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手印事件中妻子被绑架 刘书林控诉中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正定县法轮功学员白淑琴,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被绑架,警察指控她呼吁700乡亲们按手印制止对法轮功学员李兰奎的无理迫害,日前将她非法劳教。白淑琴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刘书林,目前被迫流离失所。这个朴实的农村家庭,如今家破人散。

刘书林曾在二零零八年被当地中共村官、警察、电视诬陷破坏铁路交通,遭到绑架、逼供。后来警方发现往铁路上放石头的真凶,是铁路内部的人干的。但中共警察不但没有赔偿刘书林的经济损失、恢复他的名誉,反而给他一张非法劳教取保候审书,还让刘书林感谢他们。中共邪恶本质真是罄竹难书。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刘书林控诉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我是河北省正定县西平乐乡法轮功学员刘书林。八月七日我的妻子白淑琴和儿子刘小宝被正定县国保大队和西平乐派出所绑架,警察指控我妻子呼吁乡亲们按手印制止对法轮功学员李兰奎的无理迫害,将她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在中国以外的人很难想象,在中国,一个人要坚持对神的信仰、坚持 “真善忍”的生活态度、做一个有尊严的人、甚至哪怕仅仅是为了得到一个身体的健康和心灵的平和,竟是一件最危险的事情。下面是我的故事。

一九九七年三月,我突然出现半身不遂的病态,两腿不听使唤,在做了各种检查和治疗后,医生告诉我说,我的病无法医治。随后,我的颈椎、左臂、左手肌肉萎缩,神经疼痛,整夜睡不着觉;由于左臂肌肉萎缩,翻身时感觉心脏疼痛,我觉得生命已经有限了。

想想生我的父母都已七十多岁,膝下一双儿女尚幼——女儿十二岁,儿子才九岁,如果我现在离去,上没对父母报答养育之恩,下未把儿女养大成人,心中十分悲苦,我彻底感到了生命的绝望。

万幸的是,我遇到了法轮功。一九九八年三月,有人说炼法轮功能治病,叫我炼功,开始我还不相信,可是他们一再劝我,出于情面,我开始学炼法轮功。炼功一星期后,我的身体有了很大好转。这时我明白了法轮功真好,是真法正道。

从此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坚持修炼,我的身体逐步恢复健康,至今十多年没得过病。参与家族酿造食醋的生意,本着真、善、忍的原则,我家诚实守信经营,赢得了周围百姓的信任。

一九九九年,以江泽民集团为首的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我家的平静生活被彻底打乱了,担忧、恐惧成了生活的常态。

二零零八年,一场无妄之灾突然降到我头上。十月二十七日,因为有人往京广线正定县东安丰村北铁路上放石头,迫使一辆列车停车,公安部、铁道部、北京铁路公安局、石家庄铁路公安处和地方公安机关出动了几十辆警车和一百多名警察来侦案。东安丰村邪党支部书记李文敏,为了讨好邪党上级,竟诬蔑在铁路上放石头的是法轮功学员,而且指明是我干的。石家庄铁路公安处副处长史鹏和刑警队副队长王伟刚带领几名警察闯到我家调查取样。下午四点多钟,王伟刚带领几名警察牵着警犬又到我家,以取指纹为由叫我到大队办公室去,并拿走我一双皮鞋,至今未还。我走出家门,看到有东安丰支书李文敏、村长边中路、治保主任李平振和许多村民在围观。

我到大队办公室时,看到有许多警车停在街道两旁和大院内,许多村民和警察目光都盯向了我。他们叫我到里屋,铁路公安和正定刑警大队邢金山分别检查了我的左腿,然后王伟刚说:“直接到石家庄做法律鉴定。”把我带上警车,拉到石家庄南郊一个警犬基地关押审问。

我被带走后,大约三十名警察没有任何证件插上我家大门,把我家屋里屋外、房上、地下室都翻了一遍,没搜到任何作案证据,事后他们补了一张搜查证。

后来我得知,当天晚上正定电视台在没有任何调查基础的情况下,播放了东安丰法轮功学员往铁路上放石头、破坏铁路交通的假新闻,栽赃抹黑法轮功,欺骗广大民众。

晚上,我被关押在审讯室,医生对我进行了左腿、双脚和指纹的检查。我问警察王伟刚:“你们抓我是否因为我炼法轮功?”他说:“不是,因为有人往铁路上放石头,上面有你的指纹和脚印。”我说:“我们师父是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不仅不会放石头,见到铁路上有石头,我还会不顾个人安危搬开它。再说我也没有去铁路,哪来的指纹和脚印?”

铁路公安要抽我的血进行化验,我不配合,他们叫四、五个犯人把我抬到审讯室,按倒在地,强行抽我的血。我当时不知道,他们已经提取了我的指纹、脚印,还要抽我的血干什么,现在知道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真让人不寒而栗。

十几天后,王维刚再三追问我,是否有人证明我当晚在干什么,我说出了证人;王伟刚对我说“我放你回去,你要如何感谢我”之类的话。

十一月十四日,王伟刚带了我村治保主任李平振和我妻子接我回家,临走时说:“我们是警察,你是炼法轮功的,如果把你放回去,我们可能要丢饭碗,把你交到地方公安,就得劳教你一年。给你个取保候审书,你一年之内不能离开石家庄,随时都可以把你抓回来。”

我回家几个月后,听说往铁路上放石头的是铁路内部的人。按理说,真正放石头的人找到了,我是冤枉的,就应该赔偿经济损失、恢复名誉,在电视澄清事实。然而他们不仅没这么做,还给我一张取保候审书,还让我感谢他们。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二零零九年八月,我去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营救被非法关押期满仍未释放的亲戚、法轮功学员王月霞,没想到在劳教所门前被两辆警车把我们拉到了鹿泉市铜冶公安分局关押审问,直到晚上十点,警察勒索了五百元钱才放我们回家。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院子里翻地准备种菜,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张瑞玉和西平乐乡派出所所长赵振京等人在治保主任李平振带领下闯入我家,非法抄家,并强行把我绑架到西平乐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又欺骗我在劳教书上签了字。

我被关押在正定看守所一周后,突然腹部疼痛难忍,看守所的人说是装蒜、怕劳教吓的,不予理睬。后经我请求,给了点药吃,但不起作用。过了很长时间,我一再申诉病情,他们给我打了个针,后来疼的我实在受不了,输液后也不见效,晚上九点钟左右,在多次医治无效的情况下,看守所警察把我戴上手铐押上警车,拉到正定县中医医院。经医生检查,是肠梗阻和急性阑尾炎,因在看守所耽误的时间太长,腹部严重化脓,不能马上手术,得先用药消炎后再手术。

因我曾被陷害破坏交通在铁路看守所受尽了苦,为了不再遭受此苦,手术后我离开医院,从此开始四处流浪……

十三年的时间里,无数的法轮功学员无故被抓,被判刑、劳教、洗脑,注射精神药物迫害,更发生了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的“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邪恶”。中共从未对我们讲过法律,对我们的绑架、关押、迫害,从未给过合法的手续。多年来发生在我家的迫害就是一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