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残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被非法关押在前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因不写所谓的“转化书”,大多数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肉体上的迫害,劳教所恶人企图毁掉法轮功学员的意志,从中得到奖金和提拔。二零一一年小年,所长叶云到一大队,对队长刘畅及管教张艳丽、谢秋香说:“转化的工作做得不彻底”。一队队长周立范及王敏强迫在押人员背守则及报告词,不会背不让睡觉而且必须站着背。

双城法轮功学员万云凤因不写“三书”,被一队队长王敏(四十一岁,一米七二左右身体魁梧,体校毕业)拳打脚踢后,用电棍(又长又粗)疯狂电其身体,导致万云凤大小便失禁,胳膊长期疼痛。

双城法轮功学员郎淑英五十多岁,被王敏电得身体在地上上下直蹦。

法轮功学员赵玉霞六十多岁,在看守所绝食很多天后,被送到前进劳教所,被王敏狂打耳光又拿电棍电击。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为了挣钱,强迫在押人员超负荷劳动,每天不停干,不许休息,导致许多人身体及脊椎部位疼痛。

一队队长王敏及恶班长不断增加奴工任务,对于完不成奴工任务的法轮功学员晚上不让洗漱、不让洗澡、体罚谩骂。法轮功学员曾淑玲在一大队被关四个多月,从未让洗过澡。王敏让没完成奴工任务的法轮功学员背回大队干,要背完整的一袋原料,不许背余下没干完的料,更不许任何人帮忙抬袋子,必须自己一个人将满满一大袋装有五十斤左右的原料筷子背回大队。再一个人抬到二楼宿舍,法轮功学员王丽娜、曾淑玲、李慧慧、田庆玲、严婷珍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经常被罚干到半夜、后半夜,有的甚至一宿不让睡觉。接见日不让接见,又给加期,恶管教丛志秀经常骂完不成奴工的法轮功学员,一次丛志秀气急败坏地威胁说:“有本事你就月月加期”。法轮功学员严婷珍由于超负荷劳动而导致手脚麻木心脏疼痛,队长王敏和其他管教说其是装的,后让大夫看证明不是装的才不说什么,所长叶云经常到一大队车间来当着大家的面对队长和管教说:“让她们出去走一走,别总这么坐着干活”可背地里却不让大家出去。

清明节科里让休息一天不干活,可队长周立范(三十四岁,身高一米六十八左右,家里有一个儿子上小学)让所有人打扫卫生擦玻璃、洗窗帘、种花。

法轮功学员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法轮功学员陆广文看见同修姜秀珍打了一声招呼,就被队长刘畅(三十四岁,身高一米六十六左右身体偏胖)大骂“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想干啥就干啥?”并让其罚站。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份一队队长王敏和周立范、恶班长王芳诬陷法轮功学员赵玉霞拿法轮功学员吴小峰的衣服(吴小峰被迫害后导致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王敏和周立范对赵玉霞大骂,赵玉霞为证实大法学员不偷盗而绝食。

二零一二年三、四月份法轮功学员田庆玲身体长瘤后,导致不能行走,身体承受极大的痛苦,一队队长王敏、周立范、刘畅及管教还天天骂其装病。田庆玲做完手术回到一大队仍不能行走,要坐轮椅后来拄拐,刚刚不用拄拐能够行走也是相当吃力的。一日台风和大雨一同袭击哈尔滨,树被刮倒,可田庆玲却一个人在大队和车间的路上吃力的行走,瘦弱的身体在台风和暴雨中吃力的行走了半小时左右浑身被雨浇湿,队长和管教不许任何人帮助田庆玲。

今年六月或七月时二队队长霍书平(四十多岁,一米六十五左右)让法轮功学员签包教协议(逼法轮功学员配合管教做洗脑工作)法轮功学员不签就在家属接见时让家属签,否则不让接见。

霍书平让被非法关押的双城法轮功学员按关于被非法劳教的手印,双城法轮功学员不按,霍书平就在车间办公室里强迫按手印,如不配合就拳打脚踏,法轮功学员姜丽娟被打得行走困难,好几天才恢复。没过几日姜丽娟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又被二队副队长吴宝云、管教胡琳琳单独叫到办公室继续强迫按手印,不配合就拳打脚踢,用剪子扎其身上。让四名普教把姜丽娟从车间拽到二大队,而后用电棍威胁,强迫按手印。秦海龙被四名普教从车间向二大队拽的路上时,秦海龙喊“法轮大法好”,被管教富丽红掐其脖子,直到一名普教说秦海龙翻白眼了才松开手。带到二大队被吴宝云打后强迫按手印,秦海龙将按完手印的纸夺到手里撕碎。过十多天霍书平将秦海龙拳打脚踢后,并用电棍电其身体,强迫只有二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海龙按下手印。二队奴工任务也很重,二队长霍书平让完不成奴工任务的大法学员背回去加班干。万云凤、刘慎贤、王慧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干活。刘慎贤身体不好手脚不好使,也被强迫干完活才允许睡觉。

法轮功学员刘燕血压高心脏也不好,恶班长胜利美非让其把没干完的活干完,就在这时刘燕突然手脚开始抽,身体不能动,心脏急剧疼痛,第二天早晨身体才有所好转。

今年十月份上面来检查,二队副队长吴宝云就告诉班长胜利美说没有奴工任务时,胜利美回答:没有奴工任务,想干多少就干多少。

接见时不许给在押人员带吃的,还对外面说在押人员吃的比管教都好,可实际上伙食不好又不卫生,克扣伙食,就中午能吃上菜,一百多人的菜里才放四两油,汤里几乎没有油,清汤寡水的日子很多,即使这样表现不好还不给菜吃,管教还经常吃在押人员的米面、油、菜。食堂卫生也不干净,夏天馒头上落很多苍蝇也没人管,一苍蝇拍就可以打死二十多只苍蝇。一听说要来人检查就马上开始打扫食堂卫生,并把在押人员的菜里放很多肉。并对检查的人说不是你们来我们才吃这么好的,我们天天都吃这么好。二队队长霍书平和吴宝云都说过这样的话:你以为这里是饭店啊天天吃好的。前进劳教所杀了二头猪分给管教,由于管教没保存好肉长了绿毛,而后把给在押人员的好肉换走,用水把绿毛洗掉分别在十月一日炒菜做给在押人员吃,又在十月十七日、二十四日给在押人员用此肉包包子,现在还有长绿毛的肉,前进劳教所卖给在押人员的东西、食品价格是外面的好几倍。

前进劳教所每个月都出小报内容,由管教和在押人员写,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写,管教就给写,再把法轮功学员的姓名签上。

二队管教赵爽只要一来上班,不管外面多冷都让把后面四、五个窗户开开,冬天车间里很冷的,去年冬天在一队很多人的脚被冻坏了,睡觉时要盖两层被才可行,即使这样还经常被冻醒。法轮功学员王美芳说冷要关窗户,赵爽就说谁让你不多穿衣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