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监狱欲将郑祥星收监 亲友投诉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获悉河北保定监狱近期要对大脑严重受损在保定第一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的郑祥星进行所谓“收监治疗”,郑祥星的家属悲愤不已,因郑祥星目前随时有生命危险,监狱此举如杀人灭口。

郑祥星在保定监狱遭受迫害致使颅骨断裂,保定监狱不通过家属,将郑祥星送至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医生说,由于左侧颅骨受重击断裂造成大脑严重受损,当时打开颅骨后,看到郑祥星脑内流出的脑浆与血搅在一起,他们不得不将郑祥星语言、视觉、记忆这部份大脑切除。保定监狱原以为郑祥星一定活不成了,现在郑祥星一天天清醒过来。监狱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阴谋要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郑祥星,收监到完全由监狱掌控下的监狱医院。

在保定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施以暴行,有的甚至被打死、打残。沧州市首饰店老板郭汉坡被迫害致死,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强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折磨成严重肝腹水后死亡;涿州市农民王刚身陷“牢中牢”,酷刑致残,右腿高位截肢,后含冤离世……

鉴于保定监狱的表现对当前郑祥星的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亲友特此作出呼救投诉。

保定监狱欲将头部重伤的郑祥星收监 存在重大犯罪嫌疑
——为防止监狱存有谋杀企图的救命投诉

2012年10月26日唐山人郑祥星在保定监狱因头部重伤,被送至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做了两次开颅手术,狱方称头部重伤原因是自行摔倒,头部着地所致,但是经过了解情况,发现存在重大故意伤害罪甚至故意杀人罪嫌疑。由于监狱的表现对当前郑祥星的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特此作出呼救投诉,望司法部门予以立案调查,防止继续蓄意谋害。

嫌疑之一:郑祥星头部重伤在左侧颅骨断裂,责任医生说验伤结果是重击所致,并造成大脑严重受损,与监狱说法不符。当时打开颅骨后,看到郑祥星脑内流出的脑浆与血搅在一起,他们不得不将郑祥星语言、视觉、记忆这部份大脑切除。

嫌疑之二:依据监狱给郑祥星亲友提供的录像来看,发生吐血,没有救治,倒地后长时间无人救护(一般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监狱都是实施高度监控,不可能身边没人,上厕所更不可能没人跟着)。无力瘫倒,臀部先着地,仰面倒下,不可能伤及左侧颅骨,力度和着力点都不足以造成左侧颅骨断裂这样的重伤。

监狱录像:2012年10月26日下午,被关押在保定监狱的郑祥星开始吐血,断续吐了六次,这期间监狱警察无人过问,只是看到有在押犯人过来把地上呕吐的血擦了,到5点多钟,郑祥星勉强起身,挣扎着到厕所去吐,吐了之后,实在无力支撑身体,屁股先着地,然后后脑着地,仰躺在地上,晕死过去,很长时间无人过问,后来有几个犯人把郑祥星放在木板床上,之后一个多小时无人过问,大约在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一个犯人背着郑祥星,一个从后面向上托着郑祥星屁股走出了监室,郑祥星的腿无知觉的耷拉着。监狱的人对郑祥星家人说是送监狱医院去治疗。第二天上午,也就是10月27日上午十一点多,郑祥星才被送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救治,当时郑祥星瞳孔放大5.5mm,小便失禁,濒临死亡状态,延误救治15个小时。

监狱解释给郑祥星做两次开颅手术,是因为郑祥星在监狱厕所跌倒,造成颅骨断裂颅内出血。从监狱提供的录像中看,郑祥星跌倒时,先是臀部着地,然后再后脑着地,仰躺着,脑部着地比较缓慢,不可能造成颅骨断裂,即使颅骨断裂,也只能是后脑枕部,不可能是左侧颅骨断裂。

嫌疑之三:监狱封锁消息,高度监控,剥夺家属对亲属伤情的知情权——对郑祥星每天怎么医治每天用药情况,医院一概不告诉郑祥星家人,医院说他们只告诉监狱特定的某人,让家属去问监狱的人。郑祥星家人感到无助,看到亲人整天在生命线上挣扎,却不知道亲人的真实病情及用药情况。郑祥星家人在保定第一中心医院附近所住的乐活城市旅馆也被当局监控,时不时的调出旅馆录像,查看郑祥星家人在旅馆的活动情况,郑祥星家人所住的旅馆房间经常被非法搜查,甚至连郑祥星亲属的车也被搜查。严密监视郑祥星家人与外界的联系,仅因郑祥星的家人和护理郑祥星的护工说了几句话,该护理工就立即被辞掉。同时唐海县十农场指派六个人在保定医院及旅馆三班倒,每班两个人24小时监视郑祥星家人,特别是对郑祥星妻子的监视。郑祥星家人的手机都被监听,有的甚至被随时定位,监控者能确切的告诉郑祥星家人,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开的手机,什么地方关的手机等等。

嫌疑之四:医院居然将郑祥星的气管切开,据其他医生说,没有切开喉管的必要,气管切开只能是防止说话表白。此医院与监狱是合作关系,与监狱看似存在默契。郑祥星虽然被做了脑切除手术,当时家人看到时,郑祥星却还被安排在普通病房中,郑祥星床边连呼吸机也没有,家人查看对郑祥星当时的用药情况,发现只是简单的输了一些消炎药,手术之后,两天用药总共加起来还不到一千块钱,郑祥星家人感到愤怒,郑祥星家人气愤的对大夫说:我在家养的猪用的药,都比你们现在给郑祥星用的药好。医院多次CT检查认为郑祥星脑细胞基本死亡,活过来的可能性很小。在家人的愤怒谴责下,医院才不得不将郑祥星转至重症监护室治疗。

嫌疑之五:郑祥星家人曾听到监狱的人不止一次说过,“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作为家属,非常担心郑祥星的生命。

嫌疑之六:监狱看到郑祥星有清醒趋势,感到始料不及,居然提出要将仍处在重症监护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郑祥星收监,转到完全由监狱控制下的监狱医院,家属更加怀疑这是保定监狱为掩盖真相,存在要将郑祥星收监掠杀灭口的企图。

保定监狱的是有类似犯罪历史的。保定监狱曾经炫耀,凡是转到这里来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不转化的。在保定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施以暴行,有的甚至被打死、打残。沧州市首饰店老板郭汉坡不明原因致死,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强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折磨成严重肝腹水后死亡;涿州市农民王刚身陷“牢中牢”,酷刑致残,右腿高位截肢,后含冤离世;邢台市李彦生失掉一个手指,还被毒打致脾脏破裂,肝、胆、胃、膀胱等多部位受伤……

从监狱提供的录像中看到郑祥星每天早上五点起来炼功,证明郑祥星并没有被转化。以上致死、致伤、致残的修炼法轮功人员就足以证明监狱对郑祥星存在暴力故意伤害犯罪行为。

唐山政法系统及国保对郑祥星案惧怕事件影响,存在置郑祥星于死地的报复性企图,据监狱的人说唐山市市长曾经到过郑祥星所在的重病监护室,河北省610直接插手到对郑祥星的治疗中。保定郑祥星案是因为在震动中南海的300手印事件后,紧接着发生了唐山562手印事件,证实着大陆民众反迫害的声势兴起,引起中共政法部门重视,并开始疯狂报复性迫害,在民众接连为这位被真善忍信仰所挽救的回头浪子,按手印联名申诉的情况下,蓄意非法重判十年冤狱,震惊一方民众,相继发生六轮民众联名声援郑祥星,签名总人数近四千。也许正是这样的影响,令一贯歹毒的党徒罪恶的企图再起。

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沈阳高蓉蓉因被电击毁容,造成国际影响,为了消声灭迹,不让高蓉蓉留下证据,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赴沈阳布置迫害,结果是先散布“高蓉蓉绝食,不行了”,却在医院里不给食物,同时让人负责编写每天吃了什么什么(据当时同在医院的人出来后揭露的情况)。于是,高蓉蓉死去了。

事情发生在眼前,亲人的生命象烛火在风中摇曳,想起这句话,我们内心在颤栗!

郑祥星的亲友

2012-11-2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保定监狱欲将郑祥星收监-亲友投诉-266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