个月后身体处于半瘫痪,整整四年,几乎生活不能自理,更恶毒的是恶警对我的家庭和同事说:‘你看看,这就是炼法轮功炼成这样的。’将中共迫害造成的惨剧嫁祸于法轮功,中共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进精神病院,要么被逼转化,要么被迫害成真正的精神病或中毒瘫痪,甚至身亡。”。

郭女士表示:世上没有语言能够描述中共政权下正在中国所发生的暴行之邪恶。她呼吁正义人士关注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悉尼已有三万民众签名,敦促澳洲政府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行径进行独立调查。绿党议员已将签名交送到省议会,明年二月国会开会期间将讨论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议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