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女子监狱及“攻坚组”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

一、不用刑具的酷刑,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
1、制造恐怖
2、恶警出场
3、隔离限制、坐小板凳
4、关小号
二、利用犯人的污言秽语折磨法轮功学员
1、恶犯出场
2、用下流话来污辱法轮功学员
3、犯人越恶减刑越快
三、“转化”
1、利用乱世的歪理迷惑法轮功学员
2、罪恶的“××网”
3、恶人的诽谤光碟
4、曲解大法师父的经文
四、“转化”后的再迫害
1、“考验”
2、“验收”
3、“转化”大会
4、所谓“巩固”迫害
五、掩盖暴行,最怕曝光
1、光滑的外表,肮脏的内幕
2、“老弱病残”区的残酷
3、恶警肖梅认为自己很善良
4、逼迫诋毁《明慧网》刊出的文章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其他恶警


呼和浩特市女监现在共分五个监区,所有新入监的大法弟子都先经过“攻坚组”的迫害。所谓“攻坚组”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常设专业机构,目前是由三个专职男恶警和五个专职女恶警和其它监区带班恶警组成。

男恶警有刘刚,此人是从赤峰监狱调过来的,还有赵鹏程、康建伟,其中康建伟是从呼市二监调过来的,在二监时,此人经常殴打犯人,到了呼市女监,仍然本性不改,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

女恶警有肖梅、荣叶、白桂荣、杜春梅、乌日宁、刘××、朱××等,其中乌日宁,原是三监区的监区长,因为副监狱长周建华犯案被查,牵扯到其人而被撤职,以后来到“攻坚组”。女监专职用它们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背叛师父与大法。

除了这些恶警之外,他们利用监狱中那些邪悟之人(背叛法轮功的人)、普通犯人,这些人为了早日减刑回家就象木偶一样,被恶警在背后操纵着,干着恶警都干不了的坏事。每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都受到这些人的贴身紧跟、严密监控。

以下是呼市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黑幕。

一、不用刑具的酷刑,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

1、制造恐怖

新来的法轮功学员所有的物品,都会有专门的犯人全部进行翻查,理由是找“经文”。衣服、被褥、枕头等,全部破坏性的撕开,棉被的棉花都撕烂。检查完之后,当把人送到“攻坚组”的监舍之时,此时监舍的气氛早已被恶警布置的紧张森严。

所有房间的门都紧关,除干活的犯人外,一律不准走出自己的房间,也不准往外看,整个监舍鸦雀无声。恶警更加有意的虚张声势,大声吼叫,高声呵斥,就象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感觉马上要天崩地裂一样,一般的犯人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即使在屋里也不敢动一下,更别说走动了。人为的制造一种恐怖、肃杀的气氛,空气都凝固一样,其目的无非是形成一种心理震慑,这与法轮功修炼者平和善良的状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有的犯人说:“这是干什么呢?至于这么吓唬人吗!”

2、恶警出场

这一切都安排与布置好后,恶警们认为达到了目的,相关的恶警开始出场了。他们先是以伪善的面孔出现,满脸堆笑,对法轮功学员问这问那,嘘寒问暖,好象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如家里有几口人呀?原来是干什么的呀?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有时他们还根据掌握的情况,一个劲地夸赞法轮功学员有才华、有能力,进监狱真是可惜了,只字不提法轮功。历经邪党的国保大队、看守所酷刑折磨走过来的法轮功学员,突然有人这么关心自己,真让人恍然如梦,似乎以为这不是监狱。恶警表面伪善的面孔,竟然让有的普通犯人心生羡慕,有一个犯人竟在走廊里大声地喊:“我要求迫害!”可见监狱对犯人的压迫,到了何种程度。

3、隔离限制、坐小板凳

毒药就是毒药,你不让它毒人是不可能的。恶警伪善的面孔是装不了多长时间的,很快就会露出青面獠牙来。他们首先把法轮功学员单独隔离,除了贴身监控她们的犯人外,不准她们与任何人接触,完全把法轮功学员控制在一间屋子里,洗衣服、吃饭、上厕所都在一个屋子里进行,不准随便走动,也不许和任何人说话、做手势、打招呼等。发现法轮功学员跟谁说话了,恶警马上就会知道,无论是普通犯人还是法轮功学员,很快就会招来迫害。

在法轮功学员被恶警隔离迫害期间,不许给家里打电话、不许接见、不许给家里写信,家里来信也不给看。不准到狱内超市买东西,有一个名叫胡玉君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呼市人,原内蒙古农业大学教授,当年被迫害进监狱时,已经六十八岁了,被非法判五年徒刑,在监狱五年一直没“转化”,每月限制她只准花五十元钱(其她人可花上百元),由于不能去狱内超市买东西,内衣内裤穿的一个洞连着一个洞,没穿的,生活用品也没有,在监狱生活的非常艰难。

在隔离期间,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对着监控,终日以一个姿势坐着,其苦难耐。恶警肖梅说这是反省自己,不是什么迫害。

4、关小号

以抗拒“改造”、拒绝“转化”为由,将不“转化”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进“小号”。小号就是一米见方的小屋,四壁皆空,只有一座一尺高的水泥台子,上面只铺一条薄薄的小褥子,算是床,床上没有被子,冬天也这样。每顿饭只给一个玉米面窝窝头,没有一点菜。

5、“车轮战”

有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恶警们就采取多人轮班看守,黑夜白天的贴身严密监控,有的连续多天黑夜白天不让睡觉,目的就是摧毁你的意志,让你在稀里糊涂中听从他们的摆布。

二、利用犯人的污言秽语折磨法轮功学员

恶警利用犯人恶语污言来污辱法轮功学员,尽可能的无事生非,找茬搭话,处处找别扭,故意把环境搞的很紧张,凌乱,就是让你生出危机四伏的恶劣感觉。你想离开这个环境吗?那你就得按着他们的意图尽快就范吧!

1、恶犯出场

恶警走后,把刚才的热乎劲都带走了,仿佛一下子就跌进了冰谷,犯人该出场了。这些犯人都是恶警们背后指使的。她们往往能说会道,以“干部有话”为由,严密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尽可能的无事生非,找茬搭话,一谈到法轮功,这些犯人态度都非常凶恶,七嘴八舌马上围攻上来。

2、用下流话来污辱法轮功学员

为了达到尽快让法轮功学员“转化”,达到其邪恶的目的,在恶警的指使下,让直接监控她们的犯人处处设难,并用污言秽语攻击谩骂。比如恶警不许法轮功学员走动,不许去打饭、打水,这些都是犯人来干,但是当她们给你打来饭、打来水时,她们就会用话来敲打你说:“你们不是要做好人吗?还让我们给你们打饭打水?让我们伺候你,你们算什么好人?”

本来这些包夹的犯人也都是可怜人,是走后门,花大钱来的,目的是躲避监狱繁重的体力劳动,有的犯人家属为了找一个轻快一点的活干,被迫无奈,一个月竟然给恶警送上万元的大礼,才能来到攻坚组,有的可能更多。恶警利用这些有钱的犯人给自己洗衣服、地毯,汽车垫、窗帘等(甚至家里的、朋友的都拿来洗),做饭,铺床,叠被子,连厕所的卫生纸都是这些犯人自己拿的,虽然记功、减刑上给予大大的照顾,做的不周到,就要被辱骂、被训斥。犯人被恶警呼来唤去的,天天怨声载道,在恶警面前一方面要笑脸相迎,竭力迎合,在背后都恶狠狠的咒骂:“我们就是警察的丫鬟!”其实“丫鬟”也是她们自己花钱才能当上的啊!但是为了生存,为了早日减刑回家,和恶警沆瀣一气。

男女恶警甚至用最恶毒的谩骂来折磨未“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年龄都能当他们的奶奶了),精神受到了深深地摧残,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和伤害,好多人受不了这样的人身攻击,才被迫使自己违心地“转化”,一旦“转化”,恶警和犯人包夹及邪悟者马上就换了一副面孔,笑脸相待,生活空间也立刻变得宽松了,为了配合这样的邪恶氛围,犯人们即使是非内心之所愿,也要凑个笑脸以示逢迎。

当有法轮功学员清醒之后,回到法轮功修炼中来时,恶警和犯人包夹立刻翻脸,恶警咒骂法轮功学员的通用脏话就是:“翻脸比脱裤子都快”、“反弹了”、“不要脸”了、“我们对你这么好,没良心”等等。犯人也一脸哭丧着哀求说“你不转化我们就记不了功了,你们不是做好人吗?为别人着想吗?”“为了我你能不能转化?”恶警把“转化”法轮功学员和犯人的记功减刑挂上钩了,促使犯人无条件地追随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把自己内心中仅存的一点善心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彻底丧尽,有的邪恶程度甚至超过了一些恶警。

3、犯人越恶减刑越快

恶警为了让法轮功学员尽快“转化”,一般都选最恶的犯人来折磨法轮功学员。(利用犯人中善良一点的给他们做饭、洗衣服)越恶减刑越快,越受表扬。犯人为了眼前的利益,宁愿把自己变成恶人,想着法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为了讨好恶警,甚至无中生有,撒谎编瞎话,告黑状,以达到记功的目的。这一切正中恶警的下怀。她们恰恰要利用这些谎话,以此为借口,顺利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其放弃大法为目的。也就是说即使犯人说的都是假的,就用这些恶言假话,来作为事实,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利用她们、纵容她们,让她们为所欲为,这样她们会从恶警那里得到相应的记功、减刑、假释等“好处”、“奖励”。法轮功学员无处说理,异常艰难的活着。有的犯人也表同情却不敢声张。

吸毒犯人刘娜,此人三十二岁,擅长搬弄是非、花言巧语,心肠歹毒,经常敲诈法轮功学员的食品、衣服和日常用品,曾打骂过至少五名法轮功学员。受此人迫害最深的是赤峰法轮功学员孟祥芝,孟祥芝非常善良老实,多次受到刘娜的打骂。就是这样的人,一直被恶警利用驱使。

吸毒犯人刘岩,只有二十二岁,恶警用她管水房、库房,她利用这个方便,经常为难法轮功学员,谁给她好处就先给打水,该打水的时候不打,该开门的时候不开,她看不上的就最后打水,最后打的水都是混水,很脏,都是水垢泥沙。她还用冲洗厕所的“洁厕灵”清理水箱,有的人喝后肚子就疼。她管库房时(犯人近期不用的东西都是放在库房里的,每周开库房两次),经常丢东西,多数是吃的东西。有的犯人告到相关狱警,教育科科长肖梅,在犯人大会上公开为犯人刘岩开脱说:“我证明,刘岩没有偷东西。”从此刘岩更加嚣张,无人敢管,犯人们也都敢怒不敢言。赤峰巴林左旗的法轮功学员吴国辉,被迫害的昏倒于地,刘岩还说她是装的,带头辱骂,不让其他人管她,扶她,谁不忍心要帮了她,便受到以刘岩为首的犯人的谩骂和阻止,也不给她水喝,经常在地上一躺就是一天。到了晚上,又把她的被褥都撤走,让她睡木板。有人背后说刘岩是穿着囚服的警察。

还有更多的恶犯,如敖登、陈玉芝,都是恶警认为的最好使的“包夹”犯人。

犯人再恶,也是邪党监狱的受害人,她们可能天性善良,为了生存,不得不变异自己的人格,与中共邪党站在一起,来为难那些比自己处境更艰难的人。她们的人格变态扭曲,都是邪党压迫出来的。应该说,是邪党的警察,绑架了这群可怜的人。

三、“转化”

如果说前面是恶警故意制造一种极为恶劣的环境,目的是让你尽快“转化”,而现在这个阶段就是他们“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具体手段。

在恶警与邪悟人员、普通犯人的轮番攻击打骂下,在这样长期恶劣的环境折磨下,精神和肉体都受到极大的摧残,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时承受不了,就被迫违心地书写了“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四种黑书。以下是恶警“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常用伎俩。

1、利用乱世的歪理迷惑法轮功学员

狱警还歪曲利用所谓的“传统文化”、“气功”、末法时期的佛教等来迷惑法轮功学员。利用邪党党徒,云南省演讲团的“蔡朝东”,“演讲”,如四个“万岁”,来恶意迷惑、误导法轮功学员对大法法理上的认识。

2、罪恶的“××网”

王志刚、宋建峰夫妻两个人还炮制了一个“××网”,专门对法轮功进行攻击诽谤。监狱的恶警,也大量地下载上面的黑材料,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学习”。学习完毕,还要谈认识。最可笑的是:邪悟人员出题,逼迫法轮功学员“答卷”,写“心得体会”。即使是“转化”后下到生产监区以后,大多监区每周、每月都要给恶警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这种文革式的洗脑凸显中共的邪教本性。

3、恶人的诽谤光碟

恶警还拿来“气功研究会”石华的光碟,曲解修炼的实质,和“真善忍”的内涵,把法轮功学员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诽谤成“心理暗示”的作用,试图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大法和师父。

4、曲解大法师父的经文

恶警们还把师父经文的某一段法拿来利用,如《正念制止行恶》这篇经文,恶警就拿着高压电棍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不是信你师父吗?我电一电你,看一看是不是电到恶警身上。”实际上,是恶警故意找借口折磨,逼迫放弃大法修炼。

四、“转化”后的再迫害

法轮功学员即使是真“转化”了,也不是万事大吉了,监狱的恶警还会变着法的再迫害。以下是他们常用的损招。

1、“考验”

当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各种迫害或被迷惑时,就按照恶警的方式违心地写下了不修炼的“四书”,即使这样,也不算完事,迫害还在进一步加深,恶警还进行所谓的“考验”。看法轮功学员是不是假转化,他们往往通过看邪党电视节目如奥运会、世博会、邪党开会呀等,都让法轮功学员写一个“思想认识”,有时还拿一份材料,给法轮功学员看,什么内容都有,但都是邪党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还给法轮功学员出题,让法轮功学员答卷等。还通过查监控,观察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以及监控的犯人的汇报,来判断是不是达到了他们认为的邪恶标准和邪恶程度。他们觉得没有达到转化的标准时,就继续迫害,不给所谓的“验收”。

2、“验收”

当他们觉得达到了转化的标准时,就开始所谓的“验收”。验收人是邪党的监狱管理局的一个干部,他先是跟你唠家常话,千方百计套你的话,有时只字不提法轮功的事。这个说转化合格了,就算验收完毕,被强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可以离开“攻坚组”,下到各个监区,换了另一种迫害形式:超强、超时的体力劳动迫害。

3、“转化”大会

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写下了转化的黑“四书”,都要在一个大会上念,整个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参加,有关的各个监区的恶警以及“攻坚组”的恶警都来参加。强迫法轮功学员念完后,再把黑书收回去。

4、所谓“巩固”迫害

即使下到监区后,也不算完事,当恶警发现又开始有了想做好人的正念,他们认为这时没有转化好,是反复,要“巩固”迫害。如鄂尔多斯的王凤兰、赤峰市的于凤英、曲秀芹,其中赤峰地区的郝晶晶,被他们“巩固”迫害得精神失常,经常哭泣。还有通辽市的法轮功学员唐丽文、张岩、刘影娜、杨凤兰,有的恶警称“巩固”为“回炉”。主要是用各种邪党的光碟、“凯风网站”下来的黑材料来强迫洗脑迫害。 越到最后的灭亡,邪党越是疯狂的垂死挣扎,越显的邪恶,他们用“巩固”为借口,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数越来越多。

五、掩盖暴行,最怕曝光

1、光滑的外表,肮脏的内幕

恶警也只是监狱的暴力工具,监狱在利用恶警来行凶,一方面,监狱对外把自己打扮成“文明”监狱,“敬老院”“大学校园”,监狱只把最光滑的一面,给外界展现,就象用一块漂亮的花布,罩着一堆大粪一样。另一方面,由于法轮功学员不断地揭露恶警的暴行,害怕自己的丑行被曝光,对待法轮功学员表面上要比其他普通犯人好一些,在人们的眼里好像“高看一眼”,态度伪善,恶警往往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时,都是把她们隔离起来,或者弄到“谈话室”里,把门关紧,找个漂亮的借口弄到背地里用电棍电击。

狱警根本不把人当人,如二监区恶警斯尔(蒙古族),点名时,不叫犯人的名字,称犯人为“一头、两头”或“一根、两根”,把犯人往死里整,经常干到半夜两点多,有时为了赶任务,整夜让犯人干活。有一个犯人三十多岁(叫什么名字,已经记不清了),是海拉尔人,有一天织围巾,累的实在睁不开眼睛,她把自己的上眼皮用胶布粘住,吊了起来继续干活。

恶警对外从不提监狱还有一个“攻坚组”,也不告诉家属,来往信件不许写“攻坚组”,邪党的上级来人检查,也从不来到这里,也从不把各界参观团的人往这里领。监狱专门有一个参观监区,是二监区,所有参观团都去二监区,由此苦了二监区的犯人,一是劳动时间长,早晨6点起床,7点左右出工,12点收工,1点半就又出工,到晚上7点左右收工后再吃饭,经常加班到晚上10点钟左右,有时中午还加班。

一旦外边来检查或来参观,人都不让在监舍里呆,屋内的摆设就显得整整齐齐。被子叠成一个方块,并用白单罩上,犯人白天不敢碰一点,她们管它叫“祖宗”。如参观人员要和犯人对话的时候,恶警马上召集各监室的犯人训话,不让犯人说实话,教犯人按着他们的要求说,不按他们的要求说就扣分或不给予减刑。如:周玉芬,30多岁,以杀人犯被判无期徒刑。因对所判不服,想上诉,被监区的两个女恶警绑吊在暖气片上,胳膊因长期的吊绑不能动了,她因此写信告警察对她的行恶,结果没人给她解决问题,他因此绝食抗争,被插鼻管,每天都高喊某某警察的名字:你执法犯法等等,经常被关禁闭,当参观团或监狱等来检查时,恶警就把她藏来藏去的,不让她见外边的任何人。她写的东西被人扣留,用什么办法都带不出去,被折磨的不像样子,一段时间骨瘦如柴,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到现在已有十多个年头了,这些都是外人不知道的,被蒙骗了的参观团及外人,看到一尘不染的监舍,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院子,说这哪是监狱,好象来到了“敬老院”、“大学校园”。邪党一贯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而“假、恶、暴”“偷骗色斗”才是它的真正本质。

2、“老弱病残”区的残酷

按照邪党的监狱法规定,“老弱病残”的犯人只允许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没有劳动任务。可是监狱却用这些人来给自己“创收”,牟取暴利。她们所创收的利润,是不上交的,全都被监狱内部警察当作福利给瓜分了。

她们中间最大的有八十多岁老人,最小的二十几岁,她们身患各种各样的疾病、残疾,还有一部份人患有严重的传染病的,如肺结核、传染性肝炎、性病,甚至还有几个艾滋病的,有的坐着轮椅,有的神情痴呆,还有的是精神病患者,真是千奇百怪。除艾滋病外,其他都得干活,有的活都是要求卫生标准很高的,好让她们包卫生筷子、包中药丸子等等。卫生筷子、中药丸子从监狱大量的流向社会。可见邪党的警察,为了中饱私囊,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什么样的黑心钱都敢往兜里揣。因为利益的驱使,监狱用这帮老弱病残犯人挣黑钱,就显得异常惨烈,恶警给她们订超高额的任务,完不成任务就会采取很重的处罚措施。让她们把没有完成的劳动任务如筷子、围巾穗子拿回监舍,别人休息,没有完成任务的犯人继续干。还有的受到严厉的处罚:如罚站、每顿只给一个窝窝头,没有菜,只给一点水。

3、恶警肖梅认为自己很“善良”

恶警最怕明慧网曝光。恶警肖梅,呼市女子监狱教育科长,主管“攻坚组”,她曾幸灾乐祸地说过:你们看,揭露那么多恶警恶行,都上了恶人榜,从来没有我。言外之意,说自己一点不恶,很善良。她不直接出来做转化,但是,很多坏事都是她直接指挥恶警做的,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她会频繁更换犯人和法轮功邪悟者,加大迫害力度。她还会时常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小恩小惠,以图博取一个好名声。可是背地里尽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而且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损招,都是她想出来的,总在监控镜头观察法轮功学员,琢磨整人的办法,但表面上对你还客客气气地带着笑脸。当法轮功弟子被逼无奈往四书上签字、按手印时,她还会说:“这可是你自己同意的,我们没有逼你。”她还利用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是老年人),给她做私活,手针缝活等。

4、逼迫诋毁明慧网刊出的文章

男恶警赵鹏程,多次找到被关押的法轮功弟子田芳,田芳第一次进监狱时,揭露了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情况,以及对她的暴行,他逼迫田芳,让田芳写一个声明,说是明慧网刊出的文章是假的,报道是错误的,并把声明在大陆最邪恶的网站“凯风网”上面发表。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其他恶警

一监区监区长方贞,今年55岁,从不给被判三年以内的法轮功学员减刑,逼迫法轮功每周写一次所谓的“思想汇报”,从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此人生性贪婪,经常索要犯人的贿赂。还有恶警冯丽,是一监区的干事,对法轮功学员总是恶狠狠地,非常邪恶。

二监区监区长韩小丽,女,今年55岁,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李丽农,逼迫法轮功每周写一次所谓的“思想汇报”。

三监区副监区长王炎,女,五十多岁,对法轮功学员非常苛刻。此人个头不高,从不正眼看法轮功学员,经常对法轮功学员污言秽语,骂骂咧咧。

呼市女监副监狱长,周建华,女,五十多岁,原是内蒙二女监(保安沼)监区长,是将大法弟子周彩霞迫害致死的元凶,亲手转化不下一百多法轮功学员。自从她上任以来,女监才成立“攻坚组”,专门迫害法轮功。后来于二零零八年,周建华被公安抓捕,遭到了报应,因此失去了工作。后来倪某某接替她,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监狱又换人接替倪某某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